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尚二月,春寒未了。青竹园内,千百翠竹遮映,一身穿大袖圆领袍,腰束玉带,脚蹬皁皮靴的中年男子自曲折游廊而过,行入正房。

    正房内,顾韫章面覆白绸,着宽衣博带立于幽窗前。屋内未点灯,只余浅白月色倾泻而进,将男子的身影拉得极长。有风入,吹起那长袍宽衣,勾勒出男子愈发纤瘦的身形。

    青丝如瀑,面白唇红,清冷之余透出一股男生女相的莫辩感。

    左丞顾服顺站在门口,望着窗前的顾韫章,呆愣半刻,久久未言,直到身后的小厮路安提一盏红纱笼灯行来,轻唤了一声,“主君。”

    左丞回神,朝路安微微颔首后步入屋内,随手拿过木施上挂着的一件斗篷替顾韫章披上道:“你身子弱,怎么还站在窗口。”

    顾韫章听到声音侧身,朝左丞的方向一拱手道:“伯父。”

    路安进来点灯。氤氲灯色晕染开来,衬出屋内简单的床几椅案。屋子极大,东西却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很少,不过每样都不是凡品。

    东西被摆放的十分规整,有尖锐棱角的也被磨平了,尤其是像桌椅之类的大物件。花瓶之类这种易碎的摆饰品索性没放。

    “大郎住的可还习惯?”顾服顺坐到榻上。顾韫章被路安引着坐到顾服顺对面的椅上。

    “伯父挂心了,很好。”顾韫章拢了拢身上的斗篷,露出的手苍白纤细,握着手里的竹节盲杖,青翠之下,更显出一股玉色。他脸朝向正前方,那里是一扇窗,正对挂在树梢之上的明月。

    他的声音很清,很冷,本就带着一股浅淡的疏离感。而在面对顾服顺时,更加显得淡漠。

    顾服顺沉浮官场多年,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子不大喜欢他。

    场面有一瞬尴尬,顾服顺看着顾韫章的脸,似是叹息一声,然后道:“对了,我听闻你最喜李阳老先生的画作,正好我这处有他一把遗扇。”顾服顺朝外喊,“周林,把东西拿进来。”

    周林是丞相府的管事。他正站在廊下,听到话,赶紧捧着手里的东西进去了。

    顾韫章端坐椅上,声音毫无起伏变化,“伯父费心,二弟最喜收集扇面,还是给他吧。”

    “不必管二郎,这是给你的。”顾服顺将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扇子,“是百鸟朝凤扇。”

    小小一张扇面,绘出了四季三百多只禽鸟围聚凤凰的百鸟朝凤图。处处精致,处处用心。

    顾韫章摩挲着手中盲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一旁的路安上前,从顾服顺手中接过百鸟朝凤扇,置于顾韫章手旁。

    顾服顺看了一眼天色,站起身,“时辰不早了,你早些歇息。”

    顾韫章站起身,“伯父慢走。”

    顾服顺站在原处,又盯着浸在灯色里的顾韫章看了片刻,才转身离开。

    路安上前关门,又封住了窗,这才将那百鸟朝凤扇拿出来,上上下下的翻看。

    “你做什么?”顾韫章抬手,盲杖精准地敲在路安胳膊上。

    路安立时缩手,“我给郎君看看这里头是下毒了,还是藏针了。”

    “……什么都不会有。”顿了顿,“替我收起来吧。过几日还给老先生。”

    “哎。”

    ……

    那边顾服顺刚出青竹园,就被梁氏身旁的林妈妈唤了过去。

    “儿子的生辰礼你备了吗?”一踏入主屋,梁氏就拉着一张脸走上来。

    顾服顺站在木施处褪下身上外衫,“我明日让周林去买。”

    梁氏气不打一处来,“儿子的生辰礼你都不上心,你还上心什么?你一回府就去看那个顾韫章,怎么,难不成他才是你亲儿子?”

    “你怎么又来了?大郎父母都不在了,我这个做大伯的关心一些怎么了?更何况他眼睛看不见,如此可怜的一个孩子,你这个做伯母的怎么如此苛刻!”

    “我苛刻?我若是苛刻,早就将那瞎子撵出府去了!”梁氏激动起来,她转身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扔到顾服顺面前。

    顾服顺看着那被梁氏扔在地上的东西,面色大变,语气立刻生硬,“你去我书房了?”

    “我不去你书房能看到这些东西吗?到如今,你居然还想着那个商户女!我还比不过一个商户女吗?”

