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苏细盘腿坐起来, 借着外头的光色看到男人那张略苍白的脸。昨晚累了一夜,今日又是上朝,回来还要哄她。

    苏细都替顾韫章觉得累。

    她伸手牵住他的一根手指, 轻轻搓了搓, 然后大胆假设道:“锦衣卫是圣人的人,昨夜大火,锦衣卫出现的那么快,难道是圣人做的?”

    顾韫章反勾住苏细的手, 慢吞吞道:“卫国公也是这么想的。”

    苏细瞪眼瞧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 有人在推波助澜搅弄朝堂, 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那是谁?”

    “那就要看,是谁获得最终的好处了。”顾韫章一脸的意味深长。

    苏细斜眼瞧他。

    她总是觉得这个人已经猜出幕后黑手是谁了,只是不与她说。

    哼, 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自己也能查出来。

    ……

    花楼的老鸨被抓进了锦衣卫严刑拷打。

    像锦衣卫昭狱这种地方, 没有问不出来的话。

    可惜的是, 这位老鸨也不知那位行凶的是什么人, 因着每次来都给大把银票, 且从不表露身份, 所以老鸨为了挣钱, 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她花楼里的小花娘像下饺子似得往那男人面前下了。

    最后皆变成这十八具森森白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鸨因为那些银票, 所以硬生生丢了命。因果报应,上天注定。

    老鸨一死, 这件事唯一的线索仿佛就这样断了。

    锦衣卫只从老鸨的嘴里知道,那个人是个年轻男人,生得俊朗,衣饰华贵,一看便不是凡人。

    在京师里,生得俊朗,衣饰华贵的年轻男人数不胜数,锦衣卫不可能挨家挨户的去查。

    而且虽然锦衣卫由圣人特许,不必过刑部便可抓捕犯人,但京师重地,皇家贵胄众多,锦衣卫再嚣张跋扈,也是要有底线的。

    哪些人不能碰,是分的清清楚楚的。

    花楼的事外面传的沸沸扬扬,顾韫章这几日也是早出晚归,似乎是在为这事烦恼。而且苏细还听说最近朝堂里卫国公和圣人因为这件案子闹得十分不愉快。

    因为卫国公想要将这件案子拿到刑部,但圣人这边的锦衣卫却不肯松手,顾颜卿那边也想让大理寺插手此案。

    一件花楼的案子,居然让三方相争。也不知那十八具白骨到底有何魅力。难不成是晚上还想抱着一道睡觉不成?

    正在此三方僵持不下之际,圣人突发奇想,将这件案子交给了顾韫章。

    “圣人怎么会将这件案子交给你的?”对于此事,苏细十分困惑,“你一个瞎子,圣人看中你什么了?”难道是美貌?

    可是没听说过圣人对男人有兴趣啊?

    苏细更加疑惑。

    顾韫章摩挲着手中盲杖,慢吞吞说起那日之事。

    那□□堂之上,卫国公又大胆与圣人闹了起来,顾颜卿也夹在里头据理力争此案。

    自从被卫国公逼立四皇子为太子之后,圣人对卫国公便越发不待见,对顾颜卿倒有几分善意。

    在被卫国公闹得头疼之际,圣人本想将这件案子交给顾颜卿,但卫国公却坚决不肯同意。

    此次花楼一事,卫国公执意要将案子拿去,圣人虽不知其中缘由,但这卫国公要,他还就偏不给。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那一天,卫国公闹得实在厉害,圣人假意做出让步,与站在朝堂之上的官员们道:“此案久未破,朕甚忧,谁愿与朕分忧?”

    这些朝官们早已深谙朝廷三方相争之势力,自然不敢往圣人和卫国公,还有顾颜卿中间站,皆面面相觑,低垂脑袋,不敢吭声。然后也不知是谁,第一个往后缩了一步。

    其余人瞧见了,也纷纷往后退一步。

    可怜了顾韫章这个瞎子啊,人家瞧不见,就那么硬生生突兀站在了那里,手里还拿着那柄盲杖。

    圣人也是没想到这顾韫章会“站”出来,卫国公更是没想到。

    顾韫章并无派系,而且一个瞎子,毫无威胁之力。圣人本只准备做戏,却不想正被卫国公钻了空子。

    “既然顾侍读毛遂自荐,那此案不如就交给顾侍读吧。”

    圣人金口玉言,自然不能再改,这件案子就这么落在了顾韫章脑袋上。

    听完顾韫章这番话,苏细的表情有些古怪,“你真不是故意的?”

    男人不答反问,“娘子觉得我是故意的?”

    苏细哼道:“男人的心思我都猜不准,更别说是你的心思了。”

    “娘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难道不是男人?”

