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喧嚣花楼外, 华服男子往后院去。院内正停一辆四轮马车。

    手持马鞭的马车夫见华服男子,立时俯身叩拜,然后跪爬到马车旁, 充作人凳。

    男子脚踩人凳上马车, 抬手撩开马车帘子,刚钻进半个身体,突然停住,转头询问站在马车旁的邓惜欢, “方才那个眼覆白绸的是什么人?”

    黑暗中,邓惜欢的脸被马车前挂着的风灯照亮, 他拱手道:“是顾家大郎, 顾韫章。”

    “原来就是他。”华服男子双眸轻动,然后与邓惜欢道:“你也进来吧。”

    “是。”邓惜欢拱手,略过那马车夫, 跃上马车。

    这辆马车外头看着朴实无华, 内里却装饰的十分华贵, 单单一只白玉茶碗便价值连城, 更别说那些精贵茶案器物之类。

    马车内置一张紫竹凉榻, 能上下活动, 适应车厢。华衣男子往竹塌上一靠, 半阖眼, 轻轻晃动身体,“那位顾家大郎最近可是出尽风头。”

    邓惜欢一身劲瘦黑衣,腰背挺直,端正坐在华衣男子身旁, 面色跟他的声音一样冷硬,“一个瞎子, 我已经试过他两次,不会武。”

    “这可不一定。”华衣男人轻笑一声,把玩着手中白玉茶碗,“这个顾韫章以前可还是个绣花枕头呢。可如今你看他,还不是处处拔尖,在父皇那里出尽风头。”说到这里,华衣男子一顿。

    他指腹摩挲着白玉茶碗,声音微微下沉,“你说,他隐忍多年,突然锋芒毕露,有何目的?”

    邓惜欢皱眉,猜测道:“或许,只是顾家一事迫得他想自力更生了。”

    华衣男子却摇头,“那顾韫章身上定还藏着什么秘密,不然李阳怎么会荐他入文渊阁。连李阳这样的人都出来为他说话,保他仕途,这事就算是放在李阳最得意的那些徒弟里,都是没有。”

    “再者,苏府一宴后,父皇很是看好顾韫章,指派了他不少差事,还提他做了文渊阁的侍读学士。如此一步登天的好事,你以为是时常发生的吗?若非那顾韫章有本事,怎么这种好事偏落到他头上?”

    男子说完,轻嗤一声,“这顾韫章,不知敌或友,不得不防啊。”

    邓惜欢沉默半响,开口询问,“四皇子想如何?”

    四皇子慢条斯理的将手中白玉茶碗放回茶案上,转头朝邓惜欢看去,“我听说他有个痴儿妹妹?”

    邓惜欢颔首道:“是,”然后一顿,下意识伸手捏了捏自己腰间空荡荡的白瓷小瓶道:“我与其有过两面之缘。”

    四皇子沉吟道:“顾韫章此人,我看着心机颇深,无从下手。不过倒是可以从他的亲妹妹处下手,说不定他这妹妹,也是装出一副痴呆模样来迷惑众人呢?”

    邓惜欢不是很赞同,不解道:“一个小娘子,便是迷惑了又有什么作用?”

    “这就需要邓将军替我去查了。”说话间,四皇子伸手拍了拍邓惜欢的肩膀,“哥哥会帮我的吧?”

    邓惜欢垂眸,昏暗的车厢内看不清他脸上神色,只有偶被风吹起的马车帘子,透出几丝风灯的光,落到他脸上,晦暗不明。

    邓惜欢点头,“嗯。”

    四皇子脸上露出笑来,然后身姿闲散的往后一靠,紫竹榻发出“吱呀”一声轻响,“我那大哥和贵妃如今只靠着顾颜卿那个不成气候的,料想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了。”

    提到那位贵妃娘娘,四皇子突然神色一顿,回想起方才那被顾韫章抱在怀里的小娘子模样。

    他伸手摸了摸下颚,却是最终什么都没说,只吩咐车夫驾车回宫。

    马车一路穿过青石大道往宫门口去,邓惜欢在宫门前下马车,眼看着马车安全入皇宫,这才跨上停在宫门前的骏马,驾马离开。

    黑暗中的宫城显得静谧而幽深。四方高墙,一眼看不到头。

    四皇子由太监提宫灯在前头引路,一路未停,径直入坤宁宫,与守在外头檐下的女官道:“母后歇了吗?”

