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章

    京师内最不缺的就是七拐八拐的小巷子。这些巷子很大, 可以通到京师的每一个角落。

    苏细被顾韫章扛在肩上,面色有些白。终于,她没忍住开了口, “你慢点, 我要吐了。”

    顾韫章将人往上提了提,“娘子,咽回去。”

    苏细:……要不是现在性命攸关,她真想吐这人一脑袋。

    苏细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努力忍住那股恶心感。她问,“你认识路吗?”

    “不认识。”

    “那你瞎跑!”苏细怒了。

    “我不认识, 他们也不认识。”

    苏细:……你说的好有道理, 我竟无法反驳。

    相比起不会武的苏细,顾韫章能听到渐渐消失在远处的杂乱脚步声。他猜测,那些人应该已经找不到他们了。

    顾韫章松下一口气, 他停住脚步, 把苏细放下来。

    苏细被颠得有点厉害, 她捂着自己被咯疼的腹部, 小脸有点白。

    “娘子真乖。”被扛着跑了那么久, 不仅颠簸, 姿势还压迫着腹部, 习武之人都受不了, 更别说是苏细这样的弱女子了。

    顾韫章伸手,轻抚了抚苏细被风吹乱的长发,替她将那一缕青丝撩到耳后。

    小娘子背靠着墙站在那里,冬日冷阳从头顶斜入, 照出一角,她沐浴在日光下, 整张脸都变成了漂亮的玉色。

    而站在她面前的顾韫章则隐在暗处,即使他身上穿了一件月白色的长袍,整个人依旧透着一股阴霾之意。

    顾韫章的指尖缓慢从苏细面颊边滑落,他看着她,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苦笑,不过他很快掩饰住,道:“娘子,我送你回去。”

    苏细立刻蹙眉,“那你怎么办?刚才那些人是来抓你的?”

    “不是。”顾韫章摇头。

    “那是来抓谁的?”

    顾韫章没有说话,只转身往前去。

    苏细提裙上前,疾奔几步,走到顾韫章身后,她伸手扯住男人的宽袖,仰头看他,压低声音道:“他们是来抓疯丫头的?我刚才看到那些人的脸了,不像是大明人,更像是大金人。他们用的刀上也刻着大金的文字。”

    顾韫章叹息一声,果然是瞒不住的。

    “是。”男人点头道:“他们是来抓那个疯丫头的。”

    “他们为什么要抓疯丫头?”苏细疑惑不解。

    顾韫章道:“此事娘子还是不知道的好。”

    “疯丫头是我买的人,我不能置她于不顾。”说到这里,苏细疾走几步,站到顾韫章面前拦住他,强硬道:“你让蓝随章把疯丫头带到哪里去了?”

    “娘子,此事你不要管了。”

    “我也不想多管闲事。”苏细垂下眼帘,有些自嘲道:“你做事向来都有你的章法,每一步棋,每一枚棋子都拿捏的恰到好处,可我是个人,我不是棋子。顾韫章,你做你的大事,我管不住,我只想救我的人而已。”

    巷内有一瞬沉静,顾韫章的声音似含着一股叹息,“我答应你,我会好好护着她的。”

    “我不信你。”苏细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伸手按住他心口。她的手颤抖着,狠狠抓下去,像是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顾韫章,你没有心。”苏细说话的声音很慢,带着一点很轻的哭腔,那种压抑着的声音,就像是夜间吹过的风,你能听到,但你抓不住,这种隐秘的伤害,是噬骨的。

    苏细收回了手,她看着顾韫章心间褶皱的衣物,“你不来管我,我也不管你,不行吗?”

