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局势的变化

    不管多少人追查大盗的下落,往往都会聚焦于两点一则大盗的身法玄奥,来无影去无踪;二则大盗的手段神秘,竟然能将几十车财宝带走。

    因此,只要秦笛不暴露储物腰带这种神奇的法器,外人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这件事跟他会有关系。

    不过,一旦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施展出一步踏过两三里的身法,就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了,因为只有传说中的仙人才有类似的实力,而仙人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凭空带走大量物品,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至于说一拳打碎青石,那只是小手段而已。即便暴露于人前,也不会让人联想到惊世大盗。

    另外,秦笛为啥不肯让政府参股“国泰药业”呢?

    除了怕泄露药物的流向外,还是一种很好的洗钱工具,只要国泰药业的账目不公开,就没有人知道秦家暴富的原因,他从东三省和热河抢来的钱,可以一点点洗出来!如果没有国泰药业这只金母鸡,以及30家慈安医院,那么他就算抢再多钱也不敢花!

    为此,秦笛干脆指示国泰药业的经理张贺,将所有账目最多保留三个月,以前的账目全部销毁!

    因为是私人企业,国家政策不健全,再加上位于租界内,政府想管也管不了。

    1933年3月,青白党一面加强“围剿”,一面大肆搜捕潜藏的赤色分子。

    自从24烈士被杀后,连带着顾顺章、向忠发的叛变,导致大赤党在魔都的势力几乎被连根拔掉。惊恐万分的王日月仓皇逃往苏联,24岁的博果成了新的领导,卓青丘等人受到排挤,日子过得很艰难。

    在这种黑暗令人窒息的情况下,魔都还有一些人坚持战斗。

    钱仁飞、胡铭,这些优秀的党员,纷纷打入青白党内部,潜伏的更深了。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新人源源不断的入党,其中就包括秦月的丈夫王舒!而秦月也悄悄地写了申请书!

    秦笛虽然知道,但他没有干涉,既然妹妹走上这条路,那就让她走下去吧!

    只要他身在魔都,就不会坐视妹妹出事,哪怕遭到天道反噬,他都在所不惜。

    不过,秦笛也无法每时每刻跟着秦月,他还要闭关修炼呢!一次闭关两三个月,对他来说已经算短的了。当年他做仙人的时候,一次闭关就是千年。

    如果秦月出事时,他恰好不在魔都,那只能听天由命了。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要随时准备献出生命。这句话,搁在秦月身上也是一样的。

    三叔秦汉旭携带着大笔的资金,一面在日本寻找投资机会,一面收集经济情报,写成报告送到清先生桌上。

    1933年,是世界经济大萧条最严重的一年,但是对日本来说则不然。日本的“高桥是清”采用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手段,通过大量的财政赤字来刺激经济,同时将日元大幅贬值,带动纺织品大量出口,所以从1933年开始,日本经济抢先走出了大萧条。

    同时,日本抢占了东三省,大豆、煤炭、木材、钢铁不断运回国内,整个国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蒸蒸日上,不断有新公司创立,比如说“日产”,就是这一年诞生的。

    秦汉旭派手下人专门守在码头上,统计从东北运到日本的物资。

    当清先生看见报告里记载,大量物资被日本人抢走时,他也感到心疼啊!

    “都怪那些土匪和军阀,怎么剿都剿不干净!要不然,我也能腾出手来对付日本人!”

    其实,这只是他一厢情愿,就算国内联手一致对外,也没法在短时间内赶走关东军。因为日本整体实力占上风,工业化程度比中国领先太多了。

    而且,青白党代表了大地主、大资本家的利益,无力领导全国人民一起走,赤贫的百姓太多了!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一座比一座沉重。

    青白党的头目,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就是官僚资本主义的代表,这跟美国总统身后的军火商、石油商的一个样。资本家是逐利的,正因为当官能发财,所以才有人竞选总统。

    而且,蒋宋孔陈代表的官僚资本,无力抗拒帝国主义,他们的膝盖很软,常常为了利益委曲求全,从对日本软弱,到对英美软弱,任凭外舰在长江巡航,任凭外国资本打压民族资本,乃至于美国大兵强奸中国学生,让中华民族蒙受巨大的羞辱!

    中华民族是坚强不屈的民族,所以最终选择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经过百年努力,终于赢得了凤凰涅槃!

    秦笛心里很清楚历史的转变,所以他的心里是左倾的,愿意为国家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他抢了那么多的文物珍宝,早晚都会无偿地捐出去。自己花钱买的画作除外。

    至于积攒的钱财,他也会捐出大半。

    然而即便如此,他的结局会如何,将来的路怎么走,一切都不好说。

    1933年,德国的阿道夫希特勒上台,建立了第一个集中营。受伤害的是犹太人,而中德关系则迈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在nc党得到权力前,德国对中国的外交政策颇为矛盾。魏玛共和国的外交部部长曾敦促德国应在东亚政策上保持中立。另一方面,新政府的战时经济政策要求彻底动员全社会,并储存原材料,特别是军用物资——例如钨砂和锑——这些都是当时中国能大量提供的原材料。

    1933年,汉斯·冯·塞克特将军到达魔都,并担任国民政府的资深顾问,为经济和军事发展提供建议。他在给清先生的《备忘录》中描绘了他对中国工业化和军事化规划的大纲。他摒弃中国传统的大型低素质武装力量,强调规模较小但是机动能力强、装备精良的武装力量。

    为了实现他所提出的框架,冯·塞克特首先建议中国的武装力量必须统一训练,听从于清先生的号令,整个军事系统必须成为中央集权金字塔的基石,仿照德国精英团队的架构成立“教导总队”,这些被严格挑选的精英部队成员的使命是接受专业的训练,再将这种训练和职业军人的素质带到其他团队。

    与此同时,中德之间加强了合作,德国协助中国兴建铁路,建立兵工厂,成立10个炮兵营,4万人的德械师,截至1937年,德国顾问团为中国整编了30万精锐部队,为抗日战争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但是,德事顾问团的到来,也导致1934年红色力量反“围剿”失败,不得不踏上北征路。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