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娘子,好吃吗?”

    “嗯,味道不错。”苏细懒懒依在美人靠上,素手捏一颗糖果子往嘴里塞。然后大方的将手里的糖果子往素弯的方向递过去,“挑几颗。”

    素弯偏头,婉拒,“奴婢要脸。”

    苏细:……好吧,就她不要脸,抢人家小傻子的糖果子吃。

    苏细含着嘴里的糖果子,哼哼唧唧道:“大不了日后还她便是了。”没曾想话还没说完,那边素弯便一脸紧张道:“娘子,顾家小娘子带人来了。”

    来报仇了?

    苏细撩开帷帽一角,看到不远处敲着竹节盲杖缓慢行来的顾韫章,眼前一亮。来的好啊,她正等着呢。

    男子身穿月白长袍,春衫凝露,长身玉立,湛然若神。他走得极慢,整个人却并不显得懒散,反而十分优雅矜贵。

    苏细站起身,撩开面前帷帽素帘,露出脸来。她今日穿得极为美艳,身上的金玉珠钗不减反增。远远瞧去,便是珠光宝气一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奢侈的艳媚。

    美人素手抚鬓,身姿妖娆如花。

    男子脚步不顿,敲着手中竹节盲杖,甚至连脚步都没顿,直接就撞了上来。

    “哎呦……”别看顾韫章身形纤瘦,撞过来时的力道却不小。苏细被撞得一个趔趄往后倒退数步,素弯赶紧扶住自家娘子。

    “娘子,无碍吧?”

    苏细稳住身子,气得直接就将头上的帷帽朝顾韫章扔了过去,“你别长眼睛啊!没瞧见我正站在这呢吗?”

    那顶帷帽砸在顾韫章身上,翩翩落地。男人摩挲着手中盲杖,脸上表情未变,只淡淡道:“抱歉。”如此语气,如此表情,苏细只觉自己被这个瞎子嘲讽了。

    他是没长眼睛,而她长了眼睛,如此还能撞到一起,方才那句话,分明就像是她在骂自己。

    苏细气得面颊臊红,双眸盈出水渍。这是被气狠了,都快被气哭了。

    苏细一把推开素弯,站直身子,脸上虽依旧是那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但语气却已然变了。甜腻腻的带着明晃晃的勾引。

    “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大郎呀。”

    顾韫章身子微僵,偏了偏头。

    苏细见状,脸上笑意更甚。她挨靠过去,“大郎不记得奴家了?奴家是你的未婚妻呀。奴家对大郎可是满意的不得了。”

    苏细青葱似得指尖勾住顾韫章衣摆,轻轻拉扯,缱绻又勾人,“如此良辰美景,孤男寡女……”突然被忽略的素弯和顾元初不自禁对了一下眼。

    苏细微仰头,吐气如兰,“郎君随我来吧,我一定……会让郎君开心的。”

    面对如此明晃晃的勾搭,郎君面不改色心不跳,拉回衣摆,身姿挺拔,俊秀如竹,语气淡薄,犹如老僧入定,“不会开心的。”

    “噗……”站在一旁的素弯实在是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在苏细的眼刀子下赶紧捂住了嘴。

    这油盐不进的蠢呆子,大草包!苏细怒瞪顾韫章,可人家眼覆白绸,根本就对她的眼刀无感。

    “你平日里都是这么说话的?”

    顾韫章转了转手中盲杖,“与你不熟。”所以才如此冷淡且句句戳人心。

    苏细咬牙,“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是女郎自己拦住了我的路。”

    苏细:……

    顾元初从顾韫章身后冒出一颗小脑袋,怯生生道:“糖果子。”

    苏细叉腰,气呼呼道:“没了,都吃完了。”

    顾元初委屈地揪住顾韫章的衣角。

    “小娘子莫急,咱们娘子跟你闹着玩呢。这是您的糖果子。”素弯将苏细挂在腰间的小布袋子取下来,递给顾元初。

    苏细怒瞪素弯。

    素弯低着脑袋,假装没瞧见。

    顾韫章抽开自己宽袖,淡淡吐出几个字,“女郎请自重。”话罢,他绕开苏细便要走,苏细侧身挡住男人的路,“重?我可一点都不重,我轻的很呢!”

