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武昌旧案

    顾如梅难得回家一趟,便留在老家多住几日。

    秦笛和晏雪一起,继续向西,来到渡口市,考察钢铁厂的生产。

    厂长张振业领着他们巡视炼铁炉,炼钢炉,焦化厂,采煤场,以及铁矿砂的采集地,一路走一路介绍,同时不停地发出感叹“我当初来渡口的时候,没想到这儿能建成钢铁厂!如今钢铁厂运转顺利,年产量提升到3万吨,占据中国的半壁江山,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秦先生,你怎么知道,这儿有磁铁矿啊?”

    秦笛微微一笑“天机不可泄露!”这种事没法解释,还是啥也不说为好。

    张振业摇头苦笑,道“钢铁厂已经建成了,我完成了你的嘱托,也算不辱使命。你看看,啥时候请一位接班人?”

    秦笛道“接班人你自己选!先试用两年,如果满意的话,你就可以退休了!我这次过来,是为了兑现给你的承诺。”

    “什么承诺啊?”

    “当初我答应,只要钢铁厂建起来,我给你5万大洋的奖励。如今我把奖金翻一倍,带了十万大洋来!”

    张振业吃了一惊“啊?翻倍了?多谢秦先生,你这么慷慨!不过,你给我一张支票就好,难道真给现大洋?”

    秦笛笑道“当然是现大洋!我好不容易从魔都运过来!”

    张振业哭笑不得“这么远的路,为啥不带张支票呢?”

    秦笛笑道“那不一样,支票哪有现大洋震撼?”

    实际上,他抢了大量的金银,不好直接存银行,所以拿出来做奖赏,也算是一种洗钱方式。

    张振业回到办公室,看到一卷卷的现大洋装在木箱里,心里既欢喜又无奈。他一个糟老头子,可不敢千里迢迢,带着银元回老家,只好让人送到本地银行入账。

    秦笛问“张先生,你是哪里人?家里有没有能干的后辈子弟?”

    张振业沉吟答道“我是山西蒲州人,父辈是晋商的一支,祖上可以追溯到明朝的张四维,到我爹这一代家境不行了。家父拼尽全力送我留洋,我几个兄弟都只上过私塾。不过,我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侄子,都还算不错,毕业于清华大学堂……”

    “你为啥不请他们来这儿,通过言传身教,让他们继任钢铁厂的经理呢?”

    “秦先生,你既然这么说,我倒是想试试。”

    “写信让他们过来。日后我还会建别的工厂,正缺乏人手呢!”

    “您还想建什么厂子?”

    “还在考虑之中,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对秦笛来说,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从美国拆卸破产工厂,然后运到国内来复产,可是这要跟老约翰商量,看看能找到什么合适的对象。

    美国破产的工厂很多,但是适合在中国复产的不多。

    过了一会儿,张振业说道“秦先生,钢铁厂投产之后,四川的几位军阀派人找我,南京政府也派人过来,想要从我们这儿分一杯羹。我按照您的指示,每年给刘湘、刘文辉送一笔钱,然后给南京政府正常交税,除此之外,还答应给其余军阀供应钢材,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