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麦道公司的雏形

    随着岁月的流逝,秦家的生意越做越大,远在美国的企业还可以藏着掖着,位于西部的钢铁厂知道的人也不多,但是位于魔都的国泰药业、民生汽车厂和神龙自行车厂,却引起很多人关注的目光,就连四大家族之一的孔家,都想在其中掺一股,但因为秦家有朱婉和秦菱这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所以才没有人敢强行插足。

    而且秦家新建的汽车厂,是跟张锦江家族合资的,张锦江在青白党的地位很高,也能帮秦家抵挡一部分火力。

    然而秦笛却知道,张锦江从1938年开始,将会渐渐地淡出青白党,他没有随着政府迁往重庆,而是从香港到瑞士养病,然后经巴黎,到美国纽约住了很长时间。

    这里说句闲话,张锦江跟清先生有很深的关系。

    1919年,清先生在张锦江家里见到陈宛如,当即展开追求,然而陈宛如的母亲认为清先生已经有了妻妾,再加上在魔都没有正当职业,所以拒绝了他。

    清先生通过张锦江和他夫人朱衣民与陈母沟通,表示陈宛如“将是他独一无二的合法妻子”,于是陈母才答应了。

    后来1921年12月5日,清、陈在永安公司大楼举行结婚仪式,张锦江便是证婚人!

    然而到1927年,清先生准备和宋女士结婚,又通过张锦江夫妇安排陈婉如“暂时出国五年,待北伐成功之后,仍恢复夫妻关系。

    此时是1932年,距离陈婉如出国眼看就有五年了,显然清先生无意于实现以前的许诺。

    如此一来,张锦江夹在中间很不爽,跟清先生的关系也开始淡下来。

    老实讲,张锦江早年为革命捐献了数不清的钱财,中年又在中央政府做了很多实事,是一位认真、勤恳、为国效力的实干家,跟只知道杀来杀去的政治人物不同,很值得国人尊敬。

    秦笛回到家里,开始关注各大公司的业务,阅读纽约发来的电报。

    他在美国有多家公司,其中两家艺术品投资公司和三家房地产公司都不用管,只要每年看一下报表就行了。他比较关注的是“panda nsultg group”和“evergreen pharaceuticals”以及“sky food”这三家公司。

    其中常青藤药业公司,已经在生产“青霉素”和“链霉素”,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sky food”并没有赚多少钱,因为大量的进口粮食被秦笛储藏在秦氏粮行的仓库里。

    至于说老约翰主管的咨询公司,除了收购钢铁厂和自行车厂外,还做了一个很不错的交易!

    1928年,麻省理工毕业的麦克唐纳创建了一家公司,想要生产供家庭使用的个人飞机,然而在1929经济危机后,他的公司倒闭了。

    老约翰只花了五十万美元,就买下了公司,然后高薪聘请麦克唐纳,继续留下来工作。

    秦笛得知消息之后,曾经让老约翰追加200万美元,进行飞机研制的工作。

    这一次,秦笛接到电报,说钱快花完了,但是研究还没有结果。

    老约翰在电报里说“这笔买卖看样子是亏了。要不要放弃这家公司,将其转卖给马丁公司?”

    秦笛心道“你开玩笑呢?这可是金母鸡,怎能放它飞走?”

    于是他回电“继续追加投资!再投入两百万美元!另外,麦克唐纳有个麻省理工的同学,名叫‘道格拉斯’,你去洛杉矶找一找,看能不能将道格拉斯的公司买下来,或者拿下一部分股份!”

    历史上,麦克唐纳和道格拉斯各开了一家飞机公司,是二战时期的大赢家,从1942年到1945年,为美国国防部生产了三万架飞机。后来在1966年,两家公司合并为麦道公司,1997年又跟波音公司合并。

    当然,按照秦笛的估计,如果他真将两家公司抓在手里,等到二战的时候他作为中国人,可能会被美国政府从公司里排挤出去。

    试想这样的战略性公司,怎么能操控在外国人手里呢?

    秦笛暂时不愿想那么深,如果将来迫不得已,将股份卖出去也未尝不可。如果运作得当,还可能保留一部分股份,退后一步做个小股东。反正像麦道公司那样的大企业,哪怕有5的股份也不是小数目。

    随后过了半个月的时间,老约翰发来电报,说他接触了道格拉斯本人,然而对方不肯出售公司,只愿意接受注资,最多让出30的股份,作价350万美元。

    秦笛虽然觉得有点儿贵,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因为他现在不缺资金,也看好对方的发展潜力。

    1932年9月20日,秦笛的外公朱明成病逝了,享年85岁。

    这时候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5岁,几乎跟大猩猩差不多。即便到了1949年,平均寿命也只有47岁。因此,60岁算高寿,七十岁算人瑞,八十岁算耄耋。能活到85岁,已经属于“喜丧”了。

    朱婉带着三个子女回到朱家,见到遗体的时候,哭得泣不成声。

    秦笛并没有流眼泪,因为他见惯了生死。他觉得,外公虽然离开了,但灵魂未必湮灭,说不定转生异界,大展身手去了呢!

    朱明成有二子三女,朱婉乃是长女。

    秦笛见到了大舅“朱泽端”。他比朱婉小两岁,早年留学法国,学的是西方哲学,归国后在复旦大学教书,如今是知名的学者。

    小舅“朱泽明”,只比秦笛大五岁,在朱婉的资助下留学美国,学的是理论物理,毕业后去德国从事研究。几个月前他从德国回来,准备留在国内生活一段时间,在交通大学物理系做教授,借此照顾母亲柳青。

    秦笛还有两个姨,一个叫“朱敏”,她的丈夫是张贺,国泰药业的经理;另一个叫“朱玲”,平常住在苏州,丈夫是苏州财政局的副局长,大小算是政府官员,名字叫作“郭力振”。

    秦笛打小就懒得串亲戚,所以跟她们都不熟。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