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相比苏府的敷衍, 相府内则热闹更多。大开喜筵,官宦不绝,送来的礼几乎要从院子里头堆出来。

    苏细被媒婆引着, 从喜轿上步下。

    隔着一层方巾, 她能听到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大多是议论她身旁的顾韫章。说可怜如此风华人物,居然是个瞎子。瞎子还不算,又是个草包。真真是可惜了这副绝世皮囊。

    然后苏细又听有旁人说她。一个外室生的庶女,不仅进了苏家门, 居然还嫁入了丞相府,简直就是野鸡飞上枝头变凤凰, 鱼跃龙门, 鸡犬升天。

    不过再多言辞,在左丞身穿公服出现在喜堂之上,给顾韫章撑腰时, 众人皆闭上了嘴, 并换上热情洋溢的笑, 喜气洋洋的恭贺左丞大喜。不过也有人拍马屁拍到马腿上。

    “今次春闱, 二公子定能蟾宫折桂, 独占鳌头。不过今日怎么没见二公子?”

    顾服顺斜那人一眼, 并未搭理。幸好旁边又有人上前来恭贺顾家大公子大婚之喜, 顾服顺这才又重新挂上笑脸。

    今逢大喜, 顾服顺又吃了酒,一脸的红光满面,回礼道:“同喜,同喜。”

    左丞这般人物, 平日里都是碰不着的,如今难得有此机会, 众人更是殷勤。一瞬时,这场婚宴似乎对转的主角,众人对顾韫章和苏细的关注,皆转移到了顾服顺身上。

    如此一来,苏细不知为何,反倒松了一口气。

    喜堂上热闹非凡,顾韫章双目失明,由路安在前头引路,走得极慢。

    苏细也只能放缓脚步,慢吞吞随着他走。

    苏细垂目,隔着一方帕,视线所及之处,是男人穿着皂朝靴的脚和那柄翠色盲杖。

    虽前头有人引着,但顾韫章手中盲杖却不停。敲敲打打,甚至差点戳到她的喜鞋。

    苏细抬脚,朝那盲杖轻踢一脚,提醒这厮身旁还有她这么一个大活人。却不想顾韫章似是疑惑,又将那盲杖移过来敲了几下,正抵着她鞋尖,挡了她的路。

    正此时,盖帕又作乱,挡了苏细视线。苏细不防,脚步一乱,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她赶紧拽住手中红绫。正牵着红绫另一端的顾韫章被苏细的力道一带,也跟着脚步一乱,两人跌跌撞撞的挤成一团。

    “娘子。”素弯赶紧扶住苏细。

    苏细抬手稳住自己头上的翟冠,听到周围传来细细碎碎的笑声,道:“果然是个瞎子。”

    苏细蹙眉。她原本以为顾韫章虽是个瞎子,但在左丞庇护之下,好歹有些脸面,却不想处境如此艰难。

    这样一想,苏细竟觉得这人还有几分可怜。她心中升起一股怜悯之心。父母双亡,寄人篱下,此情此景,与她寄苏府,寄杨氏篱下,又有何不同?

    苏细暗自攥紧手中红绫,指尖轻动,扯了扯。

    旁边没有动静,苏细想,这呆子果然不懂她在做什么。

    突然,那边红绫也传来几分力道,轻轻的,带着红绫细腻的丝绸触感在掌心滑过。就像是男子在安抚于她。

    苏细一怔,不争气地红了脸。

    “吉时已到,一拜天地……”喜婆的声音穿透喜堂,在众人的恭贺声中,苏细与顾韫章拜完了天地。

    苏细被引入喜房。

    顾韫章身子不好,不能多吃酒,顾服顺便替他挡了酒宴,直接让他也去了喜房。

    顾韫章在京师内虽未有什么至交好友,但总有些人咸吃萝卜淡操心想看笑话。几个纨绔子弟吃了酒,红脸关公一般随顾韫章一道入了喜房,东倒西歪推搡过来,嚷嚷着说要闹洞房。

    一纨绔道:“顾大公子,快些揭盖头,让我们瞧瞧你这新妇吧!”

    “是呀,兄弟们可都等着呢,若是不好看,兄弟们可立时就带你去青巷瞧好的!哈哈哈……”

    此话一出,众纨绔爆发出一阵嘲笑。

    顾韫章手拿玉如意,指骨纤瘦,肤色白皙,甚至比那玉如意还多一分温润。

    他站在苏细面前,只淡淡与那些纨绔子道:“新妇虽貌比无盐,没甚姿色,但既已娶,自当一生一代一双人。”

    一个瞎子,居然敢说什么“一生一代一双人”。纨绔子们登时“哈哈”大笑起来,并嘲讽言:顾韫章一个瞎子,确实只能娶一个丑妇来“一生一代一双人”了。

    “顾大公子,正所谓这丑媳妇还要见公婆呢。就算再丑,你也不能藏着掖着,将人日日关在屋子里头,闷在这方盖帕之下呀。大家说对不对?”

