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马上就是夜禁时间。街上行人稀少。顾颜卿吃了酒,双眸赤红,身下烈马疾驰,昏暗之间突见前头闯出两个身影来。

    大街空旷,那两人一高一矮,步履蹒跚。

    顾颜卿的酒醒了一半,他面色狰狞地勒紧缰绳,烈马扬蹄飞起,硬生生从抱头躲避的两人身上跃过。

    马儿受惊,仰天长鸣,顾颜卿身体一歪,从马上跌下来。

    如果是平时,顾颜卿定不会如此出丑,可现下他吃了酒,手脚发软,没摔出个好歹来还算是好的。

    “郎君可无碍?”刚才差点被撞到的人牵着手里的小男孩走过来。这是一位瞧着不过十三四岁的小郎君。虽衣衫褴褛,但面如傅粉。小郎君上前,想将顾颜卿扶起来,被顾颜卿一手推开,“别碰我!”

    小郎君被打红了手,忍痛退到一旁。

    前头传来暮鼓声,是夜禁的时辰到了。

    小郎君面露紧张,前头行来两个军士,一眼看到他们,便立时大声叫道:“夜禁时辰到了,谁还在外逗留。”话罢,拿着手里的鞭子便要打。

    小郎君闪躲不及,被抽中一鞭,他躬下身子,将身旁的小男孩护在怀里,浑身绷紧,正欲承受第二鞭,这第二鞭却未落下。

    顾颜卿单手紧攥住那鞭子,眸色凶戾,一脚踹翻那使鞭的军士,“瞎了你的狗眼!我也敢打!”

    另外一个军士趁着夜色认出顾颜卿,当即面色大变,“可,可是丞相家的公子?”

    顾颜卿冷哼一声,甩掉手中长鞭。

    那两个军士立时磕头请安,而后起身,看到还跪在地上的小郎君和小男孩,一把将人拽起来,“诸犯夜者,笞二十。”

    小郎君面色大变,指着顾颜卿道:“那为何不罚他。”

    军士冷哼一声,“有故者,不坐。”

    小郎君咬唇,气得眼眶通红,“你们分明是偏袒。”

    那军士见小郎君拎不清,便笑道:“蠢货,那可是丞相府的公子。”

    “丞相府?”小郎君神色一顿,喃喃自语,突然面露凶色,猛地推开面前军士,朝顾颜卿直冲过去,然后一口咬住了他的胳膊。

    那一口又凶又狠,顾颜卿下意识反手一甩,小郎君弱小的身子便摔在地上。

    军士立刻上前将她死死压住。

    顾颜卿捂着钝痛的伤口瞪视于她,“你发什么疯!”

    小郎君挣扎之际,包头软巾掉落,露出一头青丝长发,她扯着嗓子,恶狠狠地骂,“混账!奸臣!咳咳咳……”骂得太急,吃了风,又忍不住咳嗽起来。那张恍若傅粉的脸上更显出几分桃花晕色。

    军士一愣,硬掰扯起景穗的脸,“是个女子?”

    顾颜卿皱眉,朝那两个眼神浑浊的军士横瞥一眼,“罢了,放了吧。”

    军士应声,立刻松手。

    顾颜卿上马,暗骂一句“晦气”,扬长而去。

    景穗气红了眼,牵着小男孩,也欲走,却被那两个军士拦住了路。

    看着面前两个人高马大的军士,景穗虽怕,但还是梗起脖子怒瞪于他们,“方才那个贱人贼子都说要放了我。”

    军士大笑,“区区一个流民,你还真当公子会回来询问?我便是就地将你奸杀了……”

    “笃笃笃……”两个军士身后传来马蹄声,居然是顾颜卿去而复返。

    两军士立刻慌张行礼,“公,公子。”

    顾颜卿勒马而停,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两军士道:“这小娘子,我要了。”

    ……

    红阁内,苏细矮身扶在养娘怀里,红了眼眶,“养娘。”

