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

    蓝随章一脸呆滞地坐在屋顶上, 像是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无从反抗,被硬生生扒了一路的疯丫头,啊不对, 是大金二皇子面色涨红的穿好身上的衣物, 找了一个距离蓝随章最远的角落躲着,像只受到了欺负的小雏鸟。

    苏细站在距离这位二皇子三步远的地方上下打量他,实在是看不出这居然是一位男儿郎。

    在苏细看来,蓝随章就已经生的很漂亮了。不过蓝随章的漂亮是嚣张而跋扈的, 张扬的小霸王精致而艳丽,像一朵人间富贵花。

    这位大金二皇子虽生的不如蓝随章漂亮, 但胜在面容清秀, 眉眼清丽,没有那么强的攻击性。故此,他穿起女装来非常的合适, 像朵不谙世事的小白花, 甚至一点都不会让人怀疑他的性别问题。

    “二皇子, 将你的东西交给我吧。”顾韫章走到二皇子面前, 朝他伸出手了。

    二皇子抬眸, 定定看着面前的顾韫章, 摇头, 往苏细身后躲。

    顾韫章的视线跟着二皇子随即转移过来, 他看一眼苏细,再看一眼二皇子,沉声道:“二皇子,你手里的东西关乎着边疆数百万百姓的性命。你拿着它也只是为了自保而已。若是为此, 我也能保你,甚至比你拿着这个东西更安全。”

    苏细歪头, 有些疑惑,这个二皇子到底拿了什么东西,让顾韫章这样腆着脸皮的要。

    让敌人交出东西,或许还是二皇子的保命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这件事又不能强来。

    顾韫章与二皇子说了近一炷香的时辰,二皇子依旧不为所动,甚至面无表情地啃起了胡萝卜。

    顾韫章:……

    难得看到顾韫章吃瘪,苏细看了一炷香时辰的热闹,然后再看一眼天色,她寻到路安,“我要回去了。疯丫头……二皇子就留在你们这吧。”

    苏细的话刚刚说完,那二皇子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把拽住她不肯松手。

    苏细一看到这二皇子便想起那些大金的彪形大汉,她实在是养不活他了,她的胳膊腿都禁不住那些彪形大汉一掰扯的。

    “你呆在这。”话罢,苏细便要走,被路安给拦住了,“大娘子,您现在出去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苏细挑眉。

    路安道:“外头都是大金的探子,他们已经知道您跟二皇子有接触了。您这样出去不是羊入虎口嘛。”

    苏细眸色微动。

    路安见苏细被自己说动,赶紧又添了一把柴,“再说了,那些大金人都是粗人,您如此国色天香的美人,他们若是,若是……那该怎么办啊!”

    那些未尽之言,苏细已然自动脑补。她立时伸手抱住自己,然后轻咳一声,朝路安道:“那我就再多住几天。”

    说完,苏细一把拽住身边的二皇子,温柔道:“我是为了你才住下来的。”才不是怕外面的那些大金密探。

    二皇子面无表情地点头。

    苏细:……

    .

    已入夜,苏细用了晚膳,坐在熟悉的屋子里,神色有一阵恍惚。她用力摇了摇头,下意识往窗前一瞥,就看到了不远处坐在书房窗口处的男人。

    男人似乎正在饮酒,月色清冽,朦胧如雾,照在男人那张脸上,平添几分寂寥之意。

    苏细想了半刻,起身披了一件斗篷便推开门出去了。

    小娘子走至书房门前,门没关,像是随意的,又像是刻意的。

    苏细没有犹豫,推门进去,看到坐在书桌前的顾韫章,鼻息间闻到一股香浓的甜酒味。

    这么晚了居然还喝酒。

    苏细朝向他,开口道:“他拿了你的什么东西?”

    苏细只是随口一问,却不想顾韫章竟然真的回答了,“卫国公府通敌大金的书信。”

    “什么?”苏细瞪大了一双眼,面露惊愕,她左右四顾,赶紧关上房门,然后立时疾走几步到顾韫章面前,压低声音道:“通敌?卫国公府为什么要通敌?”