    看着自家骨头异常轻的娘子,素弯默默往后退了三步。

    苏细侧站着,朝顾韫章勾了勾手。

    男人站得笔直。

    苏细偏头,看到男人脸上白绸,又是一口气憋在肚子里差点将自个儿撑死。她一把拽住男人垂在肩头的白绸一扯。

    男人猝不及防,弯腰凑近。

    苏细也没想到男人会凑那么近,她正仰着头,这一下嘴直接就贴上了顾韫章的脸。

    柔软清甜的味道带着独属于美人的女儿香,轻轻擦过面颊。苏细瞪圆了一双眼,看着顾韫章脸上蹭上的胭脂色,面露惊愕,下意识反应便是用手去擦。却不想越擦越花。

    那胭脂在男人凝白如玉的肌肤上就像晕开的红梅,浅浅淡淡,犹如冬雪不消且愈发泛滥。

    男人似是被擦疼了。他偏头想躲开。

    “别别别别动,你脸脏了,我我我帮你擦擦。”苏细一边踮脚使劲搓,一边欲盖弥彰的扭头朝素弯和顾元初的方向看过去。

    素弯眼观鼻,鼻观心。表示自个儿什么都没瞧见。

    顾元初歪着小脑袋,一会儿看看苏细,一会儿看看顾韫章,然后往自个儿嘴里塞了两颗糖果子,两边白嫩面颊便鼓了起来,更衬得那双眼睛又大又亮。

    在顾元初如此纯稚的视线下,苏细更觉面颊臊红却又撒气不得。

    人是她拽的,亲也是她亲的。这还能拿人家怎么撒气?故此只能擦得更狠,恨不能将顾韫章脸上的那层皮给揭下来。

    “妹妹?妹妹怎么在这处?”远远传来苏莞柔的声音,苏细看一眼顾韫章脸上越擦越多的胭脂色,急得直接上手给他捂住了,却不想男人抗拒的往后退。

    苏细也急着跟上去捂。

    顾韫章身后是一汪清池碧水,那处正巧未设美人靠,只填了几块石阶入水。男人脚下踩空,倾身往后倒去。

    “扑通”一声,苏细与顾韫章双双落水。

    “娘子!娘子!”

    “阿兄,阿兄!”

    素弯和顾元初站在岸上叫。

    苏细虽生在姑苏,但她不会泅水。在水漫上来时,那股惊慌失措的恐惧感和窒息感是如此的清晰和明了。苏细抱着顾韫章的脑袋不撒手,吃了几口水,连话都喊不出来,只能呜呜咽咽,断断续续的哭。

    男人在水池子摸索了半刻,撑着手里的竹节盲杖,站了起来。

    原来这只是一个平浅的水池子。而顾韫章站起来后,挂在他身上的苏细也就显了出来。

    今天日头不错,女子身上穿得单薄。被水一透,身姿毕现。也幸好过来的都是女子和丫鬟,并未有男子,只除了苏细正搂着的顾韫章。

    男人一手持盲杖,一手垂在侧边,浑身湿漉,眉头紧蹙。

    素弯赶紧褪了身上外衫奔进池子里替苏细披上。

    “我,我吓死,呕……”

    苏细刚刚被素弯从顾韫章身上扯下来,还没站稳,便觉喉头涌出一股浓郁的腥臭气。

    而原本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下意识动了动,往旁边偏了半个身子。正巧避开。

    苏细吐完,觉腹内舒服不少。她捂着心口,青丝湿漉,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等一下,刚才这个男人是避开了吗?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