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租借糖行

    次日,秦笛、晏雪和秦汉旭去上坟。

    他们在青石修葺的坟墓前焚烧香烛黄纸,心情沉痛的祭奠了一番。

    等到傍晚,秦铿传来消息,说“方家第五代传人方液仙想见你。”

    秦笛一听,心道“这名字取的好!我是仙人转世,都不敢带个仙字,你一个凡人,敢这么高调,不怕遭天妒?”

    方液仙,是民国时期中国有名的实业家,化工业的先驱之一,有“日化大王”和“国货大王”的称谓,可惜才活了47岁,就在1940年去世了。

    秦笛没见过方液仙,但他记得历史上的方液仙,因为拒绝担任汪伪政府的实业部长,所以被日本人杀害了!换句话说,这是一位令人钦佩的民族英雄。

    又过一天,接近中午,秦笛穿着一袭蓝布长衫去“太白楼”赴宴,晏雪则穿了一身简单的印花旗袍。虽然如此,一人玉树临风,一人风姿绰约,依旧显示出与众不同。

    秦铿领着他们来到地方,介绍彼此之后,便借故离开了。

    在一个雅致的单间里,总共坐了四个人,除了秦笛和晏雪外,就是方液仙和一位年轻的女子。

    方液仙比秦笛大七岁,虽然只有40岁,但是面型瘦削,浓眉大眼,嘴唇上边留着小胡须,整个人看上去颇显老态,好像有五十岁了。

    而秦笛因为常年修炼的缘故,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晏雪更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女。

    方液仙先跟晏雪见礼“雪姑娘是一代歌仙,你在魔都的演唱会,我可是亲自去听了,还捐了十万元呢!”

    晏雪笑着回礼“多谢方先生慷慨解囊。”

    方液仙道“当时秦先生捐了一百万,而我囊中羞涩,实在是汗颜。”

    这么简单的两句话,顿时拉近了双方的距离,显得没那么陌生了。

    旁边年轻的女子笑着道“我哥大部分时间住在魔都,没想到跟秦先生在这里见面。我叫‘方液香’,很喜欢雪姑娘的歌,是专门过来见她的!”

    这话说得不尽不实,其实她不知道雪向晚会来,只是想过来看看秦大少,是不是像报纸上说的那样英俊,要不然凭什么列入民国四大公子之一?雪向晚又怎会答应嫁给他呢?

    不一会儿的功夫,桌上罢上了一些小菜。

    众人都没怎么动筷子,只是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方液仙道“听说秦先生对我家的糖行感兴趣?”

    秦笛点头“没错,我想问方家有没有放手的意思。若不然,我再成立一家糖行,恐怕会跟方家有冲突。”

    这话带着一丝威胁,如果换一个年轻人,说不定拍案而起,大喝一声“放马过来!”

    然而方液仙已经四十岁了,他从报纸上知道秦家的实力,既然秦氏粮行能储量一千万吨,自然可以进入糖业贸易,跟方家打得两败俱伤!所以秦笛说这话并不是故意挑衅,而是诚心过来寻找解决的方案。

    方液仙沉吟着说道“方家进入糖业,已经有130年的历史了!如果想让我们彻底放弃,只怕也不现实。方家是一个大家族,五代传承下来,子孙众多,众口难调,即便是我出马,也做不了所有人的主。不过,我们两家可以展开合作,找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

    秦笛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我有个提议,不知道是否可行。”

    “你说来听听。”

    “说实话,我无意长期插足于糖业!所以我想问一句,能不能将方家糖行租给我?租期十五年,在这15年间,方家依然能拿10的分红。”

    “那么租金怎么算?”

    “租金按每年100万大洋计算,如何?”

    方液仙一面喝茶,一面凝神计算,过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这个数字少了点儿,我有9家糖行,总资本金2300万,租金加上10的分红,年收益率也只有15。”

    秦笛问“那么方先生觉得多少合适?”

    方液仙笑道“我希望年收益率能达到20。这算不得漫天要价,因为按照方家百年来的糖业贸易经验,白糖的价格有高有低,平均收益率能达到25。另外,我还希望秦先生能一笔支付15年的租金,不知道是否可行?”

    秦笛“哈哈”笑道“那我可就亏了!提前支付15年的租金,利息又该有多少呢?”

    这年月民间借贷的利息很高,方液仙是想筹措一大笔钱,投入“化学工业社”,进行牙膏、肥皂的生产。日化行业利润更高,所以他才跟秦笛会面,想从这个“人傻钱多”的大少爷这里得到些好处。

    接下来双方一番交锋,绵里藏刀,不露声色。

    到最后,双方达成了协议,秦笛提前支付1800万元的租金,将九家糖行租下来,租期15年,相当于每年120万大洋,另外还要保证10的分红。

    方液仙以为赚到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两年白糖生意不好做,能保证15的利润都难。而秦笛答应给他的条件,相当于年利润18,而且没什么风险,因为有秦氏粮行和国泰药业做后盾,除非这两家企业都垮了,那才另当别论。

    而在秦笛看来,这笔生意有得赚!他能将南洋的白糖和北美、南美的白糖整合在一起,从而控制大半个中国以及日本的白糖贸易。

    这跟粮食储备不一样!秦氏粮行主要是做慈善,压根儿没想赚多少钱。而白糖属于食物添加剂,不吃糖也不会死,所以秦笛不介意从中赚一笔。

    方液仙还觉得,糖行经过秦家15年的开拓,等到归还方家的时候,或许拓展了渠道,生意更容易做下去,所以对方家有好处。

    而在秦笛眼里,却看到1948年以后,将要改朝换代了!

    这笔生意谈成以后,秦笛租了一间仓库,将他从汤玉麟那里抢来的银子拿出来,堆在仓库里,然后让方家过来取!对他而言,这算一种变相洗钱的方式。

    方液仙骤然看见一块块沉重的银锭,顿时两眼冒金星!

    “他妈的秦大少!这混蛋,难道不晓得,从今年3月10日开始,银锭就已经废止,不准流通了吗?”

    说是银块不准流通,其实还能拿到银行换成银元,只不顾秦笛这位惊天大盗,不愿亲自去换而已!

    他拿给方液仙大量的银锭,是因为方家大富大贵,很容易洗白这笔钱!

    而方家为了筹备日化生产的资本金,也不会大呼小叫,更不能主动揭发上报。

    再者说,即便揭发出来,也无法治秦家的罪,因为银锭上没有汤玉麟的标记,谁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秦氏粮行在全国各地销售粮食,收一些银锭回来,没有来得及归入银行,还不是很正常吗?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