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一定要穿吗?”

    “是死是穿你自己选。”

    顾韫章深沉地叹了一口气, “裙衫太小……”

    “我给你挑了最大的。”笑话,这么大的花楼,这么大的后院, 这么多的竹竿子, 这么多的裙衫,还找不到一件合适的了。

    “你瞧,还是粉色的呢。”苏细努力推销。

    顾韫章指尖捏着那一点粉色,面色古怪, 欲言又止,十分抗拒。

    苏细继续道:“你肤色白, 穿着定然是极好看的。”

    “那娘子呢?”

    “哎呀, 我自然是穿男装了。”苏细不知道又从哪儿捣鼓出来一件男装,直接就脱了外衫往身上套,也不顾忌身旁还站着一位郎君。

    穿好那套男装, 苏细一扭头, 见顾韫章还没动静, 赶紧将人往墙角处一逼, “你放心吧, 我会很温柔的。”

    顾韫章:……

    “很温柔”的苏细“很温柔”的替顾韫章穿好那套粉红色裙衫之后, 还随手替他挽了一个发。

    时间紧迫, 苏细不能给顾韫章做复杂的发髻, 只以一支玉簪固定,上面毫无饰物。

    粉色的衫子,青色的簪子,按理说起来是有些冲撞的, 但因着男人这张俊美无俦的面容,所以完全掩盖住了那点瑕丝。甚至将这两件东西完全撑了起来, 且融合的十分之好。

    苏细伸手,扯掉了顾韫章脸上的白绸,彻底露出男人那张脸来。

    顾韫章生了一双极美的凤眸,平日里着男装时瞧着锋芒毕露,如今着了女装,反而透出几许风流妩媚来,眼波流转之间直叫人看的心神荡漾。

    即使是天天日日盯着花棱镜瞧自己这副美艳皮囊的苏细也忍不住惊呼,这世上竟有如此绝世的大美人。

    苏细咽了咽口水,“差了点口脂。”

    小娘子以指腹沾了一些自己唇上的口脂,然后抹到顾韫章唇上。

    男人嘴唇细薄,唇线分明,浸着一股浅淡的初生桃花色,被苏细点上一点红胭脂后,便宛若桃花绽放,更添清媚。

    墙口传来脚步声,院子的后门像是被人砸开了。

    苏细立时一把拽住顾韫章就朝花楼里头跑。

    花楼里人很多,甚至还有许多达官显贵。苏细相信,那些黑衣人绝对不敢在里面乱来。

    花楼大堂内人头攒动,男男女女们挤在一处。女的是花娘,男的自然是客人。男人们手中各拿着一朵牡丹花,正一脸兴色地盯着某一个方向瞧。

    苏细奇怪地顺势瞥一眼,便见花楼正中置着一张硕大的台子,以白布覆面,上置一架箜篌。

    一小花娘行万福礼,携箜篌而下,似乎是刚刚表演完。

    “还有哪位花娘要上台一试?若没有,便要投花了。”老鸨站在台上,笑盈盈地看着台下。

    苏细与顾韫章挤在人堆里,艰难逆流行走。

    男人身形挺拔纤细,即使装扮成了女人,在一众男女之中也是鹤立鸡群的人。

    苏细眼尖的看到那个冒充店小二的男人也混了进来,正抻着脖子四处寻找他们。

    苏细赶紧推着顾韫章往后去,随人流往台子那边挤。

    裙裾太长,太窄,太紧,顾韫章被苏细推搡着往前一跌,就趴到了那台上。

    正说话的老鸨顺势往下一瞧。

    哦豁,这世上竟有如此绝世美人。

    “快,快快,上来……”老鸨激动的手脚并用,企图将美人拉上台。

    美人站在那里,双眸微微眯起,巍然不动。

    苏细贴着顾韫章往前一拱,直盯着身后那不断往前靠近的假店小二,催促顾韫章道:“快走,快走。”

    顾韫章被苏细推着又是往前一跌,直接便跨上了那台子。

    这边苏细眼见着那假店小二似乎没看到他们,又拐了个弯转到别处去了,立时松下一口气,正准备带着顾韫章走人,偶然抬眸一瞥,便看到了那个被老鸨死死拽着罗袖不能动弹的大美人。

    花楼内灯色明亮,此时的顾韫章因着花楼内闷热的温度,白皙肌肤之上略显绯色,像上了一团天然胭脂,美艳逼人至极。

    老鸨神色激动异常,“这位花娘瞧着不像是咱们花楼里的啊,不知要表演什么才艺?”

