第 82 章

    自从大哥来了, 父亲总是偏心大哥。

    其实初时,顾颜卿很是高兴,大哥回来了。可父亲太过偏心, 让他很是不喜。

    他甚至觉得, 大哥与父亲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又或者他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不然父亲为什么总是如此偏心。

    什么好东西都只给大哥,对他除了严厉只有严厉。

    顾颜卿越想, 心情越是烦闷,他纵马去了老地方

    这个地方是他偶然间发现的, 在一座京师内不知名的小巷子里, 一间隐蔽的破房子。他喜欢这里,他将自己的东西都藏到了这里,像一个发现了藏宝洞的孩子。

    又是一日, 他因为大哥的事情与父亲大吵一架, 他策马来了此地。

    正是浓夜, 暗色稠密。

    顾颜卿躺在破烂炕上, 透过窗子, 仰头看天。

    明日看来又是一个好天, 真是, 连天都不顺他的意!他到底哪里不如大哥!他明明只是一个瞎子, 一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干不成的废物!为什么父亲总不能多看自己几眼呢?

    顾颜卿越想越生气,他觉得顾韫章便是造成今日之态的罪魁祸首。

    因为顾韫章,父亲与母亲的关系也愈发恶劣, 连带着父亲也更加讨厌自己。

    顾颜卿心烦意乱,翻来覆去, 突兀听到外头传来一阵琵琶音。这是一首他从来没听过的曲子,极好听,像柔断了的肠。

    顾颜卿坐起来,循着琵琶音跃上房顶。

    巷子细长,黑布隆冬的两边石壁上挂了几盏浅白的灯。顾颜卿眯眼,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矮墙,墙上坐了一女子。

    看不清容貌,只能隐约看到其婀娜身段。

    看这身段,容貌定然不差。

    矮墙不高,女子怀抱琵琶,双腿轻轻晃动,透出几分娇俏的调皮,嘴里似乎还在哼唱着什么,顾颜卿听不清,只觉那琵琶音美妙无比。

    他想,能弹奏出这种曲子的女子是何模样?

    顾颜卿飞身而起,在屋顶之上疾走几步,踩瓦而行。

    距离琵琶音越近,他的心就跳得越快。顾颜卿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他觉得这琵琶有鬼,弦一动,就牵到了他的心。

    终于,他看到了那个女子。

    虽戴帷帽,但容貌依稀可辨。

    恰此时,有风起,女子微微偏头,朝月而望。

    顾颜卿望见了他这一辈子最美的东西。

    月下仙女,不过如是。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