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武夷洞天

    秦笛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进入一座阁楼查看。

    阁楼里有一尊两尺高的炼丹炉,还有一具趺坐的肉身。肉身早已没有气息,肌肤也失去了弹性,显然已经死去很久了。

    看见这一幕,秦笛总算舒了一口气。

    “看样子,这里没有活人了,如果有的话,不会将肉身搁在这儿,早就应该入土为安了。”

    他看了看那具肉身,发现此人只是筑基大圆满,并没有踏足金丹境界,只有面部和上肢保存完好,下肢已经变成了枯骨,显得有些怪异。

    此人身上也没有储物戒指之类的宝物,只在腰间挂着一块白玉牌,上面写着“鹤林”两个字。

    炼丹炉边的地面上,搁着一口飞剑,档次比较低,只能算是下品灵剑。

    秦笛想了想,开口说道“这可能是南宗五祖白玉蟾的徒弟彭鹤林。他虽然得了白玉蟾的衣钵,但是功力修为不足,所以死在这里,道统也失传了。”

    所谓的道教南宗,发源于北宋,出现过几位大宗师,包括张伯端,陈楠,白玉蟾,然后就逐渐没落了,被北宗全真教吸收融合。

    秦笛觉得,南宗的没落可能跟白玉蟾的徒弟未能进阶金丹真人有关。

    他们在几个楼阁都走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上佳的法器,倒是发现了一些宋朝的古画和书籍,虽然历经近千年,但因为存放在结界里,所以保存得比较好。其中还有一些道家的典籍,可惜对秦笛来说形同于鸡肋,还不如那些古画值钱呢。

    晏雪走出去查看外面的果树,发现有多个品种,包括枇杷,蜜柚,荔枝,柿子,李子,桃树,杏树等。每一种都有一小片,要么三五棵,要么十来棵,彼此靠得很近,其中有一棵占据优势,其余的都被压制了,看上去活得很憋屈。

    显然,因为结界内没有人管理,所以才造成了这种局面。

    秦笛让晏雪出手,将那些歪歪扭扭的小树都砍了!每样只留两棵,一棵正当盛年,一棵幼年作为替补。

    另外,结界内还有一片灵草园,生长着数十种灵草,有的颇具年份,超过两三百年了。

    秦笛心中欢喜,道“有了这些灵草,能让我们的修炼加快一些。”

    他大口呼吸着结界内的灵气,心里感到很满意!

    虽然结界的范围不大,灵气也不如当年鼎盛,但毕竟比别处强了许多。

    晏雪很喜欢这里,恨不得留在这儿不走了!

    因为这里很清净,除了她和秦笛,连一个外人都没有!

    她作为修真人,因为容貌过于出众,走到那里都引人关注,无数双眼睛盯着她,从头看到脚,让她觉得不胜其烦。

    能有这么个清净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梦幻家园!

    然而秦笛却发现,这个小世界的内部,只有两条小型的灵脉,顶多能支撑他和晏雪进阶金丹,不可能将他们推升到元婴层次。要想进阶元婴,往往需要有大型灵脉,至少也要有中型灵脉,再加上别的机缘,才有获得突破的可能。

    两个人在这儿修炼了两个多月,直到九月初才离开。

    秦笛已经是筑基修士了,功力进境变慢了许多。晏雪的功力倒是提升了一层,进入炼气第六层。

    1932年夏天,因为青白党在128事变中表现尚可,清先生借机整合了全党资源,兵强马壮,威望大为提升,汪大卫等人都只能靠边站。

    因此之故,清先生终于能腾出手来,认真的调兵遣将,开展第四次“围剿”了!

    这一次,青白军出动四十万大军,先攻打鄂豫皖和湘鄂边,然后再打中央苏区。战事进行得很激烈,一时间分不出胜负。

    秦笛离开武夷山,途径嘉兴南湖,在孤云轩驻足。

    这时候,他发现有人在孤云轩留了一封信,拆开一看,发现寄信人是“戈先生”。

    戈先生1928年在苏联学习,1932年归国,在苏区做执行委员,眼见着天天打仗,出现很多伤员,他心中着急,于是想起了以前的事,便找人送过来一封信,希望能购买一批药物。

    秦笛心想“我已经通过陈书清送去药物了!难道戈先生不晓得?或者送过去的药物不够,所以他着急了?”

    于是,他回到魔都之后,运功改变了容貌,按照信中的联系方式,找到“中西女中”一位女教师。

    中西女中是魔都有名的女子中学,宋氏三姊妹出国前都在这里读过书。

    这位女教师姓林,见到秦笛之后,给他一个新的地址。

    秦笛按照地址找过去,结果是一家杂货铺。

    杂货铺的老板姓“朱”,将秦笛请进密室说话。

    “先生,我接到上面的通知,说您手里可能有西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秦笛点点头“不假,你们需要多少?”

    朱老板欣喜的道“如果能半价买到,自然是多多益善!”

    秦笛提供给陈书清的价格极低,只有市价的一成,但是出货量有限制,不能无限提货。

    如果是半价的话,国泰药业倒是能敞开供应,因为西药利润率很高,半价也不会亏损。

    秦笛拿出一个特制的铜牌,道“拿着这块铜牌,可以去国泰药业旗下的各大药店购买。数量不限,但不能转手倒卖。”

    朱老板半信半疑,接过铜牌看了看,只见铜牌的正面刻着“五折”,背面刻着“孤云轩主”四个字。

    “请问先生,孤云轩主是什么人?”

    “不晓得,此乃隐秘事,若走漏消息,会带来麻烦。”

    “我们一定小心从事。”

    “国泰有多家分店,每次取药,最好换一个地方。”

    “明白了,请您转告轩主,感谢他的帮助。”

    秦笛没有多说,就此走了出去。

    因为改变了容貌,所以没有人能猜出,此刻出现在杂货铺里的,就是声名狼藉的秦大少。秦大少不求名不求利,只想为第一世的自己做点儿补偿。那时候的秦一世,一辈子没交几次党费,直到2015年病逝,还对此事念念不忘,引以为终生遗憾。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