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莫说是我的徒弟

    虽然说秦笛不想救强者,免得改变历史的走向,但他建立的慈安外科医院,却不管强者弱者,只要受了伤,都不会拒之门外。所幸那不是他直接插手,否则他恐怕早已承受了天雷!

    1933年5月3日,四川渡口市。

    下午三点,有两位伤者被抬入慈安外科医院。

    身穿白大衣的年轻医生问“姓名?”

    送伤者进来的陪同人员回答“邱木生,余大民。”

    医生也不再问别的,只说“去交钱!”

    然后,病人进入手术室,连夜做手术。

    做完手术,他们也不住院,而是趁着夜色,用担架抬着,从后门出去,来到大街上,又走了一段距离,进入一间民房歇息。

    这时候,邱木生和余大民已经苏醒了,他们是大赤军的师级干部,在交战中受了伤,不敢去南昌做手术,所以坐船辗转来到渡口市。

    历史上,他们都牺牲在1933年,原因是受伤得不到治疗,养伤太久,行动不便,被敌人发现了。

    旁边的人说道“渡口有三家医院,只有这家慈安医院最可靠,既不问病人来历,也不收很贵的费用,他们不但手术做得好,而且还提供纱布和药物,对我们的人很友好,我甚至怀疑,医院里有没有自己人?”

    另外有人低声道“别胡说!若被人听见,那还得了!”

    “嘿嘿,这不是没外人嘛。”

    “小心隔墙有耳!再者说,谁能保证,我们这些人中,万一落在敌人手里,都不会叛变呢?”

    “我只是瞎猜嘛,左右没证据!”

    这些人猜测的事,终究没有结论。即便邱木生和余大民这样的中高级将领,也不知道慈安医院的底细。

    邱木生道“若能活到胜利,推翻了清白党,不要忘了这家医院。”

    余大民也道“听说慈安医院是大医学家朱婉创立的,此人菩萨心肠,宅心仁厚,救助了无数伤者,被誉为万家生佛。”

    “据说她家很有钱,专门开了一家粮行救济灾民;而慈安医院开遍全国各地,救了很多我们的人。”

    “如此功德,应该给他们记一笔……”

    他们不知道,慈安医学专科学校招生的时候,就有一些进步学生和大赤党员混在里头。

    那些人中,有多少人思想左倾,秦笛大体心里有数,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仔细追究。

    按照慈安外科医院的章程,不管什么样的病人,只要能交上基础费用,全部一视同仁!

    这也是符合红十字会救死扶伤人道主义精神的,即便被清白党查出来,也不能直接怪罪秦家。顶多守在医院里捉人就是了。

    秦笛设计建造医院的时候,特意留了三个门,一个宽敞的前门,一个狭窄的后门,还有一条隐秘的地下通道,等闲情况下不会开放。

    一般青白党的官兵,都会在医院里待到伤势痊愈才出院。所以,他们走的往往是大门。

    而那条通往后门的路,则提供给手术后的人用,美其名曰“预防交叉感染”,往往被大赤党的伤员采用。

    那条暗道,只有特殊情况才会启用。

    而且,慈安外科医院的医生,还可以提供上门服务,只要对方能付得起费用。

    秦笛设置收费门槛,也是出于无奈,否则他会被人怀疑。

    1933年-1934年,苏区出现了一些混乱状况。幼年党受外部势力影响太大,还没有走上独立自主的道路。从赤俄来的王日月、向忠发、博果等人,制定了不符合国情的政策,排挤了真正有能力的领导人。赤色力量损失惨重,经受了非常大的挫折。

    在这种情况下,陈书清、李胜工和伯老这些人,知道秦家有人支持革命,但他们不敢走漏一丝一毫的消息,生怕把药品来源弄丢了。

    陈书清甚至从报纸上看到晏雪蒙了半边脸的照片,当即醒悟过来,当初在孤云轩见过的少女,就是歌仙雪向晚。他心里全明白了“这件事可能跟秦汉承有关,或者受秦大少掌控!因为当初在孤云轩时,雪向晚多次提及‘我家先生’。而按照外界的传言,雪向晚本是秦家婢女,成名以后才跟秦大少定亲。”

    不过,这种猜测他对谁都没说,因为这时候形势不妙,混乱不堪,他不知道谁可靠,谁会叛变投敌,担心因为泄密害了秦家。

    5月初,秦笛和晏雪又去洞天福地修炼了。

    从魔都到武夷山并不远,他们经常前往,每隔一个月跑一回,一次待十天,并不影响日常生活,也不影响对企业的掌控。

    晏雪的修为进步很快,秦笛进阶筑基期后,提升的速度变慢了。

    5月20日,他们出关回到魔都,住了没几天,便叫上顾如梅,启程前往四川。

    秦笛考察了位于重庆的制药厂,追加800万元资金,扩大药厂的规模,不但生产磺胺药、阿司匹林,也开始生产青霉素和链霉素。

    然后,他去考察了位于江中半岛上的粮仓,见到了徒弟顾如虎。

    他给顾如虎仔细指点了一番,然后板着脸说道“今后,如果有外人问起,从哪里学来的功夫,你别说是我的徒弟。将来,当你扬名天下的时候,更不能提起我的名字!”

    顾如虎有些发蒙,忍不住问道“先生,我是不是进步太慢,让您不满意了?”

    秦笛道“与此无关。师徒之情,你记在心里就行了,不需要挂在嘴上。”

    顾如虎的功力已有很大的进步,再有两年就能踏入炼气期了。

    他眼珠转了转,问道“先生,你是否有啥害怕的东西?”

    秦笛点头道“当然有,我怕承担因果。你读过《西游记》吗,孙悟空从菩提老祖那儿学艺,临走的时候,菩提老祖怎么说的?他说‘从今以后,你不要说是我的徒弟!’孙悟空答‘绝不敢提起师傅一字,只说是我自家会的便罢。’如今的你,就跟孙悟空一样,要记住我说的话!”

    顾如虎想了想,道“我记住了,先生!只说是自家会的!不过,若是家里人问起,我怕瞒不住。”

    “家人和你最亲近的人,将来的妻子、儿女,都不算在内。”

    “我明白了。”

    秦笛作出这番交代,是怕顾如虎加入川军之后,在对日军的作战中大展身手,露出惊世骇俗的武功,从而暴露了修真者的身份,然后再揭出他这位师傅来。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