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如此舅舅

    晏雪一听,就心疼得直抽抽,她自己母亲早逝,父亲也不着调,所以对这种事很敏感!

    她恨得咬牙切齿“我亲自去办,看看她那个舅舅死了没有……”

    秦笛道“还没死,按理还有7年阳寿!你去将他打杀了!莫要手下留情!这样的人,不配活在人间!”

    民国七大歌星,解放后只有周璇和白虹留在大陆,其余五位都迁居港台。

    白虹1992年因癌症病逝于北京。

    龚秋霞2004年病逝于香港。

    其中最有才华、最可怜、最让人叹息的还是周璇。

    正因为如此,秦笛才不忍心看她走上老路。

    晏雪义愤填膺,次日早上,趁着黎明前的黑暗,只花了半个小时,就跑到常州。

    天刚亮,她坐在一家混沌铺里,一面吃着小混沌,一面跟店家打听消息。

    店家是一对中年夫妇,妇人头也不抬的包着混沌,开口说道“你问苏牧师?那可是好人啊!常州城里,很多人认识他。”

    晏雪诧异的问“他是牧师?”

    “没错,他的主业是教师,牧师算是兼职,周末在教堂讲道,很多人都喜欢听。”

    “你知道他家住在哪儿吗?”

    “苏牧师的家离这儿有点远。不过他太太顾美珍,就在附近医院里做护士长。”

    “哪个医院?”

    “武进医院,出门往左走,不远就到了。”

    晏雪不紧不慢的吃完混沌,又等了一会儿,然后才迈步来到武进医院。

    这时候,医生还没有来,一部分护士先来了。还有值夜的护士正准备下班。

    晏雪找人一问,得知顾美珍已经来了,正在准备室忙碌着。

    她来到准备室敲门,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白衣护士,不胖不瘦,相貌清秀,看上去很和善,手里拿着一个药水瓶。

    护士笑着问“小姐,你找谁?医生还没上班,需要再等一会儿。”

    晏雪道“你姓顾,叫‘美珍’,是吗?”

    “对,我就是顾美珍,你找我有事吗?我正在忙,如果没有要紧的事,等我忙完了再说,好不好?”

    “我来是想告诉你,你丢失的女儿,有下落了!”

    顾美珍一听,手里拿着的药水瓶“砰”的掉在地上,然而它并没有被摔碎,而是咕噜噜滚到远处。

    她顾不得去捡药瓶,一把抓住晏雪的手,眼泪开汪汪的道“这位小姐,你知道我女儿在哪儿?求你告诉我,我已经找她十年了!”

    晏雪的眼圈也有些湿润,说道“她被舅舅拐卖了,目前在魔都呢。”

    “被舅舅拐卖?这……您不是骗我吧?我有一个兄长和一个弟弟,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拐卖我的女儿?”

    “你这两个兄弟中,有谁抽大烟上瘾?”

    顾美珍一听,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当即一咬牙,叫来一个护士,跟对方交代了几句,然后脱了白大褂,准备往外走。

    她拉着晏雪的手还不肯放“小姐您既然来了,跟我到家里坐坐。我现在心里很乱,得问清楚这件事……我有两个兄弟,抽大烟的是我哥,他以前花当过警察局长呢……”

    晏雪道“就是这一位,你把他找来,我也想见他一面!看到底是啥样的舅舅,竟然这么狠心!”她心想“我先认识了此人,然后再将其打杀。”

    顾美珍匆匆忙忙往前走,来到医院大门口,先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直奔城中的一家大烟馆。

    不一会儿的功夫,她揪着一个人的耳朵走出来。

    那是一位年约四旬的男子,身材很瘦,面色黧黑,嘴里不停地叫着“松开,松开,美珍你疯了,敢扭我的耳朵!”

    顾美珍问“是不是你,偷走了我的女儿?”

    那汉子睁大眼睛,叫道“胡说八道!你听谁讲的?我怎么能做那种事呢?”话未说完,“啪啪”两个耳光,已经落在他的脸上!

    那汉子被打得晕头转向,旁边的顾美珍也被吓了一跳,因为扇耳光的赫然是晏雪!

    按理说,这种事轮不到外人出手,要扇耳光也该是顾美珍下手才对!

    然而晏雪不但抬手扇了两耳光,还在那汉子脑门上拍了一下!

    顿时,那汉子魂不守舍,仿佛魔怔了一样,直着眼睛说道“是我偷走了义宫……我把他卖给金坛一个姓王的人家……”

    听见这话,顾美珍心中像被针扎了一样,眼泪“哗哗”流下来!随即她像疯了一般,“啪啪”的打着自家哥哥“你不是人,不是人……你还我女儿……”

    周围有好多人聚拢来,在边上指指点点,有些人认识顾美珍,略微听出个大概,便为她抱不平,上去抓住那汉子的手,让顾美珍使劲打他!还有人悄悄在身后踹他几脚!

    过了一会儿,顾美珍打得没力气了,那汉子脸肿得像猪头一样,神智迷糊不清,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时候,有个身穿长衫的人走过来,周围的人见了纷纷说道“苏牧师来了!别打了……”

    苏调夫四方脸,大眼睛,相貌清秀,看上去有学问的先生,此刻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上来抱住顾美珍道“别打了,当务之急,是找到我们的女儿,回头再收拾顾仕佳。”

    然后,他对着晏雪深深的鞠躬“请问这位小姐,如何才能找到我家闺女?”

    晏雪道“你的女儿一切安好,她是明月歌舞团的演员,还是百代唱片公司的签约歌手。你们需要做的,是找到她的养父母,讨回自己的女儿。”

    她拿出一张纸条,说道“这是你女儿在魔都的住址,还有她养父母的住址……接下来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先走了……”

    她亲自来常州,原本是想打杀人的,可是来了以后才发现,现在不是出手的时候,一则苏家讨回女儿时,还需要这位舅舅的证词,二则若是现在将其打杀了,很容易变成刑事案件,会给苏调夫和顾美珍带来麻烦。

    所以,晏雪想过一段日子再来收拾此人。

    顾美珍心情激动,想拉住晏雪表示感谢,然而对方身子一晃便去远了。

    苏调夫看着纸条上的字,一连读了两遍,牢牢记在心里,然后请人帮忙,将顾仕佳绑起来送往警察局。

    后面的事晏雪就不知道了,也不必在此细说。

    秦笛倒是有点儿担心,怕苏调夫和顾美珍寻回女儿后撕毁合同,不过随后几年并没有发生这种事。而且周璇寻找到亲生父母后,还对养母念念不忘,她的脸上多了笑容,心理疾病似乎有所改善。

    周璇的舅舅顾仕佳,则在半年之后淹死在北塘河,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伤口。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