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半个徒弟

    秦笛忽然笑道“老和尚,你虽然修持多年,却还没有打开慧眼。跟你说吧,我虽然看着年轻,却是密宗的白教法王,看中这孩子,是想给他一场造化。你若是不信,咱们辩一辩佛理如何?”

    老僧更不相信了,但是被人家围住了,想走也走不了,于是说道“既然如此,请施主明日上午,来我定慧寺中,当着众僧的面,辩论佛门心印!”

    “好,那就一言为定!”

    老僧带着小沙弥走了。

    晏雪的心里有些难过,道“没想到,这孩子跟我父亲有关系。”

    秦笛道“我可以肯定,他不是你弟弟。”

    晏雪瞄他一眼“我也没说,他是我弟弟啊。你想收他为徒?这件事恐怕有点儿难度。”

    秦笛点点头“既然是转世的高僧,就没法轻易还俗了。不过,这个徒弟我还是要收的,哪怕是半个徒儿都行。”

    顾如梅问“先生,你为什么喜欢收徒弟啊?”

    秦笛微微一笑“收徒当然有好处!有事弟子服其老,我将来要做很多事!”

    “您想让这孩子做什么?”

    “我想收海安为徒,存了别样的心思。如果海安恢复了夙慧,做了少年高僧,成了定慧寺的主持,至少能帮我保住‘向晚堂’!将这座庭院算作佛寺的一部分。而我也能随心所欲的回来住。”

    “这是什么道理?我怎么想不明白?”

    秦笛不吭声,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

    这天上午,他略微改变了容貌,只身前往定慧寺。

    当着数百僧人的面,他跟老僧慧清展开了一场辩论。

    秦笛前世并不是纯粹的仙人,他曾经有一具分身,拜在菩提祖师门下,修行数万年才出师,以他的佛学造诣,足以碾压任何的大德高僧,跟慧清辩论,他闭着眼胡说八道都能赢。

    慧清问“何谓法印?”

    秦笛回答“印就是印玺,用以证明文件的真实,借以比喻佛教的教义,证明其为真正佛法,所以称为法印。”

    慧清问“何谓三法印?”

    秦笛答“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并称三法印。”

    “何谓四法印?”

    “加上‘有漏皆苦’,即是四法印。”

    “何谓五法印?”

    “四法印加一切法空,就成了五法印。”

    “法印有何意义?何谓实相无相?何谓实相无不相?何谓实相无相无不相?”

    若是换一个人,早就被慧清问蒙了,但是秦笛不紧不慢地回答“实相无相,它的本体,真实不虚,没有种种千差万别,虚妄生灭的幻想,就是不生不灭,不动不摇的平等一相,就是真谛的道理……”

    渐渐地,这场辩论从开始时的诘问,变成了慧清的请教,变成了秦笛这位上师的讲座。

    秦笛望着众僧,不紧不慢地说着种种佛法,一面,一面双手动作,施展出宝瓶印,施无畏印……

    他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动用功力,将法印放出来,否则会把众僧吓得匍匐在地。

    即便如此,在场的僧人也听得如痴如醉。

    隐隐然,殿中有清风浮动,花香宜人,给人心旷神怡之感。

    秦笛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中“世间的众生,世界万事万物,一件件一桩桩,都离不开实相真心。所以苏东坡说得好‘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这就是实相无相无不相的道理……”

    一场讲经花了一个多小时,到最后众僧赞不绝口。

    老僧慧清也对秦笛合掌致谢“施主佛法精深,远在老衲之上。不过,海安的事我做不了主,您若是有意收他为徒,还请去印度寻找海晏法师。”

    秦笛苦笑“我只想收海安做半个徒弟,你我都是他的师傅,怎么样?”

    慧清笑了“可以。只要你不把海安带走,尽可以过来教他。”

    带到众僧散去,秦笛道“老和尚,有件事我说给你听,昨日我身边身穿白衣的女子,便是海晏法师出家前留下的女儿。”

    他给海晏法师留面子,所以改换了说辞。

    慧清颇为惊讶“是吗?老衲真没想到!她是故人的女儿。”

    “老和尚,你是怎么认识海晏法师的?”

    “我跟他师傅是好友,海晏算是我的师侄。不过,海晏法师不但有举人的功底,又有神秘的功夫傍身,所以他的修为远在我之上。据我所知,他出身于禅宗,后来在西藏的萨迦寺得到真传,变成了萨迦派的左护法。他去印度肩负着特殊的使命。”

    秦笛对藏传佛教并不是很熟悉,问道“什么是萨迦派?”

    慧清道“西藏的佛家分成红黄白花四支,萨迦派属于‘花教’,寺庙的外墙上有红白黑三色条纹,分别代表文殊的智慧,观音的慈悲,金刚手菩萨的力量。三色相合,就是花教。”

    秦笛闻言笑道“多谢大师讲解。”

    如果老丈人做了萨迦派的重要人物,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解放后,藏传佛教虽然受到一定程度地遏制,但比内地的僧侣日子好过,而且晏雪的父亲有灵根,已经变成了修真人,只要修行得法,活到21世纪问题不大。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关于收徒的事,就这么说定了。

    海安小和尚还住在定慧寺,秦笛每年来焦山的时候,会传他一些佛法,帮他早日开悟夙慧。

    随后,秦笛带着晏雪和顾如梅返回魔都。

    此时,魔都中央特科早已取消了,连同政a局迁往瑞金。

    李胜功离开了魔都。自此之后,他不再千里迢迢从魔都取药,而是去长江沿岸其他城市的“国泰药业”购买西药,依然凭借着特殊的令牌,只要付一成的价格就行了。

    他在临走之前,交代魔都地下党的领导人李竹生,说有一位特殊人物,偶尔会做出惊人的举措,变着法子帮助大赤党。但他没有说,这位特殊的人物,究竟做了什么事,更没提电台的来路。

    李竹生在魔都小心翼翼地工作半年,也没见到特殊的人和事,于是便将李胜功的交代忘记了。

    这期间,秦笛明显收敛了自己的做法,没敢大肆出手,帮助地下党。

    因为从1933年到1935年,属于革命最艰难的时刻,内忧外患,魔都中央局六次被破坏,出了很多叛徒,包括这个李竹生都叛变了。

    秦笛即便是仙人转世,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他毕竟不是一个人,身后还有家人和企业呢。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