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蓝冲刃乃土匪出生, 如今虽几十年过去,但依旧有人以此来嘲讽蓝家出生不正,粗蛮无礼。故此, 蓝随章最不喜欢的就是“土匪”二字。

    而这位浙江嘉兴之地的小霸王也不是第一次来京师。听说他曾因某位京师贵胄当着他的面说了“土匪”二字, 便用一柄红缨枪,将人打得爹娘不认。

    白日里,苏细看到那红缨枪,立时便联想到这位小霸王, 便以“土匪”二字试探。蓝随章果然上当,苏细这才确定了他的身份。

    蓝冲刃回宫复命, 蓝随章被顾颜卿带着安置到相府内。

    “我跟你住。”蓝随章把玩着手中红缨枪, 目光灼灼看向顾韫章。

    男子慢条斯理敲着手中盲杖,询问跟在自己身边的苏细,“娘子, 你觉得如何?”

    苏细当然是觉得不好, 但这事也不是她能做主的。而且看相府的意思, 分明是将这蓝家当成座上宾了。别说是青竹园, 恐怕就是顾服顺的书房, 只要这位小霸王高兴便能卷着铺盖滚进去耍枪。

    “大郎决定就是。”苏细扯着顾韫章的宽袖, 声音软绵绵。

    顾韫章颔首, “既如此, 那便随我住青竹园吧。”

    苏细拽着顾韫章宽袖的手猛一紧,扯着那袖口使劲转了一圈。这绣花枕头,她说的是反话他听不出来吗?

    “娘子,怎么了?”郎君不仅没有听出来, 反而还询问垂首询问苏细。

    苏细一偏头,正对上蓝随章那双傲气的眼睛。

    “没事。”她不着痕迹地叹出一口气, 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错顾韫章了。或许他真的只是一只绣花枕头罢了。

    ……

    入夜,草木摇杀气,星辰黯淡稀。空寂游廊之上,身穿素衫的男子手执盲杖,一柄红缨枪从天而落,直击顾韫章面部。

    男子稳步抬手,盲杖横于前,抵挡住尖锐的红缨枪。

    蓝随章劲瘦纤细的身体在空中翻转落地,手中红缨枪滑过青石板砖,发出一道刺耳的“吱嘎”声,留下一条细长划痕。

    顾韫章慢条斯理的开口道:“别弄坏我的东西。”

    蓝随章冷哼一声,持枪直击。

    顾韫章侧身躲开,右手执杖,那青翠盲杖落在蓝随章的胳膊,后腰,脚腕上,“啪啪啪”三声,打的他一个踉跄差点软倒。

    蓝随章自然不服输,又与顾韫章过了百招,直累得气喘吁吁还不肯罢休。

    顾韫章面无表情的站在蓝随章面前,手中盲杖直抵他咽喉,“你输了。”

    昏暗月色下,蓝随章红着眼眶,气势汹汹的提着红缨枪飞上了屋脊。片刻后,那呜呜咽咽的声音犹如飒风吹叶,轻风灌耳。

    顾韫章抬手整理一番散乱的衣襟,慢吞吞往书房去,走了几步,突然顿住,朝一旁道:“怎么还没睡?”

    顾元初从门扉处露出自己的一颗小脑袋,顶着小兔儿,面颊鼓鼓里面还装着两颗糖果子,奶声奶气道:“他打输了,又去哭啦。”

    “嗯。”顾韫章满不在乎的转了转手中盲杖。

    顾元初晃了晃小脑袋,小兔儿跟着晃了晃,“他要哭好久好久哦。”

    顾韫章勾唇轻笑,如冰雪消融,“不久,两个时辰吧。”

    ……

    翌日,晴日暖风,山色空鳎苏细一大早起身,顶着一张白生生的小脸蛋,战战兢兢的在书房里找到还未起身的顾韫章,“我昨晚好像听到有人在哭。”

    男人躺在榻上,身上盖着锦被,没有回答。

    苏细蹲在他身边,伸手去扯他的胳膊,然后突然一个颤栗,吓得汗毛凛凛,一把扯过顾韫章身上的被褥盖到自己身上,“你你你没听到吗?好像又哭了。”

    顾韫章微侧头,看到身旁躲进被子里哆嗦的苏细,懒懒吐出一个字,“哦?”

    没了被褥,男子索性起身,他摸索着拿到自己的盲杖,穿戴好衣物,洗漱完毕,然后坐在椅上,一如平时习惯般,拿一块湿帕擦拭手中盲杖。

    苏细扔了那被褥,亦步亦趋跟住顾韫章,嗅着男人身上清冷的竹香,跟条小尾巴似的,“你想去看看吗?”

    “看什么?”

