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顾颜卿回到书房时, 周林正候在那里。看到他回来,赶紧急匆匆奔上前,“公子, 如何了?”

    顾颜卿径直略过他入书房, 然后转身与他道:“周林,你随我父亲多长时间了?”

    周林不知顾颜卿为何有此一问,却还是答道:“三十多年了。”

    “三十多年,那你肯定知道十五年前的事吧?”

    周林面色煞白, “郎君,您……”

    “当年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为何顾韫章会说出那句话来?并在顾府生死存亡之际袖手旁观, 仿佛顾府存亡与他并无任何干系。如此冷清冷性, 难道这么多年顾府还亏待了他不成!

    提到十五年前,周林便面露难色。

    顾颜卿上前一步,双眸眯起, “果然有事?”

    “其实奴才也不是很清楚。”周林叹一声, “老爷与二老爷之间的事, 奴才也说不清楚。”

    顾颜卿仔细盯着周林的表情, 见他确是一脸为难, 并无心虚隐瞒之相, 才恨恨咬牙, “父亲与叔父一向情同手足, 便是有事那又能有什么大事。”定是顾韫章那绣花枕头贪生怕死,舍不得那丹书铁券!

    顾颜卿冷哼一声,坐到书房内那张太师椅上。突然,他的目光定在墙上那副山水图上。

    顾颜卿起身, 抬手拨开山水图,里头竟别有洞天还挂着另外一幅画。

    这幅画明显被撕扯过, 然后又被人细心的重新拼接起来。画上是一个女子,身穿青色长衫,梳高髻,簪青竹,正于林内抚琴。面容虽有些模糊,但依旧掩盖不住她的倾城之姿。

    “这是谁?”父亲的书房里怎么会藏着一副美人图?

    “这……”周林看到顾颜卿瞬时阴沉下来的表情,叹息一声道:“是二夫人甄氏。”

    “叔母?”甄氏去时,顾颜卿年岁尚小,他已记不清这位叔母的模样。

    对于这位叔母,顾颜卿只记得零星一些小时旧事。叔母极聪慧,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最喜抱着琴坐在石墩上弹奏。那琴好听极了,自从叔母死后,顾颜卿再未听过那琴音。

    “父亲为何会在书房内挂叔母的画像?”

    周林面露踌躇,这种明摆着的事,他也不好说出来。幸好,就算他不说,顾颜卿也能明白。

    顾颜卿拉下一张脸来。父亲无姬妾,无通房,谁都说他父亲对母亲忠贞不二,对旁的女人连看都不看一眼。

    可如今看来,什么忠贞不二,只是心中有人罢了,而且这人竟还是亲弟弟的亲媳妇。

    见顾颜卿面色难看至极,周林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其实当年,本来要娶甄氏的是大老爷,可甄氏出生商户,地位太低,太爷不同意,老爷这才转娶了如今的大娘子。后来,老爷本想纳甄氏为妾,没曾想这甄氏竟一转身嫁给了二老爷。”

    说起当年旧事,周林也忍不住唏嘘感叹一番,“老爷对这甄氏情深意切,说到底还是有缘无分。”

    “什么有缘无分!”顾颜卿猛地将墙上那幅画撕扯下来,扔在地上,浑身发颤,“这是我叔母。”而且他父亲在书房内挂甄氏的画像,将母亲置于何地!

    “日后此事,不许再提!将这幅画烧了!”

    ……

    青竹园内,苏细摇着美人扇,第八十八次路过书房,竟见顾韫章改卧而坐,在里头抚琴。

    他似乎不会弹琴,只胡乱抚弄,点点琴音落于修长指尖,珍珠似得滑出。苏细认得这琴,是顾韫章他母亲甄氏的旧琴。

    “锵”的一声,琴弦突断,锋利飞舞,刮伤了顾韫章的脸,血珠飞溅。

    苏细面色煞白,赶紧推门进去,用力的把自己的帕子按在顾韫章脸上,“没事吧?”