    “不行。”顾韫章似乎被苏细的话刺激到了。他眼眶微红,突然一把伸手扣住女人的腕子。

    男人的唇抿得很紧,整张脸都紧绷了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心间那股因为女子触碰而陡然奔腾起来的热浪。

    这股灼热的气息烧着他,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烧成灰烬。

    可是他不能,他不能这么做。

    看着面前男人一副隐忍又痛苦的样子,苏细也被激怒了。

    他是痛苦的,她又何尝不是。是这世道不能放过他们,他们有什么错。

    苏细使劲甩开顾韫章的手,声音嘶哑,眼眶通红,“你凭什么说不行?顾次辅,我跟你可什么关系都没有。疯丫头是我的人,是我用了真金白银把她买下来的。”

    “现在,请顾次辅告诉我,我的人在哪里。”苏细一字一顿道。

    顾韫章垂眸,静看面前苏细,沉默良久之后才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娘子随我来吧。”

    苏细再次回到了顾府。

    疯丫头被顾韫章带到了顾府。疯丫头看着没少胳膊少腿,苏细那颗悬着的心放下一半。

    “你疯了,那么多人要杀她,你居然把她带回来?”苏细站在院子里,看着那个正坐在石墩子上啃胡萝卜的疯丫头,用力扯住顾韫章的宽袖,声音很轻的说话。

    “娘子也知道有很多人要杀她,所以现在她呆在这里是最安全的。这座宅子里有很多人。”

    苏细看一眼蹲在疯丫头身边的蓝随章,再看一眼随在顾韫章身后的路安,慢吞吞松开了手。

    她知道,她从来都不了解他。就像她从来都不知道这座顾府内如此卧虎藏龙。

    “大娘子。”路安上前拱手请安。

    苏细偏头道:“别叫我大娘子,我已经不是你的大娘子了。”

    路安笑道:“一日是大娘子,终身就是大娘子,路安只认您这么一个女主子。”

    苏细嗤笑一声,扯了扯手里的绣帕,讽刺地挑了挑眉眼,“你们家郎君恐怕马上就要给你们领回来一位新的大娘子了。”

    路安面露诧异,“大娘子此话何意?”

    “这事你该问你们郎君啊,问我做什么?”

    苏细与顾韫章中间隔着一丈远,里头站了一个路安,左右脑袋乱晃的传话。

    路安一脸懵懂地转头看向顾韫章,“郎君,您背着大娘子偷吃了?”

    顾韫章狠瞪路安一眼,手里拿着的扇子立时就朝他抽了上去。路安捂着被打中的头,委屈道:“郎君,您自个儿偷吃也不能拿我撒气啊。”

    “我没有。”顾韫章一阵咬牙切齿。

    路安立刻转头,看向苏细,“娘子,我们家郎君说他没有偷吃。”

    苏细道:“现在不偷,迟早要偷。整个京师内那么多的美女佳人,那媒婆手上那么多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我就不信顾次辅没一个瞧上眼的。”

    路安一脸惊愕,“呀,郎君,您怎么去相亲了啊?您不是去寻人的吗?您这样做可不地道,就算是小人都看不惯……”

    顾韫章听着路安的滔滔不绝,铁青着一张脸,咬牙吐出两个字,“闭嘴。”

    路安却不闭嘴,“郎君,您让我闭嘴莫不是做贼心虚了?郎君我告诉您,我路安是只认咱们一个大娘子的,您日后若是想要别的大娘子进门,就要先过小人这一关。”

    “小人不管您是踩着小人过去,还是踏着小人过去,反正小人眼里只有大娘子这么一位女主子。”

    面对喋喋不休的路安,顾韫章已经扶额往书房里去了。

    路安见顾韫章走了,又赶紧笑眯眯的跟苏细道:“大娘子,您的屋子小人每日都亲自打扫一遍,保准一丝灰都没有。”

    “不必了,我马上就走。”

    知道疯丫头平安,苏细也不想多留。她确实保护不了疯丫头,既然顾韫章要插手,那就让他插手吧。

    路安见苏细要走,赶紧上前拦住她,然后突然收敛了脸上那副笑嘻嘻的表情,撩袍跪地,与她磕头,“大娘子。”

    “路安,你这是做什么?快点起来。”苏细伸手去扶他,路安却不起来,只道:“大娘子,奴才明白您为何不高兴。”

    苏细抿唇,“你要替他说情吗?”

