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苏细原本以为那顾韫章是个可怜人。可现下明知要娶的是她这个一无是处的外室女,居然还是一副认命了的模样,实在是叫人气不过。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娘子,您做什么呢?”素弯打了帘子进来,就瞧见厢房里头一片狼藉。书籍满地,墨汁横飞,根本就没有下脚的地儿。

    “写情诗。”苏细一边翻书,一边奋笔疾书。

    素弯弯腰,随手拿起苏细手边的一本……易筋经?

    “哎哎哎别动,那本我还没抄完呢。”

    素弯:……

    素弯将易筋经重新放回到苏细手边,看自家娘子用那歪歪斜斜的懒懒字抄出一篇狗屁不通的情诗后一脸满意的点头,然后双眸亮晶晶地望向她,将那篇情诗递给她,似乎是希望她来嘉奖一番。

    “怎么样?”

    素弯伸手接过,艰难辨认之后,露出一副难以启齿又果然如此的表情轻声念道:“抚梅园初见,妾一见倾心。郎风姿特秀,妾沉鱼落雁,国色天香,花枝招展,蕙质兰心……娘子,您确实您这是情诗?”

    “不然呢?”

    素弯:……奴婢还以为这是您给自个儿写的赞诗呢。

    这话自然是不能讲的。素弯将这份赞诗递还给苏细,道:“娘子,您是要直接送过去吗?”

    “直接送过去多俗呀。”苏细弯腰在梳妆台下头捣鼓,片刻后拎出一只翅阔丰圆的风鸢。

    “走,咱们放风鸢去。”

    ……

    酉时一刻,天际残霞如烟,后山一块寥寂空地处,苏细牵动手中的风鸢线,看那风鸢挂着情诗直冲云霄,在漱云晚霞中衬出一股霸气雷霆之姿。

    素弯站在苏细身旁,看着那迎风摇展的情诗,已然被吓傻,只喃喃道:“娘子,您这是一行情诗上青天呀。”

    苏细扯着风鸢线,声音被风吹散,“我不止要上青天,还要上九霄呢。”话罢,手中的线放的更长。风鸢破风而飞,鹰击长空,威仪凶猛。

    锦霞寺占地极广,人员繁杂。苏细的风鸢一出现就吸引了小半个寺庙的人。而只半柱香的时辰,大半个寺庙的人就都出来看热闹了。

    小沙弥们聚在一起指指点点。

    “那是什么?上面好像还挂着东西呢?”

    “挂了字条,写了什么?”

    “太远了,瞧不清。”

    除了小沙弥,还有一些香客也抻着脖子使劲踮脚看。

    苏细将风鸢线往下扯,那张情诗暴露在众人面前。

    场面有一瞬寂静,然后有人道:“这是哪位痴情女郎写的?写给谁的?”

    “好像是一位国色天香的女郎写给一位风姿特秀的郎君的。”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讨论那女郎是如何国色天香,那郎君是如何风姿特秀。就是没人提到苏细的大名。

    素弯仰头看着那风鸢,突然开口道:“娘子,您落款了吗?写了自个儿的名,还是顾家大郎的名?”

    都没写。

    苏细下意识手一松,看向素弯,一脸呆滞,“我给忘了。”

    线一放,风鸢摇摇晃晃的被风吹着往前飘,呼啦啦地砸到后山深处一棵巨大的古树上。然后飘飘忽忽的往下落。

    苏细懊恼的看着被扯断了线的风鸢嘟囔,“真是浪费我一片深情。”

    素弯伸手扶额,是浪费您对自己的一片深情吧?

    ……

    后山院内,瘦梅如雪,穿山如幕。

    一面相和平,双眸清灵的年轻和尚坐在树下,与面前男子道:“伸手,诊脉。”

    顾韫章伸手,露出凝白受腕,置于石桌之上。

    和尚抬手搭脉,细诊片刻后道:“余毒已清,你的眼睛应该也已经好了。”

    男子微微颔首,嗓音轻缓的从喉咙里吐出一个字,“嗯。”

    和尚望向男子覆在眸上的白绸,端起面前茶盏,轻抿一口,“既如此,为何不将白绸取下?”

