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路安双眸一转,“郎君此话何意?”

    顾韫章叹息一声,语气卑弱,“我听闻那外室女面丑无盐,性格暴戾,不是良配。”

    掩在树后的苏细缓慢蹙起秀眉,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等一下?难不成方才那句话,这个死瞎子是在说他自己?

    苏细猛然想起在锦霞寺内,她扮作小厮,与顾韫章说的那番“鲜花与牛粪”的言论。所以他是在说,他这株花,娶她这坨牛粪,何错之有?

    苏细瞪圆了一双美眸,直觉一口怒气径直上涌到天灵盖,差点仰面倒下去。她抬手一把拽住身边的梅花枝,粉拳攥得死紧,一口小银牙咬得“咯吱”作响。

    “路安,这梅林里头还藏着鼠儿?”眼盲之人耳聪。顾韫章微偏头,朝苏细的方向看过去。

    苏细赶紧躲藏,然后一把拽住身边的梅花,狠狠往嘴里塞了一把,终于将自己那口可怜的小银牙救了下来。

    艰涩的梅花瓣带着苦兮兮的汁水充斥在苏细口腔内,苏细被苦得皱巴了一张脸,刚刚吐出来,不远处竟行来几个使女,手中提着篮子,想是来剪梅花的。

    苏细“呸呸”吐干净嘴里的残渣,赶紧提着裙往旁边避。

    “哎呀,这梅花怎么回事。”使女看着被拗断了枝,啃噬的只剩下半根光秃秃桠儿的梅花,一脸惊怪。

    顾韫章敲着手中竹节盲杖路过,淡淡道:“兴许是鼠儿啃的吧。”

    路安捂嘴偷笑。使女们瞧着顾韫章那张俊美皮囊,臊红了脸,窃窃私语。只叹可惜是个瞎子。不然凭借丞相府的权势和左丞的宠爱,随意安插个官职,平步青云,还不是信手拈来。

    顾韫章走出梅园,突然开口道:“对了,你方才说苏家主母突染疾病,卧床不起?”

    “是。”路安正色点头。

    顾韫章淡淡勾唇,“替我去寻周林来。”

    ……

    丞相府角门处正停一辆四轮马车。

    路安将手中银子塞到周林手里,“咱们郎君说了,夜深路盲,劳烦周管事亲自走一趟。”

    “自是应该的。郎君实在是客气了。”周林推拒了一下手中银两,在路安再三规劝下,还是收了。

    周林乃左丞心腹,知道这位顾家大郎在左丞心目中份量不低,他从来是万分仔细伺候,不敢有丝毫怠慢。因此,周林毕恭毕敬的接了苏细,亲自驾车出丞相府。

    马车辘辘行远。

    路安回到青竹园,“郎君,苏家小娘子去了。”

    “嗯。”顾韫章摆弄着窗前的那盆绿叶子。

    路安道:“郎君,您为何要让周管事亲自送?”

    顾韫章慢条斯理地捻着那几瓣可怜的绿叶子,垂首道:“因为他,喜欢仗势欺人。”

    路安不甚懂,却也不多问。

    “郎君,这是什么草?”

    顾韫章松开那瓣可怜的娇嫩绿叶,说话时,语气中竟带笑,“这是国色天香的牡丹花。”

    路安探头,“这哪里有花?”

    “尚稚嫩,还未长出来。”

    ……

    苏细一脸气鼓鼓地坐在顾家马车往苏府的路上去。

    素弯坐在苏细身旁,压低声音道:“娘子,这顾家的人对咱们倒是恭谨。居然还是顾家管事亲自驾的马车。也不知是谁安排的。”

    苏细抱着马车内本就备好的蜜饯匣子,不停的往嘴里塞,连话都没空说。她怕自个儿一说话,就会将那死瞎子骂得爹娘不认!

    看着吃得面颊鼓囊的苏细,素弯叹息一声,无奈道:“娘子,您慢些吃。”这可是整整一匣子蜜饯呢!

    顾府的马车自然是极好的。高贵华美,四周封象牙窗。空间也极大,苏细慵慵懒地靠在那里,抚着自己吃撑的肚子揉转消食。

    突然,马车一个急停,苏细差点倒栽出去。

    “哪家的小丫头,这可是丞相府的马车!”周林一脸不耐地怒斥。

    “娘子,奴婢出去瞧瞧。”素弯打了帘子探出半个身子,看到拦住马车的人,神色一顿,“唱星?”

