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白银法案

    回到魔都,秦笛拿了一千万美元给三叔秦汉旭。这个钱可以从银行走账,因为它已经洗干净了。

    等到办完这些事,已经到了1934年3月。

    这时候,清先生号召开展“新生活运动”,希望能使人民改头换面,改善习惯与素质,达致“救国”和“复兴民族”的目标。

    清夫人不遗余力地开会、撰文、宣传、演讲、督导和接受国内外媒体访问,还请人创作了新生活歌曲,想请晏雪出马灌制成唱片。

    秦笛一看那些歌曲《好国民》,《节饮食》,《用国货》,《扶老助弱》,《勇于认过》,《明是非辩曲直》,《意志要坚定》,《衣服要朴素》,《身体常运动》,《新生活须知歌》……

    题目和思想固然不错,但是填词作曲水平太差!

    秦笛看不上这些歌,自然不会让晏雪去唱,没来由拉低“歌仙”品位。他将这些歌推给了白虹、周璇、龚秋霞等人。

    另外,清夫人还想树立几位模范人物,派人找到朱婉和秦菱,都被她们婉言谢绝了。

    那么,如何评价这场持续十几年的新生活运动呢?

    外交家顾维君的妻子黄蕙兰在其回忆录中说,中国驻外人员常有外遇而导致婚变,故在抗战前外交界即戏称新生活运动(ne life oveent)为“新妻子运动”(ne ife oveent)。

    冯雨香将军批评说“这十几年来,年年到了新生活纪念日都要开会的,有好多次找我去讲话。其实,新生活是说着骗人的,比如新生活不准打牌,但只有听见说清先生来了,才把麻将牌收到抽屉里,表示出一种很守规矩的样子;听见说清先生走了,马上就打起麻将来。

    又如新生活不准大吃大喝,可是大官常常燕窝席、鱼翅席。不但大官这样奢侈,大官的女人、奴才也这样。要是这些违反所谓新生活的事,发生在离清先生远的小官身上,他还可以装不知道,而这些事都发生在离他很近的大官身上,他还能装不知道吗?”

    清夫人把推广“新生活运动”当政治事业,试图使国人在生活习惯和精神上“脱胎换骨”,不要让西方人“看不起我们”,但是这场运动的背景是数千年来根深蒂固的生活习惯和贫穷的广大民众,再加上内战和日本侵华,到最后成了明日黄花。

    1934年3月1日,溥仪在日本人的挟持下,硬着头皮称帝,改称“大满洲帝国”,年号“康德”。

    这时候,“满洲中央银行”里的钱,都被该死的大盗给烧了!但是日本人有办法解决!

    只要手里有枪,就可以凭空印刷纸币!反正满洲国有数千万百姓,全都是被奴役的对象,只要他们每天工作,就能不断创造财富,而财富能用纸币来剥夺。这样假以时日,日本人能将东北的大豆和矿产源源不断的送回去。

    其实真正的财富是资源,纸币只是一种符号。

    对于秦笛来说,全世界都在印刷纸币,以后再想抢银行,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不过,金银并没有就此死去!

    1934年2月,白银的价格很低,一盎司只能换30美分。而黄金的价格则从1934年1月30日起,被罗斯福总统固定为35美元一盎司!自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元和都和黄金挂钩,因此被称为“美金”。

    秦笛看着储物腰带里还有三百多吨黄金,以及剩下的2000万两百银(大部分来自汤玉麟处,其余取自大帅府和满铁总部),心里琢磨该怎么处理这些金银。

    忽然间,他想起一件事情来!

    就在这一年的6月,美国会通过《白银收购法案》,这项法案规定,美国政府在全世界高价收购白银,直到白银占国家货币储量的四分之一,或者白银价格达到每盎司129美元为止!

    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经济事件,对于中美两国都有深远的影响,日本提前两年废除银本位,从而得到了好处!而中国输得最惨,数亿两白银外流,通货紧缩,出口急剧下降,工农业受到重创,很多企业倒闭,到最后政府没有办法,迫不得已废止银元,在1935年11月采用法币!也就是法定的纸币!

    想到这里,秦笛表情严肃,进一步思索,自己该做些什么?

    “我能逆势而行,以一己之力阻挡白银外流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大量白银砸在手里,既不能吃也不能喝,我要它有什么用?归根结底,还是要换成粮食和物资才行!”

    “既然无法阻止白银外流,那我何不随波逐流呢?”

    他想了好半天,最后发了一连串的电报,通知花旗银行和摩艮银行的私人经理,帮他在纽约交易所,按照13的放大倍数,各买进500万美元的白银期货;又通知查打银行和汇丰银行,帮他在伦敦交易所,同样按照13 的杠杆,买进300万美元的白银期货。

    总投资1600万美元,通过杠杆放大之后,相当于4800万美元。

    他没敢一下子买太多,因为白银跟股指期货不一样,它的交易量比较小,如果一下子买太多,势必惊动美国政府,从而产生难以预料的变数。

    这种期货交易,不需要交割实物白银,就可以买进、卖出和掉期。

    除了买进白银期货外,他还亲自前往中国银行,拿600万美元,换成2000万大洋。

    另外,他通知房产经理游龙和张彬,将苏州河以北的房产,在三个月内全部卖掉!

    两位经理都很惊讶,忍不住劝道“秦先生!三个月太急了!一下子推出太多房产,势必会打压价格!”

    秦笛问“我们在苏州河以北,有多少房产?”

    游龙回答“至少有250栋。”

    “苏州河以南呢?”

    “有四百多处。”

    “还好,把250栋都卖了,即便价格低两成,也是可以接受的。另外,苏州河南岸的房子也卖掉100处!”

    “秦先生,您不想做房产生意了?”

    “怎么不做呢?我只是暂时卖掉,将来还可以买回来。”

    “房产买卖,一来一去,要交不少的手续费。”

    “没事,你们尽快去办!”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