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章

    苏细终于还是在顾家住了一晚。

    冬日的天暗的早, 空气阴冷,寒风簌簌,枯树如诉。

    路安勤勤恳恳的替苏细备好了缎面锦被, 又置了两个炭盆, 挂上厚实的毡子,这才将苏细请进去。

    “大娘子瞧瞧可有什么缺的,尽管跟奴才说。”

    “挺好的。”苏细提裙跨入屋内,一眼看到木施上挂着的那套新制冬衣。那是一套绛红色的袄裙, 不像旁的冬衣那般臃肿,它是有腰线的。苏细肤白, 身段又柔美, 若是穿上它,必是极美的。

    “那是郎君专门在画心斋给大娘子订的。花费了半年功夫,前几日才堪堪到手。”注意到苏细的视线, 路安赶紧道:“大娘子试试吧。若是尺寸有什么差错, 立时就能让画心斋改。”

    画心斋是京师内最有名的铺子, 每一件成衣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可以自己画样子, 只要你能画出来它就能给你做出来。

    或是你不画, 只要你往他跟前一站, 他就能做出你想要的。

    画心斋一年出两件, 件件都是极品, 件件都极其昂贵。

    不过最重要的是你得合那铺子老板的心意。若是不合,便是圣人去了那也是照轰不误。

    “这件袄裙是郎君亲手绘的,那老板真是一眼就瞧中了,直夸郎君画的好。不过奴才觉得, 都没有大娘子您穿上美。”

    “不必了。”苏细十分冷静地闭眼转身,打断路安的话, 然后撩开厚毡子,看到那还坐在院子里头啃胡萝卜的疯丫头,朝她招手道:“疯丫头,过来。”

    疯丫头朝苏细跑过去。

    苏细伸手牵住她的手,“今晚你就跟我睡吧。”

    “不行。”一道清朗声音传来,顾韫章不知何时过来了,他单手打了厚毡子,弯腰进来,看到苏细跟疯丫头牵在一起的手,眉眼狠狠皱起,然后与那疯丫头道:“我顾府虽小,但一间客房还是有的。”

    语气竟意外的冷硬。

    “不用麻烦了,反正我们也只是住一晚罢了。”苏细不甚在意地摆手,“如今在你们顾家宅子里,应该也出不了什么事吧?”

    蓝随章跟在顾韫章身后探头探脑地看,手里还抓着一只兔儿。

    他一眼看到那躲在苏细身后的疯丫头,便上前将那只兔儿粗鲁的往她怀里塞,“喏,我听说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种东西的。”

    苏细不知道为什么,瞧着这只兔儿有些眼熟。

    “阿兄,阿兄,元初的兔儿不见了。”顾元初哭哭啼啼地奔过来,一头扎进屋子,看到被疯丫头拎在手里的那只兔儿,立刻上去抢了回来。

    “你偷元初的兔儿,是坏孩子。”顾元初紧紧搂着它的兔儿,斥责完疯丫头,然后看到苏细,眼前一亮,连人带兔就扑倒了苏细。

    “糖果子!”顾元初声音清亮的喊完,搂着苏细不肯放。

    苏细挣扎不过,只得求救似得看向顾韫章。

    顾韫章道:“你再不放开你嫂嫂,她就要被你勒死了。”

    顾元初立刻松开了苏细,然后挤开疯丫头,使劲把自己往苏细怀里塞道:“元初要跟糖果子睡,这样糖果子就不会跑了。”

    苏细看一眼被挤到角落里的疯丫头,有些无奈道:“我今晚不能跟你睡。”

    “不行,糖果子一定要跟我睡。”顾元初搂着苏细不放。

    顾韫章道:“元初很想你,你就跟她住一晚吧。至于这位,就住客房吧。”

    蓝随章自进门起,就一直看着疯丫头,他一身红衣,烈烈如火,看向疯丫头的视线却多有躲避。虚一眼,看一眼的,像一个有口难开的毛头小伙。

    “路安,领她去客房。”

    路安按照顾韫章的吩咐领疯丫头去客房。蓝随章随在疯丫头身后,看着她闷不吭声跟着路安的纤细背影,上前一步,“喂,你叫什么名字?那只兔儿被顾元初那个小傻子抢跑了,我明天再给你抓一只来。”

    蓝随章还真是个小霸王,那只兔儿明明是顾元初自己的,竟硬生生被他说成是抢来的。

    疯丫头没说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走在前面的路安早就看破了这位小霸王的小算盘,将疯丫头带到不远处的客房后便伸手拉住蓝随章,劝道:“蓝小将军啊,奴才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的好。”