    风吹起那细薄白绸尾端,男子十分精准地端起自己面前的茶盏。梅花散彩,如星云落于茶面之上。顾韫章轻抿一口,满鼻梅香,连唇都似乎粘上了清冷的梅花色。

    “污秽太多,不愿直视。”

    和尚揶揄道:“是路太多,不会走吧。”

    顾韫章放下手中茶盏,冷峭春风之下,梅花穿枝掠院,落了他满头满身,男子一本正经道:“心中有路,眼盲心明。”

    和尚自知说不过这个人,便垂眸吃茶,转移话题道:“李老先生的身体也已痊愈,幸好你去的及时,将那毒逼出来大半,不然怕是华佗在世也难救。”

    顾韫章白玉似得指尖摩挲着青瓷茶盏,一片寂静后,语调清冷的开口,“不问,光靠医术是救不了百姓的。”

    和尚不问一怔,随后笑道:“救得一时是一时。”说完,他仰头看天,“锦霞寺内,似乎多了一批不速之客。”

    顾韫章放下茶盏,起身往厢房内去。

    片刻后,一脸戴面具,只露出一双深邃黑眸的黑衣男子从中步出,飞跃高墙,身姿轻盈的穿梭于繁茂古树、清灵梅香之中,往后山深处疾奔而去。

    ……

    后山小道之上,苏细提着裙裾,与素弯一人一条小道分行,寻找遗落的风鸢。

    “在哪呢?”苏细嘟嘟囔囔地拨开面前杂草,看到一条被人为踩出来的,十分清浅且极难辨认的走道。她仰头,看到前方不远处那棵参天古树之上挂着的风鸢,分明就是她的。

    苏细立刻提裙踩上了小道。

    小道弯曲,往后山密林深处蜿蜒而去。空寂之中,鸟兽齐鸣,穿耳而过,将四周衬托的更为安静。

    苏细顺着小道走了许久,至一处清幽小院。

    整座院子以竹为主搭建而成,院中一棵参天古树,遮天蔽日,将小小竹屋掩于其下。若是不仔细看,恐还看不出端倪。

    风鸢被挂于古树中端,枝叶最繁茂处。苏细将繁杂的裙裾撩起,扎于腰间,然后攀着古树,开始往上爬。

    古树枝桠横生,攀着这些结实的树枝,很容易就爬上去了。苏细寻了一处粗实树干坐上去,正抻着身子要去拿挂在眼前的风鸢时,那风鸢后头突然冒出一颗脑袋。

    “啊!”

    “啊!”

    苏细失声惊叫,那颗脑袋也跟着叫,然后那人用手里的树杈子一戳,苏细就那么被戳了下去。

    风猎猎而过,苏细轻盈的身子往下坠去,完全反应不及。

    突然,一双手托住她的腰肢,将她稳稳接住。

    苏细惊慌失措下双眸圆睁,眼眶含泪,颤着眼睫可怜兮兮的朝上望去,却只见一张素白面具,像木偶似得垂眸看来。双目清冷,深如寒潭,毫无感情波动。

    男人一袭黑衣,身形纤瘦挺拔,稳稳的站在那里,声音粗哑道:“接错了。”话罢,双手一松,苏细就那么被摔在了地上。

    “啊……”苏细轻叫一声,歪着身子摔在铺着一层绵软树叶的泥地上,浑身无力,半天没爬起来。她怔怔仰头,就看到那黑衣男人轻巧地跃上古树,将方才用树杈子戳她的人从上面带了下来。

    苏细这才发现,那戳她的人居然是个白发白须的老人。看年岁已有五六十。

    老人似乎是受到了惊吓,攥着手里的树杈子,一边叹息,一边摇头。

    苏细想,这若非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她定要让他面目全非,丧心病狂,六亲不认。

    苏细从地上爬起来,小腰摔得涨疼。她扶着腰,怒瞪向老头和黑衣男人,在看到黑衣男人脸上的面具时,猛地一怔。

    这人,不就是那日在南巷内钻她马车,抢她娃娃的男人吗?

    那日相见时天色昏暗,两人又在马车厢内,苏细自然看不清男人。如今男人虽戴了面具,但天色尚明亮,绚烂的夕阳被散叶分割成线,苏细能清楚的看到他从面具中露出的那双眸子。

    那是一双极漂亮的凤眼,眼型细长,眼尾上挑,黑睛内藏,带一股清冷慵懒之色。流转间透出几分难以形容的凌厉神韵。

    苏细想,生了这样一双眼睛的男人,必也生了一副桃花相,十分招惹女子。

    突然,竹屋院子门口出现一堆人。这些人穿着江湖气,手持钢刀长剑,面目凶狠,如狼似虎地盯住他们一行三人。

    “不关我的事。”苏细立刻摆手表示自己只是路过的局外人。

    但那些江湖人却不这么认为。甚至朝她亮起了白刀。

    苏细立刻矮身,猛地一把抱住黑衣男人的大腿。仰头,露出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蛋。香腮如雪,檀口薄红,青丝杂乱,垂肩而落,更添娇怜之感,“郎君救我。”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