    “我可没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苏细话罢,迅速抬脚往自己的屋子里跑,却不想那边顾韫章单手一拽,就将人给拉了回来,然后按在房廊的红木柱上,狠狠亲了一通。

    “娘子还觉得,我不是男人吗?”顾韫章贴着苏细的肌肤炙热如火,沁着一层细薄汗水,浸着浅淡的冷竹香。

    苏细盯着他的白绸,似乎能透过白绸看到他藏在里面的那双眼睛。

    苏细记得清楚,那双眼睛在亲她的时候,又黑又深,仿佛烈火灼烧,热油滴水一般猛然炸开。

    平日里温吞散漫的男人,在那个时候,仿佛一头开闸的兽。

    苏细面颊一红,伸手轻轻推搡,“在外头呢。”

    顾韫章松开人,指腹抹过小娘子的唇,“今日不必等我。”

    “你又要出去?”

    “嗯。”顾韫章轻颔首。

    苏细轻“哦”一声,提裙就奔进了屋子。

    男人笑看那狼狈身影,转身往书房去,片刻后出门,未走几步,突然感觉有人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人转头,就见身后的小娘子穿一套宝蓝色宽袖长袍,以同色系发带束发,脚上一双小皂靴,未施粉黛,身姿娇丽的站在那里,好一位粉雕玉啄的小郎君。如此打扮,甚至比蓝随章更显出几分青涩的少年稚气。

    “娘子何故作此打扮?”

    “我说过了,你帮我,我也会帮你的。”苏细踮脚,凑到顾韫章耳畔,“你要查花楼的案子,我来帮你。”

    男人蹙眉,没说话。

    苏细噘嘴,“怎么,你瞧不起我?在西巷的时候谁家猫儿狗儿孩儿丢了,可全都是来寻我帮着一道找人的。”

    “那娘子还真是西巷包青天。”

    “过奖了。”苏细斜睨顾韫章一眼,“你要去哪?”

    “去花楼看看。”

    “都烧干净了,要看什么?”

    “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

    苏细绕着顾韫章上下打量一番,“你就这样去?”

    顾韫章笑一声,“自然不是。”

    男人领着小娘子又回了自己书房,然后打开书房后面的那道暗门。

    苏细盯着面前缓缓开启的暗门,一张小嘴半天都没有合上。

    这个男人身上到底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事。想到这里,苏细又忍不住盯着顾韫章看。

    男人凉凉道:“娘子这样看我,是要将我吃了吗?”

    苏细面颊一红,娇嗔一声,“不要脸。”其实她是想吃的,只是厚脸皮如她,居然还有下不去手的时候。

    暗门后是一间密室,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大到兵器,小到绣花针,直看得苏细眼花缭乱。

    “这是什么?”苏细好奇地拿起一根小竹子。

    “别碰!”

    顾韫章喊的晚了些,苏细的指尖刚刚触到,那小竹子里就飞出一根尖细的绣花针。

    看着那根深深扎进墙壁里的绣花针,苏细下意识腿一软。

    要不刚才她拿反了,这绣花针现在就在她身体里了。

    “娘子。”顾韫章十分无奈。

    苏细立刻举起双手,“我什么都不碰了。”然后那双湿漉漉的水眸一转,看到置在架子上的一支白玉簪。

    白玉簪样式极其简单,甚至没有一丝花纹,就那么光秃秃的一根。

    见苏细那双眼睛乌溜溜地盯着那支白玉簪看,顾韫章便上前,将那支簪子拿过来,然后递到她手里。

    “这是什么?女人的簪子?”苏细挑眉看向顾韫章,她微歪着头,眼神有些意思。

    “娘子放心,这支簪子没有人戴过。是我闲着无趣做来玩的。”

    “你还会做簪子?”苏细想起刚才的竹子,不敢轻易碰这簪子,“你这簪子里头藏着什么?”

    顾韫章握住苏细的手,分别捏着簪子的顶部和尾部,然后轻轻拉开。

    只见这簪子里头是中空的,里面居然还藏着锋利的缩小版细剑。那剑极小,也就苏细一个巴掌宽那么长,却无比锋利,只看着,苏细便产生一种肌肤要被割裂般的错觉。

    “这叫剑簪。”顾韫章将这支簪子插到苏细头上,“男女皆可戴。”

    苏细伸手摸了摸这剑簪,直觉得自己脑袋上似顶着一把剑,浑身不得劲。

    “我有点害怕。”苏细将这剑簪取下来,还给顾韫章。

    顾韫章笑一声,将那剑簪放回去。

    苏细又小心翼翼的在这间暗室里转了一圈,她看着那剑簪和竹子,不自禁将视线落到了顾韫章的盲杖上。

    “娘子。”

    “啊?”正做偷鸡摸狗状的苏细立时直起身子,收回自己马上就要碰到盲杖的手,然后一抬头,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怔愣半刻,呐呐出声,“顾韫章?”

