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白脸太监吐槽完, 突然盯住面前的顾韫章,面色大变,“顾大学士, 您的眼睛……”

    听到白脸太监的话, 顾韫章这才后知后觉地伸手摸到了自己的脸。

    白绸已落,那双漂亮的凤眸彻底暴露在氤氲灯色之下。

    顾韫章不慌不忙道:“前段日子碰到一位医术高超的医术,服了几个月的药,如今我的眼睛日间尚不能见光, 所以还用白绸遮着,不过夜间却是可以瞧见的。”

    “这可是大喜的事啊。”白脸太监面露喜色, 拱手道:“真是恭喜顾大学士了。”

    白脸太监在宫里也算是二把手, 除了圣人身边的和玉爷爷,也就属他了。白脸太监早知顾韫章才名,又知圣人对他的看重, 若非这眼睛不好使, 定然是要飞黄腾达的。

    如今这位顾大学士的眼睛好了, 前途自然不可限量。

    白脸太监借着灯色, 仔细观察面前的顾韫章。

    男人虽浑身湿漉, 但身形挺拔修长。脸上虽只褪了一段白绸, 但站在面前的文弱男子竟透出了几分凌厉锋芒。恍如那古人云的画龙点睛, 那双眼, 深邃黑沉,仿佛盛着最暗的夜,也仿佛蕴着最亮的光。

    白脸太监有一瞬看愣了,直到男人挑眉看过来, 那凤眸印着灯色,眼尾向上挑起, 平添几许桀骜之气。

    这位顾大学士在内阁里以温顺柔和著称,如今看来,原来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啊。

    其实早该想到的,若不是狼,一个眼盲之人怎么可能入驻内阁呢?

    白脸太监略一思量,视线往顾韫章脸上一瞥,决定做个顺水人情。

    “顾大学士,有一事奴才要提醒您。”

    太监惯是会做人的,尤其是白脸太监这种爬的高的太监。

    顾韫章有些讶异地看向那太监道:“不知公公要提醒何事?”

    太监靠近一步,压低声音道:“您家这位娘子可是位贵人,虽说和离了,但这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您若是失了这位贵人,可会影响到您的仕途。”

    白脸太监乃和玉的干儿子,这和玉吃多了酒难免多话,白脸太监从和玉嘴里套出了一些关于苏家娘子的话。

    如此震惊之事,按着圣人那个性子,想必再过不久便会给这位苏家娘子补偿。这位顾大学士还真和离的不是时候。

    不过若是能重归旧好,对仕途必然是有益的。

    那可是位正正经经的皇家女儿。

    “您如今在藏书阁也许多日子了,圣人那边我干爹也提过您几句,不过圣人倒是没什么表示。”白脸太监这话说得就十分之清晰明白了。

    他虽不能说破苏细身份,但已将这明路指给了顾韫章,若这位郎君能悟出来便是飞黄腾达之时,悟不出来也是他的造化。

    顾韫章自然明白这太监在说什么,不过他并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拱手道:“多谢公公提醒。”

    白脸太监见顾韫章这副模样,顿觉自己多费了口舌,便也转身走了。

    隔着一扇门,屋内,苏细并未听到外头的话,只涨红了一张脸,抱着怀里的铜质手炉走回榻上。

    也不是她故意要报私仇,而是方才那顾韫章救她的时候,那手就是故意托的不是地方!

    虽然他们之间连那事都做过了,但如今他们和离了便是陌路人,那厮竟还对她动手动脚!

