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

    “幸亏催吐及时, 并无大碍。”医士替顾元初把完脉,取出毛笔纸张,“我给这位小娘子开个药方, 吃几日, 清热解毒……”

    提到清热解毒,苏细便想到了那些糖果子,她取出一颗递给医士,“您看看这东西。”

    医士谨慎地嗅闻, 然后又浅尝一口,道:“是好东西啊。这位误食蓖麻的小娘子可是经常食用这糖果子?怪不得身体底子这般好。若是旁人用了这些蓖麻, 便是吐出来也要难受好几日的。”

    因为将蓖麻吐干净了, 所以此刻正脸蛋红扑扑坐在榻上吃糕点的顾元初,哪里像是一个刚刚从阎罗殿门口被苏细给拉回来的。

    顾元初无大碍,苏细便安心了, 她让素弯送走医士, 一转头, 看到靠在门口, 半脸皆是血迹的蓝随章。

    方才那医士被蓝随章拎进来时, 是从屋脊上飞下来的, 如此刺激的动作, 可将这一半百老者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再加上蓝随章满身的血腥气, 若非进的是相府,这医士怕是马上就要吓得去报官了。

    “你干什么?”蓝随章一脸警惕地看向朝她走来的苏细。

    苏细将手中帕子递给他道:“你脸上都是血,给你擦擦脸。”

    蓝随章偏头,没接, 只随意用袖子抹了一把脸,然后扭身便飞上了屋脊。

    见蓝随章身姿依旧如此轻盈, 苏细便知他无事。方才若非蓝随章出手,如今苏细和顾元初可真要被梁氏给拿捏至死了。

    一想到方才场面,苏细还是忍不住浑身发凉。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刚刚及笄的小娘子罢了。即使经历过两世,那又如何,血肉生长之人,该怕的还是会怕。

    “娘子,郎君回来了!”唱星的声音远远传来。

    苏细下意识一怔,然后立刻提裙疾行几步,走到廊上。

    廊下,青衣男子敲着盲杖,正朝她的方向走来。脚步沉稳,略急,身旁唱星正在将方才发生的事告知于他。

    顾韫章步上石阶,那道清白颀长的身影在苏细眼帘中慢慢显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模糊。

    苏细泪眼朦胧地盯着顾韫章那张覆着白绸的脸,不知为何,脑海中一瞬就突然空荡荡的。然后,滔天汹涌的巨大恐慌无助,在这一刻轰然而临,仿佛海潮将将她淹没。

    苏细动了动脚,她往前迈一步,然后又往前迈一步,最后朝顾韫章的方向疾奔而去。

    短短几丈远的距离,苏细却恍如隔世,直到她触到他的衣摆,他的身体,他的怀抱。

    纤细柔软的美人青丝散乱,双眸红肿,就那么蕴着眼泪扑进郎君怀中。

    顾韫章稳住身形,单臂圈住苏细的腰肢,宽大的袖摆垂落,遮盖住她微微颤抖的身体。

    “呜呜呜……”苏细埋首在顾韫章怀中,眼泪喷薄而出。她贴着他单薄的衣襟,感受到男人身上熟悉的温度。喉咙发堵,黏黏糊糊的几乎说不清楚话,“你怎么才回来啊,你去哪了……”

    小娘子委屈至极,紧紧揪着顾韫章的衣袖不肯放。

    男子垂眸,看到一个黑黝黝的小发顶,埋在他怀里,像只崩溃的雏鸟,连话都说不清了,“我好害怕……”那只拽着他宽袖的手,紧紧纠结成一个小拳头,凝脂白玉似得死死拽着他。

    顾韫章伸手,抚上她发顶,轻声道:“不怕,我在。”

    男子身上熟悉的味道将苏细浓密包裹起来,苏细哭够了,委屈完了,才发觉自己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将顾韫章抱了个满怀,还哭得如此狼狈。

    她那张原本哭得绯红如朝霞一般艳媚的脸立时又落了一层朦胧羞意。苏细伸手,想推开顾韫章,却不想一动胳膊,便是一阵钻心的疼,“啊……”

    顾韫章皱眉,“胳膊怎么了?”

    “好像是刚才扭到了。”

    方才一切都太乱,太急,苏细一直绷着脑中的那根弦,如今霎时放松下来,便觉得哪哪都疼。

    本来也是一个千娇百宠长大的小娘子,哪里吃过这样的皮肉苦。苏细蹙着秀眉,疼得小脸惨白,那豆大的汗珠顺着她那张白细面颊簌簌往下落,浸湿了衣襟,贴着青丝,香汗淋漓,好不可怜。

    “我看看。”

    “好疼的。”苏细蹙眉,有些抗拒。

    顾韫章柔声道:“我就看看,不做什么。”如此语气,犹如在哄孩童。

    苏细信了,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胳膊拿出来,任由顾韫章拿捏。男人的指尖顺着她纤细的胳膊肘往上,轻轻压住肩部。

    “啊,好疼。”苏细轻呼一声。

    顾韫章道:“无碍,有些扭伤,修养几日就好了。”

    “真的没事吗?”苏细的警惕心渐渐降低。

    顾韫章面容如常,单手托住苏细的胳膊,微微颔首。

    苏细一脸的懵懂无知,像只踏入陷阱的小兽,“那我……啊!”

