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苏苟素来低调, 苏府在京师内也算一个清净之地。今次若非圣人亲指,苏苟也不会办此雅宴。

    前来参宴之人莫不是在京师内的名流之士,亦或是后生可畏之俊杰。众人都知, 今次雅宴的主角是顾家那个瞎子。

    一个瞎子, 竟只凭着李阳老先生的一封荐书就进了文渊阁。这样的殊荣,普天之下谁能得之?故此,顾韫章作为京师最近期内的一只出头鸟,今次之宴必定会遭受一番磨难。

    苏府宴设府内小观园, 正是盛夏,水阁、凉亭上尽数覆竹帘, 叠石成山, 掘地成池,芰荷芬馥,芙蓉临水, 金鱼跃浪, 水鸟飞鸣。一众俊男美女侃侃而谈, 皆是文才之辈。

    一蓝衣郎君道:“顾韫章一个瞎子, 凭什么入文渊阁?还不是仗着父辈的风光。”

    有年轻的郎君不知顾韫章父辈之事, 开口询问, “这顾服顺都已入狱伏诛了, 这顾韫章哪里来的父辈风光?”

    “你难道不知这顾韫章的生父乃咱们大明曾经的战神吗?若非年纪轻轻就战死沙场, 如今朝廷形势还不知会如何呢。”蓝衣郎君的这番话意有所指,话罢后有意斜眼看向不远处站着的邓惜欢。

    青年郎君一身华服站于凌霄古树之下,身旁无一人。眉目冷峻,不苟言笑, 果然如传言一般是个活阎王。

    众人只看一眼便面色微白的移开了视线,甚至还有人抓住了那蓝衣郎君, 示意他别胡言乱语。

    顾服顺已去,如今朝廷之上,卫国公一家独大,无人敢与其争锋。这蓝衣郎君居然敢编排卫国公独子,真是不要命了。

    见此情状,那蓝衣郎君也识趣,立刻转移了话题,“哎,你们瞧,那顾颜卿竟还有脸来?”蓝衣郎君手指向不远处一位锦袍男子,面露嘲讽。

    因着李阳一案,顾服顺这棵大树倾然而倒,曾经的天之骄子,如今的泥下之人。顾颜卿现在仅次于顾韫章,是京师第二讨论热度的人。

    有郎君嗤笑道:“人家上头还有个贵妃姨母,圣人宠爱至极。李阳老先生这么大的案子,这顾颜卿在朝中的地位却是半点没降,反而还升了。”说到这里,那郎君叹一声,“真是圣心难测呐。”

    有人接道:“也不知那贵妃娘娘到底是怎生风华绝貌,竟让圣人如此偏宠。若能一见,死足矣啊。”

    “贵妃娘娘身份尊贵,岂是咱们这等凡夫俗子能见的。”

    “要我说,贵妃娘娘见不着,看看贵妃娘娘的外甥也不错。我可听说这顾颜卿长得与贵妃娘娘……呃……”蓝衣郎君话未说完,突然眼前一黑,竟被人硬生生掐住了脖子,使劲往上一提,按在了身后那棵粗树上。

    “你,你,顾颜卿……”蓝衣郎君双手乱抓,面色涨紫,两眼翻白。

    “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舌头拔下来喂狗。”从前的如玉君子,现在的地狱恶鬼。遭受大难后,顾颜卿整个人变得阴鸷可怖。听说他自接手大理寺后,那大理寺就变成了另外一个锦衣卫昭狱。

    “顾公子息怒,他这人多嘴多舌惯了。”一旁赶紧有人来劝。

    盛夏炎日中,顾颜卿面色阴狠,一脚踹翻蓝衣郎君。那蓝衣郎君竟直接被踹出一丈远,摔到身后的莲池内,惊起鸭鸟无数。

    周围热闹的气氛顿时沉静下来,众人面面相觑,不敢言语。

    正巧这时,曲水小桥上出现一人,一身玄衣,眼覆白绸,分明就是顾家大郎,顾韫章。

    众人见此,又重新讨论起来。

    顾颜卿看着缓步而来的顾韫章,面色更冷。他嗤笑一声,双手环胸靠在树上,视线从顾韫章身上移开,落到他身边的苏细身上。

    美人一袭红裙,白纱帷帽,手摇罗扇,婀娜生姿。只可惜那若隐若现的帷帽遮住了那张千娇百媚的脸。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更让人浮想联翩。

