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打压股价

    距离秦家两位恶少不远,还倒着一大帮人呢!每个人都断了一条腿,一面发出哀嚎,一面不停的挣扎。

    原本在后方压阵的壮汉,见势不妙拔腿就跑,然而他才逃出丈许远,就被杜晏雪追上,结果也断了一条腿!

    壮汉并没有哀嚎,只是咬牙切齿地看着秦源空“二少爷,你害苦我们了!我们沭水帮来魔都讨生活,接了你的单子,只是想赚点儿活命钱,没想到碰见三位厉害角色!现在怎么办?这么多人断腿,就算接好了,也可能终生残废,这笔账,都要算在你头上!”

    秦源空“哎哟哎呦”叫了一阵子,然后道“怎么能怪我们呢,我出三千大洋,请你们出手,对付三个姑娘,这话没错吧?的确来了三个姑娘!是你们功夫太差,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壮汉恶狠狠的道“出了这种事,你要补偿我们,每人500大洋,不算多吧?”

    “你想得美!”

    “若是不拿钱,我把你娘、你妹子都绑了,卖到黑窑子里,一辈子出不来,别怪我心狠手辣!”

    秦源空又痛又怕,听见对方发狠,不敢再说硬气的话,于是道“先救人,钱的事回头再讲,我爹是明州家纺的控股人,我二伯经营很大的面粉厂!还怕拿不出钱来吗?”

    一个小时之后,秦源空和秦源龙被送进医院里,秦牧和秦涧都去了。

    这时候,两个小子都已经改了口,不提派人围攻晏雪的事,却说迎面碰上对方,莫名其妙地被打了!

    秦牧四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作为明州家纺的总经理,秦家的长子长孙,虽然只是中学毕业,可也不会轻易上当受骗。

    他吩咐手下人,挨个去问那些受伤的流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久,他便整明白了,是秦源空在说谎。

    秦牧想起最近种种不顺利的事,心里很烦躁,顾不得儿子腿断了,抬手就是两耳光!

    “你这惹祸精!我让你再惹事!你给咱家惹祸了!”

    秦源空尖声叫起来“爹,你怎么打我呢?我双腿都断了!你不找秦笛算账,怎么将罪责怪在我头上?你就那么害怕他吗?”

    秦牧伸出食指,指点着他的脑袋“你以为秦笛是好人?好人能把生意做那么大?你……你……”

    他觉得心口疼,一时间说不下去了。

    另一间病房里,秦涧也在问秦源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听完之后,一屁股坐在病床上,呆呆的发愣。

    秦涧赶不上秦牧的见识,以为儿子说的是真的,心里有恼怒也有惧怕,恼怒是因为秦笛欺人太甚,竟然派晏雪出手打人;惧怕如果对方断了粮食供应,那么面粉厂可怎么办?

    晏雪回到秦府,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先生,我没忍住,打断了他们的双腿,不过,应该不是粉碎性骨折。”

    秦笛冷哼道“打得好!为啥不将两条胳膊也打断呢?”

    随即,他派人通知秦涧“从明日起,停止面粉厂的粮食供应!”

    与此同时,他派人给秦牧送去一封信,说要对明州家纺发起收购,争取尽快拿到控股权!

    秦涧得到通知,顿时麻了爪。

    他压着心里的怨恨,只身上门哀求“咱们是兄弟,同一个爷、奶,你怎能这样对待我呢?你打了源龙也就算了,不能断了粮食供应啊!”

    秦笛道“你可曾记得,爷爷临死的时候,我是怎么说的?我当时说得很清楚,如果走漏了秦氏粮行的消息,我将停止供应粮食,并且拿回明州家纺!你赶紧回去吧,我说过的话,哪次没有做到?”

    秦涧顿时两眼冒金星,想起秦笛说要将他们赶出去睡马路,难道说对方一点情面都不讲?

    他赖在那里,死也不肯走,最后被秦笛提着衣领丢了出去。

    秦涧站在院子里大喊大叫,最后惊动了秦汉承。

    秦汉承问了几句,让他先回去,等秦笛平息了怒火再说。

    秦涧按捺不住,继续在院子里大喊。

    这时候,秦笛从屋里走出来,在他脖子后面一摸。

    然后,秦涧说不出话来!他使劲张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他心里害怕,不敢在秦府逗留,只能灰溜溜的回家。

    而老大秦牧接到书信之后,心里虽然感到压力,但还不是很紧张。

    他心想“我手里拿着36的股份,秦笛若想控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如果在市面上收购,势必抬高股价,我的股份也会水涨船高!反正明州家纺发展势头不太好,如果能高价卖出股份,并不是一件坏事。”

    秦牧虽然是明州家纺的总经理,但他对企业的忠诚度远不如爷爷秦兆吉,也赶不上父亲秦汉良。

    在他看来,做生意只是为了赚钱,有了钱做什么生意不行呢?何必非要在纺织行业吊死?纺织业受到外国资本的压力太大,若没有二叔秦汉承在期货市场上帮助,这门生意并不好做。

    那么,什么生意好做呢?

    最简单的莫过于投资房地产。什么事都不用做,只管躺着收钱就行了!

    另外,按照儿子秦源司、秦源空的说法,开舞厅,开剧院、电影院都是好生意!因为魔都是全中国甚至远东地区的核心城市,赚钱的机会比比皆是!

    当然,秦牧心里的想法,从来不敢跟父亲秦汉良说。他若是说出来,肯定会迎来责骂。

    秦汉良和秦兆吉类似,都认为既然做了纺织,就要好好做下去,不能三心二意!如果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到最后啥也做不成!

    因为有了别样的想法,所以秦牧虽然收到了通知,但他并没有做什么防范,反而静等对方收购股权!

    可是他没有想到,秦笛有的是手段,完全可以在市场上呼风唤雨!

    秦笛首先跟三叔秦汉旭商量,将对方手里15的股份拿下来,又找排名第三、第四的股东,以高于市价10的价格拿下8的股份,这样一来他手里就有23的股份了!

    随后,他将这些股票骤然抛出去!引起明州家纺的股价暴跌!

    外面的散户见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跟着抛售!

    秦笛一面打压一面吸筹,同时找记者披露企业的种种缺点,比如说棉花要涨价了,供货渠道不稳定,机械设备陈旧,产品质量出现了问题……并且让杜悦笙帮忙,派青帮弟子放出风声,说“明州家纺快倒闭了,大股东正在不计成本的出货……”

    如此一来,他收集筹码的速度很快,而且股价一路走低!

    刚开始的时候,股价还有些反弹,渐渐地反弹消失了,形成一片死寂!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