    顾韫章抽了抽唇角,朝苏细看过去。

    苏细小心翼翼地踮脚朝假店小二看去,居然发现那假店小二正抻着脖子在盯着台上看!

    苏细立时给顾韫章打手势,疯狂暗示。

    顾韫章深沉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猛地绽出一抹清冷又浅淡的笑,虽有些狰狞,但不可否认,是极好看的,活脱脱就是一个冷艳的大美人。

    引得站在台下的男人们激情澎湃,恨不能冲到台上去舔。

    “弹瑶琴。”大美人声音微凉,如珠玉落盘,噼里啪啦的砸在男人们的心尖上。

    男人们盯着顾韫章,如痴如醉。当有人迫不及待扔了第一朵牡丹花上去以后,男人们疯了似得将手里拿着的牡丹花往台上扔,只一瞬,原本空荡荡的台子就被花海淹没。

    苏细看到那假小二也暗搓搓地拔秃了花楼门口的牡丹盆,神色激动的往前扔。

    老鸨看到这些多牡丹花,面色大喜,立时让小花娘搬来了一把瑶琴。

    台下一侧,小花娘们盯着顾韫章,不满道:“她是谁?从前怎么都没见过?”

    “长得这么狐媚,定然是个狐媚子!”

    苏细忙不迭地点头,对对对,着实是狐媚了。

    顾.狐媚子.韫章神色僵硬地看着那把瑶琴,然后慢条斯理地伸手撩起纱裙,盘腿而坐。

    美人如竹,端坐在牡丹花堆之中,又透出几许花般娇媚。

    当第一个琴音出来时,男人们激动的嘶吼声顿时消失,整座花楼内只余那一调清音雅曲,听在耳中,如望西山月落,云月似锦,如闻流水高山,涧水松风,如坠孤影寒江,鸟啼花落。

    一注一绰之间,尽显幽真独寂,无尽悲怆。

    苏细怔愣之后,想起以前这厮跟自己说不会弹琴,如今再听此曲,恨不能搬起身边的牡丹花盆朝他砸过去。

    竟弹得比她还要好!

    不过还没等苏细动作,她周围的男人已经全部冲了过来,围着台子,就跟失心疯了一般呐喊。

    “花魁!花魁!”

    苏细:……等一下,这玩意是在选花魁?

    顾韫章显然也听清楚了,他手里的瑶琴一下就停了,男人的面色有一瞬扭曲。

    “今日的花魁已经诞生,就是这位……”老鸨朝顾韫章看去,“请问如何称呼?”

    顾韫章面无表情道:“顾大。”

    “就是这位顾大娘子!”

    顾韫章原本以为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没想到,他又陷入了新一轮的噩梦之中。

    “现在开始出价,价高者得顾大娘子的初夜权。”

    “噗咳咳咳……”苏细被口水呛到,咳嗽个不停。

    她看着站在台上,在台下那些男人疯狂的喊叫声中面色越发阴沉的顾韫章,赶紧掏了掏她的小荷包,然后使劲力挽狂澜,“三两,三两!”

    “三千两黄金!”

    “我出五万两黄金!”