    男人穿一袭玄色长袍,面容普通,身形劲瘦。除了那双眼睛,身上全无半点平日模样。

    “你,你居然还会易容。”苏细震惊了。

    “我何时说过我不会?”男人声音微哑,半点没有平日里的清冷质色。

    苏细震惊完顾韫章的易容术,又被他的伪声之术震惊了,小娘子眼前一亮,“你的伪声之术是谁教你的?着实不错。”

    “书中自有黄金屋。”男人掉了个书袋子。

    “你自学的?”苏细翻了个白眼,表示不信,“饶是像我此等冰雪聪明的,当初跟隔壁那个说书先生混了小半年才学会一点小小的皮毛。”

    苏细两指轻捏,比出一点点的手势。

    男人捏住她的一点点按了按,然后调笑道:“学了小半年才学一点皮毛,娘子的那位说书先生没被气死?”

    “活的好着呢!”

    ……

    收拾完毕,苏细正准备跟着易容的顾韫章一道从暗室出去。

    没想到他竟抬手推开了暗室的一面墙。原来暗室之后,还有暗道。如此巧妙的设计,也只有这个男人才想的出来。

    不过看这些暗室和密道,没有个半年功夫是弄不出来的。所以其实早就在他们搬进来前,这座院子已经被完全布置好了。

    苏细想,这个男人真是防不胜防,密不透风。

    暗道里很黑,因为男人能暗中视物,所以走得极稳,但苏细却不能。她拽着顾韫章的宽袖,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她能听到男人沉稳的脚步声,在暗道之中尤其清晰。

    “喂,你怎么没给我易容啊?”走了一半,苏细想起这件事,“我要是被人认出来怎么样?”

    “娘子扮男装的模样与女装很是不同,若非遇到熟人,不会轻易被认出来。”

    这难道是说她卸了妆面,比不得上了妆面好看?小娘子的思维很是发散,她狠狠拧了一把顾韫章的胳膊肉。

    男人轻“嘶”一声,完全不知自己哪里又惹到了这位小祖宗。

    终于出了暗道,这是一处竹林。也不知是什么地方,人迹罕至。

    苏细亦步亦趋的跟在顾韫章身后,问他,“当初你是怎么知道花楼会出事的?”

    “我得到消息,锦衣卫无故组织往青巷去,就知道要出事。”

    苏细沉吟半刻,分析道:“难不成是锦衣卫里头的人在搞鬼?”

    “娘子若是搞鬼,会冲在第一个吗?”

    “……不会。”好吧,这是在从侧面说明她傻。

    “不是圣人,也不是锦衣卫,那会是谁呢?”苏细嘟囔着说完,就见眼前一开阔。这山里下来,竟直接到了青巷之地。

    原来她家的院子位置如此之好,在京师内简直算是四通八达的中心地。

    “那花楼,是在哪来着?”站在苏细身边的顾韫章突然嘟囔一句。

    苏细扭头瞧他,“你不认路?”

    顾韫章轻咳一声,然后从宽袖暗袋内掏出一只……鸽子?

    为什么会有鸽子?

    看到这只鸽子,苏细猛地想起花楼失火那夜,她跟顾韫章被困在巷子里,男人指挥着她出去,安静的巷子里,苏细除了男人的脚步声,仿佛还听到了鸽子声。

    当时太紧张,苏细没仔细听,如今回想起来。原来带她出去的不是顾韫章,而是一只鸽子?

    顾韫章将鸽子往前一抛,然后道:“走。”

    “咕咕咕……”

    苏细:……

    ……

    因着花楼失火,又挖出十八具白骨,所以青巷那边的生意一落千丈。

    穿着男装的苏细和顾韫章去时,花娘们正百无聊赖的靠在栏杆上磕着瓜子说八卦,说的就是那花楼十八具白骨的事。

    苏细花了银子,凑上去一起听八卦。

    花娘们难得见到这般粉雕玉啄的小郎君,顿时一窝蜂的都涌了过来。

    “你们想打听那花楼的事?”花娘们手执团扇,不停的朝苏细抛媚眼,顺便瞥了一眼坐在苏细身边的顾韫章。

    顾韫章易容后,容貌虽普通,但身形却十分挺拔俊朗,花娘们一边馋苏细的小脸蛋,一边馋顾韫章的身子。

    尤其是其中一位粉衫花娘,比起乳臭未干的小郎君,这位粉衫花娘还是更喜欢这种身强体壮的大男人。即使这位郎君相貌普通,但也不妨碍花娘沉溺他的身体。

    苏细硬生生挤在这粉衫花娘和顾韫章中间,将银子往桌上一拍,用少年音道:“你们知道什么便说什么,只要是与这花楼有关的,我们都要听。”

    花娘们见到银子,立时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说起这花楼啊,那风流韵事可多了。”

    顾韫章插嘴道:“先说关于那老鸨的。”

    “那老鸨?是个贪钱的货色。与花楼里的龟公狼狈为奸,不知坑害了多少小花娘。”

    “龟公?”顾韫章微挑眉,问,“那老鸨与龟公关系不错?”

