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娘子, 您真要这么做?若是被梁氏知道了,那可不得了?”

    苏细抱着怀里的青葱,朝身后同样抱着一盆青葱的养娘摆手道:“天知地知, 你知我知, 只要养娘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就算是梁氏知道了,她没有人证, 也没有物证,拿什么理由来拿我?怎么只许她贬我, 还不许我换她几棵兰了?”

    面对自家受了委屈, 便定要用如此幼稚方式欺负回去的娘子,养娘除了一道帮着搬大葱,还能怎么办呢?

    正宅主屋内, 梁氏刚从宫里回来, 就听冯妈妈道:“高参政家的大娘子来了。”

    梁氏知道, 秦氏定是为了高宁而来。梁氏伸手揉额, 掩去一脸疲惫, 道:“让她进来吧。”

    “是。”冯妈妈出去领人。

    苏细正与养娘行到廊下拐角处, 看着被冯妈妈领进屋的秦氏, 奇怪道:“那是谁?”

    养娘抻着脖子看一眼, “听说是高参政家的大娘子。”

    苏细略思半刻,然后立时牵着养娘往主屋后头绕去。

    “娘子,您做什么?”

    “嘘。”

    苏细抱着怀中青葱,避开几个使女, 疾步上前跟养娘一道挤在主屋侧旁的一扇隔窗下头。

    屋内,秦氏一进门, 便是一阵鬼哭狼嚎。她生得丰满,又喜穿浅色裙衫,乍然一看,就像是个肉墩子似得冲进来,“大娘子啊,求您千万要求左丞救救我家老爷啊。”

    梁氏立时往后退,一旁的冯妈妈当时上前扶住秦氏,“大娘子,慢些说,别急。快上茶来。”

    那边使女急忙斟茶。秦氏吃了茶,终于镇定下来。坐在椅上,开始与梁氏说话,“大娘子呀,您该知道的,我家老爷一直对左丞忠心耿耿,就连亲子都能舍弃。”

    秦氏抹了泪,继续道:“这次的事也不全是我家老爷的错。这下头的官要喂,上头的也要喂,我家老爷为了左丞四处打点,这到处都是钱呐。”

    “这事我知道……”梁氏刚刚说了几个字,又被秦氏截了胡。

    “大娘子啊,您就可怜可怜我家老爷吧。姑苏地底下的那些粮食也不是他去埋的呀,都是那些姑苏的地方官自个儿做的。再说了,那姑苏知府不都已经死了嘛,这事怎么还要查呀?”

    面对秦氏的蠢笨,梁氏莫可奈何,只得忍着气道:“这事可不单单只是姑苏。那掺了水的粮食在常州府喝扬州府都挖出来了。如今圣人震怒,我今日进宫,贵妃娘娘与我说,圣人连她的面都不肯见了。”

    贵妃娘娘天姿国色,宠冠后宫,圣人多偏爱,若连贵妃娘娘都不肯见了,那定然是十分严重。

    “那,那这可怎么办啊?大娘子啊,此事您一定要帮我啊,您若不帮我,那这世上就没有人能帮我们了。”秦氏“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梁氏赶紧让冯妈妈把人扶起来,“我还没说完呢,你先别急。”

    “圣人虽大怒,但此事尚有回旋余地。只要不将这事交给卫国公那边的人查办,大概率还是能压下来的。如今你只要稳住自个儿这边不出差错,其余的事交给我家老爷便是。”

    听完梁氏这番话,秦氏呜呜咽咽,千恩万谢的被冯妈妈扶起来。

    梁氏又拉着秦氏的手安慰了几句,“你且放宽心,这事定然能解决。对了,我前些日子得了一盆墨兰,我听说你也是个惜花的,就赠予你吧。”然后与冯妈妈道:“快去取兰来。”

    冯妈妈打了帘子出去取兰。

    秦氏期期艾艾道:“那我就先去了。”

    “去吧。”

    秦氏红着眼睛跟冯妈妈出去,梁氏伸手揉了揉额角,显然是被秦氏那嚎天的大嗓门扰得不轻。

    苏细躲在窗下,听罢这些话,暗骂一句,“上不能匡主,下亡以益民,这些昏庸之官,要么搜刮民脂民膏,要么尸位素餐,简直猪狗不如。”骂罢,苏细尤不解气,她垂眸,看一眼自己怀中抱着的青葱,再看一眼立在廊下的秦氏。

    “娘子,您做什么去?”养娘见苏细起身,赶紧拉住她道:“您不换兰了?”