    可惜,苏细弱小的三两毫无作用,要知道这可是她今日的全部家当。

    那个假店小二甚至也欲出价,然后被偷摸着溜进来的黑衣人们脖子架刀给带了出去。

    唉,美色惑人啊。

    恰好这时,老鸨一锤定音,顾大娘子的初夜权由一位脑满肠肥的富商所得。

    苏细眼睁睁看着那富商牵住顾韫章的大手手,在一片惋惜声中,两人相携上楼。

    苏细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想跟上去,被拦在了楼下。

    苏细十分担忧那位富商的安全。

    果然,不消她吃一碗茶的时间,苏细身边就出现了一位衣饰华贵的锦衣公子。如果苏细没有记错的话,这分明就是方才那位富商的衣服。

    苏细低头,看到顾韫章手上亮闪闪的十个宝石戒指,她猜测,这应该也是那个富商的。

    “走。”顾韫章牵起苏细的手,引着她往外去。

    “我们现在能出去吗?”苏细摸着顾韫章手上的宝石戒指,有些垂涎。

    “天马上就要亮了,他们已经走了。”

    “你怎么知道?”

    “穿着夜行衣的黑衣人,会在白天杀人吗?”

    苏细想了想,那也不一定呢。

    两人一道出了花楼,天际处已泛出一点鱼肚白。几丝朝霞被拉扯着,轻轻延展开去。

    喧闹的花楼外,是较为冷清的街道。

    顾韫章带着苏细一路回家,两人行在宽长的青石板砖上,从青巷出去,便能看到早起支起的小摊子。

    摊子上冒出氤氲热气,浸着香甜饱满的味道。

    顾韫章仰头看天,道:“到时辰上朝了。”

    ……

    花楼一案,刚刚才当了没几日的太子就被废了。

    苏细掰着手指头给这位太子数了一下,也就十天的功夫。

    “啧啧啧,堂堂太子,皇家子弟,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老奴可是听说这畜牲连宫里头的宫娥都没放过呢,若非大皇子发现的早,还不知要死多少人。”

    听着养娘的唏嘘声,苏细想,这大皇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今,这位十日太子可变成了京师里头一等的笑话。而顾韫章也因着这件案子,被圣人赏识,擢升为正五品文渊阁大学士,正式入驻内阁。

    暑气渐消,过了秋分不久,便是中秋。

    甄家人收拾好行囊,准备在中秋前回姑苏。

    甄家待顾韫章极好,视若已出。听到顾家出事,还千里迢迢赶来,虽然其中之一也是为了甄秀清的婚事,但不可否认,若无甄家的支持,便不会有如今的顾韫章。

    甄家一行人在京师内也住了小半段日子。相比起处处繁华的京师,他们还是更喜欢姑苏。

    顾韫章替甄家人安排好了马车,甄家二老爷先扶曲氏进马车厢,然后与顾韫章道:“瞧见你没事,我也就安稳了。日后,不管事成还是不成,甄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你要是想回来瞧瞧我们,就回来瞧瞧我们。”

    “嗯。”顾韫章不是一个性子外放的人,他看着面前面容渐老的甄家二老爷,想起当年他赶着一辆马车,从姑苏风尘仆仆的过来,将奄奄一息的他和元初抱上马车的场景,下意识便攥紧了盲杖。

    若有可能,他希望这一切并不会牵连到他们。

    甄家二老爷看着面前不知何时长大成人的顾韫章,心中酸楚。

    当年他刚刚将顾韫章和顾元初从顾家带出来的时候,一个孩子看不见,一个孩子疯疯傻傻,连饭都不晓得吃。

    那时候,他们才堪堪九岁和三岁。他实在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才会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此毒手。

    他散尽家财,为两个孩子治了病。在前往锦霞寺的路上,遇上了蓝家人。后来得知一些真相,他也问过顾韫章。

    少年虽小,但满面恨意,双眸空洞而阴鸷。

    二老爷劝不住,他想,若是他,也定会去做吧。

    “我们要走了,奉丹,你一定要好好的。”

    奉丹?

    站在一旁的苏细偏头朝顾韫章看一眼,却没说话。

    坐在马车里的甄秀清突然撩起马车帘子,朝苏细招手。

    苏细神色疑惑地走过去,想着这女人难道还不死心?

    “我们都是可怜人,不要爱上他,苏细,你会后悔的。”甄秀清看着苏细,压着声音,“我知道你不信我,若你想知道真相的话,便去锦霞寺寻一个和尚。”

    锦霞寺?和尚?难不成就是上次来给她瞧病的那个和尚?

