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大律师

    1932年,对于秦笛来说,不是好年景,因为外公刚过世,祖父秦兆吉的身体也渐渐不行了,已经很少下楼散步;老太太秦张氏有肺心病,经常喘不过气来。两位老人,恐怕撑不了太久。

    秦笛将自己炼制的丹药拿给他们吃,然而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因为他们没有灵根,吸收不了丹药中潜藏的灵气。这种丹药最好年轻的时候循序渐进,才能发挥一些效果。

    9月28日,顾如梅前来拜见。

    “先生,我已经吃完了您给的丹药,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舒畅。而且我的琴艺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前几天,我在兰心大剧院演奏了一曲‘渔舟唱晚’,受到很多人的称赞。有两位大琴师说我接近道境了。”

    秦笛微微一笑“道境只是较低的层次。你已经完成了伐毛洗髓,可以学习新的曲子了。”

    于是,秦笛教了她新曲,叮嘱她道“仙音门的功夫都在曲艺上,你只要勤加演奏,潜心琢磨,就会慢慢的提升功力,在五脏六腑间酝酿出真气。”

    顾如梅笑道“先生,我经常觉得手指微微发热,这是怎么回事?”

    秦笛道“这是六条手臂经脉,得到初步激发的结果,进一步修炼下去,将来你也能开碑裂石。”

    顾如梅吃了一惊“啊?我没练过功夫,就能像杜家姊妹那样吗?”

    “她们有先天缺陷,顶多能达到化劲。而你则不然,仙音门的功夫,是没有上限的。”

    “手劲那么大,会不会拨断琴弦?”

    “只要有琴心,就不会弄断琴弦。”

    “什么是琴心?”

    “心里有琴,就是琴心。”

    顾如梅琢磨了一会儿,又道“先生,我学琴只是为了修炼,并不想以演奏琴来谋生。可是最近以来,已经有几家剧场找我,想要跟我签约,请我前去弹琴,您说我该怎么办?”

    秦笛道“仙音门的功夫需要有听众,听众越多,越容易激发隐藏在空中的灵气。等到了一定的地步,甚至能引起天花乱坠,甘霖普降,让你的功夫猛然提升一大截。因此之故,你可以挑选一家大剧院签约。”

    “可是有些听众不老实听琴,就喜欢瞎捣乱怎么办?甚至有人一路跟着我,待在门外不肯走!”

    “你不是有保镖跟着吗?”

    “他们在远处鬼哭狼嚎,保镖也不好驱赶他们。”

    秦笛忍不住苦笑,心想“我这个徒弟,自从伐毛洗髓之后,也变得越来越漂亮了。而作为弹琴的琴师,如果达不到超凡脱俗,类似于晏雪‘歌仙’的层次,很容易受人骚扰。”

    他想了想,说道“我给你换个地方住。我在黄浦江对面,陆家嘴那儿,有一片庄园,占地五十亩。那里的房子,有很好的隔音效果,即便有人在外头鬼叫,里面也听不见。”

    顾如梅道“可是每天过江,是不是不方便?”

    “没事,庄园内有私人码头,还有一条小船,会有人送你过江。”

    “先生,那样的庄园,要不少钱呢,我恐怕付不起租金。”

    “哈哈,你是我的徒弟,说什么租金呢?”

    “可我心里过意不去。”

    “放心,你只要经常演奏琴曲,很快就能名扬四海,钱财像大水一样,哗哗的流淌过来。”

    “先生,怎么会呢?”

    秦笛叮嘱道“你跟剧场签约,不要签长约!跟他们三个月一签!最多不超过半年!因为你的身价会迅速蹿高,高到不可想象!晏雪开一场演唱会,能募捐数百万!你将来演奏一次,也能让人倾家荡产!”

    顾如梅听得咋舌“不行啊,先生,每次来听取曲的,都是懂琴的老听众,若是榨干了他们的钱财,谁还能进入剧场呢?”

    毕竟她想做音乐家,又不是世俗的艺伎,怎能榨干听众的钱财?那也太不像话了!

    “那就跟剧场商量,将听众分几个档次,给懂琴的人减免票价。”

    师徒二人说了一会儿话,顾如梅开开心心地走了。

    秦笛派律师帮她去签约,免得她一时不慎,落入别人的陷阱。

    秦家经营了不少的企业,每家企业都请了法务。

    秦笛自己更是一口气聘请了三位大律师。

    其中一位叫“吴凯生”,此人获得法国里昂大学的法学博士,历史上曾经帮陈严年、陈书清和廖成至做过辩护。他的律师事务所是中央银行、哈同银行、各大商会、公会,以及著名导演和艺人的私人顾问。

    提起吴凯生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熟悉,但若说他有个孙子叫吴正,孙媳妇是杨岚岚,大家就知道了。

    吴凯生既帮大赤党人辩护,也跟青帮的头目杜悦笙、黄金榕有密切的关系。

    吴凯生作为律师,第一次在魔都崭露头角,引起广泛注意,是1926年的“陈阿堂案件”。

    陈阿堂是一位人力车夫,某天一个日本水手喝醉了酒,要陈阿堂拉他到十六里铺码头。到达后,日本水手不付车费,陈阿堂向他讨要车费,日本水手竟然恼羞成怒,动手殴打陈阿堂,以致陈阿堂被打成重伤,送往医院之后死去。

    吴凯生闻之,立即挺身而出,免费为陈阿堂家属打官司,并出面与日本驻沪总领馆交涉,要求严惩凶手,给予赔偿。

    最后,日本长崎法庭最终判肇事的日本水手有期徒刑三年,并给予陈阿堂家属3000元的经济赔偿。

    可惜后来,吴凯生在抗战期间,投靠汪伪政府做了高官。

    抗战胜利后,他被以汉奸罪逮捕。解放后接受劳动改造,后来被释放,在新中国做了不少工作,直到1997年才去世,活了97岁,也算长寿之人。

    秦笛请的另外两位大律师分别是章金刀和陆天毅。

    关于章金刀,只能简单说两句。他做过北洋政府的教育部长,曾在1925年拿出两万大洋作为助学金,在那个年代,能一口气拿出2万块,愿意资助年轻人的,肯定很不简单。

    陆天毅年纪稍大,曾经中过清末的进士。

    秦笛请这种大律师,自然是未雨绸缪,留着他们做大事。至于说帮顾如梅签约这种小事,就不用他们出马了,只要从律师事务所找个小律师就够了。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