    “未曾歇息呢,奴婢去通报。”女官行万福礼,躬身退至冬暖阁内,片刻后出来将四皇子引进去。

    暖阁内,皇后身穿常服,妆面已卸,正跪坐在案前抄写佛经。

    四皇子上前拱手见礼,“母后。”

    “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皇后动作未顿,甚至连头都没抬,书案前已堆了好几卷抄写完的佛经,整间暖阁内充斥着浓郁的墨香气。

    “儿臣有事要与母亲说。”四皇子屏退左右,上前跪坐在皇后身边,压低声音道:“今日儿臣在青巷里见到一个人。”

    “你又去那处?我与你说过,让你别总往外头跑。”皇后微皱眉。她生得有几分英气,虽年纪大了,但眉宇间的肃穆威仪却半分不少,反而随着时间渐渐沉淀。

    四皇子拉住皇后的胳膊撒娇,“母后,您也知道,宫里头的那些宫女都不禁折腾,哪里有外头方便。”

    “对了,方才说到那青巷里的小娘子,母后你猜怎么着?竟是那顾家大郎的娘子,虽不知她一个女儿家怎么会出现在花楼,但我觉得她眉眼与贵妃很是相似。”

    皇后抄经的动作一顿,她抬眸朝四皇子看去,那双眸子深邃沉淀,在光线较弱的暖阁内更显沉郁,“你说什么?”

    四皇子重复了一遍,“顾家大郎的娘子,眉眼与贵妃很是相似。”

    皇后蹙眉,“有多相似?”

    “若不是亲眼所见,母后定不信,虽不能说十成十,但九分是有的。”

    皇后沉吟半刻,放下手中紫毫笔,将书案上堆起的佛经抱起,贡至菩萨案前,“你派人去查一下。”

    “是。”四皇子颔首,然后撩袍起身,左右环顾,“母后,今日父皇又去贵妃那处了?”

    “嗯。”皇后不甚上心地点头,一转身,见自家儿子面露阴鸷之色,轻柔一笑,“放心吧,你父皇他离不开我,也离不开咱们邓家的。即使那位贵妃娘娘再如何作妖,你父皇终究是你父皇,这天下,也终归是我们邓家的。”

    四皇子看着站在菩萨像前的皇后,这个母仪天下的女人,面容虽是慈祥温和的,但眉宇间总透出一股刻入骨髓的疏离感。

    她淡淡道:“时辰不早,去歇了吧。”

    四皇子垂眸拱手,“母后也别抄经了,当心累了手。”

    “嗯。”皇后虽这般答话,但依旧拢起宽袖,重新坐到了案前,继续抄写佛经。

    香烛袅袅,皇后的脸跟菩萨一般沉静无波,悲悯众人。

    四皇子静站片刻,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

    已至深夜,花楼无眠。宫灯裘马,胭脂飘香。青巷之内,来往之人络绎不绝,这处京师之内的不夜城,才刚刚悄然复苏。

    一方雅间之内,肤白貌美的小郎君扯着面前男子的衣襟步步紧逼,言语之时酒气外洒,带着淡淡桂花气息,猜测应当只是饮了几杯桂花酒,便已醉得人马不分。

    “你是,贪图我的美色吗?”吃醉了酒的小娘子身形踉跄,双眸朦胧,眼前视物模模糊糊的什么都瞧不清,只能隐隐绰绰看到一个人影。

    是个男人,还拽着她的胳膊,哼,定是贪图她的美色。

    “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小娘子伸出一根手指,用力戳着面前男人的胸口,“你们男人,都虚伪至极,明明喜欢牡丹,偏说牡丹艳俗,去摘那寡淡的梅花。”

    那只作乱的手被人抓住,拢在掌心,反剪到小娘子身后。

    郎君身量颇高,微一俯身,便将原本气势汹汹的小娘子给压制了下去。

    小娘子虽吃醉了酒,但也知危险,嚣张气焰顿时熄灭,双眸之中露出一抹惊惶之色,迈着腿儿便往后头退。

    顾韫章神色悠闲的往前走,将小娘子逼至床榻边,“娘子错了,我最喜牡丹。”

    “你,你叫我娘子做什么?你不能叫。只有我相公才能唤的。”说到相公,小娘子突然就生气了。

    这股子小怨怒气,更衬得这张娇艳面容鲜活美貌起来,“你说,明明家里头养了一株牡丹,他怎么还,怎么还去看外头的梅花呢?”说到这里,小娘子有些委屈,哼哼唧唧地开始挣扎自己被反剪处的腕子。