    顾韫章看着小娘子这副惊愕之色,好笑道:“娘子聪慧,难道猜不出这一点?”

    苏细蹙眉,坐到顾韫章对面,仔细想了想,然后猛地恍然大悟,“如今圣人忌惮卫国公府是因着大明与大金边疆战事未平,需要邓啸震慑大金。”

    “大金与邓啸虽是对立的关系,但他们中间却也存在着互助的关系。若是邓啸一举将大金击退,边疆是太平了,可就没邓啸什么事了。邓啸为了保证自己在朝中的地位,才会通敌大金。我说的对不对?”

    “很对。”顾韫章不吝夸奖。

    苏细笑得眉眼都眯起来了,而后又是一阵长叹。她转头看向书房外,素弯和养娘听说苏细暂时住在了顾家,便赶紧收拾了衣裳便跟了过来,如今正在院子里头收拾东西呢。

    苏细看着素弯,想起她曾经捧起的那面顾家军的旗帜,然后突然反应过来,神色怔怔地看向顾韫章。

    知道小娘子已然想到,顾韫章并没有多言,只是抬手端起面前的酒杯轻抿一口。

    苏细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看着小娘子为难的模样,顾韫章率先开口道:“娘子想知道什么便问吧。”

    得到了顾韫章的允许,苏细便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现在的邓啸是这样做的,十几年前的邓啸说不定也是这样做的。当年抚顺一战,如此骁勇善战的顾家军,到底为什么会全军覆没?”

    顾韫章端着酒杯的手一顿,他的双眸黑沉深邃,那纤细的眼睫搭拢下来,遮住眸中暗色,也遮住了那唯一的一点波动。

    苏细一边看着顾韫章的脸色,一边继续道:“最有可能的情况便是出了内鬼,比如像邓啸这样身居要职,深知布战策略的将领。”

    顾韫章笑着朝苏细看过去,他的神色是如平常一般的清冷淡薄,语调也是极和缓的,仿佛正在说的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娘子说的不错,邓啸从十几年前开始便与大金通敌了。他的第一次,就断送了我父亲和成千上万顾家军的命。”说到这里,顾韫章眸色一冷,他朝书房一角看去。

    顺着顾韫章的视线,苏细看到了一面旗。如果她没认错的话,这面旗就是那日里邓啸用来羞辱顾韫章的,属于顾家军的战旗。

    “我父亲驻守边疆数年,大金素来不敢犯,却不想最后竟折在了自己人手上。”顾韫章发出一声嗤笑。

    “顾服顺克扣了我父亲的粮草,将他枪支里面的弹药全部换成了黄沙。邓啸通敌金国,将我父亲辛苦半月的布局全数泄露。”

    “呵。”顾韫章冷笑,他走到那面旗帜前,伸手轻抚过旗帜上那只凶猛的黑鹰,眼眶泛出微微的红,“我顾家军,不值。”

    书房内的空气寂寥而空旷,只余下淡淡的腥甜酒香。男人白玉般的面颊上染上一点绯红,那双凤眸也半搭拢下来,透出无尽悲凉之意。

    苏细想,他可能吃醉了,也可能没有。

    小娘子走到顾韫章身后,看着他纤瘦的背影,一袭青衫袍子,透着股孤寂无助感。

    她缓慢伸出手,圈住他的腰,从身后抱住他,然后把脸贴上他的背。

    在苏细触碰到他时,男人的身体猛然一僵,带着一股下意识的戒备,但在闻到那熟悉而清甜的香味时,缓慢放松。

    “顾韫章,只有今天,我原谅你。”小娘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闷闷的,甜甜的,浸润入顾韫章心间。

    男人喉结滚动,缓慢吐出一个字,“好。”

    .

    “什么?叫水了?”路安听到拉着一张脸的养娘说完,眼前一亮,赶紧疾奔几步一把拽住素弯的胳膊,“书房里叫水了,快快快,素弯姐姐,快去备些干净衣裳。”

    素弯与养娘的感觉一样。

    当初这位顾次辅哼哼唧唧的要跟自家娘子和离,如今真和离了,反倒还腻歪起来了,她家娘子不要脸的吗?