    这男人也就只剩下张脸能看了,若连这张脸都没了,叫她对着他这张总吐不出好话的嘴可怎么办唷。

    “娘子?无碍。”顾韫章抬手,轻轻推开苏细的手。

    苏细拿开帕子一看,男人白皙面颊之上被划出一道血痕,细细长长,说浅不钱,说深不深,血倒是没流多少,看着也不算严重,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琴弦断了,划伤了你的脸,疼吗?”苏细看顾韫章一副迷惘之相,便主动解释。

    “无碍。”顾韫章又是这两个字,仿佛不管发生什么事,他总是“无碍”。

    “我觉得有碍,碍着我的眼了。”苏细蹙眉话罢,转身便出了书房。

    顾韫章以为这小娘子又是发了小性儿,没曾想只片刻便又转了回来,手中还拿着一白瓷小瓶。

    “这是药,养娘说涂了就好了。”苏细提裙蹲到顾韫章身边,用指尖沾了一点,轻轻点上顾韫章的脸。

    有些疼,男人往后退了退。

    “你别乱动。”小娘子娇着嗓子怒斥,手上力道却更轻了些。甚至还轻噘起唇,往他伤口上吹了一口气。

    樱桃似得唇,缀着鲜嫩色,近在咫尺。

    顾韫章闭上了眼。殊不知如此,四周感官却更为清晰,甚至连那丝丝缕缕的香味都趁机钻进了他的四肢百骸。

    涂完药,苏细盯着那道血痕,一阵心疼,真是可怜了这副皮囊。“还疼吗?”

    顾韫章摇头,“不疼了。”话罢,他伸手欲抚琴,却被苏细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的琴弦都旧了,先别碰,我替你换了吧。”

    顾韫章坐在那里未动,只微垂首看一眼自己被苏细抓着的手。他轻动了动指尖,碰到小娘子滑如凝脂的手。郎君呼吸微滞,抽回手,道:“娘子还会修琴?”

    “弹琴之人自然会修琴。”苏细没觉察出顾韫章的不对劲,只将琴抱起,然后从宽袖内取出与刚才的药一道拿过来的琴弦,熟稔的给顾韫章的旧琴换上。

    换完琴弦,苏细又替顾韫章调了音,然后可惜道:“这么好的瑶琴,可惜我瑶琴弹得不好。你会弹吗?”

    透过白绸,顾韫章看到小娘子落过来的那双眸子,满盛期待。男子沉吟半刻,吐出二字,“不会。”

    小娘子顿时一脸遗憾,“可惜了,我听说你母亲当年可是‘琴圣’。”

    顾韫章忍不住笑了,“琴圣?”

    “这是养娘说的,可不是我说的。”苏细看到顾韫章脸上的笑意,立时努力摆手,撇清关系,然后又忍不住凑上去道:“你真的不会?”

    顾韫章继续摇头,“母亲说,这把相思琴,只有相思人才能弹出它的神韵。”

    “相思?”苏细撑着下颚歪头看向顾韫章,语调轻缓,透着一股难掩的好奇,“你母亲这般的美人,还得过相思?”

    “多年的事了,娘子想听?”

    苏细别的不行,就是好奇心比较强。她八卦着一张脸继续往顾韫章身边凑了凑,却也不明说,只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哼哼唧唧道:“你若是想说,我当然是不会拦着的。”

    看到苏细表情,顾韫章勾唇浅笑,然后慢饮一口茶,缓缓道来当年旧事,“当年母亲初来京师,元宵之夜放河灯,为了放的最远,寻了一处偏僻急流,却不慎坠入秦淮河内。”

    苏细一直觉得这位甄氏是端庄自持的,没想到竟为了一盏河灯……如此争强好胜?不过若换做是她,也会这么做吧?

