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国术比赛

    实际上,白银的“废两换元”,从1910年就开始筹备了,但直到1933年才正式立法。

    最后之所以采取断然措施,关键在于白银剧烈贬值,中央政府难以承受,所以干脆废除银块银锭,全部换成了银元,而一块银元的含银量不足一两,这样才能让政府缓口气。

    而且再过几年,甚至连银元都废除了,进而改用“法币”,也就是纸币。

    秦笛顶多在储物腰带里收藏黄金,不会放太多沉甸甸的白银,虽然两者都是贵金属,但是白银远不如黄金。

    随后,秦笛安排堂兄秦铿做了糖行的副总经理。

    他给秦铿的第一个指示是,从今年开始,一点点增加白糖储备,多进货,少出货!

    秦铿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为了拿到秦笛答应给他的好处,只能老老实实的按照指令行事。

    而在接下来的一天,秦笛参加了另外一位堂兄秦蒙“洋服店”的开张典礼。

    秦蒙比秦笛大三岁,投资200万元,开这家洋服店,雇了十几位师傅,数十位学徒,算是规模比较大了。

    典礼结束之后,秦笛摸了摸店里的成品西服,问道“这料子手感不错,是进口的洋货?”

    秦蒙原以为秦汉承会来,没想到来的是堂弟秦笛,听说这位堂弟不务正业,所以便没将其放在心上,随口答道“是啊,都是美国产的。”

    秦笛问“你这里有几种面料?”

    秦蒙咧咧嘴,示意旁边的人代答。

    旁边一个老师傅说道“有羊绒、法兰绒、粗花呢和亚麻布。”

    “都是什么价格?”

    老师傅一一介绍,秦笛轻轻点头。

    秦蒙双目望着他,笑道“兄弟,你问这么细做什么?难道你想做面料生意?”

    秦笛淡淡的道“我想看看,能否在国内生产。”

    “啊?别开玩笑了,这样的高档布料,国内生产不了!”

    秦笛懒得多说,随口聊了几句,然后告辞离开,和晏雪一起去武夷山修炼了。

    武夷山小世界,远离尘世的喧嚣,乃是修炼的好地方。

    等到一个月后,晏雪踏入炼气第七层,秦笛迈入筑基第二层,这才返回魔都。

    此时,已经到了1933年的12月12日。

    晏雪从储物手环里取出七八个柚子,每个都有十斤以上,放在餐桌上。

    然而等了很久,家里也没有人。

    晏雪觉得有些奇怪,找来下人一问,才知道秦月怀胎十月,被送到医院生产,朱婉和秦汉承都跟着去了!

    晏雪吃了一惊,赶紧告诉秦笛。

    两人来到医院,看见家人都在产房外焦急地等着。

    不但朱婉、秦汉承在这里,秦菱也在这里,另外还有王舒和他的母亲。

    王舒的父亲死的早,老太太守寡半辈子,眼看着要有下一代,心里很紧张,闭着眼睛,不停的念“阿弥陀佛”。

    朱婉虽然是医生,一辈子救过不知道多少人,但是到了这时候,心里也很忐忑,每隔几分钟,就在胸前画十字,口里不断的祷告,请求天父赐福。

    生孩子是一道鬼门关,天晓得会不会出意外!

    众人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有医生走出来,说是“生产顺利,母子平安”。

    王舒激动的手足无措,他的母亲笑得合不拢嘴。

    秦汉承“哈哈”大笑“我有两个外孙了!”

    朱婉舒了一口气,对她来说,只要大人、孩子平安就好。

    又过了一会儿,秦菱进去将孩子抱出来。

    众人见了纷纷夸赞“白白胖胖,是个有福的孩子。”“哭声很响,活力十足。”“眼神澄澈,肯定很聪明……”“恭喜亲家母……”

    秦笛看见小婴儿,心里忍不住发出叹息“唉,又是一个没有灵根的孩子!”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因为灵气匮乏,天道变得很刻薄,有灵根的孩子极其稀缺,即便是修真人,都难保证子女的资质,更何况秦月、王舒属于凡人,很难生下有灵根的孩子。

    当然,凡人也不是草芥,凡人也能变得伟大,通过建立功勋,名垂青史,达到精神上的永垂不朽。

    但秦笛作为修真人,追求的是肉身和元神的长生,那是另一种层次的永生。

    次日闲来无事,他将杜蓉和杜兰叫过来,询问两人修炼的情况。

    杜蓉红扑扑的脸上显出有些紧张的神色,先冲秦笛鞠了一躬“先生,跟您说声对不起。因为找不到您在哪儿,没有经过您的同意,我们被叔叔逼着,参加了一场‘国术比赛’。”

    秦笛问“是吗?参加就参加,不用说对不起。我对你们没有限制。比赛在哪里举办的?”

    杜兰答道“10月28日,在金陵举行了国术比赛,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和好几位中央代表都去了。全国裁判员、选手约两千余人。中央国术馆的馆长,张之江致开幕词,他说‘强敌压境,国难深重,当发扬国术精神,以拯救国家’……”

    “比赛结果如何?”

    杜蓉接口道“比赛分成了六个组,成绩优异者都是北派拳手,包括形意、查拳、少林、劈挂、通背、螳螂等。南拳的成绩不好,咏春,太极,惨不忍睹……我和姐姐拿到拳术一等奖,除了两百块奖金外,还给了我们一张聘书,说是‘女子义勇军特聘教头’,每年去南京教拳三个月,我们也不晓得该不该去。”

    秦笛说道“抗战救国,不分男女,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杜兰道“先生,叔叔希望我们去,说为国家出一份力。”

    秦笛又道“可以去,但我对你们有三个要求一,只教拳,不加入青白党;二,只杀鬼子,不准杀中国人!三,30岁以前退出,从此归隐江湖!你们好好考虑一下,能做到就去,做不到就别去了!”

    姐妹俩彼此对视一眼,道“先生,我们回去跟叔叔说一声,然后答复您。”

    秦笛点点头“去吧。”

    两姊妹只是记名弟子,不能对她们要求太严。

    秦笛提出这些要求,也是为她们好,否则介入青白党太深,万一解放后逃不出法网,他心里也不好受。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