    “对,对,快掀盖头让咱们瞧瞧这无盐女……”

    哄闹声中,顾韫章面色不变,只抬手举起玉如意,轻轻往前一挑。

    文王百子锦袱被掀开,露出端坐在喜床之上的女子。喜房内的污言秽语顿时消失无迹。

    花颜云鬓,桃腮杏面,华容婀娜。美人一身艳红喜服,灼若牡丹,皎若朝霞,鲜活的仿佛画壁之上的仙女腾飞而下。苏细抬眸,美目轻动,唇角勾笑,波光流转之际仿若星辰如海,仙河沉溺。

    一众纨绔子皆愣了神。他们呆呆站在那里,盯着苏细,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似得。

    苏细抬手,拨开鬓角碎发,一举一动,妍姿俏丽。她脸上敷一层薄薄胭脂,口脂鲜红,更衬肤白。瞧见房中数人,那浅薄的红晕立时从瓷白肌肤上如桃花般漾出。风流媚态,世间难寻。

    女子以帕掩面,望向站在自己面前,手中还拿着玉如意的男子,轻启朱唇,唤他,“大郎。”这娇娇软软的一声,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几乎酥了人筋骨。

    而纵观整间喜房,只有顾韫章一人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还慢条斯理的将手中玉如意递还给路安,并叮嘱道:“别摔了。”

    站于一旁的纨绔子伸手抹了一把嘴,呐呐道:“这,这真是……”

    “新妇貌丑,惊吓各位。”顾韫章拱手作揖致歉,十分诚挚。

    路安拿着手中玉如意,小声提醒,“郎君,错了,人在您右边。”

    顾韫章十分流畅地转了身体,继续拱手作揖。

    纨绔子们一脸呆滞的回礼,一边回,一边盯着苏细看,吃了酒的身子软绵无力,几乎要软倒在地。

    这还貌丑?若此乃无盐,那这世上就没仙女儿了!

    “时辰不早,诸位公子们请吧。”

    一群纨绔子干看吃不着,被媒婆客客气气请了出去,临走时抻着脖子还想再看,“砰”的一声,喜房的门顿时被关严实。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纨绔们深觉可惜,如此美人,居然就那么给了一个瞎子。

    喜房内,媒婆赶紧端了合卺酒来。

    晕黄红烛之中,男子端着手中酒杯,微微垂首,那覆着白绸的双目在灯色中似乎氤氲化出一点浅淡轮廓。有那么一瞬,苏细竟觉得他正望着她,透过那白绸,望进了她眼底,望进了她心里。

    苏细下意识心头一慌。她免不了突然开始胡思乱想,如果揭下这白绸,后头会是一双怎样的眼?

    媒婆站喜床旁,唱道:“娘子,郎君,共饮合卺酒。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苏细心慌意乱,仰头便饮,被呛了一口,臊得面颊通红。身旁似乎传来男人轻笑声,但苏细抬眸看去时,便见男人又是那副波澜不惊,无悲无喜之相。

    苏细止了咳嗽,把玩手中酒杯,轻轻摩挲,歪头看向顾韫章,“你当真觉得我貌比无盐?”

    顾韫章敲着手中盲杖,寻一处椅坐下,在距离苏细一丈远处点头道:“嗯。”

    苏细瞪向顾韫章,却不知该辩解什么。这祸根是她自个儿种下的,是她自个儿假扮小厮说苏家小娘子貌比无盐,性格恶劣,犹如母夜叉在世,故此也怪不得顾韫章如此以为。

    “那我现下告诉你,那都是旁人胡诌的。我生得貌美,性子贤良……”说到这里,苏细见顾韫章依旧是那张冷冷淡淡的脸,便忍不住道:“良妻貌美,贤良淑德。你就不想说些什么吗?”

    顾韫章沉吟半刻,“大致是……妄想成真吧。”

    苏细:……这话我听着耳熟到想揍人。

    苏细气得咬紧一口小银牙,霍然站起身,还未说话,那边男人却突然站起道:“今夜我睡书房。”话罢,便敲着手中盲杖,一步一挪的出去了。

    苏细瞧着他的可怜样,那股子气憋在心口,抬手就将挂在金钩上的牡丹绣帷给扯了下来。却不防勾到了指甲,疼得一哆嗦,立时甩手轻呼。

    站在外头的素弯见顾韫章走了,略思半刻,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询问,“娘子,怎么了?”

    苏细胡乱将散乱在自己面前的牡丹绣帷推开,道:“取我的琵琶来。”

    ……

    夜半,平日里寂寥安静的青竹园内霍然响起一阵琵琶音。

    苏细身穿嫁衣喜服,端坐于院内石墩之上。青竹瑟瑟,皎月涟涟。美人怀抱琵琶,青丝如云,抬手拨片,一曲愁起,婉转凄凉,音落飘零,在聒噪笙歌之中,更添惆怅。

    路安替顾韫章抱了被褥铺叠在书房榻上,见自家郎君立于窗前,唇角含笑,也不知在瞧些什么。

    “郎君?”路安走近,听到那阵琵琶音,悲怆无望,声声切切,在青竹潇潇之中荒凉无依。

    路安不明,“郎君,这弹的什么呀?如此大喜的日子,奴才怎么觉得这听着,听着想哭呢?”

    顾韫章道:“曲终,魂断。此乃断魂曲,愁肠百转,自然会想哭。”

    “断魂曲?郎君?这,这大喜的日子,谁弹这个啊!”路安吓得面色惨白,“看奴才不好好教训教训……”路安一脸怒容地撸起袖子就要出书房,便听顾韫章道:“是你女主子弹的。”

    路安把袖子放了下去,赞道:“弹的真好。”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