    “那夜,幸得人相救,平安无事。此事关乎女子清白,鲜少人知。母亲不知那夜是何人相救,只拾到一枚玉珏。”顾韫章说着,将腰间玉珏取下,置于琴案之上。

    看着这熟悉的玉珏,苏细立时便道:“是你父亲救的?”

    顾韫章未回答苏细的话,只继续,“巧的是,三日后有顾家人上了甄氏门,说是来说亲的,母亲才知这玉珏是顾家的东西。”

    苏细一个劲地点头,“英雄救美,妙偶天成,不是极好?”

    “错了,前来说亲的是我大伯。”

    “啊?”苏细惊愕地张大小嘴,“你母亲是顾服顺救的?”

    “嘘。”顾韫章伸手,点住自己的唇,“娘子还要听吗?”

    苏细自然是要听的,她立时闭上了自己总是叽叽喳喳忍不住插嘴的嘴儿。

    听身旁小娘子捂着自个儿的嘴没声儿了,顾韫章才继续,“心悦之人前来求亲,母亲自然是十分欢喜,可谁知,她这边刚刚答应,那边就听到顾家郎君退了与她的亲事,要另娶她人的消息。”

    “咦……”苏细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

    顾韫章一顿,继续,“听到此事,母亲着实伤心了好一阵,后来机缘巧合,听闻顾家竟有两位公子。不过另外一位却是庶子,然后偶得知,原来那日里救自己的人是顾家庶子,而非前来求亲的顾家嫡子。”

    “原是如此,”苏细又是一脸震惊地点头,“那你母亲是单相思了?”毕竟那位庶子未来求亲,定是不喜。也不对,这庶子不就是顾韫章的父亲?他与甄氏不是成亲了吗?

    苏细的脑袋里头一团乱。

    “非也。”顾韫章又吃一口茶,“美人在怀,蔫能不心动?”

    苏细哼一声,“你们男人都这样。”

    “娘子……”

    “我不说话了。”苏细立时又捂上嘴。

    顾韫章才道:“父亲最重情义,当初他虽救了母亲,但他知伯父也欢喜母亲,本欲成人之美,却不想最终伯父竟退了甄氏女,娶了高门的梁氏女。”说到这里,顾韫章突然没了声。

    苏细正等着,她眨巴着眼儿,“然后呢?”

    “然后父亲请了媒婆想去说亲,却不想说亲前夜,我母亲便爬了顾家墙头来寻我父亲求亲。”

    苏细简直惊呆了。从顾韫章的容貌来看,他的母亲定然是位清冷高洁的美人,苏细实难想象那样的美人会半夜爬人家墙头,还是去求亲的。

    “然,然后呢?”

    “然后?”顾韫章不答反问,那张脸朝着苏细的方向,覆在白绸下的双目似乎也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苏细心里一个“咯噔”,面颊顿时臊红。“我,我不问了。”总觉得这下头没什么好话了。

    却不想男人并不放过苏细,只幽幽道:“然后自然是有了我。”

    苏细已面红耳赤,她捂着自己的脸,怒斥顾韫章,“你,你不知羞耻!”

    “哦?”男人歪头朝苏细看去,竟十分无辜,“娘子为何骂我?我只是在讲些旧事罢了。”

    “反,反正你不知羞耻!”苏细着急忙慌的起身,却不慎撞翻了顾韫章面前的茶盏,幸好那茶盏里头是空的。

    “咕噜噜……”茶盏在案上滚着,苏细已提裙奔了出去。

    顾韫章抬手,精准地按住那只滚动的茶盏,然后慢条斯理地勾着茶沿,将它重新放置好,又心情极好地倒了一碗茶。

    “出来吧。”

    书房外檐下飞过一人,从窗口跃入,一身扎眼红衣,似火如焰。

    “宫里有人送信出来了。”蓝随章在顾韫章身后,单腿搭起,随意靠在窗口处。

    “送哪了?”顾韫章轻抿香茶。

    “两封。一封给了顾颜卿,一封给了梁氏。要截过来吗?”

    “不必。”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