    “那个夜哭郎。”苏细小小声的吐出后面三个字,一双眼儿里盛着几分惊惧,以及几分……兴奋?

    顾韫章拿着盲杖,苏细扯着他的宽袖,两人出了书房。

    天色尚早,使女们还未起身。整个青竹园里空荡荡的,那“夜哭郎”的声音便格外明显。

    顾韫章站在檐下,抬头往上看。

    苏细也跟着往上瞧,只见琉璃瓦上坐着一人。初阳从朝云中缓慢升起,如黄澄澄的鸡蛋心般璀璨耀眼。

    那人身穿蓝衣,梳长尾黑发,手边竖一柄红缨枪,是插在琉璃瓦上的。背对着苏细,微微垂首,那呜呜咽咽的声音便是从他那里传来的。

    蓝随章正坐在屋脊上,突然感觉到身后传来的视线。他十分敏锐地垂首望去,正对上苏细那双好奇的大眼睛。

    苏细抬手至额前,遮住日头,隐隐绰绰看到蓝随章脸上那道红生生的痕迹,像是被什么东西抽出来的。

    蓝随章生得精致好看,那红痕极大破坏了他的美感,但却更给这只小霸王增添了几分狠戾之气。

    苏细曾听说,这位小霸王是跟他父亲蓝冲刃上过战场,杀过倭寇的。手起红缨落,招招毙命。此刻却是双眸红肿,仿佛被狠狠欺负过一顿的样子。

    “他这是怎么了?”小霸王生得好看,虽苏细昨日里吃过了他的亏,但瞧见这么玉雪粉嫩的少年郎被欺负成这样,苏细也难免有些心疼。

    顾韫章沉吟半刻,然后道:“怕是打架输了,哭鼻子吧。”

    打架输了?跟谁打?苏细一脸惊愕,这小霸王还真是吃饱了没事撑的,大半夜去找人打架,打输了还躲在屋脊上头哭。

    “不会吧。”苏细不敢相信,“若是打架输了就哭鼻子,那得要哭多少回啊?”

    顾韫章勾唇,没答。

    也没多少回,百八十回吧。

    ……

    四月初,大皇子生辰宴,圣人欲替其选定正妻,京师内待嫁名门闺秀皆赴往。

    梁贵妃坐于铜镜前,素手执一支牡丹簪,落于高髻之上。虽三十有余,但风韵犹存,姿貌甚美,尤其眉眼,风情无限。

    梁贵妃穿戴完毕,由身后的梁氏扶着起身道:“听说近几日圣人颇爱你家二郎?”

    梁氏脸上露出笑来,“那还不是托姐姐的福。”

    梁贵妃道:“你也别谦虚,是二郎自己争气。哪像我那不争气的儿,若非他父皇偏宠,就他那实心眼子,哪里斗得过皇后那边。”

    “大皇子年纪还小,待成亲了,自然知道要为姐姐分忧。”梁氏立时安慰。

    说到这事,梁贵妃便面露忧愁,“私茶一事,这蓝冲刃倒是一把好刀,手中有募兵,是朝中唯一可与卫国公抗衡的,却可惜他只生了一个儿子。”

    梁氏道:“也不是非那蓝冲刃不可,我看其他人也不错。”

    经梁氏一提醒,梁贵妃突然想到一人,“苏家女如何?他父亲苏苟如今是翰林院学士,与圣人颇为亲密。我听说这次春闱他办的不错,圣人已在考虑要抬他做文华殿大学士。”

    梁氏想了想,道:“苏家那位娘子确实品貌端庄,琴棋书画又样样皆通,瞧着是真不错,不过……”

    梁氏突然止了话,梁贵妃转头朝她看去,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话吞吞吐吐了?”

    梁氏一笑,继续道:“那苏家娘子我倒是见过一面,虽看着谦卑恭顺,但锋芒太甚,不会加以掩饰。这般女子,不是会安于后宅一隅的人。姐姐要的,定然也不是这样的女子。”

    话罢,梁氏又夸道:“不过苏莞柔那兰,确是画的不错。便是如今那些出了名的圣手,恐怕还不及她呢。”

    梁贵妃嗤笑一声,“一个女子罢了,心比天高又如何,还不是命比纸薄。”梁贵妃如此说,便是未将苏莞柔放在考虑范围内。

    “对了,私茶一案二郎办的着实不错,我可听说圣人要褒奖二郎呢。”

    梁氏听到此话,喜上眉梢。到了晚间夜宴,圣人果然下旨,将顾颜卿擢升至工部侍郎。

    青年得志,顾颜卿吃多了几杯酒,身旁却突然出现周林,与他附耳说话。

    顾颜卿脸上酒性未褪,与周林一道出了夜宴,往御花园去。“父亲怎么有事怎么要在御花园见我?”