    苏细还想问,那边甄家二老爷已经与顾韫章话别,正走过来。

    甄秀清立时放下了帘子。

    马车辘辘而去,甄家一行人渐渐行远。

    待甄家人去后,苏细询问顾韫章,“奉丹是你的字?”

    “嗯。”顾韫章点头道:“当年父亲替我取的,”顿了顿,男人又道:“在我父亲最后送来的一封家书中。”

    顾韫章的神色很平静,苏细却明显察觉到顾韫章稍抿起的唇。

    她沉静半刻,然后脸上露出笑来,“这个时节的桂花酒是最好吃的,大郎陪我喝一盅吧。”

    ……

    养娘替苏细和顾韫章在书房内摆好了桂花酒和各种下酒小菜。

    苏细掰着月饼,仰头看如弯钩似得月亮,“再过几日便是圆月仲秋了。”小娘子垂下眼帘,眸色顿时黯淡下来,“顾韫章,我想阿娘了,你呢?”

    男人端着手里的酒杯,顺着苏细的视线从窗棂处看去。

    秋光素月,无端悲凉。

    “当年父亲差人送来的那封信里除了替我取字,还说了一句话。”

    苏细没有说话,只抬眸盯着他看。

    男人轻缓开口,“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话罢,顾韫章抬手,仰头吃下一杯桂花酒。

    提到父亲,男人的神色不再如此淡然无畏,他双眸微闭,眼睫颤动,咬紧的下颌处能看到紧绷的线条。

    顾韫章像一棵竭力生长的竹子,任凭风吹雨打,巍然不动,可他的身体是空的。

    苏细暗暗蜷起自己置在案上的手,她想起顾韫章在花楼内弹的那首曲子,问,“你在花楼里弹的那首曲子我从未听过,叫什么?”

    男人转了转酒杯,又往里添桂花酒,“相思。”

    相思。

    “很好听的相思。”就是太悲了些。

    “是我母亲自己写的,我也只会弹这一首。”

    两人一边吃酒,一边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你的字是什么意思?”

    “一片丹心奉于忠。

    忠国,忠君,忠民。”

    苏细想,果然不愧是大明战神,居然给一个堪堪才九岁的孩子取这样的字,实在是太重了些。

    一壶桂花酒尽,苏细面颊坨红,神色氤氲,她单手托腮,双眸迷惘地看向顾韫章。

    男人手持酒杯,面色如常,仿佛这壶桂花酒对他没有半丝影响。

    小娘子噘嘴,红润濡湿,像小巧的樱桃。

    “我觉得很不开心。”

    “嗯?”顾韫章转着酒杯的手一顿。

    “你,你怎么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呢?”苏细气得站起来,因为酒气上涌,所以跌跌撞撞地又坐了回去,甚至撞翻了那个空酒壶。

    酒壶摔在地上碎裂开去,“啪嗒”一声碎片四溅。

    苏细迷迷糊糊地弯腰,“碎了,要捡起来……”

    “别捡,当心伤了手。”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包裹住她的手,将人轻轻拉起,按到实木圆凳上。

    苏细乖巧坐在那里,仰头看人。

    小娘子眸色湿润,神色懵懂,身上一袭绯色秋衫,更衬肌肤如玉。

    书房内弥漫着浓郁的桂花酒香,外头不知何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打落了芭蕉青叶,顺着风飘散进来,迷了人眼。

    顾韫章抽身后退一步,面色清冷下来,浑身绷紧,原本探出空壳一角的身体,又迅速蜷缩了回去。

    他转身,走到窗前关窗。身后贴上来一具柔软的身体,抱着他的腰,奶猫儿似得轻轻蹭。

    男人的手按在窗棂上,微微收紧,泛出清晰的苍白指骨。

    “细细,你会后悔的。”

    “不会的。”

    苏细的脑子不是很清醒,她想,她怎么会后悔呢,只要顾韫章不后悔,她才不会后悔呢。

    恍恍惚惚间,苏细听到男人贴着她的耳朵,声音低沉暗哑,“娘子不知道我忍了多久。”

    苏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

    翌日天晴,空气中残留着一股昨日雨夜的濡湿之意。

    男人起身上朝。

    顾韫章站在榻旁,看着蜷缩在绸被之中的小娘子,伸手轻抚过她的额头,然后落下一吻。

    苏细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她神色懵懂地坐起来,发了半天愣,然后猛地面色涨红。

    她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她干了顾韫章?