    “咔嚓”一声,顾韫章掰着苏细的肩膀,将她被方才在梁氏院内被老妈子拽得有些脱臼的胳膊复位。小娘子毫无防备,疼得大叫一声,另外那只手死死抓着男人手背,几乎掐出血痕。

    “啊啊,呜呜呜……”苏细又喊又哭,急得不行,使劲挣扎推搡。

    “好了,好了。”顾韫章赶紧安慰,然后被气急败坏的小娘子一脚狠狠踹上了小腿肚。

    ……

    折腾一日,夜深人静。苏细搂着身边睡得憨沉的顾元初,秀眉紧蹙,似是梦魇。

    素弯点了安神香,又点亮床头一盏小花灯,替苏细擦了汗,掖好被褥,小娘子这才渐缓过神来,眉头微微松开。

    屋外檐下,两盏红纱笼灯散发氤氲暖色。顾韫章立在那里,衣袍处是一只小小花色绣花鞋的黑黝痕迹,手背上是带着血色的抓痕。男人神色淡漠,慢条斯理地摩挲着手中盲杖。

    路安从旁行来,将手中的东西交给顾韫章,“郎君,这是李阳老先生临行前给您留下的东西。”

    “什么东西?”

    “一封信和一把扇子。”

    顾韫章侧身,朝身后屋内看一眼,然后转身朝书房去。

    书房内未点灯,就着暗色,顾韫章抽出信件,看了一眼,然后又拿起那柄扇子打开,正是前段日子那柄他欲物归原主的百鸟朝凤扇。

    随在顾韫章身后的路安关上门,推开一道窗,皎白月色倾泻而入,照亮一角。

    路安问,“郎君,老先生给您一把扇子做什么?”

    “百鸟朝凤,意在期盼君主圣明,河晏海清,天下归附,太平盛世。”顾韫章将手中百鸟朝凤扇轻放入盒内,良久后声音微哑道:“老先生高看我了。”

    路安听到此话,鼻头一酸,上前一步,欲劝,“郎君……”他知郎君受的苦,也知郎君心中酸楚。

    “无碍。”

    “啪嗒”一声,顾韫章盖上面前的盒子,他的脸隐在黑暗中,就连那片白绸都似被蕴上了浓厚的阴霾暗色。

    “明天是晴日吧?”

    路安道:“是。”

    ……

    翌日,连绵多日的雨终于停歇。难得的放晴日,晕厥了一夜的梁氏堪堪苏醒就在屋内怒斥,“那些小蹄子,还敢翻天了!老爷呢?昨日怎么没回来?难不成又去那瞎子处了?这瞎子又要告我的状不成?”

    冯妈妈见梁氏又气得面红耳赤,赶紧一边给梁氏顺气,一边道:“大娘子忘了?大皇子生辰过后不久便是降诞日了。今日占城国前来进贡,咱们老爷是要负责接待外使团的。”

    梁氏哼一声,“此事年年如此,我倒是忘了,全是让那小蹄子给我闹的。”想起昨日的事,梁氏便是一顿气不顺。

    若非那苏细,她早将那个傻子拿捏住了,如今哪里还有那傻子喘气的份。便是旁人问起来,只说小傻子贪食,误食蓖麻致命也就罢了,可如今却全被那苏细给毁了。

    还有那蓝随章,虽说年纪尚小,但毕竟也是一男子,竟擅闯女子内宅,还废了她院子里头一个嬷嬷的胳膊。这些账,她都要给这些人算回来!

    “冯妈妈,让人将青竹园里头的那些东西都绑起来。”梁氏扔掉额上抹额,双目凶狠。

    冯妈妈赶紧劝,“大娘子,您可别冲动。那蓝随章武艺高强,可不是咱们能拿捏的。老奴听说私茶案一事了罢,蓝冲刃便要回嘉兴去了。待那蓝随章走了,咱们再做事也不急。”

    梁氏一想到那蓝随章便是一阵不顺心,“这蓝随章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这个时候来挡路。”

    冯妈妈道:“谁知道呢。”

    ……

    距离降诞日还有一段日子,别国便已差遣特使前来大名朝圣。占城国居南海中,虽为偏僻小国,但崇尚大明文化,与大明十分交好。

    “区区一占城小国,让礼部去管。”顾服顺忙了一夜,刚寻了一处偏殿休憩半刻,听到此事便随意吩咐了一句。

    那官员听罢,将便此事交给了礼部。却不想礼部并不办事,又将此事推给中书省。折腾半日,那占城国的使臣尚未见到主事之人。

    圣人知晓此事后大怒,严厉怒斥顾服顺办事不利,并准备亲自接见占城国使臣。

    已至晌午,天光大亮。阳光落在保和殿黄色琉璃之上,巍峨的重檐歇山顶更显华贵富丽。

    占城国使团立在保和殿前,脚踏云龙石雕入殿,前来献礼。

    圣人身穿红黄八团龙袍,端坐金漆宝座之上。年虽四十有余,但双眸深谙,气势非凡。从面部轮廓上能清晰看出其年轻时该是何等风姿俊美的郎君。

    “今日还有一人,要给圣人请安。”使臣团与圣人话罢,侧身让开,露出随在身后的一老翁。

    那白发白须老人褪下头上脸上包布,跪于金砖之上,苍老而铿锵的声音回荡在空寂大殿之上,“草民李阳,给圣人请安。”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