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丑时一刻,万籁俱寂。

    苏府后园一口被封掉的水井旁跪着一个瘦小身影。

    “这是姐姐最喜欢吃的梅花糕。唱星做的不好。”唱星从衣襟里拿出尚滚烫的梅花糕放到水井前。然后将竹篮子里的纸钱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摊开,吹亮火折子,轻轻点上。

    细小的黑烟被晚风吹散,衣着单薄的唱星跪在那里瑟瑟发抖。她蜷缩起身子,盯着忽明忽暗的纸钱,双眸呆滞,声音轻缓,“我会给姐姐报仇的,一定会给姐姐报仇的……”

    “好啊你,居然在这里烧纸钱!”突然一道男声传来,唱星被唬了一跳,转身去看,居然见周峰站在那里。

    林妈妈作为苏府主母的陪房,统管内院一切事宜。而周峰作为林妈妈唯一的儿子,在苏府内向来如鱼得水,就连那些女郎们都要看在林妈妈的脸上给几分薄面。

    最近,周峰又看中了一个小丫鬟。虽生得只算清秀,但周峰就是吃那股子青涩气。不过这小丫鬟倔的很,从来不留半丝缝隙给他钻空子。没曾想,今日晚间出来放个水,居然碰到这等好事。

    唱星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要跑,却被周峰一把拽住了头发。

    “还想跑,快跟我去见主母。仔细主母不扒了你的皮。”

    “今日是姐姐头七,我只是想给她烧点纸钱。”唱星挣扎着想推开周峰。可周峰一个人高马大的成年男人,哪里是她一个堪堪才十四岁的孩子能挣脱开的。

    “你姐姐?”周峰视线往水井上一瞥,恍然道:“唱月那个贱人是你姐姐?”

    “不许你胡说!”唱星怒红了眼,猛地朝周峰撞过去,却被周峰一脚踹倒在地。她纤瘦的身子摔在地上,飞出半丈远。

    周峰一脚踢翻身边的香烛纸钱,踩烂了梅花糕,然后狞笑着朝唱星走过去,“我胡说?你姐姐不仅是个贱人,还是双破鞋!我不就是碰了几下嘛,居然还投井去了。真当我周峰是个好拿捏的?”

    “死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人人唾弃!”

    周峰蹲下来,一把攥住唱星的脸,“这几日不见,你似乎圆润了些?再过两年,必生得比你姐姐还要美……啊!”周峰话还没说完,唱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剪子来。

    她手中剪子一划,就在周峰脸上刻出一条血痕。

    周峰伸手一摸,见脸上都是血,立刻抬手照着唱星就是一巴掌,“臭丫头!敢伤我!”

    唱星人瘦身矮,现年也不过才十四岁。她手里的剪子被周峰一把夺过扔到地上,整个人被周峰推到地上拳打脚踢。

    唱星抱着脑袋,看到不远处的那把剪子,伸手去够。

    她忍着周峰的暴行,努力往前爬行,艰难地攥住剪子,然后猛地起身就要朝周峰戳过去,却不想身后突然来人把她死死扯住。

    “好你个丫鬟,我让你烧纸钱,你居然在这里偷懒!”养娘话罢,往唱星脸上一瞧,看到她被周峰扇肿的脸,狠狠的把人往自己身后一扯,骂道:“没出息的丫鬟,怎么搞成这样?”

    周峰见来人是苏细养娘,并不惧,甚至还欲上前打骂,被养娘呵斥住,“你一个外院的,怎么跑内院里来了?来人啊!来人啊!”养娘扯着嗓子喊,周峰见势不妙,立刻以袖掩面而逃。

    养娘把唱星从地上扶起来,将人带回红阁。

    天色昏黑,红阁内亮起一盏灯。

    苏细披着斗篷坐在榻上,看养娘替唱星上药,老妇人一惯地絮叨,“你一个小丫鬟,年纪轻轻的,可不能破了相。”

    唱星垂着眉眼,手里死死攥着那把剪子不松开。

    “养娘,怎么回事?”苏细打了个哈欠。

    养娘道:“娘子不是让我盯着她嘛。我半夜听到动静,瞧见这小丫头提了个篮子出去,便觉蹊跷,追了上去。晚间太黑,我不甚跟丢了。好在那周峰大喊大叫的,被我听见了。不然如今这小丫鬟怕是要被生生打死了。”

    苏细听罢养娘的话,将视线落到唱星身上。

    小丫鬟身上脏兮兮的刚刚在泥地里滚过,衣襟处还沾着血迹,半张脸肿得老高。露在外头的肌肤上也青青紫紫的,看上去被打的挺惨。若是养娘去晚一步,怕真是要被打死了。

    “你想杀了他?”苏细突然与唱星说话。

    唱星原本死气沉沉的脸猛地一动。她颤着眼睫望向苏细,眼中透出惊愕。

    “你这剪子是磨过的吧?还有那周峰近日里与内院的一个小丫鬟打的火热。今日正巧是那小丫鬟值班。每到这个时候,周峰总是会偷留在内院。你是瞧准了,所以今日才出去的?”

    唱星手中剪子攥得更紧。她咬紧唇,整个人都警惕的僵硬起来,“今日是姐姐的头七,我只是去烧纸钱……”

    “你姐姐的头七是明日。”打断唱星的话,苏细慢悠悠道:“他若死了,林妈妈可不会放过你。”

    已被苏细识破,唱星也不再狡辩,“我不怕死。”她猛地站起来,嘶哑着嗓子,泪眼婆娑地望向苏细,歇斯底里的大叫,“他该死!他最该死!是他杀了姐姐!”