    蓝随章面色微红,傲气仰头,“什么念头?你别胡说。”

    “哎呀,”路安见蓝随章不承认,赶紧四处看一眼,见无人,这才又道:“您知道那位的身份吗?”路安指了指蓝随章身后的客房。

    客房里,疯丫头有些好奇的在里面走,每一处都走过一遍,一点缝隙都不放过。

    蓝随章看着疯丫头摸摸碰碰时不经意间露出的那双黑亮眸子,一阵心动,“不就是一个大金人嘛,这有什么的。”

    路安见蓝随章还是一副执迷不悟的样子,摇了摇头,没有再说。

    唉,稚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

    顾元初是跟苏细一道睡的。

    看着身边小娘子青丝散落,面颊柔软的小模样,苏细没忍住,趁着顾元初闷头把自己往被窝里塞的时候将那只碍事的兔子扔到了地上。

    她总觉得这兔儿会在她床上拉屎。

    顾元初没发现兔儿被苏细扔下地了,她紧紧搂着苏细纤细的胳膊抱在怀里,一脸满足。

    苏细伸手抚过她白嫩的面颊,看着小娘子这双澄澈如水的眸子,心中暗叹一声。

    不管他们变成如何模样,只有这双眸子一如她记忆中般干净如初。

    看着顾元初,苏细突然想起她嘴里的“可爱”,她记得,那个人就是邓惜欢。

    先不说顾元初为什么会唤邓惜欢“可爱”,单性子方面,邓惜欢就跟顾元初八百里打不着一杆子啊。

    一个是杀人阎王,一个是蠢白痴儿。若真计较起来,吃亏的定是她的痴儿。

    “元初,你跟我说,你如今与那邓惜欢怎么样了?”苏细伸手去扯顾元初的脸。

    顾元初眉眼间与顾韫章还是有点像的,苏细欺负她时总带着一点快感,仿佛她欺负的不是顾元初,而是顾韫章。

    听到邓惜欢,顾元初突然坐起来,歪头想了想,然后道:“你说的是可爱吗?”

    苏细跟着坐起来,两人身上盖着一床被子,靠在一块,形状亲密。

    苏细道:“对,就是他。”

    “元初跟他很好啊,不过他总是不理元初呢。”顾元初托着小脸,有点沮丧。

    苏细想,原来还是这傻子担子一头热呢?

    “元初,你到底觉得这可可可……邓惜欢哪里好了?”苏细实在是说不出“可爱”这两个字,只得放弃。因为她只要一说这两个字,脑袋里就会冒出邓惜欢那张死人脸来。

    这样的人到底为什么会被叫作可爱?

    “可爱哪里都好,元初想要的,他都给元初。”顾元初举起双手,非常兴奋。

    苏细无奈叹息一声,“元初,你这个只是单纯的喜欢。就像你喜欢我,喜欢阿兄,喜欢其他人一样。”

    顾元初却很肯定地摇头,“不是的,元初喜欢可爱。就像是糖果子喜欢阿兄那样。元初会跟可爱在一起,生很多小可爱。”

    苏细看着面前小娘子那双闪闪发光的眸子,实在是觉得要让顾元初去理解男女之爱太难了。可面对她如此纯粹的解释,苏细又觉得,她或许可能是懂的?

    “元初困了。”顾元初晃了晃小身板,“啪嗒”一下闭上一双眼,然后倒头就睡了下去。

    “呼呼呼噜噜噜……”

    苏细:……这可太快了点吧。甚至连小呼噜都打起来了。

    .

    夜半的天,苏细披了一件斗篷,从屋里出来,就见院子里头坐着一个人,是顾韫章。

    “元初是不是有点吵?”男人坐在石墩子上,微微侧头看向苏细,他面前石桌上置着一壶酒和两个杯子。

    院子里有些萧瑟,侧旁树下新栽了一些不知名的绿植,苏细看着像是牡丹,不过她并不确定。

    苏细提裙,走到顾韫章面前坐下,然后看向面前的空酒杯道:“你难不成是在等我?”

    男人笑道:“谁第一次跟元初睡都睡不着。”

    苏细:……行吧。

    顾韫章抬手,替苏细斟了一杯酒。酒尚暖,甚至还冒着热气,仿佛是算计好时间的。

    苏细端起那酒,轻抿一口,热辣辣的有些烧喉咙,不过一口下去整个身子都变暖了。

    “元初与邓惜欢的事你知道吗?”既然提到元初了,苏细也就直说了。

    顾韫章颔首道:“知道。”

    苏细蹙眉,她原本以为顾韫章是不知道的。“那你不管管?她……”

    “元初虽然心智单纯,但她知道明辨是非。娘子也不必过于关心。”

    苏细被顾韫章的话说得一噎,这是在说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苏细气得起身就要回房,顾韫章见状赶紧上前一把拽住小娘子的胳膊,“娘子,我又说错话了?”

