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纺织业的困境

    随后,秦笛将明州家纺的总经理叫过来。

    这位总经理名叫“李安青”,脸型清瘦,头戴鸭舌帽,身穿一件皮夹克。

    他曾经留学美国,归国后做过“大生纺织厂”的经理,年纪并不大,刚过四十岁。

    秦笛笑道“李先生,我请你过来,是想问你一件事有没有可能,在国内生产羊绒、法兰绒、粗花呢和亚麻布等西服面料?”

    李安青摇头“难,太难了!这些东西都需要特殊工艺,要采购新机械,耗费不少的资金,还不一定得到合格的产品。”

    秦笛道“我有充足的资金,采购新机械不是问题。”

    李安青依旧摇头“不可!秦先生,现在不是上新机械的时候!您如果有时间,请听我一些话,我给你讲讲,目前纺织业的困境!”

    “好,你说,我听着!”

    “秦先生,您可能不晓得,近年来,纺织生意不好做,是因为受到日本的蓄意挤压……根据我掌握的信息,目前整个魔都,有六十家纺织厂,日本人占了半壁江山!有织布机三万台,华厂8700台,而日厂却有17000台……纱锭266万枚,日本人控制了50,抛去英美和俄国商人,华人只占30……我觉得,生产羊绒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保住棉纺织业,这才是国家安危的关键……”

    秦笛闻言禁不住皱眉,问道“日本人这么不识趣?为何在魔都开那么多纱厂?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存了什么歹心?”

    李安青解释道“因为日本产棉很少,中国是产棉大国,所以日本在魔都大肆建厂,不但消耗我们的棉花,还极力剥削我国工人!不管是日本平民的衣服,还是日本军队的服装,都离不开魔都的棉纺织厂……”

    秦笛有些郁闷“除了魔都以外,国内的棉纺织行业,是不是都很困难?”

    “是的,魔都,青岛,和天津,是国内三大纺织业聚集城市,除此之外,江浙一带还有一些小型的纺织厂,目前全都陷入困境……归根结底,洋人掌控了海关,日本军舰游弋在长江中,整个国家千疮百孔……”

    听到这儿,秦笛已经失去了产业升级的兴致!中国连基本的棉纺织都保不住!还做什么高档西服面料啊?那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

    他跟李安青聊了一会儿,认真考虑了一番,决定尽快搬迁纺织厂,即便不搬原厂,也要在西部地区,再造一家明州家纺!

    因为一旦战争打起来,魔都,天津和青岛全部在日本人手里,国统区的老百姓将非常艰苦,恐怕连棉布都买不到!

    于是,从这天起,秦笛认真考虑备战备荒了。

    按理说,纺织牵涉到国家大计,该是民国政府考虑的事儿,可是清先生无力管控,青白党也没人管!秦笛既然抢了不少钱,也该为国家出点儿力!

    他指派手下孙胜前往成都,在锦官城修建一座大型的纺织厂。

    为啥建在成都呢?因为成都人多,容易招到受过基础教育的女工。而且战争期间,成都没怎么被日本人轰炸,重庆则被狂轰滥炸了好几年。

    原本,秦笛想将纺织厂建在渡口市,可是渡口位于西康,太过于偏僻。而且那儿有大型钢铁厂,保不齐引来日本人的关注,派飞机过去轰炸几次。

    秦笛吃不准日本飞机的航程,不想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另外,他还派周明前往重庆,在国泰制药厂的北侧,依山修建大片的房产,务必要多挖防空洞。

    当初,国泰药业在重庆建立分厂,选择的位置就比较偏僻,处于城西歌乐山的东侧,周围有很多的森林和绿树。

    按照秦笛的估计,等到1937年抗战爆发,母亲朱婉和姐姐秦菱最终会去重庆,因为她们都有官方身份,又是中国女性的杰出代表,不能逃到深山老林里待着,也不能留在魔都,陷入日本人的魔掌。

    试想,朱婉乃是中央研究院名誉院长,秦菱还是卫生部副部长呢!你说日本人打过来,她们若是逃得没影,岂不是有辱于个人形象?无论如何,也要坐镇重庆,以振奋民族精神,为抗战出做贡献!

    虽然说,重庆承受了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但主要是前两年损失很大,后期建立了预警系统,损失便被大大降低了。

    秦笛指示周明,在歌乐山修建大片民房的同时,还要建几处特殊的宅子,外表看着普通,内部舒适奢华,尤其要将防空洞,修到山岩里面去,不能让航空炸弹炸穿!

    不久,周明到了重庆,按照他的要求,雇用了三百多个建筑工人,买了一大片山地,不声不响的挖掘。

    因为干活的工人比较多,所以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周围的百姓感到奇怪,纷纷前来打探,看他们在做什么。

    有人以为他们在挖掘古墓,谣言不胫而走,闹得沸沸扬扬。

    军阀杨森接到报告,派人过去询问。

    周明只好前去解释,说秦家在要这里建一家大型药厂,等将来投产之后,忘不了将军的好处。

    实际上,杨森作为四川军阀,为了从国泰药业买药,跟秦家也有私下往来,彼此之间不算陌生。再加上秦家为救助四川地震出了大力,报纸上评价非常高,所以他听说秦家盖厂房,便指示下属,一路绿灯,无人拦阻。

    秦笛在大兴土木的同时,还从国外大量采购棉花、亚麻、粮食、白糖和食用油。

    他当年从东三省抢来的钱财,除了金砖没有动用之外,白银和外币被一点点花出去,转化成储备物资,将来这些东西势必回馈于国统区的老百姓。

    他做这些事,压根儿没想赚钱,他手里的资金花不完,何必再去盘剥本国的百姓呢?有本事去国际市场,赚外国人的钱,岂不是更有意思?

    而且不光是这些物资,等到将来新中国成立,他会将抢来的黄金,全部上交国库!

    不该享有的东西,他不会保留下来。

    而他靠着国泰制药厂,再加上在美国的投资,已经占有太多财富了。

    他身为修真人,赚钱等同于游戏。即使一分钱没有,他凭空去香港赛马场赌马,也可以赚的盆满钵满。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