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林妈妈和周峰的事在苏府内掀起不小波澜。

    素弯打听了消息回来,道:“外头都说是周峰和林妈妈作孽太多,被菩萨惩治了。”

    苏细听到这话,掩唇一笑,眸色却冷,“这话,怕不是从苏莞柔那里传出来的吧。”

    素弯一愣,顿时恍然,“原是如此。”

    这苏家主母日日参佛拜佛,从外头看,是个再虔诚不过的人。那些脏活,累活都落在林妈妈手上,苏府上下恨的是林妈妈,如今天降惩罚,罚的也是林妈妈。苏家主母不仅摘清楚了干系,掩住了周峰偷盗的内情,保住了苏莞柔的清白,而且以林妈妈为戒告诉苏府上下众人,谁若要对苏府行不利之事,必遭天谴。

    “娘子,可惜那林妈妈死了,不然……”素弯见苏细面色平静,便继续说出下去的话,“咱们能多问些小姐的事。”

    苏细单手托腮,素白指尖搅弄面前清茶,盯着那荡荡涟漪发呆,“她死不死,于我已无多大干系。便是不死,一个疯婆子的话,谁又会信呢?如今当务之急,是我们要找到当初的那个产婆。”

    那时候,苏细尚小,记忆不清。既然林妈妈说,母亲是一胎两命,那当时接生的产婆,定脱不了干系。

    “娘子,不好了。”养娘撩开帘子进门,满脸热汗的大喊,“那杨氏带人往咱们红阁这边来了。”其身后的唱星也急匆匆奔进来,刚刚站定,外头便传来婆子们的声音。

    屋前挂的帘子被硬扯下,一群面色凶狠至极的老婆子站在那里,个个瞧着都不好惹。

    “娘子……”养娘和素弯,还有唱星将苏细护在身后。

    苏细拧眉,这是撕破脸,准备硬来了?

    她脸上挂笑,一脸的无辜纯稚,“妈妈们这是要做什么?”

    杨氏推开老妈子们,站在檐下,距离苏细一丈远,端着身子道:“听说细姐儿身子不好,我特带了好东西来给细姐儿补补身体。”

    杨氏身后跟着的一个老妈子手提食盒,里头散出浓浓药味。

    这是知道苏细暗自提防她们后,准备来明的了。而如今的苏细,站在别人家的地盘上,便如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婆子们一拥而上,养娘等人拿着桌椅板凳往前砸。素弯拽着苏细往窗边去,托着她出窗。

    苏细撕开繁杂裙裾,从窗口跃下入房廊。

    眼见苏细跑了,杨氏立刻让老妈子们去追。方才还堵在屋子里头的老妈子们立刻朝苏细的方向拥过来。

    红阁是苏莞柔给苏细挑的,为了表示姐妹情深,这是苏家最大的一座园子。

    苏细跑在前头,后面追着老妈子。她绕着曲折游廊疾奔,老妈子们气喘吁吁地追在后头。

    “歇,歇会儿。”苏细单手撑住身旁美人靠,半个身子斜依在廊柱上大口喘气。

    一丈远处,老妈子们挤挤挨挨地靠在一起。因为平日里没少吃油水,好指挥小丫鬟们做事,自个儿偷懒,所以虽个个瞧着膀大腰圆的壮实,但体力却不足。

    “蠢货!还不快给我逮住了!”杨氏隔着一条游廊怒骂。老妈子们这才又动起来。

    见状,苏细立刻往前跑,却不想杨氏竟带着其余的老妈子从前头包抄过来。苏细转头,见身旁房舍,立刻疾奔进去,入里间,然后又从小门出,进后院。

    后院墙边竖石林立,苏细踩着垫脚石,攀着墙壁,艰难的往上爬。墙后就是苏府与外街相通的一条小道。

    小道略窄,站两人。

    一人穿小厮服,一人白绸覆眼,手持竹节盲杖。苏细眼前一亮,“大郎啊!”这一声,细腻绵长,仿佛含了无限情意。尤其是在这小巷之中,浸着回音,更显出几许婉转深幽来。

    顾韫章身体一僵,“快走。”

    苏细却哪里会如他所愿,猛地往下一跳。

    小巷内铺青石板砖,白墙青瓦,青苔暗生。苏细直接就把顾韫章给扑在了地上。

    墙后,老妈子们个个艰难地冒出脑袋,看到墙下之景况,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这,这可怎么办?”