    苏细提裙,与顾韫章一道踩着石阶步下小桥,刚刚站定,就被上前的郎君们给围住了。

    看不惯顾韫章的人有很多,大多是些有点才华的郎君。他们一拥而上,与顾韫章拱手见礼。

    顾韫章一一回礼,态度温和。

    苏细头戴帷帽,站在顾韫章身边,看着这些郎君说话间的意有所指,含酸带刺,下意识朝身旁的顾韫章看去。

    顾韫章脸上带温和笑意,面对这些自持清傲的郎君们笑而不语。

    “今日大家难得相聚在此,不如做些雅事?”其中一位绿衣郎君将矛头对准顾韫章,“不知顾大公子可有什么擅长之技?”

    另一位黄衣郎君迫不及待想折损顾韫章的颜面,“看棋如识人,不如我与顾大公子来下一盘棋吧?”他们都知道今日是圣人有意试探顾韫章的才智,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次机会。

    若能在苏苟面前出头,也就是在圣人面前出头,说不准便来了时运。

    那绿衣郎君装模作样劝道:“哎,王兄。顾大公子眼盲,怎么能下棋呢?”

    “哦,是我忘了。”这位黄衣王兄神色得意非常。

    顾韫章笑道:“可下盲棋。”

    “盲棋?”王兄嗤笑一声,“顾大公子可别勉强。”

    “无妨。”顾韫章敲着手中盲杖,往前行去。

    一旁早已有奴仆收拾出棋盘来。

    苏细戴着帷帽,立在一旁,从她的角度能清楚看到顾韫章低垂的侧颜。男人唇角轻勾,并不用细看,便能瞧见那抹蔓延而出的轻蔑之意。

    苏细没看到过顾韫章的这种表情,因为这个男人总是清清冷冷的像个绣花枕头,连表情也不多,更别说是露出这种轻蔑傲气的模样。

    可如今,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确确实实摆出了一副轻蔑之态,甚至明显到连周围的郎君们都看出来了。

    男子往常在顾府时,顾韫章喜穿青色,月白之类的浅色长袍。

    今日却是一袭玄色长袍。那长袍宽而大,却并不显得累赘,反而将顾韫章整个人的气势完全衬托了出来。他眼覆白绸,就那么站在场内,众人的目光便全部聚集到了他身上。

    仿佛他本该就是这样一个,被众人凝视的存在。那是从骨子里散出的孤傲。

    那黄衣郎君一撩袍,盘腿坐于棋盘后,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顾韫章道:“顾大公子,请。”

    顾韫章并不坐,只道:“我站片刻便好。”意思就是我对付你只需片刻。

    那黄衣郎君被顾韫章的嚣张态度所激怒,冷哼一声。一个瞎子,死要面子活受罪,他可不会给他留脸面。

    然,众目睽睽之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这位黄衣郎君便一身大汗,面色惨白地坐在那里仿佛失智。

    他一人下两棋,顾韫章的棋子也是由他落。如今棋盘之上,黑白双子,他的白子被逼到绝境,再无回转之地。

    情况变化太快,周围众人脸上的表情也迅速变化,无意外,皆是十分难看,看向顾韫章的视线中带上了明显惊惶之色。

    就连站在不远处的顾颜卿都皱眉上前了两步,似乎是没想到他的这位绣花堂哥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苏细站在一旁,单手抵唇,黛眉微蹙,看向顾韫章的视线也露出几分惊讶之色,但更多的却是无法抑制的愤怒。

    苏细已然断定,这个男人果然是在装蠢。而她竟被他骗了过去!虽苏细一直怀疑顾韫章肚子里头装着黑水,但她万万没想到,这厮肚子里头的黑水居然有那么多!简直是要将她整个人都给淹了!