    其实此事也是苏细冤枉了顾韫章。

    当时情况紧急,顾韫章急着救人,哪里还顾得上其它,只想着将人救出来,那手放哪了他自个儿都不记得了,也算是白挨那一巴掌了。

    不过谁让人家乐意呢。

    苏细在屋子里生了好一会子闷气,又抬手摸了摸自己干燥的头发,便小心翼翼地伸手推开了门。

    只见外头已不见顾韫章身影,只在地上留下一大滩水渍。

    苏细撇了撇嘴,哼一声。

    等人也不诚心等,还想让她回心转意,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苏细气呼呼的往前走,突然听到身后跟过来的脚步声。她动作一顿,微垂首,便看到了脚底下那正被她踩着的,印出来的一层淡淡薄影。

    那个影子颀长纤瘦,手里提着一盏不知道从哪里找过来的琉璃灯。

    这盏琉璃灯极亮,即使男人站在她三步远后,她也能清楚看到前方一丈内的情况。

    苏细抿唇,拢着手炉往前去。

    美人穿一件白狐斗篷,厚实绵软,那纯白的毛衬在她脸旁,更透出肌肤雪白玉色,姿容若仙。

    她怀里搂着一铜质手炉,因着怕冷,所以只露出半截手指,纤纤素手,指尖粉嫩,白生生的搭着手炉,好看的紧。

    宫廊内意外的安静。

    男人跟在她身后,手中琉璃灯微晃,带着地上那薄薄一层影子也晃动了起来,深深浅浅,印出两个重叠的身影。

    晚间的风是冷冽且阴寒的,苏细迎风而走,身上带着刚刚沐浴完后的淡香。

    她一仰头,便能看到掩在云层之后的明月和层叠如峦的高大宫墙。

    苏细霍然转身。

    顾韫章面色一动,那双凤眸紧紧地盯着她,下颚微微绷紧,似在紧张,又带着一点期待。

    苏细从来没有在男人脸上看到过这样生动又小心翼翼的表情,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戏弄一番,可现在他们已是陌路人。

    苏细走到顾韫章面前,与他一福身,“顾大学士。”然后站直身体,摊开自己的手掌,露出那枚玉麒麟,“这枚玉麒麟劳烦顾大学士替我物归原主。”

    精致温润的玉麒麟被托在白嫩纤细的手掌之上,顾韫章提着琉璃灯的手霍然一紧,他沉下眼,没有接。

    苏细不在意道:“顾大学士不肯帮忙,那我就找别人吧。”

    苏细话刚说完,这块玉麒麟就被拿了过去。

    小娘子不着痕迹的偷笑勾了勾嘴角。

    男人的指尖触到小娘子的掌心,湿润润的带着暖香,而他的手则冰冷的吓人。

    苏细迅速收回手,面色冷淡道:“劳烦了。”说完,苏细正欲离开,注意到那盏琉璃灯,又板起小脸道:“顾大学士身份尊贵,不必为我做这种事。”

    顾韫章攥着那枚玉麒麟,声音嘶哑的开口道:“顺路。”

    苏细一挑眉,没说什么,只转身往前去。

    男人就那么跟在她身后,顺了近半个时辰。

    ……

    第二日,朝野上下收到消息,方次辅被降了职,扔到翰林院去当了一个小小的编修。

    “方次辅可是卫国公的人,如今边疆正乱,陛下怎么突然对方次辅下手了?”有明白朝中局势的官员疑惑询问近身伺候圣人的大太监和玉。

    大太监和玉但笑不语。

    那官员赶紧给他塞了银子。和玉自然是看不上这点子小钱的,不过这事也不是机密大事,宣扬出去的话反而更合陛下的意。

    故此,和玉便也故作不解道:“其实奴才也不是很知道,只听说是……今儿个方次辅左脚先迈进了御书房。圣人便大怒,将人降了职。”

    正抻着脖子等答案的众人:……

    虽然这是一件听起来无比荒唐的事,但翌日上朝,众人齐齐迈右脚。

    还有几位谨慎的选择蹦Q进去,这样双脚就不分前后了。

    和玉:……他说的是这个意思吗?还不是方次辅得罪了某位小娘子。

    ……

    除了方次辅的事,最近朝中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顾大学士的眼睛突然就好了。

    为了这事,内阁里也算是闹翻了天,大家都扎堆坐在一块说话,先是提了几句那方次辅,然后又说到顾韫章。

    “那顾韫章只说是前段日子便请了医士诊治,本也没报希望,没曾想竟一日好过一日,几日前便能瞧见些模模糊糊的影子,相信再过段日子便能痊愈。”

