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京师青巷内,顾颜卿勒马而停,甩袖入一深巷小院。

    小院虽小,但五脏俱全。原本野蛮生长在院内的枯败黄草被收拾干净,架子上是新晾洗好的衣物,角落炉子里正温着刚刚煮出来的苦药。

    顾颜卿脚步一顿,撩开帘子进门。突然,银光一闪,一道破空声从旁传来。顾颜卿展扇一挑,那柄匕首就被打飞了出去。

    “哐当”一声,匕首落地,顾颜卿刚刚收扇站稳,李景穗就扛着扫帚又冲了过来,对着他一顿猛扇。

    “你干什么!”顾颜卿被砸了几下,气得大怒,一把抓住那扫帚往前一拽。

    李景穗被迫松开那把扫帚。她气喘吁吁地站在离顾颜卿半丈远处,双眸通红的怒瞪向他。

    顾颜卿一把扔掉手里的扫帚,嫌弃地看一眼自己身上被扫帚划出来的脏污痕迹,暗骂一句,“晦气。”

    听到这话,李景穗更怒,“奸臣贼子!咳咳咳……”李景穗扯着嗓子骂,却不想身子还没好全,气急了,捂着心口就是一阵猛咳。

    顾颜卿原本一脸怒容,在李景穗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中渐消。他嗤笑一声,“骂来骂去就那么几个字,自己身子还没好利索就想着要杀我。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话罢,顾颜卿抬脚进屋,随意往椅上一坐。他一身靛青色长袍,手中执洒金扇,风姿潇洒恣睢,一改平日君子儒雅形象。

    突然,躺在榻上的小男孩发出痛苦的声音,李景穗也顾不得顾颜卿了,赶紧走去榻旁,掀开小男孩背上的白布,手忙脚乱的红着眼替他换药。

    李景穗依旧是一身小郎君装扮,整个人纤瘦又温婉,虽然因为过度劳累而面色不好,但依旧掩不住那一身书香气质,大家出生的气度。

    顾颜卿皱眉看那小男孩背部的灼烧痕迹,“他怎么了?”

    李景穗一边小心上药,一边冷着口气道:“不用你假好心。”

    “我假好心?呵。”顾颜卿冷笑一声,“若非我救你们,你们早就被夜禁的军士打死了。”

    这话也不知又哪里触到了李景穗,她霍然站起来,双眸通红地瞪向顾颜卿,“要不是你们这些奸臣贼子!我们怎么会沦落至此……”

    “起开。”顾颜卿一把推开李景穗,拿过她手里的药,利落的给小男孩换上。

    看到顾颜卿的动作,李景穗剩下的话憋在嘴里。她看着小男孩烧得面色通红的脸,忍不住又哭了。

    顾颜卿皱眉,“你们女人哭哭啼啼的就是多事。”

    “不用你管!咳咳咳……”李景穗话说得急了,又开始咳嗽。

    顾颜卿将手里的药扔还给她,“离我远点。”

    李景穗气得瞪眼,扭头离顾颜卿一丈远。

    顾颜卿在屋内转一圈,倒了一碗茶,“这屋子是我借给你们的,这里头原有的东西你们都不能动。”

    “谁会稀罕你这奸臣贼子的东西。”

    “我唤顾颜卿,再叫我奸臣贼子,当心我割了你的舌头。”顾颜卿随手拿过一个老旧的鲁班锁把玩,“你们是哪里来的流民?”

    “我们不是流民。”李景穗转身,面向顾颜卿,“是被你们这些奸臣迫害的普通百姓。”

    顾颜卿把玩着鲁班锁的动作一顿,脸上笑意渐冷,“你的舌头不想要了?”

    李景穗面色一白,偏头道:“我与高靖是姑苏人。”

    “姑苏?高宁的地界?他的伤是怎么来的?”顾颜卿抬手指了指躺在榻上的高靖。

    “被烫的。”

    “蠢货。”顾颜卿骂道:“不是被烫的,难不成这伤用刀还能砍出来?”