    养娘见状,一把抢下唱星手里的剪子扔到地上,挡在苏细面前。

    苏细依旧慢悠悠道:“拿命换命,是最蠢的法子。报仇,是要靠脑子的。今日若非养娘,你怕是早就被那周峰打死扔进水井里,连人家半根指头都伤不了。”

    唱星喘着气,哭红了眼,“我知道我笨,可是姐姐,姐姐那么好的一个人,被他害死了……”

    “唱月是你亲姐姐?”

    唱星摇头,“姐姐比亲姐姐还要好。”

    “难得你个小丫鬟有情有义。我来帮你。”

    “娘子为何要帮我?”唱星年纪虽小,但她知道,别人给的,都是要还的。

    苏细笑道:“不是在帮你,是在帮我自己。”

    天蒙蒙初亮,素弯带唱星先回屋歇息去了。

    养娘正在收拾被唱星弄脏的椅子。

    苏细翻开自己枕头底下的市井话本,慢吞吞翻过一页,然后突然捂住脸滚在榻上嘻嘻笑,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望向养娘,“养娘,我方才是不是特别霸道?”

    养娘收拾完椅子站起来,“我给娘子去炖个核桃羹。”

    苏细,“我不饿。”

    “报仇要脑子,娘子您没那东西,老奴给你补补。”

    苏细:……话本它突然就不香了。

    ……

    周峰吃了那么大的亏,脸上破了相,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唱星。因此,昨晚唱星在后园里头烧纸钱的事被林妈妈告到了主母那里。

    红阁内,唱星肿着脸站在苏细面前,小脸惨白,“奴婢可以与主母说周峰夜半还留在内院的事。”

    素弯道:“别傻了。你又没证据。大娘子定不信你。”

    养娘一脸疑惑,“可那林妈妈不也没证据唱星昨晚烧了纸钱吗?”

    “林妈妈是自己人,大娘子定会给她做主。不管烧没烧,唱星若是过去,一顿打定是饶不了的。”苏细坐在梳妆台前,往自己脑袋上插满金银珠钗后盈盈起身。

    “我替她去吧。”

    苏细到时,杨氏正拉着一张脸坐在榻上听林妈妈哭诉唱星那丫鬟。

    “她夜半烧纸钱被我发现了,觉得气不过,今日一早竟拿了剪子要来杀我,幸好我儿救了奴婢一命,不然奴婢怕是见不到大娘子了……”林妈妈一手颠倒黑白的功夫哄得杨氏面色越发难看。

    苏细立在杨氏面前,朝林妈妈觑一眼,然后压帕轻笑。

    “你还笑!”杨氏猛地一拍桌,“简直无法无天!”

    苏细立刻作惊恐状,“大娘子别气坏了身子。纸钱是我让唱星去烧的。”

    “你烧纸钱干什么?”

    “不瞒大娘子,自我从锦霞寺回来呀便日日做梦。佛祖告诉我,苏府里头飘着一股怨气,日久恐有人祸。我性子急,就问佛祖呀,这怎么才能将怨气化解呢?佛祖就告诉我,说让我晚上去那后院的水井边烧香。一定要半夜去,这样才显得诚心。”

    “胡言乱语!什么怨气!”林妈妈跳起来骂。

    苏细无辜道:“妈妈可不敢亵渎佛祖。这是佛祖告诉我的。”

    当今京师,除了那些年轻女郎喜仿名士风流之外,这些深闺妇人最喜参拜神佛,有些虔诚的甚至还要每日抄写经文供奉给佛祖。

    而像杨氏这样的,不仅每日抄经,正屋里头还供着一尊观音菩萨,每晚都要多念上半个时辰的佛经才会入睡。最是信佛不过。

    她听到苏细的话,原本沉郁的脸色猛地一变。

    “大娘子,您可不能听这丫鬟胡说啊。”林妈妈最是了解杨氏,赶紧劝说。

    杨氏沉默下来,显然是信了一半。并且不知想到什么,看向苏细的视线中竟还带着丝丝慌乱。

    杨氏站起来,“这事便罢了。你先去吧。”

    苏细没想到,杨氏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了。她奇怪的看了一眼往正屋旁边的小佛堂里头走去的杨氏,然后在林妈妈的瞪视下巧笑盈盈的去了。

    不过很快,苏细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杨氏让人传话过来,说,“下月初十是个好日子,这婚期就定下了”。简直打了个苏细措手不及。

    真是早晚风水轮流转。今日林妈妈还被她硬塞了一个哑巴亏,这还不到晌午,就将这哑巴亏给她塞了回来。

    “娘子,这都要定下了可如何是好?”养娘对那瞎子是千百万个不信。自认为她家娘子如此端庄大方,聪慧貌美,怎么能配一个瞎子呢!

    “不急。大明律定,只要尚位完婚,匹配不宜,便可告官改聘。”苏细嘴上说不急,却不停搓着指尖,黛眉深锁。

    “娘子,丞相府送来的请帖。”素弯打了帘子进来,将手里的请帖递给苏细,“听说是顾家二郎的生辰宴。”

    生辰宴?

    苏细盯着那请帖,突然抬头询问素弯,“我听闻那顾韫章还有个妹妹?”

    “是。”素弯点头,“虽心智不全,但其兄爱如珍宝,视若明珠。”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