    “嘘。”

    苏细站起身,从窗下出来,摆着笑脸,盈盈走到秦氏面前,“大娘子,这是我们家大娘子给您送的兰花。”

    秦氏自然没见过活的大葱生得什么模样,只觉这取兰过来的使女生得一副好相貌,不自禁多看了一眼,然后让身旁的老妈妈拿了兰,便急匆匆去了。

    秦氏来的快,走的也快。她坐上停在角门处的轿子,看身后渐渐远去的相府,直觉心中一块大石重重落下。

    突然,随在轿旁的老妈妈道:“大娘子,这兰花怎么生得有些奇怪?”

    “奇怪?”秦氏撩开轿帘一角,“有什么奇怪的?”

    那老妈妈掐了一点叶子往嘴里嚼一口,然后吐出来,“呸,大娘子,这是葱啊!”

    “什么?葱?”秦氏面色大变,“这梁氏送葱给我是什么意思?”

    那老妈妈道:“大娘子,这梁氏难不成是在暗责您蠢笨?让您放聪明些?”

    秦氏立时大怒,“好个虚情假意的梁氏,不帮我,还要戏弄我!真当我参政府是泥捏的,没她相府还不成了!走,去卫国公府!”

    ……

    那边,苏细送了秦氏一盆“兰”,心情却依旧不好。

    养娘还抱着怀中大葱,上前安慰,“娘子,昏官污吏在咱们大明已不稀奇了。反倒要是奴婢知道哪处来了位清官,才要觉得稀奇呢。”

    “就是如此才错了。官不为民,为何为官?我看,明明就是这世道错了,那宫里头坐在龙椅上的……唔唔唔……”苏细被养娘一把捂住了嘴,“娘子可不敢乱说。”

    苏细哼哼唧唧地掰开养娘的手,“我不说,你不说,就没人说了。”

    养娘摇头叹息,“娘子,您年纪尚小,不懂这些事。你当为何现今无人敢说?那都是因为敢说的人都不在了。”

    听着养娘这番感叹,苏细突然想起李阳老先生。这位老先生虽固执,但偏偏因为他的这份固执,才得以保持初心。

    想到李阳老先生,苏细又想起那个生了一双漂亮凤眼的白面具。她想,这世上,定还是有人为了匡扶正义大道,而在暗自努力着的吧。

    苏细市井出生,最明白百姓不易。可她除了给那秦氏送盆大葱外,却什么都做不了。

    养娘见苏细蔫蔫的,便道:“奴婢去给娘子做碗您做喜欢吃的甜羹。”话罢,便将怀中那盆大葱往苏细怀里一塞。

    苏细抱着那葱,呆呆站在青竹园门口。

    突然,身后传来盲杖敲击声。

    苏细转头,便见顾韫章悠悠闲闲地敲着盲杖过来。

    苏细顿时迁怒。虽然顾韫章什么都没做,但她现下就是瞧这些官宦子弟不喜。

    “大郎。”苏细走近唤他。

    听到这声,顾韫章身体明显一僵,似已成下意识的反应。

    “我新得了一盆兰,我知道你们这些君子呀,最喜欢这些东西了。”话罢,苏细将怀里的大葱往顾韫章怀里一塞,“大郎可要好好照料。”

    戏弄完顾韫章,苏细心中爽快,提着裙儿颠颠去了。

    那头路安出来,看到站在院门口的顾韫章,“郎君,您抱着一盆葱干什么呀?”

    郎君道:“这是兰花。”

    “郎君,这谁又哄您呢?这明明就是一棵……”

    “你女主子给的。”

    路安放下袖子,道:“这兰花生得真漂亮。”

    “嗯。”顾韫章将“兰花”递给路安,“好好照料,待开花了再给我。”

    路安:开葱花吗?

    抱着怀里的青葱,路安跟在顾韫章身后,“郎君,我方才跟着秦氏的轿子出去。本来按照郎君的吩咐已经安排人要去使那离间计了,却不想那秦氏自个儿往卫国公府去了。”

    “您说这奇不奇?”

    顾韫章脚步一顿,“自己去的?”

    “对。”路安笃定道:“就是自己去的。”

    顾韫章眉头微皱,“去查查。”难不成除了他,还有别的势力在插手这件事?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