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打断四条腿

    李振宗走了好大一会儿,秦汉承还在唉声叹气“你怎么答应将粮行让出去呢?我觉得太心疼了!”

    秦笛淡淡地道“我们储备的粮食,原本就是做慈善,交给国家也没什么。而且我先前说得明白,以市价转卖粮食!不等于将粮行交出去!你以为,中央政府能拿出多少钱?”

    秦汉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原来是倒卖粮食啊?我们进口的价格很低,别说原价卖出,六折还能赚钱呢。”

    秦笛道“国外的粮价,也不会一直便宜。过两年美国粮价恢复,我们要减少进口了。”

    粮食属于大宗商品,交易的规模越大越容易赚钱,美国有广大的平原,采用大机器生产,中国人口太多,土地紧张,产粮有限,所以粮价比美国高。即便美国粮价恢复,这生意也还是可以做的。

    李承宗回去见孔祥西,孔祥西召集手下官员开会,然后禀告清先生。

    经过多位官员的激烈讨论,最后还是放弃了对秦氏粮行和国泰药业的兼并,毕竟青白党政府属于资产阶级政府,如果对秦家采用断然措施的话,势必动摇自己的统治基础,搞得人人自危,有害于国家稳定。

    再者说政府也没有钱,想拿下储备粮很难,想控股国泰药业,还得额外发行国债呢!

    清先生恨不得将所有的钱都拿去扩充军队,哪有精力搞民生啊?

    不过,他还是让戴笠加强对秦家的渗透,不能让秦氏粮行和国泰药业肆无忌惮的扩张,更不能允许秦家跟大赤党有牵连。

    另外,国民政府还提高了对国泰药业的税收,专门收一笔“垄断税”!

    对此,秦笛表示无所谓,不管税务加多少,回头提高药价就行了。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秦汉承有点心灰意冷。

    而秦笛则请人写了几篇深度报道,刊登在申报上。

    “秦氏粮行,万家生佛!”

    “秦家在两年多的时间内,进口粮食1800万吨,不但以低价向外售粮,还给饥荒百姓赠送粮食,在各地建立数千粥棚,救活了无数的百姓。特别是在1931年江淮特大洪水,涉及湖北、安徽八个省,受灾百姓5000万人,许多人流离失所,饥饿难耐。政府没有钱救助,只给每家发6角钱!而秦家则敞开了供粮,不但没有提高粮价,反而将粮价压低到六成!由此救活了不知道多少人。”

    文章里这样分析“秦家做出的贡献无法衡量,即便将秦氏粮仓收归国有,也无法做得更好!因为进口粮食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国家没有钱投入,也就没办法储备粮食,又怎么能救助灾民呢?秦家将卖药的钱都拿去买粮了,所以才能维持秦氏粮行的低价运营!

    秦家并非想垄断粮食买卖。垄断是为了获取高价,而秦家是在低价售粮,两者有本质的不同……”

    这篇文章一出来,立即引起极大的反响。

    “没想到是这样!我们错怪秦家了!”

    “我就说嘛,秦家除了那个花花大少之外,其余的人都是活菩萨!”

    “秦家有功于华夏百姓,应该给他们塑雕像……”

    “活人塑什么雕像?这不是咒人早死吗?”

    “我听说国外有一种蜡像……”

    “照我说,政府对国泰药业增加税收,这样做是不对的,秦家赚不到钱,就没法购买更多的粮食了……”

    “更关键的是,所有企业的税收应该一视同仁,怎么能单独给国泰药业增加‘垄断税’呢?”

    “嘁,有人眼红了呗,想从秦家分一杯羹,可是秦氏粮行和国泰药业的盘子太大,他们想撬也撬不动!想用力打压,又怕投鼠忌器,万一秦家将国内的药厂停产了,那可怎么办?”

    “再者说,秦家有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国际上也算有名的人物,民国政府真要吃相太难看,传出去岂不是丢面子?将来还怎么跟洋人打交道?”

    紧跟着几篇深度分析的文章,后面还有不少记者持续不断的帮秦家洗地,就连老百姓签字画押赞美的话语都收集了一米高!三大摞!还有一群群百姓涌进报社,捉住记者叙说个不停。

    渐渐的,舆论风向改变了,秦家不但没有受损,反而声望又抬高一截。

    就连秦笛担心的韩城粮仓,都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因为大赤党的北征还没有开始呢!谁又能想到他在那里建立粮仓的真正目的?

    秦笛这边摆平了舆论危机和来自政府的逼迫,腾出手来,准备收拾大伯母这一家人。

    不过在此之前,还发生了一件小事。

    11月18日,晏雪带着杜蓉和杜兰前往兰心大剧院,听完顾如梅的演奏之后,天色已晚,徒步回家。

    为什么徒步呢?因为兰心大剧院(lyceu theatre)位于黄浦区茂名南路57号,距离秦府不到二里路。

    三个姑娘艺高人胆大,也不怕路上会出事。

    然而她们还真的碰到了一伙不怕死的流氓,至少有五十多人,首持木棒、铁棍、匕首冲上来!

    晏雪心想“这都什么人啊?以秦家跟杜悦笙的关系,应该不是出自青帮。”

    杜蓉也道“晏雪姐,这些人我都不认识,怎么办?是走,还是将他们打趴下?”

    晏雪抬头看向远处,看到街角有两个熟悉的面孔,分明是秦源龙和秦源空!原来是这两个小子,纠集了一伙人,跟她们过不去!

    这两人肆无忌惮,竟然躲在数十丈外观看,指使一位压阵的壮汉“别把人打死了!我们要活的!捉回去好好调教……”

    晏雪感觉一阵恶心,顿时怒气勃发,道“每人打断一条腿,一个都不能放过!”

    杜蓉和杜兰得令,于是纵身窜了上去!

    她们都是暗劲的高手,即便在好手如林的青帮也是顶尖的人物,身手之矫健灵活非寻常人可比,像这样的流氓混混,一百个人还不够她们打的!

    现场一阵鬼哭狼嚎,惨叫声此起彼伏!前面的倒了一大片,后面的还在往前冲!但不到两分钟的工夫,就有三十多人倒下了,剩下的二十人抱头鼠窜,杜蓉和杜兰从后紧追!

    秦源空和秦源龙看得目瞪口呆,心中“砰砰”地跳,他们转身想要逃走,忽然看见晏雪站在跟前。

    两人有些害怕,又觉得晏雪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你这臭丫头!赶紧滚开!我们没想打死你,就想给你个教训,让小叔脸上无光!”

    “你就算有功夫,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晏雪二话不说,一脚一个,将两人踹倒在地。

    秦源空和秦源龙疼得龇牙咧嘴,哭天抢地“啊呀,疼死我了!你这婊子养的,敢这样对待我们!”

    晏雪心里发怒,连着几脚,就听见“咔嚓、咔嚓”几声响,两个人,四条腿都断了!

    然后她转身就走,不愿看他们的丑态,免得压不住怒气,将人给杀了。毕竟这种事要交给先生处理。

    秦源空和秦源龙不停地发出惨叫,那种痛彻骨髓的感觉,让他们生不如死!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