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万国运动会

    10月2日,杜蓉和杜兰姊妹俩忽然来见秦笛。

    杜蓉施礼道“先生,我跟您说一件事。”

    秦笛看着她们,道“说吧,什么事?”

    杜蓉道“杜悦笙找到我叔叔,然后叔叔又找我们,希望我们参加万国运动会,因为中华队缺乏女选手!”

    秦笛微微一笑“让你们参加什么项目?”

    杜兰答道“说除了短跑项目之外,别的让我们随便选。”

    秦笛知道魔都经常举办万国运动会,1932年是第三届,杜家姊妹愿意参加运动会,他是不会反对的。

    “以你们的实力,可以报名铁饼、铅球、标枪。至于说球类项目就算了。”

    “先生,能不能请晏雪姐参赛?中华队缺不少人手呢!”

    “晏雪不会参加。”

    那不是开玩笑吗?晏雪是炼气第六层,百米速度还不到3秒,她要是参加的话,会吓死很多人的!

    半个月后,万国运动会开幕了,前去观看的人山人海。

    这天天气不错,难得有阳光。

    魔都经常是阴雨天气,一年四季没有几个晴天。

    秦笛陪着晏雪、顾如梅和秦月去看热闹。

    他们眼见着杜蓉拿到了铅球的冠军,杜兰拿了铁饼的冠军,都为之欢喜雀跃。

    而很多观众则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杜蓉和杜兰身材苗条,跟外国身高马大的运动员差太远了!

    有些在现场观看的洋人,更觉得天雷滚滚,两眼冒金星“两个身材苗条的姑娘,身高还不到一米六,体重不到一百斤,怎么能拿到铅球和铁饼的冠军?”

    美国的女运动员,在铅球项目中投了168米,而杜蓉竟然投了21米!英国的女运动员,在铁饼项目中投掷了63米,而杜兰竟然投出72米的好成绩!

    一般的观众并不晓得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有些洋人和在场的裁判都惊呆了!

    因为杜氏姊妹的成绩远远打破了世界纪录!

    按理说,她们的功力才达到“暗劲”的层次,根本算不上修真者,可是因为灵气匮乏,修真界极度衰落,能达到“暗劲”地步的人,就已经非常高罕见了,全中国加起来不超过50人,作为女子来说,数量就更少了!一般的暗劲高手,都在四十岁以上,不会受邀来参加运动会,只有她们才有机会参加。

    于是乎,第二天,她们的名字被登在报纸上。

    “杜氏姊妹,名不见经传,夺得万国运动会桂冠!”

    “据传,杜氏姊妹是大侠杜心五的侄女,自然门的嫡传弟子,她们自幼习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坚持不懈,终于有了今日的成就……”

    “根据青帮弟子的说法,她们为了购买锻体的药物,不得不进入秦府做了保镖,以赚取菲薄的薪水……她们为秦家效力数年,至今身无长物,连一件好看的衣服都没有……”

    “经过本报记者多方探寻,才发现杜氏姐妹被秦大少聘请,派去做歌仙雪向晚的贴身护卫……”

    百姓很容易受到蛊惑,读了报纸之后,一个个愤愤不平,忍不住开口痛骂“秦家那么富裕,怎么那么抠门?聘请为国争光的女英雄做保镖,也不说多给她们一点儿薪水!”

    “我们情愿给杜家姊妹捐款,劝她们辞去保镖的工作。”

    “民国政府该请她们做教练,让她们率队参加奥运会……”

    “我听说秦大少是色中饿鬼,不晓得他有没有骚扰杜家姊妹……”

    杜蓉和杜兰看了报纸很生气,与此同时,她们的心里还有几分惶恐,生怕被秦笛责骂。

    然而当她们见到秦笛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神色如常,于是略微舒了一口气。

    “先生,我们给您添麻烦了,您不生气吗?”

    秦笛淡淡的道“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如果想控制舆论,可以买下一家报纸,让他们歌功颂德。但我不想将自己塑造成大善人,也不想将自己暴露在人前,所以随便他们说去,无论毁誉,都对我没有影响。”

    “先生,您的修养真好,竟然到了宠辱莫惊的地步。”

    “你们姊妹俩,到秦家来也有五年了,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这个……我们还没有想好……”

    秦笛望着两人,笑道“你们也20岁了,按照世俗的眼光,到了嫁人的年纪,家人对你们有什么要求?”

    杜蓉和杜兰对视一眼,道“先生,您说我们这辈子,还有希望达到‘化劲’吗?”

    秦笛道“以你们的资质,按照我的指点,一直修炼下去,大概还要七八年,才有希望摸到化劲的门槛。”

    两姊妹听得怦然心动,因为按照叔叔杜心五的说法,江湖中已经找不到化境高手了!

    “先生,我们情愿跟着您学习。炼不成化劲不嫁人!”

    秦笛道“我传你们的功夫,对于结婚与否,并没有严格的要求。但是实事求是地讲,如果不结婚,可能在二十六七岁进入化境;如果结了婚,则要到30岁以后,才有希望达到那一步;如果生了娃的话,进阶化境就更晚了,大概要拖到40岁。所以你们自己考虑,安排自己的生活,我作为师父,尊重你们的选择。”

    杜蓉道“先生,我们考虑好了!先炼出化劲,然后再想嫁人的事。”

    “我怕你们年纪大了,受到世俗的约束,找不到好人家。”

    杜兰忽然问“先生,什么样才算是好人家?”

    秦笛道“首先要自己喜欢,如果你们不喜欢,就不要强迫自己;其次是人品,国难当头,不能做汉奸!你们知道,什么是汉奸吗?”

    “知道!这些天,报纸上正骂‘满洲国’,说那些人都是汉奸!”

    “嗯,溥仪虽然说是满人,但是满汉一家亲,都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他投靠日本人,建立伪满洲国,也可以说他是汉奸!你们日后不要做汉奸,否则别怪我心狠,收回你们的武功!”

    “先生,我们不会做汉奸的。”

    秦笛道“另外,关于国内两党的纷争,你们既然看不清,那就不要介入。除了针对某些残暴的日本人,可以以暴制暴外,对于中国人,不管出自哪个党派,都不要轻易杀人!否则,我怕你们将来走投无路!我可不希望,自己培养的徒弟,被成千上万的公安围住,然后被一通乱枪打死!”

    杜蓉和杜兰听得脸都白了,赶紧道“先生,我们记住您说的话了。我家叔叔也告诫我们,不能恃强凌弱,要行侠仗义,多救人,少作恶。”

    秦笛道“这跟普通的行侠仗义还不一样。如今是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既有国仇家恨,又有阶级冲突,三座大山,一座比一座重。乱世纷纭,十分复杂。作为中国人,要尽量为国家和民族做贡献,不要杀害自己人。”

    两姊妹一起躬身“明白了,多谢先生教诲。”

    秦笛不怕晏雪和顾如梅作恶,因为她们有良好的教育,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是杜蓉和杜兰没上过几年学,只是勉强认得一些字,万一站错队,胡乱杀人,会惹来大麻烦。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