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山穷水尽

    眼见着股价一天天走低,每天都比前一天低两毛,秦牧的心里很难受,就像被针扎了一样痛苦。

    他原指望高价出售股份,然后再做别的买卖,没想到股价下跌太快,一下子跌了6成,然后每天阴跌不断,再没有出手的机会!

    他想贷一笔款子抬高股价,可是没有银行愿意贷给他,除非他拿股票做抵押!而这时候的股票已经不值钱了!

    秦牧愁得彻夜难眠!他在心里盘算“我该怎么办呢?能不能抵押股票贷款?就算我拿到了贷款,也只有几百万块,能将股价拉起来吗?万一拉不动,依旧不断下滑,那我抵押的股份也丢了,真个是倾家荡产了!”

    秦牧没办法,只能去找父亲秦汉良。

    秦汉良心中惶恐,唉声长叹,然后找到秦汉承,一起去见秦笛。

    “阿笛,你到底想怎样?能不能给我们留一条活路?”

    秦笛道“大伯,这事儿你不能怪我!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是伯母指示秦源空,将秦氏粮行的秘密刊登在报纸上!这不是一件小事,搞不好要出人命的!既然伯母想要我家人的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秦汉良手足颤抖,道“阿笛……要不然,大伯给你跪下,求你放一马成不?”

    秦笛道“大伯,你不要说了,我已经网开一面,没有放出真正的手段,让你们一家睡在马路上!你让秦牧将股权拿来,以两成的价格转让给我,这件事就算完了!如果不愿意,多拖一天,股价下跌两毛!过不了一个月,会变成一地鸡毛!”

    秦汉良心里堵了一块大石头,痴痴呆呆说不出话来,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

    秦汉承也感到悲哀,劝道“阿笛,你爷刚死,秦家就闹成这样,若是传出去,可是一件丑闻啊!”

    秦笛道“爸,这件事我不能不做。你就别劝了。”

    秦汉良很想一头撞死,可他一个生意人,早就磨平了锐气,好死不如赖活着,自然没有撞死的勇气!

    他心里也明白,是胡英做的事触犯了对方的逆鳞,所以这件事很难解决了。

    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老三秦汉旭会帮着秦笛,将手里的股票拿出来呢?”

    他并不知道,秦笛给三叔的日元,远远超过了明州家纺的股份。

    这件事又拖了七八天,后来沭水帮来了许多人,围在秦汉良的家门口,说要10万块的医药费!

    然后还有赌场的人,一帮混混,手拿棍棒,过来追账!

    甚至有工部局的巡捕,穿着制服找上门来,说秦源龙侮辱少女,要把他捉进局子里去!

    什么侮辱少女啊?秦源龙找的是舞女,分明是对方贴上来的!当然,这一切都是青帮在后面捣鬼,想要帮秦笛落井下石。

    于是乎,秦汉良、秦牧和秦涧被整得焦头烂额,胡英又惊又怕,每天做噩梦,心悸怔忡,寝食难安,日渐消瘦……

    到最后,他们迫于无奈,只好将36的股份作价400万元卖给了秦笛。这个价格,还不到原先的四分之一呢,但比市价还高了几分钱。秦笛终究没有下杀手,将对方逼得家破人亡。

    这400万元是属于秦汉良的,秦汉良还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八个孙子,七个外孙,这些人再怎么纷争,秦笛也懒得去管了。

    秦笛接手明州家纺之后,另外聘请了总经理,注资两千万元,通过老约翰进口一批新式的纺织机、印染机,一下子将企业的档次提升上去,股价节节攀升,不到两年变成魔都最大的纺织企业。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秦汉良生了一场大病,后来虽然治愈了,但是身体大不如前。

    胡英惊惧不安,又哭又笑,闹了大半年,但她不会反省自己的过错,只会每天痛骂秦笛和朱婉。

    400万大洋看似很多,可是去掉别人的追债,还剩下380万元,失去企业之后,这笔钱就成了死钱。俗话说坐吃山空,一大家子人,有不少好吃懒做的,再加上墙倒众人推,处处使绊子,秦汉良一家的日子很不好过。

    秦汉良眼见着儿孙天天在眼前跳来跳去,心里感到极度的烦躁,最后一狠心,决定分家!

    他给三个儿子每人80万,三个女儿每人20万,剩下80万自己留着养老。

    分家的时候,他对众人说“从今以后,你们各过各的,是生,是死,是贫穷,还是富贵,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别想从我手里拿钱,也别贪兄弟们的钱。

    你们的爷爷,当年从宁波来魔都,只从家里拿了3000大洋,凭着自己努力,辛苦一辈子,开创那么大家业。我给你们每人80万,已经对得起你们了!有了这笔钱,随便你们做点儿啥营生,都能好好的过日子。

    前些天,我生了一场大病,仔细想了想,这或许不是坏事。先前我对你们太放纵,所以才有这场祸患!

    我现在明白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最重要的是人不是钱!如果人心失丧,没了勤劳朴实,再大的家族也会败落……”

    三个儿子,三个女儿,听了这番话,自然有不一样的心思。

    三个女儿,每人拿了二十万,按理说也该心满意足了,因为是出嫁多年的女儿,又不是倒插门,该陪嫁的,早就陪嫁了,依照古时候的传统,她们没理由再分家产。

    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她们心里怎么想,那就不好说了。

    三个儿子的心思也不一样,老大秦牧一妻一妾,生了四个儿子。老二秦涧一妻三妾,生了五个儿子。秦泊只有一妻一子,家庭成员很简单。

    这样一来,80万元够不够花?如果啥也不干,又能支撑多久?都是这些人需要盘算的问题。

    尽管秦牧还算有见识,可是对他来说,80万元太少了!要是买房子出租,这些钱买不来几栋;开一家舞厅倒是可以,但要跟青帮密切接触,舞厅里经常出事,能不能摆平都不好说。所以到了这时候,秦牧越想越后悔,觉得最熟悉的还是纺织行业!

    老二秦涧的面粉厂还想继续开下去,所以他厚着脸皮来找秦笛,说哪怕用市价买粮都行。

    秦笛同意了,反正卖给谁都一样。但是时间只有3年,因为3年后,日军占领魔都,他将收窄粮食买卖,不再大量进口粮食。

    老三秦泊在四明银行做董事。日子过得四平八稳。

    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秦汉良分下去的家产,并不是他全部的身家,他在四明银行还有7股份。这时候,四明银行的总股本3000万,7也有210万,算是一笔不菲的钱财。

    不过,这笔钱只有他和老三秦泊知道,就连秦牧和秦涧都不清楚。

    再者,老爷子秦兆吉很早以前,还在宁波乡下买了一处宅院,附带两千亩良田,算是狡兔三窟最后的手段。这部分财产,是老爷子留给长房这一支的,只有秦汉良一个人知道,秦汉承和秦汉旭两兄弟都不晓得。但是秦笛是知道的,因为他的听力惊人,秦家大院发生的事他都一清二楚。

    秦笛想给胡英和她的子孙一个教训,并不想将大伯逼死,所以他不会主动提两千亩良田的事。他心里清楚,这些田产都是浮云,等到几十年后,一亩都不会剩下!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