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遮掩不住

    尽管秦笛和晏雪偷偷做了好事,但是不知何故,三位女歌手所签的协议,还是被处心积虑的记者挖走了,而且竟然被刊登在报纸上。

    “试看歌手卖身契!二十三岁不许嫁!”

    这题目很吸引眼球!因为此时的年轻女子,大都在十七八岁出嫁,拖到23岁算是老姑娘。

    再加上记者存了别样的心思,故意讽刺挖苦秦大少,所以只刊载协议的后半段,没有提及签协议的好处,所以报纸一出来,顿时引起人们的热议!

    “哈哈!秦大少真不是东西!管天管地,还管人家婚丧嫁娶!他以为自己是天老爷呢?”

    “这样的狗屁协议,没有法律效力!”

    “怎么没有法律效力?前不久,阮玲玉不就输了100万?”

    “我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协议,怎么会有人愿意签呢?”

    “这叫霸王条款,你知道不?秦大少掌控百代公司,店大欺客,爱签不签!”

    “魔都不是有三大唱片公司吗?百代,胜利,大中华,后面两家公司的协议是啥样的?”

    “嘿嘿,说是三大唱片公司,其实百代公司一家独大,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胜利和大中华唱片公司,虽然对歌手的婚姻状况没要求,但是他们的歌手收入低,还不到百代唱片公司的四成呢!”

    “这么说,秦大少经营公司还有一手?并不是像普罗大众认为的那样,只是一个酒囊饭袋?”

    “哼,一群大傻瓜,只知道人云亦云!秦大少若是酒囊饭袋,能写出《围棋幽明录》成为棋圣吗?他老早就投资明月歌舞团,常年不断发掘有才华的歌手,还请了一大批著名的音乐家,帮歌手填词作曲……”

    “切,再怎么说,也是靡靡之音……秦大少要是有骨气,怎么不去东北打鬼子?”

    “你倒是有骨气,你去打啊……”

    对于世人各种各样的评价,秦笛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放在心上。

    1933年8月25日,四川茂县发生75级地震,岷江断流,叠溪古城被淹没,伤亡过两万,仅在灌县境内,就捞获尸体4000具。

    事件发生后,南京政府只是拨款100万元赈灾。

    秦菱这位挂名的卫生部副部长,从金陵拉了一批红十字会人士前往救助。

    朱婉亲自带着一百多位来自慈安外科医院的医生,携带大量的医疗物资前往四川。

    秦笛则电告弟子顾如虎,让他从储备粮食仓库中,转运三十万吨粮食过去。

    秦家尽心尽力救助灾民,不久之后,这些善举被记者和当地官员报道出来。

    “大医学家朱婉,年近六旬,亲赴灾区,活人无数,生死人肉白骨,被受灾儿童唤作‘朱妈妈’。”

    “大医学家秦菱,率领多位官员,不辞辛苦,跋山涉水,进入山区,救助百姓……”

    “秦氏粮行转运大批粮食,让当地百姓有一口饭吃……”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秦老爷汉承还在魔都打牌,秦大少爷则出现在百乐门舞厅,不知道秦氏粮行由谁管着……”

    “昨日,有人在成都一家粮仓的门口,见到了风姿绰约的歌仙雪向晚……有理由相信,是她居中调度粮行的运作……”

    “可叹秦家的女人个个是人杰,秦家的男儿全都是废物……”

    报纸不断刊登新文章,一篇比一篇离奇,搞到最后,又把秦笛扔沟里去了,连带着秦汉承也跟着遭殃。

    秦笛脸皮厚无所谓!

    秦汉承却被气个半死“他妈的!老子都退休了!哪个无良记者,在那里胡说八道?”

    不管怎样,朱婉的声誉如日中天高高在上!秦菱和晏雪的名字也像启明星一样高挂天空!而秦月这位大诗人被民众遗忘了,秦笛这位大少爷俨然成了反面人物。

    如此一来,秦家人有好有坏,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家族,如果全是高大上的人物,反而像是挂羊头卖狗肉沽名钓誉之辈。

    当然,秦笛做的好事,也没有被所有人全部忘记。

    他暗地里做的事,也有人在悄悄关注着。

    这一天,清先生忽然问陈果夫“我听说,秦家的生意主要是秦笛在管着,是不是这样?”

    陈果夫躬身道“是的。在秦笛亲手掌管下,秦家财富每年增长30以上。按照中央研究院经济组的调查,秦氏粮行价值41亿元,国泰药业价值13亿元,渡口的钢铁厂、采煤场、焦化厂、磁铁矿,合计8000万;30家慈安外科医院,3家慈安医疗器械厂,折合7000万;民生汽车、神龙自行车、万国手表厂,合计6000万……秦家的总资产,大约有7亿元。”

    “这么多?”清先生大吃一惊,问道“为何秦氏粮行的估值,比国泰药业高那么多?”

    陈果夫回答“国泰药业的现金都拿去买粮了,剩下的机器设备值不了几个钱,主要是青霉素、链霉素、磺胺药、阿司匹林和维生素c的专利较为珍贵。而秦氏粮行则因为储备了大量的粮食而拥有极高的估值。秦家进口那么多粮食,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清先生沉默了片刻,道“让秦家多买点儿粮食,对国家和百姓没害处。我隐隐觉得,跟日本的冲突越来越激烈,日本人的心思太大了,他们占了东北又占热河、河北,接下来还可能南下……”

    陈果夫道“我们在秦家的企业里安插了人手。您只要发话,收拾秦家并不难。”

    清先生微微摇头“算了。秦笛当年资助300万大洋,我就当给他个面子。只要秦家不向大赤党靠拢,就不要管他们做什么。反正孙猴子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

    “是,我明白了。”

    “秦汉旭新一期的经济情报交上来没有?”

    “交上来了……日本占据东北以后,经济形势大有好转,对我们很不利……”

    “攘外必先安内,且待收拾了赤党,再跟日本人决战……”

    老实说,这时候的蒋陈两家还算不上十分贪腐,因为他们对青白党抱有希望,对建设国家还有幻想,真正贪腐是在1947年以后,眼见大势已去,只能将黄金、白银、美元、英镑打包带走,再把许多企业转卖给私人趁机赚一笔……

    相传四大家族中,最富裕的是宋家和孔家,然后是蒋家,陈家算不上多富。后来陈立夫在美国18年,曾经烙大饼、腌泡菜、做皮蛋谋生,如果说是假象,那他也不容易,竟然装穷很多年。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