    “顾次辅哪里会说错话,要是真有错,自然全部都是我这小女子的不是。”

    “我错了,娘子别生气,都是我的不是。”顾韫章用两指扯着苏细一点宽袖,轻轻拉动。

    男人的声音似委屈又似讨好。

    这是苏细第一次看到这副模样的顾韫章,她轻咳一声,有些忍俊不禁,只得借着以帕掩唇的动作来挡住自己唇角的那丝丝笑意。

    “砰”的一声,院门突然被人打开,蓝随章满身脏污地抱着一只灰突突的兔儿从外头进来。

    苏细一脸惊愕,“你做什么?”

    “抓兔儿。”蓝随章身上的红衣都被外头的露水浸湿了,他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满是污泥。

    那只兔儿被他拎着,还在使劲挣扎。

    “这大冬天的,也亏得你能找到这只兔儿。”苏细感兴趣的上前,“送给我吧?”

    却不想蓝随章一侧身,避开苏细,哼一声,“我才不是给你打的。”

    “不是给我打的?那是给谁打的?”

    夜风中,蓝随章还算干净的耳朵顿时涨红。他捏着手里的兔儿,一副纯情少年情窦初开的样子。

    苏细突然恍然,“你不会是……”

    蓝随章面色更红。

    “喜欢元初吧?”苏细双手一合,上下打量蓝随章,然后缓慢点了点头道:“还算凑合,就是你这年纪太小,打打杀杀的不太合适……”

    “不是那个傻子。”蓝随章恨恨瞪苏细一眼。

    苏细面露惊讶地张了张嘴,突然一脸惶恐,“你,你不会是对我……”

    蓝随章:……

    蓝随章什么话都没说,只将那灰兔子拴到疯丫头门前,然后往屋前房廊上的梁上一挂,就等着第二日他的小娘子一开门看到惊喜。

    苏细看到蓝随章的一系列动作,有点懵。

    这小子居然还玩一见钟情的套路。

    “娘子喜欢兔子吗?”站在苏细身边的顾韫章突然开口。

    苏细收回视线,下意识伸手拨了一下垂在自己面颊边的青丝,含糊道:“唔,挺喜欢的。”

    “好。”男人淡笑点头。

    苏细正想一脸假装不在意,但心里十分甜蜜的说你还伤着胳膊呢,就不要为她去逮兔子了,就听男人一嗓子把路安喊了过来,然后大气地掏出一两银子道:“去集市上给大娘子买一只最贵最肥的兔子来。”

    苏细:……

    .

    第二日,苏细面无表情地抱着自己怀里这只最贵最肥的兔子,看它一边吃一边拉。

    她的兔子果然最贵最肥值得一两银子。兔子长得很大,几乎有她一只胳膊那么长。既然是长得最大的,那自然也是最能吃的。

    这只兔儿吃完了苏细给它的胡萝卜,又觊觎上了疯丫头手里的胡萝卜,颠着跑着就去啃。

    疯丫头一手拽着一只灰毛兔,那是昨晚上蓝随章给她打的,一脚踢开那只肥兔子,顺势扔给路安,声音微哑的开口道:“烤了。”

    苏细赶紧去搭救她的肥兔子,顺手也把那只灰兔子给救了回来。

    虽然你们吃的多还拉的多,但看在你们这么可爱的份上,就原谅你们吧。

    路安一脸可惜的走了,那边顾韫章换了一身官服,走到疯丫头面前,勾唇轻笑,“二皇子,天色不早,该做正事了吧?”

    苏细拎着肥兔子的手一松,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或者是顾韫章突然疯了。

    正在屋顶上来回反复横条企图引起疯丫头注意的蓝随章一个不小心从上面摔了下来,开始以下犯上,指着顾韫章吱哇乱叫,“顾韫章,你刚才叫她什么?”

    顾韫章面带微笑,抬手指向疯丫头,“原来诸位不知呀?这位就是在一个月前失踪的大金国二皇子。”这里的诸位恐怕指的是蓝随章这位初心萌动又惨遭滑铁卢的选手了。

    苏细盯着疯丫头,呸,二皇子,下意识伸手护住了自己。

    她昨晚差点睡了一个皇子?也不知道是亏了还是赚了。

    蓝随章面色煞白地站在那里,木着一张脸,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我不信,我不信,你给我看看,你给我看看!”

    然后猛地一下就朝疯丫头,啊呸,大金二皇子扑了上去。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