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超凡脱俗

    日子一天天过去,时间进入1934年1月。

    顾如梅每隔两天,便在兰心大剧院有一场演奏会,每场都座无虚席,票价越来越贵。

    她不想将老听众撵走,所以便跟剧院老板商量,给早期的老听众提供月票,价格相对便宜一些,新听众则只能买较贵的零售票了。

    她已经吃完了九颗丹药,完成了伐毛洗髓,再加上心思宁静,每日弹琴,丝丝缕缕的灵气从空中飘下,钻入她的透顶天门之内,然后在胸腹四肢间不停地流转。

    她感到越来越开心,那是一种难言的大自在,就像吃了人参大补丸一样,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处不舒畅。

    1月5日的晚上,当她弹完一曲《渔歌》时,伴随着山呼海啸的鼓掌声,她站起身来,冲着台下鞠躬。

    这时候,她忽然觉得原本杂乱无序的灵气,开始沿着固定的经脉,一圈圈旋转起来,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打通了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踏入了炼气第一层!一道淡淡的白光,从她的头顶透出来,让她在灯光照耀下,仿佛仙女一般圣洁!

    她心里很激动“苍天啊,从今以后,我终于超凡脱俗了!”

    人一旦进入炼气期,就已经脱出了凡人的桎梏。甚至脱离了武者的范畴,一步跨入传说中的“化境”!

    什么是化境?静极生动,动极生静,动静归一,浑身的气机畅通无阻,真气外放,伸手一拍,就能把鹅卵石变成粉末!

    如果是明劲的话,拍在鹅卵石上,能将其分成两瓣;如果是暗劲,能将鹅卵石拍成许多小块;而化劲则能将鹅卵石拍成粉末。

    杜蓉和杜兰辛苦修炼那么多年,都没有达到化劲的地步,然而顾如兰没有练过外功,却在不知不觉间臻至化境,这就是修真人和凡人的区别!

    而杜氏姊妹,比凡人还要强一些,她们拥有废灵根,正因为这一点,才被秦笛收为记名弟子。

    顾如兰虽然拥有完整的土灵根,但如果没有拜秦笛为师,传授她仙音门的功夫,也不可能有这种造化。

    她认识秦笛的时候,就已经十九岁了,按理说错过了起始修炼的最佳年龄,秦笛不惜拿出唯一的黄龙内丹,炼成丹药给她服下,然后又经过四年苦修,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台下的听众不知道她修炼了特殊功法,完成了自身境界的突破,但是精通音律的人能够听出,她演奏的琴音已经达到了“入道”的层次!

    当晚,国立音乐院的院长萧友梅也在现场,听完弹奏之后,忍不住大加赞赏。

    在顾如兰连着五次谢幕之后,有些听众开始往外走。

    这时候,萧友梅走上高台,笑道“如兰,你的古琴实力已经登峰造极了!在整个魔都,甚至偌大的中国,都算是首屈一指!我有意聘请你,为国立音乐院的古琴教授,希望你能接受!”

    顾如梅笑道“院长,我刚刚从国立音乐院毕业,您这样做,不怕别人反对吗?”

    萧友梅年近五十岁,被人尊为中国近代音乐教育之父,他和顾如梅的父亲是好友,闻言傲然道“这件小事,我还是能做主的!谁要是不服,尽可以登台比试!”

    顾如梅道“那好,反正我暂时也不会离开魔都,就接受您的邀请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听众都快走光了。

    顾如梅和萧友梅一起,也开始往外走。

    此时,忽然有两位男子靠过来,一位年龄较大,约有三十六七岁,手里捧着一束花;另一位年纪较轻,大约有二十五六岁,手里提着个大大的花篮。

    两人拦住顾如梅的去路,争相说道“顾小姐,您的演奏恰似行云流水,听在耳中如闻天籁一般……能否有幸结识?在下姓周……

    “顾小姐,这花篮是我精心挑选的……在下姓宋……”

    最近几个月,顾如梅不断登台,这种事也经常遇到,于是她面带微笑道“多谢二位,天色已晚,我得回去了,以后请多捧场。”然后让手下的保镖将花接下来,等会儿交给剧院老板处理。

    然而今日这两位男子,似乎有些不同,依然拦在前面不肯走,各自递上来一张名片。

    年长的一位名叫“周福海”,头衔比较多,密密麻麻,至少有五六行,其中一行比较显眼,乃是青白党执行委员。

    年轻的一位叫“宋子恭”,头衔只有一行字,广州银行董事会主席。

    萧友梅显然认识周福海,问道“周先生,你来凑什么热闹?”

    周福海笑道“我由衷欣赏顾小姐的琴艺,想请她去国民政府军事训练处,帮我们演奏和录制军歌。”

    萧友梅暗地里冷笑,心道“你要是真有正事,直接公事公办,用得着趁夜色送花?”

    他作为国立音乐院的院长,什么样的伎俩没见过?

    他老早便听说过,这位姓周的不地道,家里娶了两位妻子,还有好几位情人,行为恨不检点。他不想让顾如梅吃亏,于是道“周先生,这件事回头再说,等小顾考虑好了,给你打个电话。”

    周福海斜他一眼,道“萧先生,自从日本一别,好久不见,要不然,大伙儿出去喝一杯?”

    萧友梅道“今天太晚了,该回去休息了。”

    对于另外一位年轻人,萧友梅看他身穿笔挺的西服,相貌显得颇为英俊,并没有生出反感之意。

    他觉得顾如梅也有二十三岁了,到了适婚的年纪,如果有好的青年男子,可以试着结识一下。

    然而顾如梅刚刚突破境界,从凡人变成了修真者,怎么可能看上普通人呢?

    她连手都不肯伸出来,只是让保镖接下名片,然后身子一晃,便绕过两人,转眼间出了剧场的大门!

    周福海和宋子恭都有些吃惊,没想到这姑娘脚步轻盈,凌波微步,走得那么快!

    四位保镖,两男两女,急匆匆追出去,将其余人丢在剧场中。

    来到剧场外面,顾如梅和两位女保镖上了汽车,“嗖”的一下开走了!

    两位男保镖也急匆匆开了另外一辆车,消失在黑漆漆夜色中。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