    御花园内晚风徐徐,顾颜卿酒气散了一点,但整个人依旧不是很清醒。

    周林没有说话,只警惕的四下查看。走了一段路,他将顾颜卿带到一假山石后,那边正站着顾服顺。

    顾服顺身穿官服,脸上也带酒色,不过他的酒已全然醒了。此刻的顾服顺整个人隐在黑暗中,看不清脸色。

    “父亲。”顾颜卿欣喜上前,刚刚拱手站定,迎面就被顾服顺打了一巴掌。

    那巴掌又狠又凶,将顾颜卿都打懵了。顾颜卿偏头,呆在那里,一脸的不可置信。

    方才圣人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褒奖于他,父亲也是一脸欣慰之态。众官员羡慕的眼神,讨好的话尚在耳畔,顾颜卿被这一巴掌打得措手不及。

    “这东西是你的吧!”顾服顺朝顾颜卿扔过去一样东西。

    顾颜卿的酒彻底醒了,他低头,看到那块被扔在地上的玉珏。顾颜卿弯腰捡起,黑暗中,他以指腹摩挲,小小一块圆形玉珏上刻着一个“顾”字。

    “抄家时,锦衣卫在高宁家中发现了这枚玉珏,若非我平日里与那锦衣卫还算交好,将其截了下来,不然若是被有心人送到圣人面前,我们顾家就要被你这逆子害死了!”顾服顺气得破口大骂。

    然后意识到自己无法压抑的声音,立时又掩了下去,“我就知道,那卫国公怎么可能会有那账目,原来是用这玉珏骗出来的。”顾服顺气得差点连胡子都翘起来了。

    一块小小的玉珏,就让他损失惨重,他如何能不气?

    顾颜卿从未戴过这块玉珏,他一直将它扔在青巷小屋内。虽从未戴过,但这玉珏确是顾家贴身信物。若是有心人想拿它做文章,顾家必是逃不掉要被圣人惩戒一番。

    等一下,青巷小屋?

    顾颜卿双眸一眯,霍然想到一人。“父亲,我……”

    “什么都别辩解。”顾服顺打断顾颜卿的话,“你只要知道,我这丞相之位不是好坐的,你这小丞相的位置,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人要管好,事也要做好,绝对不能漏一丝破绽。”

    顾颜卿咬牙,暗暗攥紧手中玉珏,垂目道:“是。”

    ……

    顾服顺与顾颜卿两人虎着脸回相府,正一脸喜气洋洋的梁氏见状,以为两父子又闹了别扭。

    “前些日子你们两父子的关系才刚好上一些,如今又是怎么了?难不成是那瞎子又给你吹了什么耳旁风?我可见这几日你成天的往他那处跑!那瞎子就是个祸害,他娘祸害的我们顾家不够,生了个儿子还要来祸害我们顾家!”

    “够了!若非大郎写信请蓝冲刃回来,你以为私茶一案是那么好了结的?二郎这个工部侍郎是天上掉下来的?”顾服顺话罢,不欲与梁氏多言,甩袖就去了书房。

    梁氏被气红了眼,坐在榻上直喘气,一旁的冯妈妈赶紧过来给她顺气。

    梁氏气得狠骂,“这两个杂种还真是命大,当初那么毒的药都没毒死他们。我菩萨心肠放他们一马,没想到居然还敢给我作妖!”

    冯妈妈听到此话,赶紧起身去门外看一眼,见四下无人,这才将房门关紧,然后又回到梁氏身边,“大娘子,依照奴婢的意思,您当初就不该心软。俗话说,斩草要除根,您看如今,一个瞎子,一个傻子,还如此的不安分。”

    被冯妈妈这么一说,梁氏脸上随即露出狠色,“如今我儿仕途正顺,我绝不容许出任何差错。”

    ……

    苏府后门处,天色昏暗至极,黑油窄门前停一辆四轮马车。

    苏莞柔头戴帷帽,被大丫鬟香雪搀扶出来。

    苏莞柔踩着马凳,从马车厢内出来,刚刚站到地上,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幸好香雪将她搀扶住。

    “娘子小心。”

    “吱呀”一声,黑油后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杨氏看到苏莞柔,赶紧一脸焦色的上前,“柔姐儿,如何了?”

    苏莞柔抿唇不言,只将一帕子递给杨氏。

    杨氏看到那白帕上的血渍,喜上眉梢,“成了?”

    “嗯。”苏莞柔拨开脸上帷帽,娇柔一笑。只一夜,她那张清丽面容之上,便多了几分属于女人的妩媚。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