    唱星直接扑上来,“素弯姐姐,不好了,大娘子将养娘抓去了,说是娘子给大娘子投毒,要问罪呢!”

    “什么?”苏细撩开另外一边帘子,看到一脸热汗的唱星,黛眉紧蹙,“你说得可是真的?”

    唱星点头,“千真万确。”

    “娘子,这可怎么办?那药明明是……”

    “嘘。”苏细打断素弯的话,往周林的方向看了一眼。

    周林身在丞相府,自然知道这种内院的龌龊。他眼观鼻,鼻观心,什么话都没说。

    苏细让素弯将唱星拉进马车。素弯一脸担忧地看向苏细。

    那药明明是苏家大娘子自己下的,她家娘子只是将两盅燕窝掉了个地儿,让某些人自食恶果罢了,却不想某些人居然还想栽赃陷害。

    “先不回府。”苏细拧眉沉思半刻后吐出这四个字。

    “不回府?娘子,咱们不回府去哪啊?”素弯面色焦急。那苏家主母可不是个好相与的。指不定要怎么折磨养娘呢。

    “京师衙门!”苏细猛地眼前一亮,她朝周林大喊,“周管事,劳烦您往京师衙门去!”

    周林也不含糊,“女郎坐稳。”

    马车调转,往京师衙门的方向疾驰而去。

    “娘子,咱们去京师衙门做什么呀?”素弯不解。

    “去告案!”

    素弯面露忧色,“娘子,虽然明律严明,若主人打死奴姆是要减等治罪的,可咱们都知道,这些有钱有势的人家自来与官府相通,而这京师衙门向来是个喜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若为贱籍,子子孙孙,世代不得翻身。奴婢贱人,律比畜产。便是死了,也寻不到人做主,就如唱星的姐姐。

    唱星咬牙,暗暗攥紧了拳头。

    苏细道:“大明律说的是主人,苏家大娘子可不是。况且咱们现在坐的,可是丞相府的马车。”外头驾车的还是左丞心腹,谁更有钱有势还说不准呢。

    做所周知,左丞权倾朝野,便是他家的奴仆都惯用鼻孔看人。更何况是这位以奴籍管事身份,却被官场之人称兄道弟的顾府管事了。如此依势作威的豪仆,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儿。

    ……

    亥时一刻,京师衙门前的鸣冤鼓被人敲响。

    “这都夜禁了,谁来敲得鼓?打发了去,让明日再来。”京师府尹夜半梦醒,衣衫不整的大骂。

    府尹佐官府丞急赤白脸地奔过来,还未说话,那边就有人道:“府尹

    好大的官威。”

    府丞赶紧掩面低声提醒府尹,“老爷,这位是左丞家的管事,周林老爷。”

    府尹面色大变,立刻起身相迎,连衣衫都来不及穿,便赶紧上前拱手作揖,“贤弟。”后朝身后大喊,“快,奉茶来。”

    苏细站在外头,瞧见这幕,面露惊诧。

    她虽早知左丞势大,却没想到连这正三品的京师府尹都一脸惶惶的甘愿为一个奴籍管事折节,并称其为“贤弟”。

    “不必了。”周林挺着腰板,穿华衣美冠,与这府尹站在一处竟硬生生将人家三品大员给比了下去,“今日是苏家女郎有事来寻。”

    “苏家女郎?”府尹转头询问身旁府丞,“是哪户苏家?”

    “翰林院学士苏苟老爷家。”

    “那,所为何事?”

    苏细提裙,迈步入内,声音清晰道:“有人要毒杀我家大娘子。”

    府尹抬眸,瞧见一身穿藕荷春衫,头戴帷帽的妙龄女子,“这位女郎是……”

    周林道:“这位就是苏家小娘子,我顾府大郎的未婚妻。”

    前头的身份还能糊弄,这后头的身份却是意在这位苏府小娘子有丞相府撑腰。

    府尹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这这毒杀翰林院学士正妻家眷,乃是大事……”

    “既是大事,就请府尹带人随我走一趟吧。”苏细接过府尹的话。

    府尹看一眼周林,再看一眼这位苏家小娘子,立刻点头道:“是是是,应该的。”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