    李景穗被气得一噎,“他是高宁的儿子,他的伤是被高宁亲手派人烫出来的!”话罢,李景穗立时捂住嘴。她偷觑顾颜卿一眼。

    李景穗被顾颜卿一激,居然说漏了嘴,暴露了身份。

    “高宁的儿子?”顾颜卿突然眯眼,他倾身向前,手中洒金扇毫不客气地抵住李景穗脖颈。李景穗被迫仰头,露出纤细脆弱,仿佛一折便断的细白脖子。

    “这种谎话你也说的出来?”

    顾颜卿身形高大,气势强盛,李景穗却不惧,她仰头,“高宁此人,草菅人命,视姑苏百姓为刍狗。强征赋税,民不聊生。高靖小小年纪也知此事不善,不过小小规劝几句,便被他亲生父亲用烧好的烙铁差点烫死。”

    李景穗一言一语,字字诛心,“你们这些奸臣贼子,皆不得善终。”

    顾颜卿面色阴沉,咬牙,“你别以为我不敢真拔了你的舌头。”

    “你们有什么不敢的!”李景穗梗着脖子,声嘶力竭的大喊,“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是你们根本就不是人!你们利欲熏心,泯灭人性,不配为人!咳咳咳……”

    李景穗弯下身,用力咳嗽。

    顾颜卿面色难看至极,突然,他侧头朝屋外看去。

    整个院子空荡寂寥,安静的不正常。

    “闭嘴。”顾颜卿上手,一把捂住李景穗的嘴。

    李景穗使劲挣扎,却被顾颜卿死死挟制。她张嘴,狠狠咬了一口顾颜卿。

    顾颜卿吃痛松开李景穗,“你是狗吗?”

    李景穗涨红了一张脸,还没骂,屋门前挂着的帘子突然被人一刀劈开。

    “躲进去。”

    顾颜卿将李景穗往屋内一推,手执洒金扇,飞跃而出。

    李景穗赶紧抱住高靖,吃力的把人抬起来。

    外面满是刀枪剑戟之声。李景穗用自己瘦弱的身体将昏迷的高靖背起来,然后用布将她和高靖捆紧。

    李景穗带着高靖,艰难弯腰,拿起方才落在地上的匕首,紧紧攥在手里。她面色苍白,神色紧张,眼看院内正与人打斗的顾颜卿身上伤口渐多,不禁露出几丝急色。

    顾颜卿以扇为刀,阻挡着源源不断涌过来的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明显受过专业训练,刀刀皆要人性命。

    “照夜!”顾颜卿朝外喊。

    院门口的马儿发出一声长鸣,挣脱开拴绳,往院内奔来。

    顾颜卿翻身上马,马儿冲入屋内。顾颜卿坐于马上弯腰,伸手利落的将李景穗和高靖一道捞起。

    身后黑衣人逼近,照夜破窗而出,带着三人疾奔在深巷之内,将那些黑衣人远远甩下。

    ……

    相府内,高宁伏跪在地,与顾服顺磕头道:“原本此事早可了解,却不防二公子突然出现,将那李氏女给救走了。不过丞相放心,我们的人必是不敢伤二公子的。”

    顾服顺霍然转身,面色阴郁,“高宁,当初你不过小小苏州知府,是老夫像圣人举荐了你,你才能到如今位置。现今小小一姑苏之地你都搞不定,你让老夫如何信你?”

    高宁立刻磕头,“还请丞相再给我一些时日。”

    顾服顺沉吟半刻,道:“二郎那里我会让人处理。李氏女那边就交给你了。”

    “是,臣定不负丞相所托。”高宁磕完头,毕恭毕敬的出去,在书房门口撞见管家周林。

    高宁拱手作揖,周林略略敷衍一回礼,便入书房道:“老爷,二公子回了。不知为何,身上带了伤……”

    “让医士去看。这半月,不准他出门。”顾服顺直接打断周林的话,“大郎近几日身子如何?”

    “听闻一切都好。只是这几日倒春寒,天气有些凉。不过奴才已经派人将青竹园那里的地龙烧起来了。”

    “嗯,随我去看看他。”

    周林面露犹豫。

    顾服顺道:“怎么了?”

