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小小沙弥

    次日上午,秦笛顺路考察了秦氏粮行武昌分店,这里有一个不小的粮仓,储藏了50万吨粮食。

    他让经理领着看了一圈,翻了翻历年来的账目。

    粮食生意并不容易做,既要防火、防盗、放水、防霉变,也要防止下面的人员偷窃,比如说一个小小的经理,就可能贪心盗走几千吨粮食,通过转手倒卖,来谋取暴利。

    秦笛善于辨别人心,只要打眼一看,就知道经理是否心虚。然后再翻看账本,找伙计交谈,就可以发现事情根源。因此,他挑选的经理都没有大毛病,以前父亲挑选的经理,早被他换了一轮,

    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些人不做经理很老实,一旦手里有了权力,再加上监督的缺失,就开始胡作非为。

    这样的人一旦被发现,秦笛并没有威吓、体罚他们,比如说砍掉一只手,那是黑社会的行为,很容易被人诟病,给秦家带来麻烦。他只要将人送到官府就行了,以秦家的势力,能让他们脱一层皮。

    随后秦笛雇了一只小船,顺水而下,经过小孤山和焦山,每个小岛都上去住了一晚。

    顾如梅眼见着江心中两个岛上有秦家宅院,禁不住羡慕不已。

    “先生,您这算不算狡兔三窟啊?”

    “什么狡兔三窟?这是修炼的好地方!你深吸一口气,有没有觉得,这儿的灵气比较丰富?”

    顾如梅经历了伐毛洗髓,眼看就要进入炼气期,对于灵气的感知,比以前敏锐多了。

    她深吸一口气,笑道“还真是啊!先生,我能不能留在这里修炼?”

    秦笛道“这里主要是水灵气,夹杂着少量的土灵气,因此更适合晏雪修炼。你是土灵根,恐怕要去西北的黄土高原,或者江西的红土地,东北的黑土地寻找机缘。不过,这些地方都在打仗,你一个女孩子,不适合现在过去。所以你还是继续弹琴吧,仙音门有独特的修炼方式,不需要借助于灵土,就可以从空中凝聚灵气,帮你提升功力。”

    顾如梅虽然明白他说的意思,但还是有点不甘心“等我赚够了钱,也在这儿弄个庭院,作为休闲的地方”

    秦笛轻叹道“修建庭院容易,想长期保留,那可就难了。”

    眼见顾如梅听不明白,秦笛也懒得细说。世事变迁,天晓得将来会如何?

    焦山定慧寺中,有一位老方丈,名叫“慧清”,这天傍晚,带着个年幼的小沙弥,走出寺庙,在岛上散步,不知不觉来到秦笛居住的“向晚堂”前。

    他驻足定睛观瞧,眼看着原先破败的军营,变成古色古香的宅院,禁不住感到讶异。

    恰好在这时候,秦笛带着晏雪和顾如梅推门走出来。

    老方丈合掌为礼“阿弥陀佛!”

    小沙弥年纪太小了,大概只有三岁,也跟着合掌行礼。

    秦笛瞄了一眼,顿时来了兴致,笑道“老和尚,难得有此机缘,请进来喝杯茶如何?”

    老方丈看见有女眷,而且是两位千娇百媚的姑娘,闭上眼睛默默念了一段经文,然后道“多谢施主好意,天色已晚,喝茶就算了。”

    秦笛笑问道“老和尚,我看中你的徒弟了,能不能让给我?”

    老方丈吃了一惊,以为秦笛不怀好意。

    这位慧清大师乃是半路出家,早年有妻有子,因为妻子不幸遇难,他才出家做了僧人。

    他原本有秀才的功名,智力高过普通的僧人,所以苦修三十年,成了寺庙的主持。

    他对人间龌龊事多有了解,所以也,带着徒弟转身就走。

    然而秦笛和两个姑娘已经将他们围住了。

    晏雪低头看着小沙弥,看他眉清目秀,齿白唇红,不觉心中欢喜,伸手摸向他的光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老僧赶紧伸手将她挡住,心想“你这个女妖精,被你这么摸一下,我这徒弟,还不得丢了魂儿?”

    “女施主,切莫动手。”

    而在另一侧,顾如梅已经将纤纤玉手摸在了小沙弥的脸颊上“啧啧,还真是粉妆玉琢,怪不得先生喜欢你。”

    老僧被吓得手足无措,很想放声大骂,可是他又骂不出口,只能不停地念诵“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请饶了我这徒儿吧,他年纪还小……”

    秦笛笑道“这叫什么话嘛!我说看中你的徒弟,是想收他为徒,给他一番造化!”

    老僧依然不信,叹道“你能给他什么造化?”

    秦笛道“老和尚,你已经半截入土了,舍得让这么小的孩子,早早地遁入空门?你跟我说,这孩子是哪里骗来的?若是说不清楚,我把你告上官府,说你拐卖人口!”

    老僧苦着脸,长长的白眉轻轻抖动,答道“定慧寺乃是大寺,有僧人五百余位。老衲做主持也有十余年了,怎会做拐卖人口的事呢?这孩子名叫‘海安’,是老衲从西藏带回来的。他原本有一位师傅,名叫‘海晏’。”

    秦笛有些吃惊,心想“这难道是晏雪同父异母的弟弟?海晏法师也太不检点了吧?”

    晏雪更是手足颤抖,没想到在这里听见父亲的消息。

    只听老僧接着道“海晏法师说,这孩子是他在雪山脚下捡到的,身上还带着佛门的标志‘九戒心印’,怀疑他是高僧转世。海晏法师要去印度修行,所以他请我将人带到这儿,传给他一些佛理。”

    听到这里,秦笛定睛观看片刻,略微舒了一口气,心道“这不是晏雪的弟弟。他身上有灵根,但属于金灵根,跟晏雪的水灵根不同。”

    秦笛想了想,说道“老和尚,你这话不靠谱!海晏在西藏找不到僧人?为何万里迢迢,让你将孩子带到这里来?”

    老僧道“海晏法师说,如果留在西藏,海安会有一场劫难。”

    秦笛又道“好吧,我相信你说的话,就算他是高僧转世,但是你可知道,他的夙慧何时才能开启?或许十年,或许三十年,或许到老了,才能记起来。我有秘法能让他在十年之内醒悟前尘往事。如此一来,定慧寺岂不是多了一位少年高僧吗?”

    老僧还是不敢相信他,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小施主,怎会说出这种怪异的话。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