    “我来。”黄衣郎君已然不行了,方才说话嘲讽顾韫章的绿衣郎君站出来。

    顾韫章勾唇,“无碍,有多少人,来多少人。”

    如此嚣张跋扈,简直世间难寻。

    众郎君们被激怒,纷纷上前来,“怎么,你难道一个人要来对我们这么多人?”

    顾韫章道:“有何不可?”

    那绿衣郎君彻底被激怒,“摆棋盘!”

    苏家奴仆们纷纷上前,两排棋盘落地,众郎君们撩袍落座,烈日炎炎之下,目光凶狠地看向顾韫章。

    苏细有些担忧,“你行不行啊?”

    顾韫章转了转手中盲杖,颀长身影在日光下透出一股氤氲玉色,“娘子怀疑我不行?”

    这话听着怎么如此怪异?苏细觉得自个儿不好接,便没接,幸好旁边的那些郎君们已然按捺不住他们的虎狼之力,纷纷撸起宽袖要与顾韫章大干一场。

    可惜,这些郎君们实力不足,只一炷香的时辰,便已然从虎成了猫儿,还是落了水,蔫了吧唧的那种。只剩下那个绿衣郎君还坐在原处,指尖夹着一颗棋子,就那么举了半柱香的时辰,汗如雨浆,身上绿衫湿透,面色惨白。

    “下,下呀,下那……”

    “不对,不对,下那……”

    “错了,应该下那……”

    输了棋的郎君们纷纷围聚过来,可怜这位小绿郎君,本就头晕眼花,如今更是被扰得头晕脑胀,只见小绿两眼一翻,就那么晕了过去。

    “哎呀,晕了,晕了……”

    众人赶紧把人抬起来,放到阴凉处寻医士诊脉。

    苏细看着这番慌乱之景,已然能猜到明日京师热议的定是“顾家瞎子棋战群郎,堪比虎狼”。而此刻,她面对身边这只扮猪吃老虎的虎狼之徒,却只得冷笑一声,“大郎棋技一绝,真是叫小女子刮目相看。”

    听出苏细话语中的讽刺,顾韫章一拱手,回道:“娘子谬赞。”

    他还当她是夸他呢!要不要脸!

    苏细觉得自个儿活了十五年,终于是找到比她还不要脸的东西了!

    ……

    宴前的棋局,不过是开胃菜。

    当苏苟出现时,宴刚开,众郎君们却蔫了吧唧的坐在宴案后,像被晒干了的萝卜干。

    “今日本官开宴,意在宴请诸位才俊,为圣人选才。”苏苟打开门,说亮话,“还望今日诸位好好表现,莫要辜负了圣人的期许。”

    苏苟显然是已经听说了开宴前“顾家瞎子棋战群郎,堪比虎狼”一事,他看向顾韫章的视线多了几分深邃的探究。

    苏苟上前来,走到顾韫章面前。

    顾韫章和苏细起身,与其行礼。

    苏细帷帽未摘,站在顾韫章身旁,终于看清楚了自己这十五年来也未曾见过几面的亲爹。

    按养娘说的,苏细与她阿娘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而苏苟的长相与苏细却并无半分相似。苏细想,这样也好,省的她照镜子时瞧见自个儿有那么一丁点跟苏苟相似的地方就想吐。

    苏苟并未看苏细,只与顾韫章道:“方才的棋我看了。进退有度,隐忍锋芒,像你这样的年纪,着实是不容易啊。”

    苏苟话中有话,顾韫章权当听不懂,只道:“谢先生谬赞。”

    苏苟入翰林院多年,满腹经纶,也教过皇子们读书。顾韫章称一声先生确不为过。

    苏苟定定盯着顾韫章看,似在琢磨又在深究。顾服顺去后,苏苟一直以为顾家若还存在威胁,那这威胁一定是顾颜卿。却没想到,竟半路杀出个顾韫章来。

    一个堪堪二十出头的青年,羽翼未丰之时,隐忍不发,而后不鸣而已,一鸣惊人。这是怎样一种坚韧的意志,这是怎样一个可怕的人。

    “顾大公子文采斐然,不知武艺如何!”一道低沉声音突然响起,在苏细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她脸上的帷帽就已然被那凛冽而来的刀风劈开。