    “傻孩子,养娘没事。”养娘粗糙的手掌轻抚过苏细面颊,替她将眼角泪渍擦去,面露忧愁,“如今这般,那苏家主母可不会轻易你。是养娘没用,护不住你。”

    “养娘不许这么说。若非养娘,我怕是连活都活不成。”苏细母亲去后,她由养娘一手拉扯长大。养娘操持家里家外,虽只是平常一妇人,但却品性纯善,教授她礼义廉耻,良心做人。

    见苏细眼眶通红,养娘不禁也跟着红了眼眶,搂着她身颤恸哭,“可怜我细姐儿,入了这狼窝,当时便不应该来的。”

    苏细却摇头,用手中帕子替养娘擦干泪水道:“当初若不来,这苏家主母怕是更要使手段。”

    素弯也红着眼跪下道:“那苏家主母连下迷药这种事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经今日一事,怕已然恨上咱们娘子,说不准便要下毒手了。”

    “嘘,可不敢胡言。天网恢恢,圣人在上,这苏家主母还敢真的杀人不成。”养娘立时紧张的打断素弯的话。

    素弯却不服道:“若非存了心思,这苏家主母怎么会在燕窝里下迷药。”

    苏细擦干脸上泪痕,扶养娘躺下,然后站起身道:“官宦世家的内院本就不干净。我一个外室女,她定然不能全信。为了保护她的心肝女儿,以防万一这婚事出岔子,便喂我迷药,却没想被我反将一军。”

    “而今日撕破脸皮,瞧见那丞相府的周林如此维护于我,杨氏定不想我再嫁入丞相府,即使那顾韫章是个瞎子,她也怕我狐假虎威,借丞相府的势力来为难她苏家。”

    “可若非这婚非成不可,杨氏又何故要将娘子带入苏府。”

    苏细冷笑一声,“这婚自然退不成,既然退不成,那让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嫁给一个瞎子,便当然碍不到他们苏家的事了。”

    “那杨氏居然还想下毒手!”养娘立时从榻上起身,却不想起的太猛,折要了粗腰。

    素弯赶紧将养娘重新扶下,然后绞了热帕子替她热敷。养娘趴在那里,恨恨叫骂,真真是将苏家十八代祖宗都拉出来挨个数落了一遍。

    苏细见养娘精神气极好,便也放心。她撩开帘子,将正站在门口望风的唱星唤了进来。

    “我听说那周峰好赌?”

    “是。”唱星点头,“十赌九输,欠债无数,时常拿了宅子里头的东西去变卖,填补赌债。不过这件事咱们下头的人都知道,怕是主母也知,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是娘子想用这事做文章,怕是不行了。”

    苏细蹙眉,沉思半刻,又问,“近日里那周峰可还有其它动静?”

    唱星想了想,道:“这周峰除了赌博,就喜青楼妓馆。”

    苏细立时道:“素弯,拿些银钱找人去周峰常去的青楼妓馆里打听消息。不管有用没用的都告诉我。”

    “是。”

    ……

    青巷一条街是京师城内最大的青楼妓馆聚集地。今日周峰又输了银子,心里不爽快,便来这处寻老相好调解一二。

    青巷内惯有官宦子弟出入。多为些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周峰凭苏家门第,也结交上几个狐朋狗友。这些狐朋狗友吃多了酒,便开始胡天胡侃。

    “听闻那位李阳大人的遗孙女儿乃姑苏第一美人,且才情不输东汉才女蔡文姬。”

    周峰嗤笑一声,“小小姑苏有何攀比。若说才情,咱们府上的柔姐儿才真真是为才貌双绝的美人。”

    周峰身旁一蓝色宝衫男子询问,“兄弟说的可是那位苏莞柔?”

    周峰鄙夷道:“除了那位,那还能有谁?”

    那蓝色宝衫男子双眸一动,“若是周兄能偷得那苏莞柔的贴身物,我便替周兄将赌债都还了。”周峰的赌债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周峰眼前一亮,“这位兄台此话当真?”

    “绝无虚言。”男子掏出一沓银票,拍给周峰。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