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世上有神仙吗?

    1933年3月2日,日军以锦州为大本营分兵三路发动进攻一路由绥中进攻凌源;一路由锦州进攻朝阳;一路由通辽攻进开鲁。

    汤玉麟部的崔兴武旅负责防守开鲁一线,其部在日军飞机、坦克陆空配合作战下首先投降;万福麟的第四军团负责防守凌源一线亦闻风溃退;朝阳随即失守,三条阵线同时溃败,使日军如入无人之境。日军攻占凌源、赤峰一线。

    3月3日,日军进攻承德,先头部队128名骑兵出现在承德城外,汤玉麟留下孙殿英部抵御日军,自己率5000军队和省政府机关人员,携带着积攒多年的金银财宝,装满了几十辆大车,一枪未放逃走了。

    主帅汤玉麟走了,土匪出身的孙殿英,被秦笛砍了一根手指的孙殿英,率部与日军浴血奋战歼敌四五百人,打出了中人的威风,受到全国人民的好评(十年后,孙殿英投降日本人,当了伪四方面军总司令)。

    很多人建议把汤玉麟捉住正法,以振士气而励人心,但汤玉麟已逃往察哈尔,竟得幸免。

    3月8日国民政府正式宣布对汤玉麟“褫职查办”。

    (此处删除800字)

    这期间,秦笛也没有闲着,他又去北方转了一圈。

    3月8日,魔都申报上刊载一则新闻“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汤玉麟随军几十辆大车的金银财宝,全都不翼而飞!而且,他在天津的府邸也被人光顾,所有钱财都被一扫而光!汤玉麟当场晕厥,口眼歪斜,醒来之后,痛哭流涕,哀嚎三日,余音不绝……”

    文章里还提到,民国19年(1930年)春,汤玉麟不顾社会舆论,命儿子汤佐荣率兵偷挖了内蒙古巴林左旗白塔子王坟沟辽圣宗、辽光宗、辽道宗三个皇帝的陵墓,并将全部出土文物占为己有。同年汤玉麟投入巨额资金,在天津河北区民主道38号,兴建一座砖混结构私宅,其宅占地面积4323平方米,建筑面积3341平方米,三层带地下室,其建筑豪华,陈设华丽,是天津最为显著的豪宅之一。

    文章中进一步分析,说汤玉麟积攒的金银财宝价值2亿大洋!装了几十辆大车,竟然一夕之间不翼而飞!类似的情形跟张学善的大帅府失窃完全一样!

    原本张学善极力掩盖大帅府收藏大量金银的事,也被人再度揭开了!以前张学善是民国第二号人物,手眼通天,所以报纸上不敢写!如今张学善下野了,所以报纸上可以大肆抨击,说得有鼻子有眼,根据张家不知名护卫的说法,大帅府拥有黄金若干块,日元数千万,美元数千万,当时失窃的还有东三省银行的官银……

    一时间沉渣泛滥,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天呐,这是谁干的?难道是传说中的空空儿?”

    “不管是张学善大帅府,还是汤玉麟的财宝,都处于重兵保卫之下!竟然被人悄无声息的盗走,简直是惊世骇闻,不可想象!”

    “谁有那么强的手段,避开数百名士兵的眼线?谁又能将几十车财宝全部带走?难道说世上真有神仙吗?神仙品行高洁,又怎会做行窃的事?”

    “此人既然能盗走财宝,必然也能杀人!他若是想取张学善、汤玉麟的人头,这两位早就死翘翘了!”

    “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此人不该活在当世,不管什么人当政,都不会让他好好活下去,我估计蓝衣社,力行社,统计局,甚至日本军方,美国的cia,英国的军情机构,都可能出动了,想方设法调查出事情的真相……”

    正如这些人猜测的一样,清先生将戴笠、徐恩增等人叫过去,严令他们彻查此事,一天查不出真相,一天心惊肉跳,彻夜难眠!对方既然有这么强悍的手段,如果肯听话的话,让他去对付日本人多好啊?

    与此同时,秦笛则将晏雪和顾如梅叫过来,叮嘱她们平日里要小心,尽量不要暴露惊世骇俗的实力,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

    晏雪知道他心里的顾忌,所以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先生,从今以后,我不会在人前施展武功了。”

    顾如梅则道“先生,我的功夫还没有练成呢,想施展也施展不出。”

    秦笛道“我只是让你们低调,除了弹琴唱歌之外,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修真人的手段,免得惊扰了社会,给百姓造成不安。”

    顾如梅笑道“先生,我明白了。我练功是为了修身养性,提升琴道修为,并没想拿来惊世骇俗。”

    秦笛又道“如果迫不得已出手,那就改换了容貌,遮掩了身份,就算杀人如麻,只要对方该死,我也不会埋怨你们。”

    “先生,我还不能改变容颜呢。”

    “不急,等你学会了更多的琴曲,进入琴道的层次,自然而然,便能踏入炼气期。改换容貌只是一种小手段。”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