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

    已入冬, 圣人体恤朝臣身体,下旨三日一早朝。

    今日刚刚上完早朝,圣人便将顾韫章给唤到了御书房。

    圣人穿常服坐于书案后, 面前是堆积如山的奏折。圣人随意拿起一本翻阅, 与站在自己面前的顾韫章闲聊。

    “近日里边疆处金国异动,爱卿怎么看?”

    顾韫章身穿官袍,纤瘦的身体掩在里面,更显羸弱。似乎是因着入了冬, 所以男人原本便不好的身体更虚弱了。

    顾韫章拱手道:“边疆一事向来由卫国公处理,陛下就算是臣, 臣也一窍不通。”

    听到顾韫章的回话, 圣人也不刁难,反正他的本意也不是这件事。

    圣人端起茶案上的茶水轻抿一口,装作不在意的道:“听说你和离了?”

    男人站在那里, 沉默良久, 然后缓慢点头, “是。”

    “你可是对朕……咳, 对苏家娘子有什么不满?”身为圣人, 关心一下朝臣的家事更能显出仁慈。

    顾韫章握着手中盲杖, 依旧是沉默。

    圣人面露不快, “苏家娘子容貌性格都是一等一的好, 你能娶上她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怎么,你还看不上眼?”

    顾韫章撩袍跪地,开口道:“并非如此, 是臣配不上她。”

    “哼。”圣人自然不信,他认为就是这死瞎子如今官做大了, 便看不上他的乖女儿了。

    “下去吧。”圣人面露不耐,眸中隐有怒色。

    “是。”顾韫章拱手,敲着手中盲杖转身,还没走上几步,就听圣人道:“听说最近天气晴好,你有空去把藏书阁里头的书拿出来晒晒吧。”

    宫里的藏书阁占地极广,上下五层,里面的藏书成千上万,圣人一句轻飘飘的话,就是顾韫章一辈子都干不完的活。

    不过男人还是转身拱手应下了,“是。”然后神色如常的敲着盲杖离开。

    看着顾韫章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圣人冷哼一声,连手里的奏折都看不下去了。

    圣人的气这一时半会的肯定是消不下去了,至于顾韫章什么时候能从那藏书阁里出来,就要看圣人什么时候能消气。

    初冬日,暖阳如水,柔柔缓缓的落到身上。顾韫章慢吞吞的往前走,突然被人一把拽住了胳膊。

    “顾大学士,这么巧?”

    顾韫章脚步一顿,开口道:“二郎?”

    顾颜卿松开拽着顾韫章的手,然后拿出帕子使劲擦了擦,仿佛手上沾了什么脏东西。他冷哼一声,扔掉帕子,“我与顾大学士不熟。”

    顾韫章抿了抿唇,“顾大人,有事吗?”

    看着面前的顾韫章,不知想到什么,顾颜卿原本一脸厌恶的脸上突然出现一抹幸灾乐祸的笑,他慢悠悠道:“我听说你跟细细和离了?”

    听到此话,顾韫章身形一僵。他攥紧盲杖,转身绕过顾颜卿就要走,却不想顾颜卿猛地将人一推,压在了白玉栏杆上。

    御书房外是接连成片的玉栏杆,每日里被太监们擦拭的极干净,融融照在阳光下,透出温暖又清冷的玉色。

    顾颜卿的身量与顾韫章差不多高,他一袭常服夹袄,单手撑在白玉栏杆上,面对着眼前的瞎子,语气阴狠又得意,“你若不珍惜她,便换我来珍惜。”

    身后的白玉栏杆咯得腰疼,暖阳刺目,郎君的神色却寡淡至极。他微微偏头,似乎是在正视着面前的顾颜卿,又仿佛只是在随意寻找方向。

    男人轻启薄唇,声调微凉,“要脸吗?”

    顾颜卿:……

    顾颜卿咬牙,松开顾韫章,然后看着靠在白玉栏杆上低低喘气的男人,冷哼一声,“明明是你先和离的,细细选谁都是她自己的权利。你以为你一个瞎子斗的过我吗?”