    苏细下意识抬手遮挡,罗袖飘飞,青丝如瀑,美人惊慌而失措。众人眼中透出惊艳,但很快便被这突如其来,剑拔弩张的气氛而打破。

    邓惜欢脚踩宴案,执弯刀而来。他的眼神,比手中弯刀更冷。

    苏细曾在芰荷园见过这样的场面,当时顾韫章额头被邓惜欢所伤,现下还能瞧见那一点淡淡的疤痕。

    可当初苏细并未真切感觉到邓惜欢身上那股清晰的阴冷感,现如今却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从四面八方凝聚压迫而来的杀意。

    邓惜欢是真的想要杀人。

    苏细瞪圆了一双眼,紧紧攥住顾韫章拿着盲杖的手。

    “铿锵”一声,一柄红缨枪从顾韫章身后刺出,挡住邓惜欢的弯刀。

    邓惜欢是上过战场的人,而蓝随章亦也是随父杀过倭寇的。两人一来一往,眨眼之间,已在场内打斗起来。

    碗碟乱飞,人群纷纷闪躲。

    红衣如火的少年郎和锦衣弯刀的青年缠绞在一起,越打越烈,难分难舍。

    蓝随章虽比邓惜欢年幼,但他仗着体态轻盈,招式灵活多变,招招狠辣直抵命门,邓惜欢竟一时也拿他不下。不过蓝随章毕竟稚嫩,与邓惜欢比还是差些火候。

    “今日盛宴,点到即止。”邓惜欢看着面前以红缨枪撑地的少年郎,收刀。

    蓝随章脸上沁出热汗,他面色凶狠地盯着邓惜欢,像只被激怒的幼兽。

    顾韫章状似无意敲了敲手中盲杖。

    蓝随章冷哼一声收起红缨枪。

    宴上一片狼藉,苏家奴仆们赶紧过来收拾。

    一旁苏苟自从苏细帷帽落地之后,视线便一直黏在她脸上,连打的跟两只斗鸡眼似得邓惜欢和蓝随章都没看。

    苏苟慢慢上前,走到苏细面前,盯着她的脸,神色诡异。

    顾韫章弯腰,摸索到一旁落在地上的帷帽,替苏细戴上,“日头大,娘子当心晒伤了。”

    苏苟眯起眼,“你是细姐儿吧?”他的声音有些哑,“你姐姐在凉亭里呢,你去寻她说话吧。”

    对于这位父亲,苏细是没有感情的,或许有些恨意。但不知为何,今日见了,心中却平静无波至极。

    苏细想,她果真是不在意的吧。

    苏细对方才顾韫章差点被邓惜欢砍掉脑袋的事心有余悸,她身上的衣衫都被冷汗浸湿,双腿也有些发软。生恐邓惜欢再发疯,苏细拿着罗扇,毫不犹豫的往凉亭方向去。

    女郎们都在四面隔扇的凉亭内避暑,见苏细来了,脸上表情各异。凉亭位置极好,能将方才在下头发生的事瞧的一清二楚。

    苏细入了凉亭,她褪下帷帽,露出贴着青丝香汗的脸,然后一个人斜斜往美人靠上一歪,就那么打着罗扇开始眯眼休息。

    “我们正作画呢,小娘子可有兴趣?”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苏细下意识一惊,抬眸看去,竟是顾颜卿。

    他怎么在这?

    凉亭中间隔一层竹帘,顾颜卿打了竹帘从后头出来,露出石桌上的笔墨纸砚,上面正是一副山水画。

    苏细再细看,顾颜卿身边还站着苏莞柔。

    多月未见,苏莞柔似乎消瘦许多,脸上的脂粉也比平日里用的多了些,不过即便如此,苏细也能看出她脸色不好。

    此时那竹帘后头正在互相吹捧,应该说是吹捧顾颜卿和苏莞柔。

    顾家虽失势,但顾颜卿容貌俊朗,贵妃姨母也尚在,依旧是女郎们想嫁的如意郎君。至于苏莞柔,自从顾服顺去后,圣人便将部分事务交给苏苟处理,如今苏苟在朝中地位是水涨船高,甚至一度成为众人欲结交的新贵。

