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章

    “徐指挥使, 你凭什么抓人?”顾韫章挡在苏细面前,面容冷硬。

    徐饶嗤笑一声,“顾次辅难道不知我为何抓人?”

    “是啊, 逼宫篡位, 谋害圣人的事都做的出来,抓几个人又算的了什么呢。”苏细站在顾韫章身后,纤细十指紧紧拽着他的宽袖,拉住男人锋芒欲出的软剑。

    她艳丽的容貌在暖白灯色之下透出一股倔强的寒意, “就算是杀了我们,徐指挥使也不过是觉得磨了磨刀吧。”

    “呵, ”徐饶上下打量苏细, “伶牙俐齿。”

    一边说话,徐饶一边逼近,“早就听说顾次辅的夫人容貌倾城, 今日一见果真不俗。如此美人, 若是就此香消玉殒, 我倒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顾韫章下颚绷紧, 若非苏细拦着, 手中软剑早已直冲上前, 将这口无遮拦的狂傲之徒戳成筛子。

    “既然徐指挥使舍不得, 那不如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苏细娇柔一笑。

    徐饶神色一晃, 脸上透出深意,“怎么?顾大娘子想要弃暗投明了?”

    “徐指挥使怕是忘了,”苏细面色突变,眼神之中透出浓浓的嫌恶, 她抬脚踢了踢身后的贵妃和大皇子,“您的主子还在我们这呢。”

    徐饶看一眼被捆在一块的贵妃和大皇子, 面色有些难看,但随即便又笑了,“顾大娘子也不想鱼死网破吧?咱们确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现在不想谈了。”苏细冷淡道。

    “什么?”徐饶面色微变,突然,他身后跟着的锦衣卫们发出惨烈的叫声。

    徐饶扭头,就看到身后身穿铠甲的蓝冲刃领着蓝随章,带领一队士兵以破竹之势直冲进来。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徐饶后退数步,还未站稳,身后的顾韫章便以软剑抵住了他的喉咙。

    “徐指挥使,我的剑可不长眼。”顾韫章手下并未留力,他反手禁锢着徐饶的双手,声音阴冷至极,显然是记着刚才徐饶对苏细说的那番调戏之语。

    徐饶一下从方才的嚣张得意、尽在掌控,到现在的任人鱼肉。

    他顿时面色涨紫,难看至极,粗声粗气道:“你们刚才是在拖延时间?”

    “徐指挥使这样想也没错。”

    “呵,”徐饶冷笑一声,“你们以为杀了我,这个人就能登基了吗?”徐饶冷眼看向不问,“即使大皇子死了,圣人还有那么多皇子,凭什么立一个先帝之子为帝。”

    “死到临头了话还那么多。”蓝随章脸上沾血,手提红缨枪而入,一脚踹在徐饶脸上,直接踹掉了他几颗牙,“小爷送你上西天,你去问阎王爷吧。”

    “住手,做事总是这么毛毛躁躁的。”蓝随章的老子蓝冲刃扔掉手里的人头走进来。

    苏细看到那人头,下意识闭眼,往顾韫章身后躲了躲。

    蓝冲刃随意的在徐饶身上擦了擦手,那张匪气十足的脸上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徐指挥使总觉得我是个粗人,可是咱们粗人啊,有良心,记恩德,不像有些人,吃里扒外,忘恩负义。”

    说到这里,蓝冲刃的面色渐渐阴狠下来,他一把拽住徐饶的衣领,使劲将人一扯,“你们这群东西啊,都不是东西,不配做人。”

    “老子曾在主子的衣冠冢前发过誓,要一个一个砍下你们这些东西的脑袋,让主子看看,什么叫恶有恶报,天道有公。”

    蓝冲刃拽着徐饶衣襟的手用力收紧,青筋迸出,面色狰狞,手里的大刀蠢蠢欲动,发出争鸣之音。

    顾韫章蹙眉,下意识欲开口,那边蓝冲刃却已将徐饶一把拖拽至暖阁外。

    外头,蓝冲刃带来的人还在跟锦衣卫打斗。

    蓝冲刃一手将徐饶按在那白玉栏杆上,手起刀落,人头落地,徐饶甚至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就那么瞪着眼睛被砍下了头颅。

    “徐饶已死,还不投降!”蓝冲刃大吼一声。

    锦衣卫们看着那颗滚落在地的血淋人头,下意识扔掉了手里的武器。

    暖阁内,不问放下手中厚毡,遮住外头的血腥场面,转头与顾韫章道:“徐饶说的也不错,我名不正,言不顺,确实不应该当这个皇帝。”

    苏细抬眸,朝头顶看去,吐出二字,“未必。”

    蓝随章跟着苏细的视线往上看,然后飞身上去,在横梁上取下一个沾着灰尘的木盒。

    “这是什么?”蓝随章夹着手里的红缨枪,粗鲁的把木盒掰开,里面掉出来两卷明黄色的圣旨。

    顾韫章上前捡起圣旨,打开其中一卷,念道:“大皇子与贵妃意图谋害于朕……”顾韫章只念了这一句便不念了,他合上圣旨,朝贵妃和大皇子看去,脸上带着浅淡笑意,“看来圣人觉得底下寂寞,盼着贵妃和大皇子一道去陪陪他呢。”

    “唔唔唔……”被堵着嘴的贵妃和大皇子使劲摇头。

    不问手里拿着另外一份圣旨,他打开,然后又合上,轻轻地叹出一口气。

    顾韫章看到不问的动作,笑了,“可是关于皇位人选的遗旨。”

    不问拿着圣旨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苏细垂目,看向躺在床榻之上的圣人。圣人已闭气多时,容貌青紫,面色灰败。

    顾韫章伸手握住苏细的手,声音很轻道:“我们都被圣人算计了。”

    这两份遗旨看痕迹和盒子上面的灰尘,早就不知在上面放了多久。或许,从圣人知道苏细身份的那一刻开始,这位父亲就开始赎罪了。

    他以自己的性命,替女儿铺垫了以后的路。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