    “你别胡言乱语。”顾服顺弯腰,将地上的画作捡起来。却不想梁氏突然扑上来,使劲将那画作撕扯开,一边哭,一边怒斥,“我梁氏,世代簪缨世家,辅佐圣人于庙堂之上数十年!我当初嫁你,可是低嫁!如果不是我梁家,你能做到如今的丞相之位!”

    撕完画,梁氏哭闹道:“我现在就把那个贱人生的贱种赶出门去!”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

    “主君。”管事周林站在主屋门外,“宫里头来人了,是贵妃娘娘给公子送的生辰礼到了。”

    屋内一静,良久后顾服顺出来,在门口站一瞬,道:“今晚我睡书房。”话罢,转身就走。

    周林看一眼自家主君,又看一眼梁氏,跟着顾服顺往书房去。

    书房门一关,顾服顺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又阴沉几分,“我不是说过,我的书房谁都不准进来吗?”

    周林立刻跪下请罪,“主母硬是要闯,奴才也没法子。”

    顾服顺气急,一脚朝周林踹上去。力道极重,周林被踹倒在地,脸撞到白玉砖上,牙齿磕出血迹。

    “还有李阳的事,为什么还没解决?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你们都搞不定,我养你们是吃干饭的吗?”

    周林跪爬过去解释,“主君,本来李阳那老东西早已是咱们的囊中物。可总是有一个白面具来坏事。那人武功极高,且身后势力庞大复杂,奴才也不敢轻举妄动。”

    顾服顺沉静下来,双手负于后,道:“我记得李阳在姑苏,还有一个孙女。那地方是谁在管?”

    “是中书省左参政高宁。”

    ……

    自从锦霞寺回到苏府,苏细便呆在她的红阁里头三日未出。

    “养娘,娘子这几日用的这般少,人都消瘦了许多。”素弯打了帘子进来,身上被外头的细雨打湿。她擦了擦雨珠子,与正在给苏细做绣花鞋的养娘说话,一脸担忧。

    养娘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娘子有认床的毛病。这几日从咱们南巷到苏府又到锦霞寺,又回来,这来来回回折腾的,定然是身子乏累了。我去给娘子炖个她最喜欢的鸡蛋羹。”

    提到鸡蛋羹,养娘的脸上突然露出惆怅之色。她望着纱窗外的连绵雨幕,叹息道:“小姐在时,也最喜欢吃我炖的鸡蛋羹了。”

    养娘嘴里的小姐就是苏细的母亲。

    正歪在榻上的苏细听到养娘的话,下意识抬头,往窗外瞧。

    窗前移栽过来的牡丹花在如烟雨幕中平添几分娇媚之色。白雨跳珠似得往窗上砸,有几滴甚至落到了苏细脸上。

    苏细伸手扶过,指尖微湿。身旁的养娘还在絮叨,“小姐最是聪慧。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这世上便没有她不会的东西。小姐生得也极好看。与娘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小姐不是京师人,是姑苏人氏。她呀,就是这江南的雨。”

    窗外的江南雨如烟如幕,潋滟潇潇,丝丝入心。

    苏细翻了个身,把帕子往自己脸上一盖,闭上眼,“江南暴雨。”

    养娘一噎,转移话题道:“我去给娘子炖鸡蛋羹。”

    养娘去了。素弯也打了帘子出去。

    苏细歪在榻上,覆在脸上的帕子渐湿。她又翻了个身,喃喃道:“雨下的真大。”

    ……

    春日雨势连绵,新草青苔,连人都懒怠出去了。

    大娘子怜惜苏细身子弱,特地让林妈妈炖了燕窝送来。

    苏细披着斗篷趴在窗户口,慢吞吞的将那碗燕窝往牡丹花田里一倒。上辈子时,她就是被这些混了迷药的燕窝亏空了身子。没曾想这辈子还能再见到。

    看来不管她如何做,那大娘子是铁了心要把她送进丞相府了。

    苏细单手撑下颚,一抬眸,远远瞧见刚刚从院门口拐进来的女婢。

    她抬手将素弯招过来,“那个丫鬟是谁?”

    “娘子忘了?那是您自个儿挑的使女唱星。”

    “哦。”

    苏细歪头,指尖在窗台上画着圈儿,晕开一层水渍,“我初见她时,她身上便带着孝,是给谁带的?”

    “听说是她姐姐。”说到这里,素弯突然话语一顿,矮下半截身子,压低声音道:“府里头有传言,她姐姐是失了清白,自己投井去的。”

    “跟谁失了清白?”

    “林妈妈的儿子,周峰。”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