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合谋敲诈

    于是晏雪亲自走出门,将阮玲玉拉起来“请进吧,先生要亲自跟你谈话。”

    外面的记者和围观的群众看见晏雪,一个个心情激动,兴奋不已。

    “哈哈,有意思!歌仙亲自出来了!”

    “这算什么呀?大老婆给小妾立规矩?”

    “不知道歌仙会不会心里发苦,摊着这么个不靠谱的未婚夫,换谁不觉得难受?”

    “这能怨谁呢?她那么大腕儿,嫁到谁家不被宠着?可她偏偏看中秦家的钱……自作孽,不可活!”

    还有人叫道“阮小姐,不能进去!一旦进入秦府,你就失了清白,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没错,让秦大少出来,当着大伙儿的面解决……”

    这些个记者都想拿到第一手资料,所以恨不得逼秦笛出来当面说话。

    阮玲玉也不想进秦府,可是不知怎么了,她被晏雪一搀扶,就身不由己往里走,想停下来都做不到。

    她的身子瑟瑟发抖,心里想“完了,完了,我算是堕入魔窟了!”

    那些记者眼看着阮玲玉被扶着走进秦府,然后大门一关,一点儿声音也听不到,心里都很着急,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有人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几步,想要靠近窗口倾听。

    可是忽然之间,秦府门外冒出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每人手里一杆枪,站在那里,仿佛凶神恶煞一般。

    “站住,别往前走了!这是私人住宅,谁敢靠近一步,轻则断手断脚,重则一枪毙命!”

    这不是开玩笑,以秦家的势力,打杀几个私闯民宅的“凶徒”,算不上什么大事!更何况,租界实行的英美法律,私闯民宅本是重罪。

    于是,这些人只能站在远处,心有不甘的苦苦等待着。

    阮玲玉被晏雪搀扶着,身不由己走进秦家,迷迷糊糊坐下来,猛一抬头,看见对面的秦笛,不禁打了个寒战。

    她跟百代公司签约七年,只见过秦笛两回,说过的话不超过10句。

    她心里害怕,腿一软,又想跪下“秦先生,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秦笛淡淡的道“坐好了,慢慢说。”

    晏雪给她端了一杯茶,道“阮小姐,你不要害怕,先生不是恶人。”

    阮玲玉心想“快把我逼死了,还不算是恶人?什么是恶人啊?”

    秦笛望着阮玲玉,此时的阮玲玉只有23岁,正是女人最美好的年龄,相貌自然不用说,要不然也成不了大明星,她那看似清纯的脸上,带着一行泪珠,显得楚楚可怜。

    “阮小姐,我今天跟你说的话,只能你自己知道,不能告诉唐季珊,或者外面的记者,你能不能做到?”

    阮玲玉眼帘颤抖,不由自主地道“我尽量做到。”

    秦笛冷哼道“不是尽量,而是要不折不扣地做到!否则你会死的!”

    阮玲玉闻言,禁不住浑身冰冷,不停的颤抖,一颗心沉到水底,以为对方要杀她!

    然而秦笛却开口说道“阮小姐,我是在救你!你一个弱女子,身处于两个男人之间,竟想怎样摆脱这种困境?”

    听见这话,阮玲玉的身子不抖了,眼前却是一片茫然。

    “阮小姐,在张达民和唐季珊之间,你到底喜欢谁?”

    阮玲玉咬牙说道“我起初喜欢张达民,可是他太令我失望了。现在我喜欢唐先生。”

    秦笛道“唐季珊家里有妻子,先前结识了张织云,两人同居数年,将张织云放弃了,再来追求你,你确定他对你是真心的?”

    阮玲玉低头不吭声。

    秦笛道“你吃不准唐季珊对你的心思,同时又厌恶张达民的纠缠,对不对?”

    阮玲玉猛然抬头,道“是的,先生,我每天都在挣扎,就像活在噩梦里!”

    秦笛道“我作为唱片公司的老板,不忍心看着旗下的签约歌手出事,所以才变着法子帮你!我可以帮你摆脱张达民的纠缠,也可以帮你测出唐季珊的心思!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阮玲玉却不敢当场答应,想了想,说道“先生,您只要帮我解决张达民的纠缠就好了。至于唐季珊,我可以自己想办法。”她好不容易攀上茶叶大王,生怕把对方吓怕了。

    然而秦笛之所以帮她,主要是看不惯唐季珊始乱终弃,所以他开口说道“唐季珊既然能放弃张织云,也就能放弃你。到时候你人才两空,日子可怎么过?所以我帮你想个办法,可以测试唐季珊一回,让你看看,他对你有没有真情。”

    听了这番话,阮玲玉的心思很乱,她不相信秦大少是善人,以为这一切都是对方的圈套,可她也不敢断然拒绝,否则惹恼了对方,事情会变得更麻烦。

    阮玲玉不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她虽然上过中学,但却是红颜薄命的弱女子心态,跟着张达民已经吃亏了,跟着唐季珊还会再吃亏,一亏再亏,阴霾遮住了双眼,超出心理承受的能力,所以她自杀了。

    晏雪微微一笑,道“阮小姐,你知道我一场演唱会,募捐了多少钱?”

    阮玲玉抬眼望着她,恭维道“您是歌仙嘛,听说一次募捐500万,是吗?”

    晏雪笑道“是的,为此我得了青天白日勋章。当时我家先生捐了一百万。而且,前些天的报纸连篇累牍,说秦氏粮行拥有数亿的资产,你觉得是不是真的?难道说我家先生,会图谋你和唐季珊的钱财?至于说好色,那更是无稽之谈!”

    阮玲玉看着对方雪白的肤色,绝世的容颜,禁不住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于是,她咬牙说道“秦先生,我知道您的好意了。一切按您说的办。无论什么结果,我都认命了!”

    秦笛点点头,随口说了一段话,然后道“这件事你必须闷在心里,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阮玲玉点头“是,我记住了!”

    然后,她被晏雪送出去,一声不吭快步离开。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