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搂草打兔子

    就在魔都进行抗战的时候,1932年3月,秦家在渡口市建设的钢铁厂投产了。

    按照经理张振业的说法,一座80米高的炼铁炉,两座150吨的炼钢炉,如果正常远转的话,能生产钢材2万吨以上!炼一炉钢只要40分钟,如果连轴转,一年能炼钢百万吨,问题是铁矿石、炼焦跟不上,工人的效率也没有那么高,所以年产2-3万吨还是靠谱的。

    这年月,整个中国钢产量才三万吨,所以渡口钢铁厂的投产,等于将钢产量骤然翻了一倍。

    秦笛并没有对外做宣传,因为这是秦家独立投资的企业,如果大肆宣扬,肯定会迎来官股,虽然说官股进入是迟早的事,但他不想那么快失去控股权。

    1932年5月1日,“神龙自行车厂”也在魔都建成了,所有机器设备都是从美国运来的,随船还有数十名洋人技师,经理王守青又从魔都本地聘请了两百多位工人和技术人员,所以自行车厂也很快便开始投产。产品包括自行车和三轮车,它们拥有同样的原理,生产过程差不多。

    “神龙自行车厂”刚投产,就能月产自行车三千辆,三轮车两百辆。按照设计产量,一年后能达到月产万辆。

    因为定价较低,一辆自行车只要50块大洋,比进口的洋货便宜一半,比组装货还便宜20,所以自行车受到了人们的欢迎。不但私人踊跃购买,而且同昌、得力、大兴、泰昌、润大等车行也纷纷下单,购买人力车。

    随着“神龙自行车厂”的投产,原先的组装小厂和配件厂都倒闭了,部分人员变成了“神龙自行车厂”的工人,还有两家配件厂被并购吸收。

    5月15日,秦汉旭和惠子从日本归来。

    他们一去半年,收获颇丰,考察了日本国内的经济形势,接触了二三十家公司,谈妥了五份协议。

    在三叔临去日本之前,秦笛曾经跟他有一番密谈,提到一些公司的名字。

    秦笛作为再生者,知道日本有一些世界著名的百年企业,在此之前就已经创立了,比如说丰田创立于1896年,马自达创立于1920年,铃木成立于1920年,五十铃创立于1916年,山崎马扎克创立于1919年……类似的公司多达数百家,很多都有投资价值。

    但是这里边有个问题,因为在战争期间,有超过一半的公司转产军工物资,比如说三菱重工,生产战车、坦克,飞机;东芝生产雷达、军用电子管;日立生产军舰、坦克的发动机……类似的公司数不胜数。

    秦汉旭既然在这时候去日本投资,就不能投资于强化日本军工的企业,所以在精挑细选之后,选择了雅马哈、夏普、奥林巴斯和两家餐饮企业。

    雅马哈品牌创立于1887年,是一家生产乐器的公司,最早的时候生产风琴,1900便制造立式钢琴,1902年制造三角钢琴,后来扩展到多种乐器。

    这是一家火了很多年的公司,只在1930年代的经济危机中遭遇了麻烦,很多人饭都吃不上了,自然没心思购买乐器,出口更是十分艰难。因此之故,秦汉旭才抓住机遇,注资260万日元,拿到雅马哈25的股份。

    要知道,这时候的日元很值钱,不是后来的日元所能比的;雅马哈公司的规模也没有后来那么大。

    另外一家公司乃是夏普,夏普创立于1912年,主要生产铅笔和收音机,到1932年还是一家小公司,因此秦汉旭只花了140万日元,就拿到25的股份。

    当然,这时候25的股份,经过漫长的岁月之后,未必还能保持这个数字,因为公司若想壮大,往往需要多次增资扩股,会将以前的股份稀释掉。

    不管怎样,秦家抢占了先机,日后再稀释股份,也占据有利位置。

    第三家是奥林巴斯,创立于1919年,从1920年开始生产显微镜。

    秦汉旭注资一百八十万日元,拿到这家公司20的股份。

    两家餐饮企业分别是日比谷松本楼和麻布饭仓。

    日比谷松本楼餐厅是在1903年开办的日本第一家西餐馆,餐厅的四周被四季更迭之美的绿意环绕,让人忘却身在都市商业区,仿佛置身森林之中。

    麻布饭仓是一家创立200年的老字号鳗鱼饭专卖店,店家用心烘烤的鳗鱼,淋上创业以来传承的独门酱汁,是让吃货都讚不绝口的艺术品。

    秦汉旭在日本到处考察,用了半年的时间,花了一千万日元,拿下五家公司的部分股份,这让秦笛感到很诧异。

    秦笛没有想到,这年月日本公司如此便宜!他还以为是后来价值数千亿日元的大公司呢!

    他略微想了想,觉得这完全可以理解,已经年代不一样,早期的日本还很穷,从1921年到1929年,每年的经济增长率只有3,从1929年9月以后开始进入经济危机,很多工人失业,农民的日子更加艰苦,而此时的日本重头戏,还放在轻工业,比如说纺织业上头,所以像雅马哈、夏普、奥林巴斯这种企业发展得比较缓慢。这跟50年代和80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截然不同。

    因此,秦笛得知这些消息之后,禁不住笑道“三叔,你应该再去日本,将剩下的钱尽快花完!”

    然而秦汉旭却咧嘴道“不行!你婶子怀孕了,我暂时哪儿都不去!”

    秦笛有些惊奇“这倒是怪了!三婶回日本住半年,便重新焕发了青春?”

    因为秦汉旭五十岁了,而惠子只比他小两岁,前面生下秦湛之后,多年都没有动静,没想到忽然怀孕了,所以惠子一回到秦府,就进屋休息去了。

    秦汉旭欢喜地笑道“我还盼着老来得子呢!对我来说,这是头等大事!”

    秦笛问“三叔,你不去日本,收集经济情报的事,又是怎么安排的?”

    秦汉旭答道“跟我去的三个人,有两位留在那儿了,由他们收集资料,也是一样的。”

    于是,秦笛便不再催促。

    。
'); }else{ document.writeln(""); } '); }else{ document.write(""); }

收藏