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未雨绸缪

    秦笛看着两个侄子,大声道“站好了!听我说话!”

    两人的身子还是站得歪歪扭扭。

    秦笛冷哼道“你们年纪也不小了,不能一直吊儿郎当。我交给你们一桩事,若是做成了,我不会亏待你们!”

    秦源龙年纪小,一直低着头,手足都在微微颤抖。

    秦源空年纪大两岁,抬头问道“小叔,什么事?我学问浅,要是太复杂,我怕做不成。”

    秦笛道“六国饭店,你们晓得吗?”

    “晓得,那里有个赌场,来往的人不少呢。”

    “黄金榕老板,最近在改造大世界,又在魔都修建了几处舞厅,从我那儿要了一千八百吨钢筋。100块大洋一吨,折合18万大洋。另外,他还从国泰药业赊了12万元的西药,合起来欠我30万。他手里钱不凑手,便将六国饭店赌场四成的权益抵押给我,说好了抵押期限五年。我想派你们进去做监理,你们愿不愿意?”

    秦源空眼前一亮,道“愿意,当然愿意啊!只要没有人捣乱,开赌场很赚钱!”

    秦笛道“这是黄金榕的赌场,他有六成的收益呢!出了事,自然有他罩着,没有人敢去捣乱。”

    “我们去了能做什么?”

    “多看少动,不要参赌,免得欠债太多,最后还不上,被黄老板的人打个半死!”

    “啊?照这么说,这活儿还很危险!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给你们每个月300大洋的零花钱。”

    “才300啊?太少了!”

    “哼!眼界狭窄,鼠目寸光!我派你们进去学习,看看赌场是怎么开的!等你们学会了,我将来出资开一家大赌场,聘你们做经理,还愁赚不到钱吗?”

    秦源空眼珠子乱转,道“小叔,你说话可得算数!不能骗我们啊!”

    秦笛道“我骗你们做什么?毕竟是本家侄子,只要听话,我保你们一生富贵,不听话我就没法子了。”

    秦源龙也抬起头来“小叔,我们愿意干!”

    秦笛微微一笑“从辈分上说,晏雪是你们小婶!你们犯错在先,所以被打断腿,已经算是轻的了!毕竟她手下留情,没造成粉碎性骨折,否则你们还能爬起来吗?你们对她要恭敬一点儿,以前的事就揭过去了,明白吗?”

    两个人嘴角抽了抽,不得不低头认错“对……不起……”。

    走出老远之后,晏雪问“先生,您为啥派他们去赌场?人说黄赌毒都不是好东西,你不怕将他们害死?”

    秦笛道“我准备等将来,派他们去澳门,将赌王的生意抢过来!这俩小子干不了正事,歪门邪道说不定能行。六国饭店的赌场,有黄金榕管着呢,他们就算想作妖,也翻不起浪花。”

    “好好的人,做什么赌王啊?”

    “赌博业是门大生意,但要看在什么地方。”

    秦笛想到澳门,是因为他不知道,若干年后,自己定居何处。

    或许,他和晏雪躲在洞天福地修炼,或许他一会儿出现在美国,一会儿出现在欧洲,一会儿出现在日本,一会儿出现在香港,一会儿出现在澳门,一会儿出现在魔都,一会儿躲在某个不知名的小山村,坐在房门口,笑眯眯的晒太阳,被人称作“农民伯伯”呢。

    俗话说狡兔三窟,他需要给未来多做些准备。

    重耳在外而安,申生在内而亡。中国人有个习惯,常常将洋人看高一等。

    秦笛不想做外国人,但他拥有全世界迁徙的自由,一条国界线束缚不了他,以他的功力,想去哪儿去哪儿。

    7月2日,秦笛坐在百代唱片公司的办公室里,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位小姑娘。

    这三位小姑娘都是明月歌舞团的黎锦晖推荐过来的,年纪最大的一位才15岁,名字叫作“龚莎莎”,另外两位都是13岁,分名叫“周小红”和“白丽珠”。

    三位少女看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大老板,心里充满了忐忑和不安。

    她们都听说,百代公司的老板秦大少是个古怪的人,跟新人签订的协约非常苛刻,堪称“卖身契”,著名影星阮玲玉想要摆脱契约,不得不支付了百万元,才变成自由身。因此,在很多世人的嘴里,这位秦大少被比作“大恶魔”。

    如今,这位长相帅气的大恶魔,正瞪眼瞅着她们,吓得她们大气也不敢出。

    不过,临来的时候,另一位老板黎锦晖也说了,要想成为当世著名歌星,必须跟百代公司签约,否则出不了唱片,永远都是野鸡歌手!

    因此,她们心里很忐忑,既怕签下苛刻的协议,更怕签不了协议被撵出去。

    秦笛瞧着这三个小姑娘,过了好大一会儿都不说话。

    他心里想着这三个姑娘未来的成就和坎坷的生平。

    民国最著名的七大歌星,在他面前站了三位。

    如何保护这三个姑娘,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尽可能地少受伤害,是他作为唱片公司老板的责任,同时也是出于仙人的悲悯。

    三位少女站在那里浑身不自在,被他看得恨不能拔腿就跑。

    所幸屋里还有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女,正在用打字机“咔嚓咔嚓”的打字,让屋里显得有一点生机,才没有那么的可怕,要不然她们早就跑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年纪稍大的龚莎莎怯怯地道“先生,我愿意签约,不管什么样的协议我都签,只要能成为歌星就行。”

    歌星意味着有人追捧,穿金戴银,一出门前呼后拥,宝马香车,走到哪里都有人围着,如果再进一步的话,甚至可能载入史册。

    这年月,身为女人,想出名太难了!像朱婉、秦菱和秦月那样靠“自身才华”是特例,像宋家姐妹那样靠家世嫁个好男人也常见,而更多的女人则是不停的折腾自己,就像陆小曼一样,跟前夫怀孕了,还要打掉胎儿,嫁给徐志摩后,还不肯消停,非要将老公折腾死。至于说,像大赤军女战士一样,艰苦卓绝的战斗,那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做到的,那是真正的女英雄。

    因此,白丽珠和周小红都纷纷说道“先生,我们愿意签约。请您拿协议出来吧。”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