    “哎呦,这位郎君难道不知道,花楼里头的老鸨和龟公一向是这个吗?”那花娘伸出两根大拇指对了对。

    苏细贴心的翻译,“是夫妻?”

    “也不算夫妻,不过胜似夫妻了。”花娘摇着团扇,目光又落回到顾韫章身上。

    她带着浓厚胭脂水粉气的身体贴上来,“郎君不想试试吗?奴家倒是非常想试试,”花娘的手攀上顾韫章的胳膊,身子蛇一般的扭,“奴家听说这眉宇宽阔之人,身体更……”

    “更什么呀?”苏细一脸好奇的凑上来,顺便将花娘揽着顾韫章的那只胳膊拨开,然后朝男人怒瞪一眼。

    顾韫章突然轻笑,然后猛地一下将苏细拽进怀里。

    苏细毫无防备地跌到他怀里,被男人掐着下颚,就那么亲了上来。

    周围传来一阵抽气声。

    花娘们捂嘴,“原来你们是……断袖啊。”

    她还分桃呢!

    苏细面红耳赤地推开男人,眉梢眼角皆是绯红晕色,羞得恨恨拧了一把男人的胳膊。

    周围花娘们看红了眼,脸上竟显出更加兴奋的表情来,甚至越发热络。

    苏细缩在顾韫章怀里,不知为何,直觉汗毛倒竖。

    顾韫章单手揽着身形纤细的小郎君,然后抛下几锭银子,又问,“还有其它的事吗?”

    “其它的事?”那位粉衫花娘想了想,突然压低声音道:“那座花楼里啊,常去皇家公子。我有位姊妹,曾经正准备接待一位皇家公子,连眼睛都蒙上了,却不想过去的时候崴了脚,让旁的花娘捡了便宜。”

    “不过幸好是崴了脚,若是真去了,那就没命回来了。”

    “哦?这是什么意思?”顾韫章问。

    粉衫花娘脸上露出些许惧色,“就那挖出来的十八具白骨里头,其中有一具就是那位捡漏的小花娘的。”

    “你怎么知道?”

    “前几日不是整理尸首嘛,有人寻我那姊妹去问了。我那姊妹认出其中一具脚趾是六指的,便是那捡便宜的小花娘。整个花楼里头,只有那位小花娘生了六指。”

    一旁有花娘补充道:“还有呀,花楼里都有名册,那日里的火灾虽死了一些,但前头死的那些,名册里头应当早就划掉了。十八个小花娘,不多不少正正好好。”

    “那花名册呢?”

    “要不被烧了,要不在龟公手里。”

    “哎,那龟公死了吧?”

    “就算是没死也不敢回来呀。”

    花娘们又七嘴八舌的讨论开了,顾韫章沉吟半刻,将苏细牵起来,出了楼。

    “我们现在去哪?”苏细仰头看他。

    “寻龟公。”

    “龟公?不是说失踪了吗?”

    “活见人,死见尸。”

    苏细跟着顾韫章走到那片被大火烧毁到只剩下半边楼面的花楼前。直觉稍微碰一碰,就马上会塌下来。

    她盯着那堆残垣断壁,想起曾经的繁华之相,忍不住叹息一声。

    花楼周围有京师衙门的人守着,苏细问,“我们要进去吗?怎么进去?”

    顾韫章垂眸,看一眼苏细,“娘子爬过狗洞吗?”

    苏细:……

    “你不是官吗?你不能正大光明的进去?”

    顾韫章摇头,“不能,耳目太多。”

    苏细:……

    苏细没爬过狗洞,所以当她看到墙角那个窄小的狗洞时,面色扭曲。

    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面子抓不到凶手。

    苏细深吸一口气,然后拨开狗洞前面的野草,矮着身子就艰难地爬了进去。狗洞虽窄,但苏细身形纤细,也并不费力就那么进来了。

    苏细伸手拍了拍身上的杂草,正准备等着顾韫章从狗洞里爬进来,便见男人从墙头飞跃而下,身如飞鹰,飒飒若风。

    苏细:“……你爬墙了?”

    “嗯。”男人点头。

    苏细抬手指向狗洞,“你让我爬狗洞?”

    顾韫章语气自然,“娘子太重了,我带不动。”

    苏细面无表情地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

    顾韫章立时摆手投降,“下次不管娘子多重,我都会带娘子一道爬墙,绝不嫌弃娘子。”

    “呵,”苏细冷笑一声,然后按着顾韫章的脑袋就往狗洞里塞。

    “你给我爬!”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