    顾韫章松开人,抬手,用指腹擦去小娘子眼角泪花,柔声哄道:“他未曾看过什么牡丹,从来都是只养了一株娇气的小牡丹。”

    “你们男人都是骗子。”她才不信呢。

    小娘子偏头,往绸被里钻,闭着那双美眸,似乎马上便要睡着。突然,那纤细眼睫一颤,猛地睁开,酒未醒,动作大的很,藕臂一甩,差点打到顾韫章的脸。

    小娘子的束发彻底散了。那头青丝如瀑般倾洒下来,朦胧披散,微微卷曲,更显眉眼稚气。“我,我是来捉人的!”小娘子有些懊恼,她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呢?

    “捉人?”男人将那只胡乱挥舞的胳膊按下去,置到苏细膝上。

    小娘子坐在那里,被按着胳膊,两手乖巧的放在膝盖上,仰头,露出那张莹白小脸,束发已乱,可怜兮兮,贴着香腮脖颈,委屈哼哼,“捉一个男人。”

    她睁着那双朦胧水眸,歪头盯着顾韫章看,“你见过他吗?我觉得你长得与他有些像。”

    “不,不对,你就是他!”原本软成泥的小娘子突然坐起身,竟然挣扎出双臂,然后一把掐住了顾韫章的脖子,将自个儿挂上去,嘿嘿笑道:“其实我昨日里,还想着将你灌醉了,然后,然后……”

    “然后做什么?”虽被小娘子挂住了脖子,但顾韫章的行动却半点未受限制。男子倾身过来,透过细薄白绸,能看到她那张完全被酒色晕染的小脸。

    美人本就极美,如今青丝散乱,眉眼横生的纯稚模样,更添无限风华。

    “然后,想瞧瞧你的眼睛。”苏细腾出一只手,隔着那条白绸,轻轻滑过男人眉眼,细细描绘出男子的眼部轮廓。

    男人轻笑,指尖略过苏细额间,替她擦去那点香汗,“娘子想看吗?”

    苏细呆呆点头,“想的。”

    “那娘子过来些。”郎君语气诱哄。

    苏细面颊绯红,脸上蕴着热气,朝顾韫章靠近。

    “娘子可以亲自取下来看看。”

    花楼里传来琴瑟之音,夹杂着花娘和郎君们的嬉闹声。

    苏细突然抓住那根白绸,猛地一扯。

    顾韫章被扯得一个前倾,差点将面前醉得东倒西歪的小娘子撞到地上。他勉强稳住身体,伸手握住小娘子那双晶莹软玉的柔荑,“错了,应该这样解。”

    小娘子抓着那白绸,被顾韫章带着解开。她眼睁睁看着那片细薄白绸从男子脸上滑落,路过高挺的鼻梁,滑过细薄的唇,最后被她攥在手里,拖曳到地。

    没了白绸覆盖,男子那双凌厉凤眼彻底暴露在灯光中。眼线狭长,气秀神清,双眸极黑,像是蕴着深潭寒冰。

    苏细凑上去,仔细看。氤氲灯色之下,她竟发现这双冷冽眼眸之中透出几许温柔宠溺之意。

    苏细怔怔盯着,然后轻轻抚上这双眼,喃喃道:“你的眼睛,我觉得很熟悉,像是曾经见过的。”

    顾韫章抽过那白绸,塞入衣襟内,“在哪见过?”

    小娘子蹙眉细想,却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她敲了敲自己的小脑袋,“我,我想不起来了。”然后眼尖的看到被抢走了的白绸,蹙眉想抢过来,“这是我的。”

    顾韫章却没给苏细机会将白绸抢回去。郎君倾身过来,反身压制,单臂揽住小娘子纤细腰肢,“真的想不起来了吗?”