    “苏家小娘子来了,奴才方才路过,大公子正与苏家小娘子在青竹园廊下说话。”

    顾服顺原本沉郁的面色稍霁,甚至还露出几分笑意,“既是小辈家常,那我这老辈也就不去了。”

    周林又道:“苏家另外一位娘子也来了,现下正在主母屋内叙话。”

    “不必管她。”顾服顺摆手。

    “是。”

    ……

    石径小路上,苏细左右四顾。

    方才顾元初被顾颜卿吓到,惊得像只兔子似得到处乱窜,苏细为寻她,入了这处园子。

    园子虽偏,但静,处处精致,步步移景。粉垣青瓦,数楹修舍,清泉盘竹,曲折游廊。可见造园之人的用心。

    苏细仰头,看到头顶一块匾额,上书“青竹园”。这名字与里头那千百竽翠竹十分相应。她提裙入游廊,见前头正立一人。半掩在青翠婀娜之中,一身素衣,仿若遗世独立之神袛。

    可不知为何,苏细只望见无限寂寥。

    她不自觉上前,怔怔四看,却见此处竟无一奴仆随侍。男人立于风中,浅白日头笼罩其身,仿若下一刻他便会与光一道消失。

    苏细下意识张口,唤他,“顾韫章。”

    男人身体微动,轻轻偏了偏。衣袂翻飞,凤尾森森。

    苏细呼出一口气,她走近,歪坐在美人靠上。漾起的艳色宽袖时不时轻略过顾韫章置在身侧的白皙手指。

    男人拄着盲杖。指骨分明,肤色苍白。苏细却细心的发现他手上竟带不少浅薄伤口。

    苏细想,应当是眼盲不识路撞得吧。

    “那几个使女,是你送的?”

    “什么使女?”

    果然不是。苏细忍不住鼓起了面颊。这人并非真心要娶她,她才不嫁呢。

    虽如今连聘礼都下了,但苏细从来都不是个容易服输的。她想,既然这人软的不吃,那她便来硬的吧。

    苏细调高了调子,“大郎呀。”

    顾韫章下意识身体一僵,往旁边避了避。

    苏细没发现他的小动作,只挨身上去,娇声软语,“说实话,我呢,其实是瞧不上你的。像奴家此等生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美人,是要嫁当世英豪,风流俊杰的。”

    顾韫章开口道:“你丑。”

    苏细的笑挂在脸上,渐渐僵硬。她还没说他瞎呢!你个臭不要脸的!

    “咔嚓”一声,从旁斜出穿插生长至美人靠旁的青竹被苏细单手折断。

    男人又往旁边躲了躲,声音轻缓道:“但我,还是会娶你。”顾韫章垂眸,朝苏细“看”来。

    苏细面色狰狞地仰头,正对上那覆着白绸的双目,不知为何,下意识一怔。觉得这双眼,仿佛正透过白绸朝自己看来。

    指尖被折断的青竹戳痛,苏细立时回神,面色涨红道:“娶,娶我?呵。”苏细冷笑,“那我便预祝你,妄想成真吧。”话罢,她面颊坨粉,甩袖而去。

    顾韫章立在原地,半刻后,路安急匆匆赶来,“郎君,奴才分明告诉过你往左边拐,往左边拐,您怎么又……”

    男人面无表情地朝路安“看”去。

    路安的话立刻在嘴里拐了个弯,“是奴才的错,奴才居然在自家园子里头迷了路,奴才简直就是罪大恶极,罪不可恕。”一口气说完,路安伸手抹了一把额上冷汗,“奴才方才好像瞧见苏家小娘子了?娘子与郎君说了些什么?”

    顾韫章摩挲着手中盲杖,未言。

    路安想了想,正色道:“郎君真要娶苏家小娘子?”

    男子微抬下颚,眉头微皱,声音清浅,被森森翠竹掩盖,“我本不欲娶。不过如今,我倒是觉得非娶不可了。”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