    “现在我就是把你推下去你也反抗不了。”

    顾颜卿歪着头,冷眼看向面前的顾韫章,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他的肩膀,每说几个字就点一下,将男人半个身体都按到了栏杆外,“不过我不会这么做的,我会让你看着,看着我怎么弄死你。”

    风突然大了,顾韫章能感觉到他上半身后悬空的弧度。

    飘飘荡荡无所依靠。

    他也能感觉到顾颜卿言语中的恨意和杀意,他知道,顾颜卿是真的想将他推下去。

    不过他并不怕,因为他从小就是这样过来的,甚至于说,这样的感觉更能给他带来安全感。

    杀意,恨意,是他该得的。

    ……

    距离与顾韫章和离已有半月,苏细在西巷重新住了下来。

    西巷内的邻居们一如既往的心善事多,对着苏细指指点点暗自嚼舌根,然后被养娘一嗓子骂了一日,终于没有人敢再登门,甚至于连门前都不敢路过。

    苏细坐在院子里,给萝卜脑袋上戴花。

    如今的苏细整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唯一的乐趣就是打扮这个疯丫头了。

    疯丫头其实并不疯,苏细发现她不仅识字,而且极其聪慧。只要是旁人说了一遍的东西她就能背下来,除了食量有点大。

    唉,没办法,孩子还在长身体,只能多吃点了。

    大家一道用过了午膳,苏细正躺在榻上午睡,突听得院子门口传来好几道马鸣声。

    苏细被吵醒了,她略烦躁地捂着耳朵盖着绸被翻了个身。

    养娘似在跟人说话,隔着一扇门,声音太模糊,苏细听不清楚。她闭着眼,马上又要入睡的时候,养娘推门进来,掀开了苏细身上的绸被。

    “娘子,宫里头的太监来接您入宫去了。”

    苏细闭着眼睛反应了一下,然后猛地坐起身,她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满脸兴奋的养娘,张了张嘴,“什么?”

    养娘还不知苏细真实身份,有些担忧又有些高兴。按理说,宫里亲自来接人必然是极荣宠的一件事,可自家娘子都跟郎君和离了,在宫里头也不认识什么贵人呀。

    怎么宫里头还有人巴巴的来接呢?

    “谁来接的我?”苏细很是谨慎。

    养娘想了想,描绘了一下那人的模样,“是个白脸的老太监。对了,他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娘子。”

    养娘将手里的玉麒麟递给苏细。

    苏细看着这块玉麒麟,面色一变。当时在乾清宫里,苏细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便将这块玉麒麟还给了圣人。

    当时圣人没说什么,如今竟巴巴的派人将玉麒麟送了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还说什么了?”

    “说今日是圣诞,请娘子去看看。”养娘说这句话的时候,面露疑色,自己也有些不可置信。

    自家娘子什么时候谱子这么大了,连圣人的圣诞都让去瞧瞧了?这瞧着可不就是比圣人都谱子大了?

    哎呦哎呦……养娘赶紧摇头,将这个大逆不道的想法抛诸脑后。

    “娘子,娘子……”唱星打了帘子进来,一副急色匆匆的模样,甚至在进门的时候还摔了一跤。

    养娘赶紧上前把人扶起来,“干什么,这么着急忙慌的赶着投胎呢?”

    唱星随意拍了拍,便跑到苏细面前,“娘子,外头的人马都把咱们的巷子堵住了。奴婢远瞧了瞧,都快要排到城门口了。”

    不会吧!

    苏细惊愕地张大了嘴,忙抓起一旁的帷帽便提裙奔了出去。

    一打开院子门,便见一穿着长袍的白脸太监站在那里,神色恭谨的朝她行礼。

    苏细侧头往那太监身后一瞧,果然看到远远一长排的车马,几乎将街都堵住了。

    路人们纷纷停驻,七嘴八舌的指指点点,满脸皆是羡慕。

    西巷里头的左邻右坊们也都伸长了脖子往外瞧,那张张刻薄的脸上皆是惊惧之色。

    如此大的阵仗,让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怎么能不惊惧。

    “女郎,请上轿。”那白脸太监过来请她。

    苏细定睛一看,只见大街上结结实实堵了一座金碧辉煌的轿子,周围是几十个身体强壮的轿夫。说金碧辉煌绝不为过,苏细甚至还觉得这个词都匮乏了。因为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轿子,大的像一座小房子。

    “娘子,这是怎么回事啊?”养娘紧拽着人不肯放。

    疯丫头也跑了过来,顶着那头花花绿绿,满脸警惕地盯着那白脸太监。

    白脸太监拱手道:“今日圣诞,圣人想请女郎去吃顿便饭。”

    苏细握了握手里的玉麒麟,略思半刻后点了头。正好,将这玉麒麟还回去吧。

    苏细略洗漱后进了那小房子似得大轿,她站在里面,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轿子里竟还有恭房!