    这话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顾韫章的眼睛马上就要好了。

    自圣人将方次辅降职后,次辅的位置便空了出来,一直没有人顶替。对于内阁里的官员来说,顾韫章是竞争力最强的一个人。

    因此,官员们嘴里恭喜着顾韫章,私底下却都在顾忌着他。

    随着内阁在朝中权利比重越发明显,这次辅的位置,谁不眼红。

    “对了,听说今日圣人将顾韫章从藏书阁调了回来。”说话的官员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了动静。

    斑驳日光下,男人身穿官服,风姿玉朗,俊美无俦,阳光从他身后射入,那一瞬间,男人眯眼顿住,负手站在那里,姿态温雅,犹如神。

    内阁的大学士们终于看到了摘下白绸的顾韫章,即使是一群大老爷们,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而在对上那张虽笑着,但清冷倨傲的面容时,这些人更觉危机。

    按照如今圣人对顾韫章的宠爱,再看到这张极具迷惑性的脸,众人已然笃定,这个次辅的位置十有九就是他的了。

    可这些内阁大学士们混了那么多年,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哪里会服顾韫章这才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他们一合计,立时就寻到了苏苟。

    苏府内,大学士们排排坐。

    “苏首辅,这顾韫章虽才学斐然,但年轻尚小,不知轻重,也没有经验,怎么能担此大任呢?您还是去与圣人说说吧。”

    “是啊,这顾韫章若当了次辅,您这首辅必然也做的不安稳吧?”

    对面的人在说话,苏苟端着手里的茶碗,神色有些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近日里,苏家也算是出了一次大风头。苏家女儿苏婉柔嫁给了大皇子为正妃。

    按照苏苟如今的身份来说,苏莞柔与大皇子也算是门当户对,若是凑巧,大皇子登基了,那更是喜上加喜,压对了宝。

    苏家除了一个外室女,苏苟就只剩下一个苏莞柔了。

    苏莞柔嫁给大皇子后,谁都以为苏苟现在就是要站大皇子的队伍了。

    “若是苏首辅能与圣人说说,大皇子那边咱们也都是会帮衬些的。”学士们惯会挑话讲。

    苏苟却还是没说话。

    “苏首辅?苏首辅?”对面说话的学士喊了几句,苏苟都没应。

    那学士的脸色也不好了,略有些讽刺道:“苏首辅,您如今是皇亲国戚了,又是圣人面前的红人,自然是不屑与我们这些老家伙为伍了。也是我们脸皮厚,叨扰了。”

    那学士说完就气势汹汹的起身出去了。

    其余一道跟来的学士们对看一眼,也纷纷告辞。

    苏苟依旧坐在那里,面色不是很好看。

    杨氏路过大堂,看到苏苟跟雕塑似得坐在那,便喜气洋洋的进去,“怎么,柔儿嫁了大皇子,你还不高兴了?”

    苏苟斜横杨氏一眼,突然站起来指着杨氏的鼻子骂道:“苏家就是被你们这些蠢妇拖累的!”

    杨氏突然被骂,自然不肯受,“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柔儿,可柔儿毕竟是你的亲生骨肉,你一个当爹的,怎么这么心狠啊!”

    杨氏说到这里就哭了起来,“上次你还为了一个外室女打我,可如今你瞧瞧,那外室女变成弃妇不说,自从与这弃妇和离,顾大学士连眼睛都能看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那苏细就是个扫把星!”

    “这扫把星一走,你不仅当上了首辅,柔儿还嫁给了大皇子,日后说不定就是皇后了……”

    “闭嘴!”苏苟怒吼一声。

    苏苟为官几十年,事事谨慎,就是娶了这长舌妇,才闹得日日不得安生。

    那边,管事突然跑了进来,一脸喜色道:“老爷,老奴刚才听说,圣人下旨封咱们苏家小娘子为县主了。”

    杨氏脸上挂着泪,呐呐道:“什么苏家小娘子?”