    苏细只听了一耳朵,便听有人夸苏莞柔道:“早听闻苏家女郎知书巧慧,擅画幽兰。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妹妹谬赞,此拙技也是献丑罢了。”

    苏莞柔心思不在画上,她看着全部注意力都在苏细身上的顾颜卿,缓慢压下了唇角。

    “日头这么大,妹妹可别乱跑了。”苏莞柔上前,隔开顾颜卿和苏细。

    苏细巴不得距顾颜卿一百八十丈远,立刻顺势往人堆里扎,却不防被其她女郎拦住了路。

    “这位娘子,既然来了,不如也来一幅画吧?”

    “是啊,这位妹妹不妨试试。”众女郎们将苏细团团围住。

    苏细被围的密不透风,她不耐烦的稍稍踮脚,正看到不远处往凉亭方向而来的郎君们。走在最前头的人是苏苟和敲着盲杖的顾韫章。想是宴会之地被方才的打斗弄的七零八落,如今是暂换了凉亭续饮。

    这么一大群人,自然引起了女郎们的注意。

    有些娇羞的便往竹帘子后面躲,有些胆大的就那么站着,与郎君们行礼道:“我们正在作画,郎君们可有兴致?”问的是郎君们,眼睛看的却是顾韫章。

    苏细双眸一动,从女郎们中间挤出去,凑到顾韫章身旁,矫揉造作道:“大郎,人家不会画,你帮人家画嘛。”

    让一个瞎子作画,这不是为难人吗?不过因着方才顾韫章一挑众郎君的事,在场之人却并没有反对的。相比起看苏细作画,她们更愿意看顾韫章这个瞎子是如何作画的。

    “好。”顾韫章毫不含糊,径直点头,将苏细给惊住了。

    这只鸣鸟果然是一点都不藏拙了?

    顾韫章敲着盲杖上前,苏细面露疑色的将其引至竹帘石桌旁。顾颜卿站在一旁,面色阴鸷地盯着他。

    顾韫章恍若未见,抬手执笔。好巧不巧,画的也是一幅山水画。

    相比顾颜卿那幅层叠青秀的绿水山脉,顾韫章的明显更加大气磅礴。寥寥几笔,略施浅绛,便绘崇山峻岭。且笔墨简洁,简淡天真。

    一张石桌之上,顾韫章的山水画和顾颜卿的山水画放在一起,高下立显。

    顾颜卿盯着顾韫章的笔下之画,突然冷笑一声,看向顾韫章的视线更是阴冷几分。

    苏细正抻着脖子看戏,那边顾韫章突然将一支毛笔塞到她手里,“我也想瞧瞧娘子的画作呢。”

    苏细:……你个瞎子,瞧个鬼哦!

    被顾韫章的画技惊艳的众人回神,皆将目光投到苏细身上。

    苏细骑虎难下,她捏着手中尚带顾韫章余温的毛笔,突然娇声一笑,“那我就献丑了。”

    众人兴致十足围聚过来,聚精会神。

    “这位娘子,您这画的是……鸡?”一女郎艰难辨认。

    若是养娘在,定会点评道:“娘子这鸡画得着实不错。肥硕可食。比咱院子里头养的那些壮实多了。”

    苏细怒斥,“我画的是百鸟朝凤。”

    苏细的这“百鸟朝凤”四个字立时又吸引了一大批人。

    众女郎、郎君们围堵过来,往那书案上一瞧。只见那画上先是画了一只硕大的“鸡”状物,然后又画了一堆“小鸡崽子”。

    众人:……

    苏细收笔,看着自己的“百鸡追鸡图”自赞道:“真是绝妙之作,世间少有。”然后弯唇朝身旁顾韫章看去,“是吧,大郎?”

    大郎微笑颔首,“娘子的画,自然是世间独有。”

    众人面色僵硬,不知是该可怜顾家大郎是个瞎子,还是该庆幸顾家大郎是个瞎子。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