    苏细神色兴奋的在里面转了一圈,那张小嘴就没合上。

    硕大一顶轿子,被几十个人抬着走。

    苏细坐在里面,安安稳稳的就像是在家中闲庭散步。

    这万恶的皇权社会呀。

    ……

    苏细一路被如此招摇的抬到宫门口,进了宫后,在她的再三要求下,终于是换上了低调的小轿子。

    小轿行了一路,苏细撩开轿帘看一眼。

    冬日的天暗的早些,夕阳已落,宫灯连绵。

    苏细远看到一座高耸入云的楼,灯火通明,琴音如泉。

    随在苏细身边的白脸太监道:“那是花萼相辉楼,今次圣人的圣诞便是在那里办的。”

    苏细回想起这太监说的便饭,直觉一阵头疼。

    她早该想到的,皇家能有什么便饭?这一便饭就便了一座花萼相辉楼出来。

    果然,当苏细下轿,进入这花萼相辉楼内后,便见眼前一片富丽堂皇,那双层廊庑环绕如腾云,阵阵乐曲不眠不休。

    近前,郎君和女郎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饮酒谈笑。

    苏细正想跟那太监说不去了,一转身,却见自己身后哪里还有那太监的影子。

    苏细无奈,只得提裙走了进去,另寻人。

    花萼相辉楼位于京师内城皇宫内,乃天下第一名楼,其瑰丽之景色自不必说。

    苏细走了两步,不愿上前去与那些女郎们嚼舌根,便随意撩起裙摆往一清泉池子边坐了下来。

    清泉潺潺,里头置着一座假山石,想是用来增添雅趣的。

    不过即使苏细如此低调,依旧掩盖不住她的光芒。

    一紫衫女郎眼尖的看到苏细,便遥遥指了指她,故意大声道:“哎,那不是顾大娘子吗?”

    紫衫女郎身边的另外一位娘子掩笑道:“这已经不是顾家大娘子了。你没听说吗?顾家大娘子跟顾大学士和离了。”

    “哎呀,真的吗?”紫衫女郎矫揉做作的说完,轻叹一声,“一个弃妇,居然还有脸来参加宫宴。”

    那小娘子自然要赶紧接话,“顾家不要她,苏家那边也没说法。这是夫家和娘家都不要这扫把星了吧?”

    苏细认出来了,那紫衫女郎是方家小姐,就是那位邓惜欢的未婚妻。

    苏细想着,上次她也没怎么惹这位方次辅的嫡出女儿啊,怎么就这么跟她过不去呢?

    “糖果子!”突然,一道甜腻腻的声音在苏细耳畔响起。

    苏细一转头,就看到了身穿绯红色小夹袄的顾元初急匆匆朝她奔过来。

    “糖果子,你怎么不见了?元初都找不到你。”顾元初上来就抱住了苏细,将小脑袋使劲往她怀里钻。

    苏细被顾元初这个小胖墩撞得一结实,缓过气后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肥脸,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难道说她现在是弃妇,不能去顾家找她了?

    “糖果子,你跟我回家去,好不好?阿兄找不到你都哭了。”

    “咳。”苏细被顾元初的话呛了一下。哭?那个铁石心肠的混蛋玩意还会哭?他要是会哭,她就从这儿跳进池子里去!

    “我已经与你阿兄和离了,回不去了。”苏细柔声解释。

    “和离是什么?”顾元初歪着小脑袋不明所以。

    “和离就是……”

    “就是弃妇。”一道声音突然插过来。

    苏细抬头看去,只见那方家小姐朝她走过来,傲气的端着身子,居高临下看她。“一个弃妇,还有脸来这里,真是不知羞耻。”

    苏细眯眼,面色微冷。这方家小姐也未免太小肚鸡肠了吧?

    “不许你这么说糖果子!”顾元初虽然不是很能明白方家小姐的话,但她知道,这些一定不是好话。

    方家小姐冷笑一声,“一个弃妇,一个傻子,还真是般配。”说到这里,方家小姐的声音陡然凌厉起来,“你一个傻子,还真以为自己配得上惜欢哥哥吗?”

    苏细顿悟了。

    原来这方家小姐针对的不是她,而是顾元初。

    不过这小傻子又是什么时候跟邓惜欢扯到一块去的?

    苏细蹙眉想了想,猛地想到那天晚上在宫里差点被顾元初举起来的男人,她恍惚记得那男人腰间有一双弯刀……等一下!难道顾元初喜欢的人就是邓惜欢?

