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顾颜卿的视线落到苏细身上。女子戴着帷帽,极力往那身形清瘦的男人身后躲,仿佛他是什么豺狼虎豹一般。

    顾颜卿扯了扯唇角,表情轻挑傲慢,“不,是位小娘子。”

    那“小娘子”三个字,从顾颜卿的嘴里说出来,平添几分调笑戏弄之意。

    “小娘子莫怕,我并非奸恶之人。只是瞧见小娘子落了一支珠钗,特来归还而已。”顾颜卿摊开手掌,掌心赫然就是一支金玉牡丹簪。

    苏细脑袋上插了太多簪子,指不定是方才什么时候掉的。她看着那支簪子,抿紧了唇,双眸透过细薄帷帽落到顾颜卿脸上。

    顾颜卿看苏细不动,露出一副“恍然大悟”之相,“是在下唐突了。”然后侧身将那支簪子置于一旁美人靠上,朝苏细一拱手,又与顾韫章作揖,眼神往苏细拽着顾韫章衣角的手一瞥,语气突冷道:“这位小娘子想是更喜欢大哥。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话罢,转身离开。

    看顾颜卿走远,苏细紧绷的神经才稍缓。

    顾韫章动了动胳膊,那根冰冷的竹杖精准的落到苏细腕子上,只是稍稍那么一拨。苏细便感觉腕子一软,拽着顾韫章衣袍的手便就那么被轻轻卸了下来。半旧的袍料从掌心慢慢脱落,滑过指尖。苏细徒劳的勾了勾手指,却还是什么都没有抓住。

    男人未发一言,敲着手里的竹杖,慢吞吞向前走了。

    寂静游廊之上,竹杖敲击在青石板砖地上的声音清晰可闻,一如那日,突兀出现在房外,无意中制止了顾颜卿的暴行。

    苏细看着顾韫章渐渐消失在游廊之上的纤瘦背影,伸手抹了一把自己满是冷汗热泪的脸。想,原来这就是她那文不成,武不就,空有一副好皮囊的便宜夫君啊。

    果然是有名的绣花枕头,方才虽只是隔着帷帽一瞥,但那副惊鸿一瞥的皮囊却连名冠京师的顾颜卿也难比。可惜却是个瞎子。

    游廊一瞬空荡下来,苏细身子一歪,坐到美人靠上,全身都软的厉害。她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暗骂自己没出息。然后跌跌撞撞站了起来,抓起簪子使劲扔进一旁池子里。

    扔了簪子,苏细的气才稍顺些。正欲寻人先回苏府,却不想拐过房廊时,看到了那个隐在暗处的身影。

    男人从暗影中步出,脚步稳健,身形挺拔,端的一副君子之相。那双眸子犹如雄鹰一般阴鸷的落到她脸上。

    是顾颜卿,他竟没走!

    苏细戴着帷帽,下意识往后退。

    顾颜卿垂眸盯住苏细,轻笑着步步紧逼,“小娘子可能不知,我那大哥虽生了一副好皮囊,内里却是个草包。”

    那也比你这只禽兽要强。

    苏细神色警惕,不断后退,突然脚下一绊,身子一歪跌坐在了游廊下的美人靠上。

    她身后已无路。

    春日的风依旧喧嚣,尤其这游廊还临水。夹杂着水汽的凉风呼啸而过,顾颜卿一抬手,那柄折扇往前一挑,苏细头上的帷帽便落进了水里。

    碧波荡漾间,细腻的梅花瓣铺叠涌动,翻出浪潮,时隐时现。清澈微绿的水面倒映出岸边景象,是苏细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春日冷峭,美人迎风而坐,美眸含泪,眼尾通红。不知是方才疾奔热出来的香汗,还是被别人吓出来的。

    看到苏细的容貌,顾颜卿眼前一怔,忽闻侧旁传来的敲击声。他转头,那张俊脸立刻又拉了下来,“大哥怎么又回来了?”

    正立在半丈远处的顾韫章听到顾颜卿的声音,微侧头,顿住脚步,脸上露出几分疑惑神色,却并未言语。

    看到顾韫章脸上的白绸,顾颜卿突然嗤笑,“倒是我忘了。大哥初来此地,眼睛又看不见,自然认不得路,只能如那没头没脑的狗一样乱转了。”

    京师中早有传闻,顾颜卿与顾韫章不合。苏细却没想到,两人居然一言不合至如此。像顾颜卿这样在乎面子的伪君子,居然当着顾韫章的面说出这种话来。看来顾颜卿真是对他这位大哥恨急了。

    可顾韫章一个瞎子,无才又无能,哪里比得上顾颜卿这个名冠京师,风头正盛的好君子呢?又哪里值得他如此针对?

    顾韫章依旧没有说话,只转身,似乎准备离开,像个一巴掌都打不出一个屁的闷葫芦。

    苏细却哪里肯放过这唯一的救命稻草,立时斜身过去,双手乱抓。拽到了顾韫章脑后随风扬起的白绸,将刚刚踏出一步的男人硬生生拽着脑袋往后弯曲三十度逼停。

    “夫君救我!”

    苏细此话一出,顾颜卿僵白了脸,顾韫章脚下一个踉跄,也不知是被拽的,还是被吓得。

    “女郎自重。”顾韫章的眼睛被勒得生疼。他反手去抓自己的白绸,似乎想将它抽回去。可苏细哪里会如他所愿,立时将那白绸在自己细白的腕子上绕了一圈,然后顺势将顾韫章给拽了过来。

    顾韫章身形踉跄的往后退,撞到顾颜卿。

    他身形虽瘦,但毕竟也是个成年男人。撞过来时力道不小,居然硬生生的将顾颜卿撞得从美人靠旁翻了出去。甚至角度刁钻,还是头朝下的那种。

    “扑通”一声,顾颜卿沉入水中,惊起鱼虾无数。他艰难挣扎着浮上来,脑袋上顶烂梅绿草,束发散乱,面色狰狞。

    苏细怔愣半刻,看顾颜卿已然愤怒至极的泅水至岸边,似乎准备爬上来揍人。

    “快跑!”苏细一把拽住顾韫章的胳膊,带着人在游廊上疾奔。

    游廊又宽又长。苏细顾忌顾韫章是个瞎子跑不快,时不时的还要回头关照一下他。

    侧旁的镂空花窗内飘散出细碎梅花瓣,美人一手提裙,一手拽人,回头之时青丝如瀑,如坠梅海。

    “郎君!”

    前头传来喊声,苏细大喘一口气,累得扒住了花窗。

    顾韫章跟在苏细身后,慢条斯理扶正自己被拽歪的白绸。

    那边路安急匆匆奔过来,“郎君,您怎么又迷路……呸,小人又迷路了,郎君勿怪。”

    苏细知道这应该就是顾韫章的小厮了。既然人家的小厮都来了,那也用不着她了。

    “哪条路出抚梅园?”苏细问路安。

    路安看到苏细的脸,神色呆滞地指向自己身后那条路道:“这条大道走到底便是。”

    “多谢。”苏细提裙,顶着满头珠钗,疾奔而去。

    路安痴痴望美人倩影,忍不住赞叹,“郎君,那莫不是天上仙女下凡?”

    郎君道:“我瞎。”

    路安:……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