    路安摇头,“大娘子,您知道的,郎君并非一人抽身便可抽身,他身后站着无数的人,郎君是无法独善其身的。郎君并非不喜娘子,只是郎君心中装着太多的事,太多的人。”

    苏细看着面前哭红了眼的路安,沉默良久后才道:“……我知道。”

    “大娘子,您的屋子是郎君每日替您打扫的,不是奴才做的。”路安跪着上前挪几步,扯住苏细的裙裾,“大娘子,您就住一晚吧。即使是与郎君说说话也好,郎君已经很久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苏细看着面前一脸恳切,哭得跟鼻涕虫一样的路安,终于松口了,“好。”就当是报答刚才顾韫章的搭救之恩吧。

    男人照常坐在书房里,就像以前的每一天。

    苏细站在书房门前,有些犹豫。她抬着手,想敲又不敢敲。

    “吱呀”一声,房门突然打开了。

    顾韫章站在门后,看着面前的苏细,面色温柔道:“进来吧,外头风大。”

    苏细垂眸进来,看到顾韫章关门的胳膊上印出的一点血渍,面色一变,“你的胳膊怎么了?”

    “没事。”顾韫章下意识往后躲,被苏细一把拉住。

    男人闷哼一声,苏细立时放手,“你受伤了?”

    “小伤。”

    “我看看。”苏细蹙眉,强硬地拽着顾韫章坐到榻上,然后挽起了他的袖口。

    只见男人小臂上是一块烧伤,上面好几个水泡,已经破皮,都跟衣服黏在了一起,撕开时血肉模糊的可怕。

    苏细双眸一红,忍不住斥道:“你是蠢吗?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说一声,还扛着我走了那么久……”

    “娘子别哭,我无碍。”顾韫章用另外完好的那只手抚过苏细面颊,替她擦去眼角的泪。

    苏细低下头,掀开榻上被褥,果然看到里面藏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想见刚才男人就是在自己处理伤口,只是看他如今的模样,这伤处理的一点都不尽人意。

    “我替你弄。”苏细按住顾韫章的手,起身去吩咐路安端盆水来。

    书房门陡然被打开,正贴着书房门的路安一个趔趄,差点扑进去。

    苏细垂眸看他,假装不知道他在偷听,“你去打盆水来。”

    “水?”路安眼前一亮,往后一挥手,“娘子叫水了!娘子叫水了!”

    苏细:……

    “我是要替你们郎君处理伤口,不是那个叫水。”苏细面色臊红,真是恨不能踩一脚还趴在她脚边的路安。

    路安听到这话,立刻露出一脸遗憾的表情,并嘟嘟囔囔道:“我也觉得郎君没这么快的。”

    苏细:……

    听力极好的顾韫章:……

    路安一脸可惜的端了水来,然后一脸可惜的准备走,临走前又道:“大娘子,厨房里的热水一直备着呢。”

    苏细:她宁愿一辈子都用不到!

    “滚去吃黄瓜。”顾韫章面无表情的开口。

    路安笑道:“郎君,如今冬季,没有黄瓜了。”

    顾韫章也笑,“可以吃腌黄瓜。”

    路安:……

    路安鬼哭狼嚎的去了,书房内终于安静下来。

    苏细小心翼翼的替他撕开衣裳,然后看到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小娘子深吸一口冷气。

    “娘子,还是我自己来……”

    “别动。”

    苏细固执地攥着顾韫章的手,她做足心理准备,然后略有些颤抖的帮他清理伤口,擦掉血渍,最后上药,覆上纱布。虽然手抖,但一系列动作并没有差错。

    “你别碰水,也别让伤口沾到衣服。”

    “嗯。”顾韫章乖巧的抬着自己的胳膊,不让那宽袖落下来。

    苏细看到男人的动作,斜睨他一眼,“你不会把袖子挽起来吗?”说着,苏细上前,替顾韫章将袖子提上去。

    不过因为男人正面坐在那里,苏细不方便,所以只得跟着站起来。

    她站在男人面前,微微俯身弯腰,纤细柔媚的面容近在咫尺,青丝散落,搭在男人的膝盖上,蜿蜒如瀑。

    顾韫章轻轻的伸出一只手,搭住那捧青丝,他一垂首便能闻到她身上带出的淡淡甜香。

    静谧的书房内,小娘子突然开口,“你会再娶吗?”

    顾韫章一愣,笑了。

    苏细面色微恼,又羞又红,但她还是硬着头皮跺脚道:“怎么,那么多美人你都看不上眼啊?”

    看着小娘子燥红的脸,顾韫章收敛面上神色,声音沉哑道:“若曾拥过珠玉,又怎会看得上瓦砾。”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