    管事道:“就是那外室庶女。”

    “什么?”杨氏一脸惊愕的大叫起来,“圣人莫不是疯了吧?”

    苏苟猛地把手里的茶碗砸了下去。

    “啊!”杨氏惊恐着哆嗦了一下身体。

    “砰”的一声,茶碗四碎,苏苟急喘着气,脸色青白。

    知道了,圣人要知道了。

    ……

    自圣诞日那天从宫里回来,苏细便没有出过门。

    所以当那白脸太监带着圣旨过来的时候,苏细还没回过神来。

    “重华县主,接旨吧。”白脸太监宣读完圣旨,便笑盈盈的看向这位新上任的重华县主。

    白脸太监早知道圣人不会亏待这位苏家娘子,他也庆幸着自己那日里对这位苏家娘子毕恭毕敬,并未得罪。

    不过这太监也没想到,圣人这一出手便是县主。

    “重华县主,圣人还赐了您一座宅第和奴仆数千,县主今日便可搬过去住。”

    苏细一脸懵逼的捧着那圣旨,转头朝养娘看一眼。

    养娘平日里虽瞧着一副胆大模样,但此刻却比苏细还懵呢。

    养娘是指望不上了,“我那玉麒麟,已经让人还给圣人了。”苏细张了张嘴,说出这句话来。

    太监道:“那玉麒麟圣人确已收到,不过圣人有话要奴才代为传给县主。”

    那太监清了清喉咙,“当时圣人问县主要什么,县主您说什么都不要。圣人说,您虽不要,但他要给。”

    作为圣人,一向专治惯了。

    那日里,苏细在乾清宫内与圣人说的很明白,她什么都不要,但圣人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给。

    这是他的女儿,他最爱的女人给他生的女儿。

    十五年了,他甚至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女儿。一个被当作是外室庶女,冷落了十五年的女儿。

    圣人辗转反侧,左思右想,恨不能将这世间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的宝贝女儿。可是不行,他身边前有狼后有虎,若是这虎狼盯上了他的女儿,那该怎么办呢?

    圣人深思熟虑,终于挑了一个县主。

    “我不接。”苏细抬手将这圣旨推了回去。

    太监一愣,“县主,这圣人的圣旨,可从来没有还回去的道理。若是惹怒了圣人……”

    当今圣人随着年纪增长,脾气越发阴晴不定,除了那位大无畏的卫国公和向来只跟圣人对着干的皇后,整个朝堂之上,也就没人敢与其唱反调了。

    哦,最近还出了一位顾大学士。

    “我不要。”苏细依旧坚持,甚至直接抬手关上了院子门。将这位宫内第二大太监红人关在了外头。

    白脸太监也就是华清公公还没吃过这样的闭门羹呢。

    他惴惴不安的回宫,生恐圣人怪罪,先去寻了干爹和玉。却不想和玉让他只管去说。

    华清惴惴不安地低头步入御书房,跪在地上,还没开口说话,那边圣人便急道:“怎么样了?”

    华清紧张地跪在那里,道:“娘子她,她说不要。还,还将圣旨退了回来。”华清声音越来越低。

    御书房内陷入一片沉寂,华清因为太过紧张,所以脸上冒出热汗。此初冬的天,他里头的衣衫竟都被吓得汗湿了。

    突然,御书房内传来圣人的声音,没有华清预想中的盛怒,竟还是带着笑意的,“性子跟姚娘一样,倔的很呢。哈哈哈,好,好。”

    竟是丝毫没有生气?还笑了?华清监有些讶异。圣人的脾气一向不好,这事就算是放到最受宠的贵妃身上,那也过不去。这位苏家小娘子竟有如此魅力。

    圣人笑完了,抬手抚了抚自己腰间系着的那块玉麒麟,面色沉静下来道:“传朕旨意,次辅一职,由顾大学士顶上,让人拟圣旨去吧。”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