    “那好像是顾家大郎。”

    “先回去告诉大娘子吧……”

    老妈子们窸窸窣窣的都退了回去。

    顾韫章被苏细压在身下,他单手撑地,右手执杖,刚刚坐起半个身体,就被苏细一把拽住使劲往上一扯,“一日不见大郎,如隔三秋。大郎快与我进府。”苏细不由分说地拽着顾韫章起身,将人往墙边一推,撞到墙后又拽着人的白绸猛地一扯,“错了错了,大郎,咱们走正门。”

    顾韫章被苏细拽着脸上白绸,一路倒退着往前去。

    “大郎快走呀,方才不是还急着说要‘快走’的嘛。”小娘子记着方才的仇,死死拽住白绸尾端,硬生生将顾韫章这个大男人从巷子里拽出来,带到了苏府正门前。

    黑油大门前,苏细望见一条看不到底的,排排挂着红绫的四轮车,上面置着大大小小不知多少上好的黑油抬盒。无数仆人华衣美冠,低眉顺目地立在车旁。瞧见从巷子里拐出来的苏细和顾韫章,皆是一怔。

    路安赶紧上前道:“娘子,今日我们公子是亲自来给您送聘礼的。”所以这些人都是丞相府的奴仆?

    苏细顿时面色臊红,下意识转身,撞到身后来不及止步的顾韫章。她抬手拽着自己的宽袖,使劲往头上罩,羞得恨不能当时找个地洞钻进去。

    顾韫章唇角轻勾,一侧身,就将人重新带回了巷子里。

    路安堵在巷子口,身形高大的他挡住了众人视线。

    苏细红着一张胭脂芙蓉脸,抬头看站在自己面前的顾韫章。男人的双眸掩在白绸下,衣衫虽被她扯得狼狈,但整个人依旧犹如冷春般干净。

    苏细低头,再看一眼自己身上被撕开的裙裾,面颊更是火辣辣的红。

    “娘子。”素弯的声音从墙头传来。苏细仰头,看到人,立时大喊道:“素弯!”

    “娘子莫急,大家都无事。”素弯赶紧安慰。

    杨氏要对付的是苏细,跑了一个她,哪里还记得要抓素弯等一众人。

    “那位是……顾家大郎?”素弯指了指站在一旁,身上衣衫被苏细扯得七零八落的顾韫章。

    因着今日要来送聘礼,所以顾韫章身上穿的皆是新做的春衣。翠色的青,绣双竹,束玉冠,戴双佩。不过如今,瞧着却十分狼狈。

    苏细面露尴尬,赶紧松开了自己手里拽着的白绸。

    那边路安取了一顶帷帽过来,毕恭毕敬的递给苏细道:“娘子。”

    苏细立刻伸手接过戴上。

    顾韫章敲了敲手中盲杖,道:“送聘礼吧。”

    ……

    浩浩荡荡的聘礼,自苏府门户大开后,从巳时搬到戌时还未搬完。苏府门前,出出入入,月上柳梢,连红纱笼灯都挂上了。如此浩大的排场,已成为今日京师中的头一桩八卦热议。

    杨氏心里憋着气,面色僵硬地坐在正堂上,听身旁管事清点聘礼数目。

    顾韫章坐下首,手旁一杯茶,静放了许久,也未饮。这五个时辰里,他就那么坐着,像尊玉雕似得。若不是尚有呼吸,杨氏还当这是个木偶人呢。因为在这五个时辰里,不管杨氏说什么,顾韫章都只一个字。

    杨氏道:“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大郎不必客气。”

    顾韫章,“嗯。”

    有丫鬟上来奉茶。杨氏面色微僵,“大郎用茶。这是今年的新茶,用去年贮藏的雪水泡制而成,茶质清洁,回味甘甜。”

    顾韫章道:“嗯。”却连一根手指头都未动。

    杨氏深吸一口气,“细姐儿年幼,贪玩了些,还望大郎莫要嫌弃。”

    “嗯。”

    如此一番,杨氏也就闭了嘴,两人硬生生一道坐了五个时辰,除了中间更衣。

    突然,前头行来一堆丽人,苏府管家与杨氏道:“这些是相府送来的使女。”

    “使女?”杨氏惊站起来,“这送聘礼,怎么还有送使女的?”话罢,杨氏一抬眼,看到正领着使女们进门的周林。

    杨氏已见识过周林的仗势欺人,话说了一半,便识相的闭了嘴。

    周林傲慢的一拱手,“大娘子见谅,咱们相府规矩多。这些使女都是来教授小娘子规矩的。”

    面对如此强势的相府,杨氏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这一日,聘礼搬了一天一夜。十几个相府使女往苏细的红阁里头一杵,杨氏再不敢轻举妄动。

    动了,便是跟丞相府作对,她没这个胆子。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