    苏细满脸惊愕的看向顾元初。这小傻子傻归傻,怎么尽挑难的上呢?还有,那邓惜欢到底跟“可爱”这两个字搭哪点边了?

    苏细正想着,只听几道穿耳的尖叫声响起,方家小姐已经被顾元初举了起来。

    “不行!”苏细回神,急喊一声,急急去拽顾元初,却不想晚了一步。

    顾元初天生神力,轻轻松松就把方家小姐扔进了一旁的清泉池里。

    而苏细因着起身太猛,脚下一绊,身子一歪,不仅没救到人,反而还把自己给一道摔进了池子里。

    清泉池说浅不浅,说深不深,但苏细是只旱鸭子,她除了扑腾还是扑腾。

    水冷得刺骨,苏细胡乱挥舞着手,好不容易露出一点头,她身上的袄子吸饱了水,又带着她往下沉。

    更让她气愤的是身边的方小姐。

    这位自诩书香门第的柔弱女人,按着她的脑袋就往身下薅,一副势要把她当踏脚板的样子。

    “咕噜噜……”苏细被迫又吃了好几口水。

    “不好了!有人落水了!”

    而岸上,那些女郎们除了叫唤,什么都做不了。

    顾元初急喊一声,“糖果子!”正要往清泉池里头跳,便有一个人比她更快。

    那个人就是顾韫章。

    清泉池子靠一面粉墙,粉墙下头开了一个小洞,用来引泉。天色昏暗,清泉池内也是一片漆黑。

    苏细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水,只觉胸口发涨,脑袋浑噩,似乎马上就要撑不下去了。而她身边的方小姐还在薅她的头发喊救命。

    苏细气急了,上去就是一脚,然后她就被人抬了起来。

    抱着她的人身形劲瘦,臂膀平稳,甚至能站在清泉池内移动。

    苏细使劲咳嗽着,她努力睁开眼,看到了面前的顾韫章。

    男人脸上的白绸已经掉了,露出那双漂亮的凤眸,此刻正满脸担忧的盯着她,看到她迷迷糊糊的样子,空出一只手拍她的脸。

    “细细,没事吧?”

    苏细朝他吐了一口水,“噗!”

    顾韫章:……

    ……

    冬日阴寒,太监、宫女赶到后立即清场,将苏细和方家小姐带进楼内洗漱换衣。

    方家小姐委屈又气愤,直嚷嚷着要让父亲将顾元初这个傻子和苏细这个弃妇好好收拾一顿。

    苏细听着耳朵边上骂骂咧咧的声音,歪头倒了倒耳朵里的水。

    宫娥伺候的十分尽心,不管是热汤和衣裳都备的非常完善,甚至于就连那脸上用的东西都要糊上十几层。

    苏细平日里也算是讲究的,如今到了这宫里,才知道自己是那井底蛙。

    她看着面前的金器银器,想着怪不得有这么多人想要权势,这样迷人的东西,谁能抵挡的住呢?

    苏细自嘲笑一声,她伸手拢住身上的白狐斗篷,抱着宫娥替她准备的铜质手炉,刚刚推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顾韫章。

    男人浑身湿漉的站在那里,衣裳贴在身上,身下是一大片水渍,也不知道站了多久,那些水渍都快淌成一个小池子了。

    檐下挂一盏宫灯,顾韫章的脸苍白到毫无血色,看着可怜至极。

    “细细,你没事吧?”男人说话时唇色惨白,声音嘶哑。

    苏细垂眸,一头半干青丝滑落,露出一截纤细脖颈,她摸着手里的铜制手炉,声音低低道:“方才多谢你。”

    “我……”顾韫章刚刚吐出一个字,面前一副文静模样的小娘子突然伸手,朝他脸上狠狠扇了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顾韫章的脸被打偏了。那白皙肌肤之上迅速浮现出一个掌印,殷红殷红的。

    男人神色错愕地眨了眨眼,“娘子……”

    “第一,我已经不是你娘子了。第二,你这个流氓!”小娘子气红了脸,转身又回到屋子里。

    “砰”的一声,屋子的门被狠狠合上。

    站在不原处的白脸太监捂着自己的脸,一副身临其疼的模样。

    静等半刻,白脸太监上前道:“郎君,您没事吧?”

    郎君顶着那张明显能看出一个巴掌印的俊美脸蛋,沉吟半刻后道:“她摸我了。”

    白面太监:……这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