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这么个死法

    10月20日,惠子住进了医院。

    十月怀胎,小婴儿呱呱坠地,结果却是个女娃!

    惠子拉着秦汉旭的手,满脸的惭愧之色“夫君,对不起!”

    秦汉旭虽然有些失望,但是看见婴儿粉嫩的小脸,心里也生出几分欢喜,道“不要这样说,这是我们的孩子,不管男女,都是老天给的。”

    惠子问“你说,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秦汉旭抓抓脑袋,道“等我回去翻一翻字典,然后再说。”

    他先前只想好男孩子的名字,根本没想到会生个丫头。

    三天以后,惠子抱着婴儿回家,这时候,名字已经取好了,叫作“秦汐”。

    老爷子秦兆吉得到消息,心里一阵憋闷,面色苍白,精神恍惚,冥冥之中感到寿命将尽,于是召集子女,交代后事。

    在场的有秦汉良、胡英和他们的三个儿子秦牧、秦涧、秦泊;秦汉承、朱婉和秦笛;以及老三秦汉良,惠子还在坐月子,所以没有现身。

    老爷子再次交代,他死以后葬回宁波,不能将遗体安葬在魔都。

    众人都纷纷点头“知道了,您放心吧。”

    老爷子辛苦经商一辈子,临死之前,还想听家里人汇报财产状况,如此一来才可以含笑九泉。

    老大秦汉良面有惭色,说道“明州家纺原本发展很好,但是年初128事变后,有日本浪人前来捣乱,在工厂里放了一把火,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损失。按照目前的股价,我掌握的股份价值1800万。”

    老爷子双目半睁半闭,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按理说,五六年前分家的时候,秦汉良占有的财产就有1000万,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翻一倍,说明增长的幅度不大。

    明州家纺原本是秦家的主业,是秦兆吉一手操持出来的,倾注的感情最深。现如今,交给长房长孙秦牧管理,虽然老老实实的经营,但是发展势头并不是太好。

    这里面有多重因素,一则国外的经济危机向国内传导,全世界经济形势都不好,二则秦牧没有高等学历,缺乏改造升级的决心,以及寻找商机的能力,所以企业发展缓慢。

    秦牧当着老爷子的面,心里觉得有些惭愧。

    这时候秦涧上前一步,说道“爷,我弄了一家面粉厂,生产的面粉占据魔都两成的份额,总资产超过400万!”

    老爷子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点。

    然后是秦汉承开口说道“爹,我这边经营着秦氏粮行,拥有2500万现金,外加粮食储备900万吨。”

    老爷子蓦得睁开了眼睛,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他竟然还有精神询问“粮行的生意,规模这么大了吗?2500万元的现金,怎么能撬动这么多粮食?”

    即便不算现金,单说储备的粮食,价值多少钱啊?

    1924-1928年,长沙米价5元一担;1929-1932年,长沙米价8-10元一担,一担是75公斤,一吨等于133担,按照8元一担的价格来算,一吨大米价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