    苏细被摔得一阵头晕眼花,陷入柔软的绸被之中。

    她缓慢摇头,呼吸之际,能闻到郎君身上清淡的冷竹香。视线所及之处,是男人微红的唇,像浅淡的蔷薇花,避光阴暗,却诱人心神。

    苏细的神思越发恍惚起来,她已经听不清楚男人说的话了。只觉得眼前男人的眼睛极美,仿佛蕴着万千星辰,又似蕴着疾风骤雨般的危险,令人一眼沉沦。

    “我觉得……”小娘子痴痴呢喃。

    “嗯?”男人从喉咙里哼出一个音。

    “有点刺激。”

    郎君一愣,继而一笑,正欲低头,就见小娘子面色突白,然后“哗啦”一下,吐了半床。

    顾韫章:……

    ……

    苏细一觉睡醒,脑袋涨疼。她努力睁开眼,盯着面前的帷帐,神思混沌。她怎么会在这?这里是哪里?她不是在花楼里吗?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苏细努力回想,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低头看到自己身上只着一件小衣,顿时神色大惊,猛地抬手扯过绸被裹在自己身上,然后惊慌失措的到处查看。

    窗边竹榻上躺着一个男人,穿玄色长袍,榻旁是一根翠色盲杖,听到动静,缓慢动了动身子,然后朝苏细的方向转了过来,露出那张如白玉般俊美的面容。

    “娘子醒了?那处有干净衣裳,娘子自己换了吧。”话罢,顾韫章坐起身,抬手揉了揉额角,似是十分疲惫。

    “你,你怎么在这?”苏细结结巴巴的更把自己往绸被里塞。

    “娘子不记得了?”男人挑眉。

    “记得什么?”苏细一阵惶惶,下意识攥紧绸被,面颊臊红。难不成是她昨晚神思混沌,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昨夜……”男人缓慢开口,拖着长调。

    “昨夜怎么了?”小娘子猛地一惊,瞪圆了眼儿,被顾韫章的断句吓得差点跳起来。

    “昨夜娘子吐了我一身。我让花娘给娘子褪了衣衫,安顿在床榻上。怎么,娘子有何不妥吗?”顾韫章慢吞吞的将话说完。

    苏细听罢,神色一怔,面色又红又白。她低头,小心翼翼地掀开绸被看一眼,然后又迅速合上,“没,没什么不妥的。”

    顾韫章道:“那位小花娘临走前与我说已将干净衣衫挂到木施上了。”

    苏细朝那木施看去,果然见一套胭脂色的罗衫裙挂在那处。她正想起身,突然看到依旧端坐在榻上的顾韫章,抿了抿唇,试探着开口,“你不出去吗?”

    男人勾唇,似笑非笑,“我是个瞎子,娘子怕什么?”

    苏细最受不得激,“谁说我怕的?”她素手攥着绸被,目光从顾韫章脸上略过。

    这一肚子坏水的东西!反正一个瞎子,别说吃了,就连看都看不着!她馋死他!

    美人突然娇柔一笑,慢条斯理掀开身上绸被。细薄帷帐遮掩一角,美人弯腰抬手,从木施上抽过衣物,然后反手搭在自己身上。

    突然,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娘子放心,衣裳都是新的。”

    苏细手一抖,下意识转身朝顾韫章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男子依旧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连头都没偏一点。

    难道是她多心了?

    苏细快速穿戴好衣物,然后踩着新绣鞋走到顾韫章面前,“哎呀,这天好热。”美人单手托腮,坐到顾韫章身边。

    竹塌沁凉,男人眼覆白绸,神色淡然,“娘子若嫌热,可吃些凉茶。都是今早新送来的。”一边说话,顾韫章一边伸手去端凉茶,却不防手背上被覆上一只手。

    “凉茶吃多了对胃不好。”苏细摩挲着顾韫章手背,微微倾身上前,“大郎,你的耳朵红了。”

    顾韫章下意识抽手,手执盲杖站起身,“天气确实有些热。”

    “哦?”小娘子贴身上来,“是天热,还是心热?”盈盈软香飘曳在旁,美人娇声软语。

    郎君轻敲了敲手中盲杖,突然道:“娘子的新绣鞋可合脚?”

    苏细低头,看一眼脚上绣鞋,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合脚。”

    “嗯。”男人颔首,然后摊开手掌,稍一拢,“娘子放心,我虽瞧不见,但这摸黑量尺寸的手艺还是有些的。”

    苏细盯着顾韫章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瞬时憋得面色涨红,“你,你不要脸!你趁人之危……”

    “天真热。”男子嘟囔一句,往前走去,苏细气急败坏,一手褪下那绣鞋就朝人砸过去,却不想只砸到那扇合上的房门。

    呸,无赖!