    小娘子哀嚎着往绸被里躲,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哐哐哐”的敲门声,随后是养娘的大嗓门,“娘子,您起了吗?老奴给你烧好了热汤!”

    苏细想,养娘这老货定是啥都知道了。

    养娘自然是啥都知道了,毕竟这书房也不隔音,别以为关了那扇窗子就等于关上了她的耳朵。遥想当年西巷,哪家哪户的事逃得过她的耳目。

    苏细蔫蔫的被养娘搀扶进热汤。

    看着养娘那一脸的喜色洋洋,苏细有些无地自容。

    “娘子羞什么,这都是应该的。夫妻之间本就该做这档子事。”说到这里,养娘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抽出一本东西递给苏细,“这可是老奴压箱底的东西,娘子一定要收好。”

    “唉,若非郎君眼盲,老奴一定是会给郎君的,可惜了啊,现下只能娘子您自个儿努力些了。”

    苏细盯着这泛黄的压箱底,默默塞进了热汤里。

    她不想努力了。

    回了自个儿的屋子又睡了半刻,用了午膳,苏细才觉得自个儿的精神劲回来了。

    她趴在窗檐口,看着抱着一盒东西从房廊下走过的顾元初。

    “元初,你拿的是什么?”

    顾元初看到神色懒懒的苏细,立时凑上来,神秘兮兮的给她看,“舅母给元初的,叫嫁妆,让元初给相公,元初只给糖果子看。”

    作为元初眼里的糖果子,苏细努力伸着脖子往里看了一眼。里头不止有银票,还有一些水头极高的翡翠玉石。

    小小一盒,说价值千金也不为过,看来这位曲氏是真心疼爱元初的。

    怕元初随意挥霍这盒子嫁妆,比如用它去换一串糖葫芦,苏细便问,“你知道什么是相公吗?”

    顾元初得意道:“元初知道,相公就是元初喜欢的人。”

    “哦?”苏细没想到,这小傻子居然还懂这些。

    “元初喜欢可爱。”顾元初声音清脆,掷地有声,“他给元初买兔子灯,还陪元初抓兔子。”

    苏细点头,隔壁那个三岁娃娃确实不错,她赞同这门亲事。

    “元初去找可爱玩。”顾元初抱着盒子就往外头奔,苏细叮嘱道:“看好你的嫁妆!”

    小傻子早就跑没影了。

    黑油大门外隔壁的巷子里,邓惜欢双手环胸靠在墙上,那张素来臭得跟鞋底一样的脸微低垂着,在看到路过的糖葫芦小贩时,站直身体道:“站住。”

    小贩神色一顿,朝小巷看去。

    只见一神色冷峻的男人腰佩双弯刀,正朝他走过来。

    小贩吓得面色惨白,两股颤颤,“小,小人除了糖葫芦,一无所有啊……”

    邓惜欢皱眉,扔给小贩几个铜板,“给我一串糖葫芦。”

    原来是来买糖葫芦的,他还以为是来杀人的呢……小贩颤巍巍的将一串糖葫芦递给邓惜欢。

    男人伸手接过,拿在手里,眉头却没松开。

    “这位郎君还有什么事?”

    “不够大,要最大的。”

    小贩:……

    换了一根最大的冰糖葫芦,邓惜欢终于心满意足的回到巷子里,刚刚站定,外头便传来小娘子气喘吁吁的声音。

    “可爱!”顾元初蹦蹦跳跳的过来,将手里的盒子递给邓惜欢,“这个给可爱。”

    拿着糖葫芦的邓惜欢眸色一暗,难道这就是那顾韫章隐藏的秘密?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