    苏细用了热汤,梳洗完毕,看着尚躺在榻上的顾韫章,小心翼翼推开书房的门出去了。

    养娘趁机朝里瞥一眼,用鼻子发出一个音,“哼。”

    路安赶紧解释道:“我们郎君近几日为了那大金探子的事可几日未睡了。”绝对不是因为不行。

    大金探子?难道就是那些在万三蹄外头要抓大金二皇子的大汉?这么说起来,这顾韫章不会从她把疯丫头买回来那天起就盯着她了吧?

    想到这里,苏细忍不住又要生气,那边路安注意到苏细的表情,赶紧道:“大娘子别误会,不是您想的那样。若非您发现了二皇子,咱们还找不到他呢。”

    “等一下。”苏细突然打断路安的话,她眯起眼,表情有些狰狞,“你们是先知道我买了的人,还是先知道他是二皇子的?”

    路安还没明白苏细的意思,下意识便答,“是先知道您买的人。”

    “呵,呵呵。”苏细冷笑三声,猛地一把拽住路安的衣领子把人往墙上按。

    “大娘子饶命,大娘子饶命……”路安完全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只得求饶。

    苏细恶狠狠道:“说,是不是从我离开顾家那日起,你们就派人盯着我了?”

    “呃……”路安面露踌躇,不敢直言。

    那边养娘听到这话,顿时了然,这都和离了这么多天了,顾次辅居然一开始就派人盯着她家娘子了,还是跟盯贼似的那种!还有没有人权了!

    为了给苏细出气,养娘赶紧轻车熟路的从厨房拎了把菜刀过来,递给她。

    看到手提菜刀的苏细,路安赶紧摆手,“大娘子啊,真的不关我的事,都是郎君吩咐奴才做的,您要是想砍人,就去砍郎君吧,奴才还没成亲呢,禁不住您砍啊。”

    路安鬼哭狼嚎的厉害,把一身神清气爽的顾韫章嚎醒了。

    男人慢吞吞起身,还没坐起来,就感觉脖子上被横了一把菜刀。硬邦邦的透着凉气还是晚膳时沾着的蒜味。

    顾韫章动作一顿,抬眸朝苏细看去。

    小娘子单手叉腰,一手拿刀,姿势十分顺畅,“这位郎君睡得可好?”

    “承蒙娘子照顾,十分之好。”

    “呵。”苏细猛地抬脚跳上榻,按着顾韫章就砍,“你给我拿命来吧!”

    居然又套路她!从和离起,她身边就被顾韫章布满了眼线,她就像只被他圈在自家圈子里头的猪一样!

    顾韫章是习武之人,苏细累了半日,不仅没砍到人,还把自己累得够呛。

    她气冲冲的吩咐养娘和素弯收拾屋子,明言自己就算是被大金国的那些暗探砍死,也不要再呆在这个烂地方了!

    这地方就是个圈,是个套啊!

    “娘子。”

    “你放手,谁是你娘子!”苏细一把甩开顾韫章,提裙就要往外冲。

    外头风大,不知何时还落了一层细雪,顾韫章赶紧替苏细将斗篷披上,然后一把拽住人的手道:“娘子,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嗯?”

    “抱歉了这位郎君,你亲手签的和离书,莫忘了。”苏细从宽袖暗袋内抽出一张和离书,两指捏着拿到顾韫章面前。

    顾韫章盯着那和离书看一眼,然后轻咳一声,面露心虚。

    苏细不知为何觉得心里发凉,脖子发寒。

    她迅速检查这份和离书。和离书是她自己写的,净身出户,无牵无挂。除了顾韫章签了一个字。

    等一下,这个字……苏细伸出一根手指擦了擦那字,只见那字下头竟是一张小小方方的纸,一张跟和离书粘在一起,只写了一个名的纸?

    苏细撕开那张纸,她手里的和离书就变成了一份干干净净的和离书。

    所以,她还没有跟顾韫章和离?

    “顾韫章,你又骗我!”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