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洋装店

    这次秦汉旭回来,跟秦笛关起门来,有一番长谈。

    由于日本抢占东北,率先走出了大萧条,日本工业界逐渐稳定下来,所以秦汉旭未能找到合适的机会,投资于更多的产业公司,但他在大舅哥井上龟三郎的帮助下,拿到了“清月堂”和“滨田酒造”的一部分股份。

    秦笛赞道“做得好!这两家都是百年老字号。将来留给秦汐做嫁妆。”

    秦汉旭道“那可不行,这都是你的钱,所有企业你占大头,给我留三成就行!”

    秦笛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等秦汐长大后,日本的企业全部交给她管理。”

    秦汉旭很是忧虑,道“你还真准备认真经营这些公司啊?不是想炒作一把,过两年将其卖掉?我可不想让女儿一直留在日本。我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眼看日本就要大规模侵略华,我怎能安心的待在日本呢?”

    秦笛微微一笑,道“风物长宜放眼量。战争是短期的,利益是长期的。我们掌握一部分日本公司的股份,就像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同样算是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你这是歪理!我在日本注资这些公司,都不敢给手下人知道。要不然,我怕清先生会生气。”

    “嗯,最好别告诉他们。”

    “阿笛,你说战争是短期行为?什么时候日本人会撤走?”

    “待我掐指算来……大概要12年……日本战败……”

    “12年,12年……那时候,阿汐就13岁了……你说中日之间,还能和睦相处吗?”

    “这可不容易。战争撕裂了人性,要想中日睦邻友好,不晓得要等多少年呢。”

    “希望我这辈子能看到那一天……”秦汉旭毕竟留学日本,又娶了日本女人,所以他不想让妻子夹在中间为难。

    过了一会儿,秦汉旭道“我这次回来,还接到一份通知,是关于轮船招商局的。因为公司要改造,官股要进去,私人资本必须出来一部分,你说我该转让多少好呢?”

    秦笛道“全部转出去,一股也别留!”

    “啊?为啥撤得那么干净?”

    “因为快打仗了!搞不好南京政府脑袋发热,会把轮船沉入长江!”

    “为啥要沉入长江?那不是拿钱往水里扔吗?”

    “因为要阻挡日本军舰深入内陆地区!”

    “照你这么说,我们更不能撤股了,损失就损失吧!如果现在撤股,岂不是发国难财?”

    “问题是,即便沉了船,也挡不住日本军舰!”

    按照历史上的记载,抗战期间,中国主动沉船200多艘,但是到最后,江阴要塞还是失守了!此后,还要费力气将船捞上来,从而恢复长江水运。

    秦汉旭叹了口气“当年你给我轮船招商局的股份,价值500万元,现在若是全部退出,大概能拿到1000万。对我来说,这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听你刚才那么一说,让我感到左右为难了。”

    秦笛道“三叔,你不必烦恼。如果不撤股,日后所有的损失,我帮你补上就是了。反正我手里还有不少的日元,而我短期内不会去日本,留着也没用,干脆一股脑送你算了!”

    秦汉旭很是惊讶“啊?你手里还有日元?”

    秦笛微微一笑“三叔你跟我来!”

    秦汉旭跟他来到阁楼间,定睛一看,又发现堆成小山一样的日元!他不禁惊呆了!

    秦笛当初从东北抢了五千万日元,上次只拿出3000万,后来他又从汤玉麟那里抢了八百多万,所以还剩下2800万日元!

    “三叔,这笔钱都给你了!从今以后,你在日本的投资,包括所有的股份,咱们五五开!一半归我所有,一半留给秦湛和秦汐!”

    “那我可沾你的光了!”

    秦笛又道“另外,我将明州家纺的股份,再给你20,这毕竟是爷爷的心血,我不想独占。”

    秦汉旭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深深地叹了口气“唉!过去的事都不说了。我这次回来,还要去宁波上坟,给老人家烧纸……”

    “三叔,我跟你一起去。”

    “你去做什么?”

    “前些天,我爹转给我一封信,说大爷爷那边的一个堂兄,集资开了家‘洋服店’。我爹自己懒得去,所以让我过去看看。”

    秦兆吉的哥哥秦兆安,已经死了十多年了。

    秦兆安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秦汉忠继承了几千亩田产,二儿子秦汉厚在宁波城里做生意。

    秦汉厚有三个儿子,老大秦蒙,筹资开了一家“洋服店”,也就是做西服的买卖,过两天就要开业了,给魔都这边来了封信。

    按理说,这种小事不会惊动秦笛出马。

    不过,这年月的西服店并不简单。

    秦笛不知道宁波的情况,但他知道魔都的行情。

    当时gentlean的全套标配如下一顶呢帽或草帽(呢帽应该是英国的hatan或stayson,次一些是国产“小吕宋”或“盛锡福);一套三件头西装(面料首选进口tontex或doaflre或其他英国花呢,国产“章华”或“协新”呢料次之);内衣、衬衫和领带或领结(衬衫首选van heen或arro,“司麦脱”或“康派司”次之);袜子和皮鞋(皮鞋要穿进口的saon或freean)。其他皮带、吊裤带、袖扣、领带扣针、襟针、打火机、烟斗(dunhill或者3b牌)、香手绢、钥匙链(sank牌镀金钥匙链)、钱包。

    除了看起来很时髦,在那个年代穿一套体面的衣服,还会带来很多切实的好处。

    正如周长庚在《魔都的少女》所写“在魔都生活,穿时髦衣服的比土气的便(bian)宜。如果一身旧衣服,公共电车的车掌会不照你的话停车,公园看守会格外认真地检查入门券,大宅子或大客寓的门丁会不许你走正门。所以,有些人宁可居斗室,喂臭虫,一条洋服裤子却每晚必须压在枕头下,使两面裤腿上的折痕天天有棱角。”

    各行各业都有公会,西服业也不例外。1927年十月魔都筹建新服业公会,规定西服业会员根据资本大小分为四个等级。

    关于西服的定价则分成甲等、乙等、丙等、丁等、戊等五种,以美元为货币单位,甲等(best css)600元、乙等(special css)330元,丙等(firstcss)275元,丁等(send css)250元,戊等(third css)220元。

    即便搁到21世纪,一套西装的价格,也不过如此了!

    虽然说,旧时魔都的西服是纯手工制作,以后的西服多是机器制作,但这时候的美元,也非后来的美元可比。

    秦笛无意于投资服装业,不想把很多小本生意人击垮。这时候魔都有四百多家西服店。他要是一进去,就像大象跳进池塘里,便没有小鱼小虾的活路了。

    秦汉承因为报纸上说秦家男人都是废物,这两天心里憋着一股气,看什么都不顺眼,所以指示儿子去宁波走一遭。

    秦笛想去武夷山修炼,所以就顺便答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