    ……

    苏细与顾韫章一道回家,路上小娘子冷着一张脸,半点都没搭理人。

    马车辘辘而行,绕过人声鼎沸的街角,馄饨细面,包子馒头的鲜香味道从马车窗子里飘进来,勾的人饥肠辘辘,口舌生津。

    许久未吃东西的小娘子忍不住暗咽了咽口水。

    郎君摩挲着手中盲杖,突然朝外开口,“路安,去买个馒头。”

    马车停在路边,路安去买了三个馒头回来。自己吃一个,两个递给顾韫章。

    “娘子,馒头。”白白胖胖的大馒头冒着热乎气,被递到苏细面前。

    苏细扭头,“志士不饮盗泉之水,不食嗟来之食。”

    顾韫章点头称赞,“娘子好志气。”然后慢条斯理的吃完了两个大馒头,气得苏细又是一阵哼哼,直哼得跟绑在街角叫骂的那只小猪崽子似得。

    用完了两个大馒头,顾韫章的面色缓慢沉静下来,突然道:“听说娘子在调查岳母的事。”

    苏细神色一凛,双眸瞬时阴冷,“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顾韫章神色自然,“偶听说。”

    苏细眯起眼,“从哪听说的?”

    “昨夜娘子醉酒……”顾韫章只说了这几个字,后头的便不说了。

    苏细顿时面色一红。她昨夜到底做了些什么事,难不成将自个儿的家底都露出来了?

    “既然你知道,那我也不瞒你了。”苏细本就因为这事愁着,既然已经露馅,她也就不瞒了。

    小娘子的视线在顾韫章脸上打转,然后突然一脸笑意盈盈的朝他凑上去,“对于此事,大郎可有何高见?”

    女子馨香娇媚,男人朝旁微避,沉吟半刻,“或许,岳母会给娘子留下什么线索。”

    “阿娘都去了这么久了,怎么可能……”等一下,苏细突然眼前一亮。

    被顾韫章一提醒,苏细方才记起阿娘以前是有纪事习惯的,即使不是每日必写,但若凡有什么大事抑或心情跌宕起伏之时定会伏案纪事。

    正巧马车行到家中,苏细立时撩开马车帘子,直奔屋内。

    “养娘,阿娘留下的那个纪事呢?哎呀,养娘将阿娘留下的东西都替我找出来吧!”

    小娘子清脆的声音穿透而过,顾韫章踩着脚上皂角靴,微微侧头看一眼,然后面带笑意,朝书房内去。

    那边,苏细终于寻到那个纪事本。她捧着微微泛黄的纸张,郑重其事地翻开第一页。只见第一页上写了几个如行云流水,龙蛇飞动的字。都说字如其人,苏细阿娘的字,落在纸这种死物上,竟也透出几分姿媚来。

    素手滑过那几个字,苏细神色疑惑地挑眉,“打叶子牌?”

    没事,还有很多页。

    苏细郑重其事的又打开第二页。

    “打叶子牌?”

    然后第三页,第四页,全部都是打叶子牌?她娘到底是有多喜欢打叶子牌啊!苏细翻过十几页,全部都是打叶子牌,终于等到第十五页的时候不一样了。

    上头写了两字,“无事?”

    苏细怒摔纪事本。她的亲娘啊,您这到底是记的什么东西!

    苏细沉下心来,又继续往下翻,后头却是什么都没了,直到最后一页,纪事本上有被撕扯的痕迹,苏细猜测,应该是最后一页被撕下来了。

    为什么要将这最后一页撕下来?难不成上面写了不能让旁人知道的内容?

    苏细起身,去找最后一页。她又去将那些旧物翻了翻,却始终没有找到最后一页,反而是翻出几个丑娃娃。

    她娘亲做什么事情都特别厉害,除了女工。苏细的丑娃娃手艺真算是一脉相承了。

    捧着手里丑乎乎的旧娃娃,苏细突然悲从中来。她埋首伏在绣桌上,无声抽泣。

    她实在是太无用了,连真相都找不到,还提什么给阿娘报仇。

    屋内很静,只能隐隐听到小娘子略沉重的呼吸声。

    苏细红着眼,泪水滴落之际,看到那把竖在不远处案上的琵琶。她走过去,轻轻将琵琶抱起。抚摸着它,就如阿娘那般,然后把脸贴到它的弦上。

    冰冷的弦贴着肌肤,带给苏细的却是温柔如水的安慰。

    她的阿娘,还在。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